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72章 彼岸花的种子

    楚南自是没有兴趣去应付这些人,不过这圣堂第三分堂堂主归雄卖的这个人情还是需要做个样子的。

    归雄与楚南寒喧着,态度十分热情,不过也没有呆太久,就带着属下离去了,离去时还拍着胸脯保证,只要在圣堂第三分堂的范围,有什么事就找他,随叫随到。

    楚南知道,归雄的示好大部份是冲着他背后圣地“靠山”去的。

    但实际上,楚南与圣地南天门分部的关系,只是认识了肖小小,那信物是肖小小给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么好使,这肖小小在圣地的地位果然不一般。

    一场风波平息了,圣菲诺学院重新恢复了平静。

    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楚南在圣菲诺学院的地位甚至过了冷莹莹,在十二名学生眼里,他上课时导师,下课时又是一位大哥哥,心里面对他是越来越崇拜。

    “说真的,我真有些不平衡了。”冷莹莹身着素色收腰长袍,头盘在脑后,正忿忿不平的对楚南道。

    “没有必要吧。”楚南笑道。

    “有必要,在你面前,我觉得有些挫败。”冷莹莹双手抱臂,有些不忿。

    “这就是人格魅力,天生的,我也没办法啊。”楚南嘿嘿笑道。

    “脸皮真厚,我要的雪青丹什么时候炼?”冷莹莹哼了一声,问道。

    “你的材料都没准备,让我怎么炼?”楚南道。

    “三天之后给你,在圣堂十大学院大比前,我一定要看到雪青丹。”冷莹莹道,雪青丹是用来打破天神境三重至四重之间的壁障的,能让成功率提升许多。

    “其实我并不建议用雪青丹,原因你也明白,像这种境界初期进阶中期的关键时刻,靠自己才能走得更远,雪青丹是强行冲破壁障,虽然成功率高,但在你中期突破到后期时,会更加艰难。楚南想了想,说道,一直以来,他除了疗伤,固体类的丹药外,从末服用这种强行提升境界的丹药。

    冷莹莹自是明白,但她有些急了。

    “那你觉得我服用什么丹药好?”冷莹莹问。

    “服银心丹吧。”楚南想了想,说道。

    “银心丹不是滋养神念的吗?”冷莹莹疑惑道。

    “没错。”楚南笑道。

    冷莹莹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相信楚南的眼光,毕竟他是丹师,一个极其优秀的丹师。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圣堂十大学院大比?”楚南问。

    “圣堂十大学院,其实就是在圣堂注册,受到圣堂承认的十大学院,我们圣菲诺学院也是其中之一,二个月后就是圣堂十大学院大比,只是……只是每次都是去垫底的。”冷莹莹道,情绪有些低落。

    “正常,十二个学生,没有一个达到虚神境后期,虽然天赋很高,但放在整个青阳神脉,就显得不那么出众。”楚南点头,但随即又道:“不过,事情并不就那么绝对,就如同以圣菲诺学院如今这模样,原本该一个像样的学员都招收不到的,但这十二个生从各地被送来,这不是很异常的事吗?”

    “你说的没错,但具体原因只有爷爷才知道了。”冷莹莹道。

    “我可并不是问你原因,只是想说,正常情况下我们学院是垫底的,但我来了,或许又会有异常情况生。”楚南笑道。

    冷莹莹盯着楚南好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她白了楚南一眼,道:“就知道往自己脸上贴金,不跟你说了,我得去上课了。”

    楚南看着冷莹莹的背影,好吧,其实他是在看着她的翘,臀,这么圆这么翘的屁股手感一定很不错的。

    突然,冷莹莹回过头来,却看到楚南仰头四十五度望着天,奇怪,刚刚怎么觉得臀部有些异样的感觉,好像有人在抚摸一般。

    ……

    颜城,城主府。

    颜真正在大脾气,直接打死了两个下人,弄得整个城主府都战战兢兢。

    “爹,难道此事就这么算了?”颜浩却是不惧,冲进来大声道。

    “不算了你想怎么样?有归雄替圣菲诺撑腰,还有一个神秘的丹师,你真以为我们颜家可以一手遮天吗?”颜真过脾气却是冷静了下来,冷冷对这个独子道。

    “或许我们可以去找一下大姐。”颜浩道。

    “哼,你想让周擎天替我们出头?你这个猪脑子也不想想,你姐做了周擎天的女人,那周擎天可曾关注过我们颜家?”颜真冷哼道。

    颜浩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道:“周擎天不是一丹大师的得意弟子吗?一丹大师曾经说过洗脉丹从此绝于世间,但现在洗脉丹却是重新出现了,这不是打一丹大师的脸吗?我们何不从这个方面找个突破口?”

