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73章 院长的回报

    圣菲诺小镇的南边,人烟比较稀少。

    这里曾经是圣菲诺小镇特权阶级居住的地方,在万年前,因为圣菲诺学院的兴盛,圣菲诺小镇居住了许多贵族。

    但是,如今这里却已经十分荒凉了,除了几幢老宅,就是一片片杂草丛生的废墟。

    暮色里,一幢老宅突然亮起了昏黄的灯光,灯光中,一个少女的身影被灯光拉得老长。

    老宅里的装饰显得很陈旧,但不难看出当初的华美。

    在这大堂尽头,摆放着一排排的灵位。

    昏暗的灯光,美丽的少女,还有一排排灵位,组合在一起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少女来到灵位前,拜了三拜后,拿出布轻轻擦拭着灵位上面的灰尘。

    如果楚南在这里,就会现,这少女不是别人,赫然就是夏宜。

    夏宜将一块块灵位擦拭得纤尘不染,这才满意的笑了笑。

    “爹,娘,还有我夏家的列祖列宗们,我这次回来是要告诉你们,我有喜欢的人了,他叫……”夏宜捧着母亲的灵位,嘴角翘起,露出两个小酒窝。

    但是,她话还没说完,突然警觉的扭头,喝道:“谁?出来!”

    “砰”

    一个黑影从一个柱子后转出,然后直挺挺的倒下。

    夏宜闪身过去,将这黑影翻过来,掀开脸上的黑纱,露出了一张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的俏脸。

    顿时,夏宜惊呼一声,急声道:“柳柳,你醒一醒。”

    女子睁开了眼睛,看到夏宜担忧的脸庞,扯了扯嘴角,就昏死过去。

    圣菲诺学院,楚南正内视着自己的魂核,星界之树又长大了一些,旁边的时间之树也长势良好,上面的空间藤蔓第二个节点已经绽放。

    空间藤蔓上的第一个节点的绽放给他带来了空间秘术——空间之爪。

    这是一招十分有用的招术,能远距离攻击与防守,最重要的是空间秘术独有的特点,波动线程短,无声无息,令人防不胜防。

    而第二个节点的绽放同样给他带来了一个空间秘术——凌空指。

    这是指法,比起空间之爪的攻击范围更小,但是更具备穿透力,而且更加隐蔽。

    但是,楚南却仍有些失望,他更希望的空间类瞬移之术,这样他的战斗力无疑还能再升两个台阶。

    “砰砰砰”

    门被敲响,外头响起了夏宜焦急的声音:“楚老师,快开门,我需要你的帮助。”

    楚南打开门,就看见夏宜惊慌的神情,他双手按在她的香肩上,道:“不要急,说清楚。”

    夏宜见得楚南那沉稳的目光,心中一定,祈求道:“我有一个朋友受了重伤,她快不行了,我用尽了办法也没有控制她的伤势,楚老师,帮帮我。”

    “在哪?”楚南问。

    夏宜带着楚南来到圣菲诺小镇,夏家的老宅。

    一张很古旧的床上躺着一个黑衣女子,正昏迷不醒,她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

    楚南神念一扫,然后将黑衣女子的衣襟往下扯了扯,一大片凝脂般的肌肤上,一根根黑线如同一只只恶心的虫子出现在肌肤下,还正在蠕动。

    “楚老师,她怎么样了?有救吗?”夏宜紧张的问,显然与这女子关系不浅。

    “我得先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楚南说着,拿出一根针,往下一扎,灵火融合神力,缠住了一根黑线,将之拔了出来。

    这黑线一出现,顿时就化为了一道黑烟消散,但是,原本那处黑线被拔出的肌肤下,又有一根黑线重新蔓延了过来。

    楚南皱了皱眉头,开始探查这黑线的源头,但却现这黑线竟然缠绕着五脏六腑,甚至是大脑。

    还就不信了!

