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92章 敏姨

    时间如同在瞬间变得缓慢起来,叶隐可以看到下方的裂缝如同慢动作回放一般崩溃。

    楚南闷哼一声,从破碎的空间中闪现,连连倒退,脸色在刹那间变得苍白。

    而柳东和柳曲儿出显现出身形,他们看起来比楚南更狼狈一些,若不是有人相助,他们联手起来都还会在楚南手里吃更大的亏。

    此时,柳东和柳曲儿望向楚南的目光满是忌惮,两人一向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傲,没想到此次联手,竟然会在一个仅仅只有天神境一层的无名小卒的手里吃亏。

    楚南没有理会他们,目光望向了天际,有人远隔万里之遥用一缕气息将他震伤,若说天神境强者能做到,他得羞愧的找块豆腐撞死了。

    蓦然,一道白影在虚空中扭曲了一下,渐渐凝实。

    “拜见三长老。”柳东和柳曲儿连忙恭敬道。

    不远处的柳柳面色黯淡,她也走上来,躬身行礼。

    楚南见得来人,却是一脸呆滞,这世界怎会如此之小。

    只见来人一头白发,但五官精致至极,那肌肤吹弹可破,大多数少女与之相比都要自惭形秽。

    这白发童颜的女子见得楚南,也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流露出惊喜之色。

    “敏姨。”楚南开口,看到这女子,他心中却有些苦涩,因为看到她,就想起了死去的师傅疯道人,疯道人当初是想让自己跟她走的,但却不想骤起风雨。

    “楚南,你这臭小子,倒是让我好找。”柳敏敏与楚南的感觉有些相似,即惊喜又难过,当时她去晚一步,疯道人已经身死道消,她在天一神脉寻楚南许久,都无功而返,却是没有想到几年后会在这里遇到他。

    这时,无论是柳柳还是柳东,柳曲儿,以及那在暗处的叶隐都是惊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楚南竟然与太古三大家族的柳家三长老有着如此密切的关系?

    柳敏敏细细的打量着楚南,心中十分震惊,短短三年多的时间,他竟然达到了天神境,而且感知他体内神力凝实,玄脉之韧之宽极其少见,而且神魂之强大,在天神境都少有,难怪能将柳东和柳曲儿两人弄得如此狼狈。

    只是,他神力虽凝实,但蕴含的气息却有些杂乱,有本源神决的紫月之力,又有寂无神决的虚无之力,还有几缕莫名其妙的能量混杂在其中。

    现在这些杂乱的气息凑到一起倒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但若不完全融合,当踏入天神境后期时就会有大麻烦的。

    “楚南,既然找到了你,就遵循你师傅的遗言,跟我回柳家吧。”柳敏敏道,她一开始只是赌气,但人死如灯灭,心中的怨恨,也随着疯道人的死随风而去了。

    “啊?”柳东和柳曲儿惊呼一声。

    柳敏敏一眼扫过去,两人顿时噤若寒蝉。

    楚南踌躇着,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敏姨,我已经决定参加圣地考核了。”

    “你师傅若是要你入圣地,早就让你入了,当时肖家那丫头就想让你入圣地,但你师傅拒绝了。”柳敏敏道。

    听敏姨的意思,她对肖小小似乎很熟,只是现在在一切将定之时改道去柳家……

    “是啊,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我的心既然做出了决定,那么我的路就只有一条。”楚南道。

    “你就不想去看看你的师娘?你师傅让你来柳家,其中一个意思无非是师债徒偿,要你代他好好孝敬你师娘。”柳敏敏道。

    “我会去柳家看望师娘的,但那得是我入了圣地之后。”楚南道。

    柳敏敏见得楚南坚持,也没有再说什么,目光却是望向了柳柳。

    “敏姨,如果柳柳犯了什么错,还请看在她是我的学生的份上,饶了她吧。”楚南道。

    “柳柳。”柳敏敏沉声道。

    “三长老。”柳柳跪伏在地,脸色都十分平静,她已经有了死的准备。

    “你和你师傅私练禁法,更盗了这万邪魔须,原本是必须下族里的丧灵涧受罚,但念在楚南求情,我做主让你到寒灵骨洞中面璧百年,你可服气。”柳敏敏冷冷道。

    柳柳蓦然抬头,流露出惊喜的神色,泣声道:“多谢三长老开恩,多谢楚老师,柳柳服罚。”