    颜真愣了一下,突然大笑起来,道:“浩儿,想不到你还有点鬼主意,这个方法不错,你姐或许影响不到这周擎天,但说上两句话挑拨一下还是可以的。”

    ……

    楚南来到了露丝的小酒馆,自从在这里喝了“朝露”之后,他时常会过来坐一坐,当然,“朝露”这种酒却是没得喝了。

    露丝的小酒馆除了“朝露”,平常卖的酒其实都很一般,但楚南却在其中喝出了一丝熟悉的味道,而察觉到这种熟悉的味道后,这很一般的酒喝起来,似乎也多出了一些回味。

    楚南要了一坛酒,几碟下酒下菜,坐在窗口,一边沐浴着火红的夕阳,一边喝着酒。

    通常,他一坐就是到夜色深沉。

    楚南喝着酒,会想起很多人,很多事,比如七星大6,比如辉煌大6,又比如大荒星域。

    有一张张脸庞在脑海中闪过,有些了无痕迹,有些却让他骤起波澜。

    天阵之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自从补天石变成了他神基的一部份后,他就无法打开空间通道进入天阵之界了,这么久没有消息,也不知道里面的人过得怎么样,不会以为自己抛弃了他们吧。

    或许要打开天阵之界的通道,就必须要有另外一块补天石了,依靠补天石的能量才能强行打开空间通道。

    但补天石是至尊神晶,有一块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不过,疯道人说过,至尊神晶有三种,或许拥有另外两种至尊神晶的话也能打开,但他却是没有说另外两种是什么。

    楚南在思索着事情时,老板娘露丝就不时的看向他,目光时而带着追纪,时而又带着复杂之色。

    就在这时,楚南喝干了酒坛的最后一滴酒,在他要将酒坛放下时,透过月光,他突然现了酒坛的里面刻着一朵花的图案。

    楚南眼睛一眯,这是彼岸花的图案。

    彼岸花,又是彼岸花。

    这时,楚南突然想到了第一次来时,老板娘露丝问他认不认识“恨离”。

    恨离这个名字他没有听过,但这时看到彼岸花的图案,他却是突然想到了在辉煌帝都第一酒馆的邋遢掌柜,还有那墨绿头的小姑娘天语。

    那个邋遢掌柜,不会就是“恨离”吧。

    随即,楚南为自己这个想法自嘲了一下,一个在大荒星域的荒芜地带帝国的小酒馆,一个却在这天灵星界的青阳神脉,不大可能吧。

    彼岸花这图案虽然知道的人并不算多,但也绝不会很稀少,这酒坛坛底的彼岸花图案应该是个巧合吧。

    但是露丝却一直在观察着楚南,她现了楚南在看到坛底彼岸花时的惊讶,心中的期望忍不住又膨胀了起来。

    在楚南起身时,露丝来到了他的面前。

    “这认识这花?”露丝拿起酒坛,指了指里面彼岸花的图案。

    “不认识,只是觉得还挺漂亮的。”楚南道。

    “这叫彼岸花,传说中扎根幽冥,能逆转生死的神花,据说它还能酿成酒,喝了它的人还掌控生死。”露丝道。

    楚南心中微微一动,却是哈哈大笑:“老板娘,掌控生死,这也太扯了吧。”

    楚南是喝了彼岸花酒,无数次生死关头,也没见它有什么效果,不过在青云天牢中融合了彼岸花魂应该是因为这个原因。

    老板娘看着楚南,道:“你身上真有一丝我感到熟悉的气息,你一定喝过他酿的酒。”

    楚南伸出手用力闻了闻,他怎么闻不到?