    楚南直接用最直接野蛮的办法,用融合了灵火的神力攀上了所有的黑线,倒逼着让它们退回。

    神力瞬间哗哗流失,这直接的办法虽然够直接,但对神力的消耗也不是一般的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楚南这么一动不动的两个时辰了,汗珠一滴一滴往下滴落。

    夏宜紧张的盯着,她很想帮楚南擦擦汗,但又怕打扰到他。

    就在这时,楚南低喝一声,那瞳孔中竟然泛起了一阵阵莹莹白光。

    “呼……”楚南长长吐出一口气,将手收了回来。

    “楚老师,柳柳怎么样了?”夏宜问。

    柳柳?楚南看了一眼这女子,年纪不大,长得真不赖,不过在昏迷中依然紧抿的嘴唇和眉眼的一道细细的横纹,无一不说明这是一个倔强执着的人。

    “你都把老师喊来了,若是搞不定岂不是很没面子?”楚南笑道。

    夏宜瞬间表情变得惊喜,突然上前抱着楚南,踮脚在他脸上重重吻了一下,然后嘻嘻笑着跑到床前坐下。

    “你这个朋友也不知在哪招惹了这种植物不像植物,动物不像动物的东西,已经深植在她的心窝里,疯狂的吸收她的精血,我只是暂时封住了这东西,要根除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楚南道。

    “我理解的,谢谢你,楚老师。”夏宜点头,看着柳柳苍白的脸色已经变得红润了起来,就知道楚南所言非虚。

    “她等会儿就醒了,你照顾她吧,明天我再来看看。楚南说着,也不等夏宜说话,身形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柳柳嘴里哼了哼,睁开了眼睛。

    “柳柳,你醒了?”夏宜拉着她的手,笑得很开心。

    柳柳摸了摸心脏处,坐了起来,惊奇道:“夏宜,你救了我?”

    “我可没这本事救你,我请了学院的老师来。”夏宜道。

    “冷莹莹?她还有这本事?”柳柳道。

    “不是啦,是我们学院新来的老师,有他在,你想死也死不了的。”夏宜笑着道,美眸中有光芒在闪烁。

    柳柳怪异的看着夏宜,道:“******,你喜欢他?”

    夏宜吓了一跳,红着脸道:“有这么明显吗?”

    “废话,看来,你这大胸终于有人疼了。”柳柳笑着道。

    “你别这么流氓行不行?”夏宜白了柳柳一眼。

    两女互相嘻闹了一番,夏宜看着柳柳的目光变得正色起来,她道:“柳柳,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柳柳沉默了一会儿,道:“别问了。”

    夏宜没有再说话了,她与柳柳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那个时候,她父母双亡,在隔壁搬来了一对母女,不过后面才知道并不是母女,而是师傅与徒弟,其中的徒弟就是柳柳了。

    两个女孩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不过,柳柳和她的师傅一直很神秘,经常消失,一消失短则十几天,长则大半年。

    不过,柳柳只呆了十年,就随师傅搬离了圣菲诺小镇,而此后每隔个二到三年,柳柳就会来看看她。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会是这样的情形。

    第二天,楚南到夏家老宅,见到了柳柳。

    柳柳看到楚南,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开口道:“你就是楚老师吧,谢谢你救了我。”

    “夏宜开口求了,我就不能不管,你要谢就谢夏宜吧。”楚南将柳柳的神情收入了眼中,有些不太明白她看到自己第一眼时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情,而且,他早现这个女孩身上气息阴沉,怕从事的不是什么干净的工作。

    楚南查了一下柳柳的情况,皱着眉头道:“你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吗?”

    “不知道,是我在探索一个遗迹时被植入的,已经有三年了,一开始还能压制,后面就越来越艰难了,这一次我与人生冲突,它突如其来的失控了。”柳柳道。

    “我没有把握驱除它,它在你的心窝,有很大危险,不过控制它四五年倒是没什么问题。”楚南道。

    “能控制四五年,我已经很知足了。”柳柳感激道。

    “这是丹药,半年一粒,这里一共有十粒,后期若控制不住,你得服用两粒,若是两粒控制不住,那再多也没用了。”楚南道。

    夏宜听了,急切道:“楚老师,真的没有根治的方法了吗?”