    柳敏敏看向了楚南,道:“你如此坚决,那我也不勉强了,你叫我一声姨,也不能让你白叫。”

    话声一落,柳敏敏一点光芒点在楚南的身上,在他耳后不起眼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柳叶的印记。

    柳东和柳曲儿见状大惊失色,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

    楚南只觉这印记上有一丝丝一缕缕的生命气息流转全身,在魂核上生长的星界之树与时间之树,以及灵魂星海中的彼岸之花的幼苗,都产生了反应。

    “敏姨,这是?”楚南问。

    “这是什么你不用管,反正姨不会害你,你是我姐夫的弟子,也就是我柳家人,谁若要对你不利,姨第一个不放过他。”柳敏敏冷哼了一声,目光扫过云端。

    云端之上,叶隐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他知道,这是柳家三长老在警告他。

    柳敏敏能量一带,卷起了柳家的三个小辈,破空而去。

    楚南摸了摸耳后的印记,心中涌起一股暖流,这个柳叶印记能引动星界之树与时间之树的反应,绝对不普通。

    话说疯道人到底对师娘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令得敏姨对他如此仇恨?

    就在这时,叶隐落在楚南的面前。

    “楚南,真没有想到,你与柳家还有这关系,柳家虽然不能影响圣地,但毕竟属于太古三大家族之一,你的身上就相当于多了一重保护,圣地竞争残酷,这层保护对你有益无害。”叶隐对楚南道。

    楚南笑了笑,察觉到了叶隐态度上的一些改变,叶隐虽说引他入圣地,让他成为伴圣者,但更多的是一种利用的关系,而现在,他对自己明显有了一丝忌惮。

    与叶隐聊了几句,楚南在一家酒楼找到圣菲诺的学生们。

    “楚老师,怎么才来啊,柳柳没事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夏宜拉着楚南坐到了自己身边,问道。

    “没事,她回家了。”楚南道。

    回家?夏宜的身体僵了僵,柳柳哪来的家啊。

    “相信老师,她不会有事的。”楚南道。

    夏宜这才放下心来,只是嘴上还埋怨夏宜要走也不跟她打声招呼。

    待得庆祝完回到圣光山庄时,夜幕已经深重。

    楚南进入了秀水阁,没过一会儿又出现在了门口。

    自阴影中,一个身影走了出来,却是宁甯。

    “找我?”楚南微笑着问。

    “嗯,可以聊聊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宁甯问。

    两人坐在了圣光山庄随处可见的亭子里,面前是一条活泉小溪穿流而过。

    两人都没有开口,沉默但并不压抑。

    过了好一会儿,宁甯才幽幽问:“楚老师,最近我的脑海里多出了一些很陌生的画面,有你说的骄阳,也有你,还有一个蓝发蓝眸的女子。”

    楚南一愣,随即露出惊喜之色。

    “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了?”宁甯问,眸子死死盯着楚南。

    “我说了,你就信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道,他知道,宁甯可能是想起了一些片段,但她的意识还是宁甯的意识。

    “不信。”宁甯道。

    “那不就得了,归根结底,是你自己信不信的问题。”楚南道。

    “可是,如果我是骄阳,那宁甯又是谁?”宁甯咬着下唇道。

    “宁甯是你,其他的你想这么多干嘛。”楚南道,莫名的就想起了左心兰,她那时也是这样的困惑吧,似乎当时是骄阳开解她的,谁又能想到,类似的一幕却在骄阳身上重现,那么,谁来开解骄阳?

