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713章 远古大殿

    地谷一大片石林,全都被夷为平地。

    而在碎石之上,粘稠的血水如溪水般流淌而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在那石堆里,一只巨大的鸟儿横尸其上,身上多个致命的伤口鲜血如泉水般涌出。

    这只巨鸟全身覆盖着墨甲般的羽毛,它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特点,就是它只有一只脚。

    若是楚南三人在内,怕会震惊不已,这不就是那只他们一进入这远古世界,便看到大发神威的那只巨鸟吗?

    此时,这么一只恐怖的巨鸟,竟然被人杀死在巨石林里,并且死得极为凄惨,那杀死它的人,实力该强大到何等程度?

    这时,巨鸟尸体的不远处,站着的却是东伯寻香与他那神秘的伴圣者。

    东伯香寻的目中也是一片震撼,脸上的表情更加卑微。

    “没有,竟然也没有,怎么会这样?”蒙着面纱的伴圣者喃喃自语,露在外面的漆黑美眸中是止不住的失望。

    “小姐,刚刚我看到这只巨鸟的本命灵火遁去了,是不是被它挟带走了?”东伯寻香问。

    “不可能的,它的本命灵火并没有带走任何东西。”这女子摇头道。

    “小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东伯寻香问。

    “再找。”女子淡淡道。

    东伯寻香心中猫抓一样,他真的很想知道她到底在找什么,但之前的得到的教训让他不敢再多嘴问一个字,上次只是让他自扇耳光,下次估计直接会割了他的舌头。

    此时,在远古世界草原的另一端,叶隐三人围住了孤身一人的二圣窟圣子考核者许茹。

    许茹此女也是当机立断,直接扔出了她得到的那一截圣灵权杖,用秘术遁逃而去。

    叶隐拿着第三截圣灵权杖,与前二截组合在一起,顿时就完美的合为一根。

    圣灵权杖顶端光芒闪烁,慢慢扩张,化为一个球形将叶隐,楚南和宁甯都笼罩在了其中。

    瞬间,光芒一缩,三人凭地消失在了原地。

    在下一秒,楚南三人出现在了一座陈旧的大殿中。

    大殿中布满了灰尘,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破损的殿墙,殿柱,那锋利的印子至今都带着末曾消散的戾气。

    “有人已经到了。”楚南道。

    在大殿中,有不少新鲜的痕迹,那只有圣子考核者和伴圣者才有的神力波动也能清晰的感应到。

    “走,到内殿去探探。”叶隐有些急切道,如果没有猜错,这里就是远古世界最终的战场,好东西肯定都在这里。

    三人往里寻去,四周静得令人心悸。

    “血。”宁甯突然停住脚步轻声道。

    在进入内殿的长廓上,神力波动浓郁,几大块血迹十分引人注目。

    “有人在这里打斗过,唔,其中一道神力凌厉如刃,带有冰寒之气,持久末散,应该是三圣窟的郁明香,还有一道我熟悉的很,不是司徒西风还有谁。”叶隐感受了一下,冷冷哼道,心中想着,若是司徒西风受了重创就再好不过了,逮着他一定要他的命。

    三人快速穿过长廓,来到了其中一个内殿。

    这个内殿不算太大,也是一片狼藉。

    不过三人进来扫了一圈,目光便出现了一丝丝灼热。

    叶隐来到一个破裂的石制置物柜前,上面精美的图案简直就是艺术。

    当然,他关注的绝不会是这艺术般的雕工图案,而是上面因为长期放置物品留下的印子,这表明上面之前是放有东西的,但已经被人拿走。

    这内殿的石柜有三个,每一个都有好几个类似的印子。

    叶隐有些懊恼,若是早点进来,这里的东西就属于他了。

    能让两个圣子考核者斗得你死我活,绝对是好东西。

    “郁明香,司徒西风……”叶隐心里叫着这两个名字,若是遇到了两人,一定要击杀他们,特别是司徒西风和那两个反骨仔,他们一定要死。

    就在这时,三人突然警觉,拉开距离摆出防备的姿态。

    而随好,两组人马一前一后踏入。

    “叶哥。”其中一个身材矮小,一身宽大袍子空荡荡的遮住干瘦身材的男子愣了一下后,开口打招呼。

    “嗯。”叶隐淡淡点头,此人同是三窟的孟庆,实力不弱。

    另一组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子,她不动声色的拉开了距离,毕竟她燕菲菲是二圣窟的,谁知道这两人会不会联合起来对付她。

    其实燕菲菲想多了,以叶隐的尿性,他是信不过孟庆的,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损耗力量与她拼个你死我活。

    这里有东西被拿走了,孟庆与燕菲菲早看出来了,但也看出来拿走东西的不是叶隐。

    叶隐能猜出之前打斗的是司徒西风与郁明香,他们自然也能猜出来。

    三组人马互相戒备着,叶隐率先朝里走去,这一个内殿之外,却是分出了六条道。

    六条道都有人为的痕迹,估计是有人有意为之。

    叶隐没有过多犹豫,随意选了左侧这条道,楚南与宁甯则跟在他的身后。

    孟庆与燕菲菲都选了不同的道,很快,三组人马都已消失不见。

    司徒西风气喘吁吁,嘴角溢着鲜血,一丝不苟的发型也凌乱不堪。

    而他身边的伴圣者小武更凄惨一些,左臂都断了一只,而孪生兄弟小文却是不见了踪影。

    “臭娘们,竟然有如此运气捞到了一件远古攻击至宝,害得我损失了一名伴圣者,此仇不报,我就不姓司徒。”司徒西风靠着墙,心中郁闷的要吐血了。

    一旁的小武默默的处理着身上的伤口,低垂的眼帘内说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他的兄弟小文死了,不是被郁明香杀死的,是被司徒西风作为肉盾而死。

    此前,司徒西风承诺过,不会将他们作为肉盾的,会带着他们通过圣灵之路,让他们一跃成为中级圣徒。

    但现实是,小文死了,他死了,那种血脉灵魂相连的感觉被人硬生生斩断,就如同他也死过一遍一样。

    小武微不可察的看了司徒西风一眼,他能拿小文当肉盾自然也可以拿他当肉盾,他算是看透了,这司徒西风与叶隐,都是一个类型的,只不过司徒西风以张狂来掩饰,而叶隐却以平和来掩饰。

    司徒西风吞下一把丹药,坐下来调息着。

    小武身上的肌肉微微绷紧了一下,心思挣扎,此时此刻似乎是为小文报仇的最好时机。

    但是,他能行吗?

    就这么挣扎着犹豫着,这一步他始终迈不出去,或许,这就是他人性上的弱点,墙头草,又胆小,即使天赋再高也成不了气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他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准备动手时,司徒西风却结束了疗伤站了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