    “你自己是闻不到的,只有我能闻到,你想一想,是不是见过他?”老板娘露丝问。

    “他长什么样?”楚南问。

    老板娘立刻拿出一块晶幕,晶幕上赫然就是一个年青男子的画像。

    这男子面容如刀削斧凿,那目光中的锋锐令人一见难忘。

    楚南努力的回想了邋遢掌柜的长想,没有一处相似的,但与彼岸花有关,又会酿酒的,好像自己只遇到他了。

    “没见过?”楚南道。

    “他可能掩饰了本来的面目。”老板娘道。

    “还有其它的特征吗?”楚南问。

    “他……”老板娘张嘴要说什么,但很快又意识到了什么,就此打住了。

    “他带了一个孩子?”楚南却是问。

    老板娘悚然一惊,盯着楚南看了好一会儿,才道:“没错,是一个男孩儿,我遇见他时,这个男孩儿还在襁褓之中。”

    “看来我们说的不是一个人,我遇到的那个人带着一个女孩儿。”楚南说完,就要离开。

    老板娘闪身拦住楚南,道:“是一个女孩,只是他仇家太多,所以,希望你理解一下。”

    老板娘的声音有些颤,她伸手拉住楚南的手,很用力。

    楚南轻声一叹,世间真有如此巧合之事?

    楚南跟着老板娘进入了里间,里面是老板娘的闺房,很朴素,也很干净,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酒香。

    “他人呢?那个女孩儿呢?”老板娘问。

    “死了,女孩儿不知所踪。”楚南沉默了一下,缓缓道。

    老板娘如同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软软的坐在椅子上,没有流泪,但这种表情却令人感到了一股窒息的悲意,仿佛一瞬间被抽去了灵魂。

    楚南张了张嘴,却终是没有说什么。

    看得出来,老板娘露丝对邋遢掌柜痴心一片。只是,很难想像,邋遢掌柜跑到了大荒星域的辉煌帝都,而他遇到了邋遢掌柜喝下了彼岸花酒,多年后竟然遇到了老板娘,这是命运,还仅仅只是巧合?

    但楚南似乎也明白,老板娘露丝并不是彼岸花族的人,与彼岸花族的关系除了邋遢掌柜,就没有其它的关系了。

    就在楚南准备走时,老板娘露丝却突然开口道:“等一会儿,你跟我来。”

    老板娘来到了地底酒窖,她取出一块玉,往上在滴了一滴血,然后丢入了一个酒坛中。

    就在这时,一朵彼岸花的虚影出现,随即,一坛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的酒出现了。

    “这是他留下来的一坛酒,给你。”老板娘说着,就走出了酒窖。

    楚南挑了挑眉头,总感觉有些诡异。

    他捧起这坛酒,拍开酒封,突然,他的神魂一颤,一朵彼岸花在他的头顶绽放。

    酒坛之中,一粒散着绿幽光芒的种子浮起。

    “这是彼岸花的种子?”楚南喃喃道,当初自己喝了彼岸花酒的时候,邋遢掌柜就说自己的灵魂之中种下了彼岸花的种子。

    难道说,彼岸花酒不止一坛?

    楚南手一捞,将这散着绿幽光芒的种子握在手心里,一时间有些茫然。

    楚南出了酒窖,觉得该向老板娘露丝告别一下。

    他走到老板娘的闺房门口,突然瞳孔一缩,猛地推门进去,就见得老板娘露丝一身盛装的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生气,而在她的额头上,一朵彼岸花的烙印浮现了出来。

    楚南怔怔的站立在房间里,总感觉虚无之处,似是有一根一根的线,正在牵扯着他。

    良久,楚南紧握的拳头才松了下来,他离开酒馆,回到了圣菲诺学院。

    只是在他走之后没多久,老板娘露丝的身体突然就开始分解,化为了莹光点点,最后完全消失了。

    那大床之上,只剩下了一片凋零的花瓣。

    老板娘失踪了,在圣菲诺小镇上只惊起了一丝波澜,有人说她死了,有人说她与人私奔了,几天之后,便谈论她的人也没有了,就如同她在这个世界上一直没有出现过一般。

    便是那时常在酒馆中喝酒的冷老头,在长吁短叹一番后,也只是换了一家酒馆喝酒。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