    这时,柳柳拉住夏宜,道:“夏宜,别为难楚老师了,这东西的邪性我知道,能控制几年已经是多来的了,我该偷笑了。”

    夏宜咬了咬下唇,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生死有命,如果没法控制,那就顺其自然吧。”柳柳道。

    ……

    时间眨眼间过了十天,楚南对凌空指已经运用得十分熟悉了,配合空间之爪,竟然能挥出很大的威力。

    “楚南,来陪老头了喝几杯。”冷老头闯进了楚南的房间。

    楚南有些无奈,道:“院长,到底是要我陪你喝,还是你要我的酒来喝?”

    自从上一次自己拿出空间戒指里珍藏的上古之酒喝了几杯,就被狗鼻子一般的冷老头盯上了,这不三天两头的过来蹭酒喝。

    “这不都一样,喝你几杯酒没必要这么小气了,不白喝你的酒。”冷老头瞪着眼睛道。

    “这话说的,院长你老人家愿意要我的酒喝,那是我的荣幸。”楚南笑道。

    “哈哈,这话才听得舒爽嘛,麻利点,上酒。”冷老头大马金刀的坐下,大声道。

    楚南拿出一壶酒,给冷老头斟上一杯,酒香四溢。

    冷老头闻了又闻,这才喝了一口,然后陶醉的魂都飘了起来。

    陪着冷老头喝光了一壶酒,冷老头已是醉眼朦胧。

    “你啊,身怀宝物不自知,圣灵十二音,彼岸之花,为什么不能揉合在一起呢?本是同宗同源。”冷老头一边说着,一边跌跌撞撞的走了。

    楚南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圣灵之王的那十二段韵律,还有彼岸之花的花魂,这些都是他深藏的秘密,冷老头是怎么知道的?

    说来,圣灵之王的那十二段韵律,几次都救过他,彼岸之花的花魂却不显于外,连楚南自己都感知不到的。

    怔立良久,楚南始清醒过来,冷老头绝对是一个隐藏的大能,所以他的理论随手拈来,没有任何遗漏,所以他才能看穿自己。

    那么,时间掌控者血脉,至尊神基,他能看出来吗?

    楚南没有想那么多,他设下阵法,盘腿坐下,入定了。

    圣灵之王的虚影出现在了楚南的身后,三头六臂,比起他在虚神境时清晰得多。

    同时,一段一段的韵律在他脑海中响起,而圣灵之王的三个脑袋的中央一个脑袋上,一只竖眼突然毫无预兆的睁开。

    而就在这时,一朵巨大的彼岸之花的影像在楚南头顶绽放开来。

    此时,楚南收起来的那颗绿幽的彼岸花种子,竟然凭地里出现,随着圣灵十二音的节奏在跳动着。

    而后,这颗彼岸花种子突然抽出了一根嫩芽。

    在它抽出嫩芽的刹那间,楚南头顶的彼岸花的影子突然就被这嫩芽吸了进去。

    随即,这彼岸花的嫩芽,飞向了圣灵之王的虚影,落在了中央脑袋的头顶之上。

    蓦然,楚南的神识之海中,距离魂核不远处,一根小小的嫩芽扎根在神识的星辰海中,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

    楚南的血脉之中,也在刹那间多出了一些什么。

    楚南睁开眼睛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他现了神识海中的彼岸花嫩苗。

    突然,楚南意识到在辉煌帝都第一酒馆喝到的那坛彼岸花酒,或许并不含彼岸花真正的种子,这个才是真正的彼岸花种。

    楚南轻飘飘的轰出一拳,拳影之中,赫然流转着一股黑气。

    拳风掠过之处,生机绝迹。

    “彼岸之花,扎根幽冥,连通生死。”楚南喃喃自言,这是死气,那么生气呢?

    是不是能令死者复生?生死人,肉白骨?

    但无论楚南如何试,出现的都只是死气。

    “扎根幽冥,所以汲取的就是死气,但花开宇宙,又连通了生灵的世界,所以,应该要将死气转化为生机吗?”楚南自言道。

    怎么转?通过彼岸花?

    楚南感应了一下这嫩芽,试着要去调动它的力量。

    但是,这都只是感应了下,这嫩芽竟然一下子就变得蔫蔫的了,吓得楚南当即不敢轻举妄动了。

    看来,得等它再长大一些再来试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