    宁甯有些纠结,她的记忆中从末有这样的情绪。

    “你去了圣地,我万一想起些什么,怎么找你呢?”宁甯道。

    “你可以和我一起去。”楚南道。

    “啊?”宁甯讶异挑眉。

    “不用怀疑,叶隐选了我,而我拥有选择第二个名额的权利,你和我一起吧。”楚南道。

    “可我修炼的是上古魔功,你是知道的。”宁甯道,她信楚南不会在这件事上骗她,虽然她很意外。

    “什么魔不魔的,圣地修炼的也不是普度众生的圣功啊。”楚南笑道。

    宁甯小嘴微张,随即笑了起来,道:“我现在有些明白那个骄阳为什么会喜欢你了。”

    ……

    房间有些阴暗,只有豆大的一点光芒在闪烁着。

    周擎天恭敬的站在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面前,道:“饶师叔,只有你来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小滑头,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宗门一行十余人赶来,中途却接到你的消息称这楚南被圣地一个高级圣徒看中了,那还能怎么办?不都打道回府了。”饶小玉用一双略带媚意的眸子白了周擎天一眼道。

    “这楚南运气太好了,如此,他的炼丹之法我们是得不到了,对了,我师傅那边有什么反应?”周擎天问。

    “他能有什么反应,伪君子当惯了,故作心胸宽广,说什么一代新人换旧人,什么丹师中有如此天才,是整个炼丹一脉的希望云云。”饶小玉不屑道。

    “那么,饶师叔你有什么办法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周擎天问。

    饶小玉却是脱掉了鞋,一只脚沿着周擎天的大腿内侧往上撩去。

    周擎天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看饶小玉的目光中带上了强烈的**。

    “小滑头,你叫师叔我过来,当然是有你的花花肠子了,你想让师叔干活,就得先干师叔。”饶小玉脸上媚态毕露,喘息着扯开了衣襟,露出大片雪白肌肤。

    “那我就******这贱货师叔。”周擎天扑了上去,如同一只发情的野兽。

    一番**,饶小玉脸上红霞末散,但那慵懒的眸子里流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而周擎天全身都是抓痕,胯间那话儿上竟然还有一个个齿印。

    周擎天心底是有些崩溃的,自从被这饶师叔勾引后,他就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一看到她就打哆嗦,在宗门也是能躲就躲,跟她做那事前半段很爽,想想将高贵的师叔压在身下,随意辱骂,那心理满足感就别提了,但是后半段就要反过来,这饶师叔即动嘴又动手,疯了似的折磨他。

    这一次若不是为了对付楚南,他也不会委屈求全。

    饶小玉在玄丹宗地位虽高,但凭她还对付不了楚南,周擎天看中的是她身后的人。

    “说吧,想让师叔我怎么干?”饶小玉问。

    “我要饶师叔请出丹魔谷的丹魔万丛来对付楚南,想来他是不会在乎圣地的,他在乎的只有饶师叔你。”周擎天开口道。

    “那倒是可行,不过,用什么理由?”饶小玉问。

    “就说楚南用卑鄙手段占了师叔你的便宜,丹魔一定要发疯的。”周擎天道。

    “咯咯,你这臭小子倒是打得好算盘,若是让万师兄知道你对我干的事,他发疯的对象就是你了。”饶小玉笑道。

    周擎天暗自大骂,当初若不是你勾引我,我又岂会上了你这老女人的床。

    “这件事就按你说的办,小冤家,我们再来一次吧。”饶小玉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骑到了一脸苍白的周擎天的身上。

    ……

    十大联盟学院的院比依然热火朝天,圣菲诺学院在综合比斗的擂台上所向无敌,灵玄火爆珠加阵牌护体,对手一上擂就直接认输。

    不过,倒是对上圣达拉学院时,出现了一些麻烦。

    这种手段的破绽在于自己也需要在特定的区域躲闪灵玄火爆珠的爆炸威力,被研究出规律之后,只要对方速度跟得上,就能如影随形的跟着进行反击。

    虽然没有被破过防,但也最终被逼的平手了三场。

    尽管如此,圣菲诺学院在综合比斗的排名上依然排在第一名。

    而在人人排位战中,规则却没有变,不允许带任何主动或被动的攻击防御神器,只能凭借真正的实力。

    圣菲诺学院中,却只有裴雅儿凭借阵法手段排在第十位,算是学院中唯一的上榜者了。

    但在阵法比斗中,裴雅儿却是一骑绝尘,以一人之力将圣菲诺学院在阵法排名上排到了第一。

    至于神识比斗,却只有孟靖宇排到了榜上第八。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