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69章 神秘强大的楚老师

    徐顺也只是天神境二层,以他的天赋,踏入天神境后期都是奢望了,若是没有足够的资源堆砌,他连中期都到不了。

    但是,他圣堂执法卫的身份,却让冷莹莹心生忌惮。

    “我记得第九分堂不管这边吧。”裴雅儿蹙眉道。

    徐顺愣了愣,没想到还有懂行人,以往圣堂二字都是无往不利,无人敢质疑的。

    “圣堂执法卫,管青阳神脉一切不平之事,谁敢阻拦,就是与圣堂作对,就是与天下作对。”徐顺声色俱厉,一挥手,道:“剥了这老头的衣服,我看谁敢阻挡。”

    “我看谁敢动我爷爷。”冷莹莹玉手一探,手中出现了一根长鞭,鞭子如灵蛇一般在半空中扭动。

    两个准备剥衣的颜家武士被冷莹莹身上暴躁恐怖的能量波动吓了一大跳,但是一想到身后站着的是圣堂,胆子就大了起来,伸手就去扯老头身上的衣服。

    鞭影夹杂着尖利的啸声卷来,“啪”的一声将这两名颜家武士抽翻。

    “找死!”徐顺面子上挂不住,抽出长剑,朝着冷莹莹攻去。

    两人一过招,徐顺心中大骇,他比起冷莹莹差得有些远。

    因此,瞅了一个空子,徐顺有些狼狈的跳出战斗圈子。

    “你想清楚,我徐顺可是玄丹宗核心弟子周擎天的人,今天你们抗法,明天圣菲诺所有人,包括这些小子全都要倒大霉。”徐顺沉着脸阴****。

    冷莹莹俏脸一僵,这正是她的软肋,她可以拼命,但这十二个学生呢?得罪了玄丹宗的核心弟子,可不是闹着玩的,特别是周擎天还是一丹大师的弟子。

    “动手。”徐顺见得唬住了冷莹莹,便大声道。

    就在这时,冷老头剧烈挣扎了起来,他大吼道:“楚南,你这臭小子,看戏看够了没有。”

    “这不正要出来吗?你老人家这排骨还是别露出来了,怕看见的人会三天吃不下饭。”楚南嘿嘿笑着,身形鬼魅般出现。

    徐顺吃了一惊,他完全没有捕捉到楚南一点气息波动,此人实力,怕还在冷莹莹之上,本以为一个快要倒闭的破学院分分钟就能拿下,没想到却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这让他有些后悔了。

    虽说颜浩有一个姐姐颜小玉成为了周公子的女人,但是周公子女人几十个,她只是一个不怎么受宠的边缘人物罢了。

    不过现在既然出头了,那事关脸面,也无路可退了。

    “兄弟,你确定你要趟这浑水?”徐顺恶狠狠道。

    “啪”

    楚南突然开巴掌扇了过去,这徐顺本能要闪,但脸刚刚侧开,这一巴掌就准确的扇在了他的脸上,倒像是他故意将脸送上去让楚南扇一般。

    “谁跟你是兄弟,就你这条狗也配叫老子兄弟。”楚南冷哼道。

    “楚老师好帅。”夏宜捧胸,一脸花痴。

    裴雅儿也是异彩连连,而那几个男学生都是激动起来,恨不得立即与楚南一起联手抗敌。

    “你……你有种!”徐顺在令牌上输了一些什么,上面光芒闪烁。

    楚南也不在意,径直上前,那徐顺竟然吓得退了开来,他被楚南一巴掌扇怕了。

    见得徐顺退开,其余颜家的人更是纷纷避开,那扭住院长的人也连滚带爬的跑开了。

    老头傲然哼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衣服,竟是走到了那徐顺面前,“呸”的一口唾沫吐了过去。

    那徐顺闪开,脸庞因为愤怒都扭曲了,他真想将这老头的脑袋拧下来,但看到楚南那漫不经心望过来的目光,他却敢怒不敢言。

    “徐哥,我们现在怎么办?”颜浩轻声问徐顺。

    “等我们圣堂过来援手,我就算是拼着关一次禁闭,今天也要将这圣菲诺给铲平了。”徐顺咬牙切齿道,他虽然惧怕楚南的实力,但这个家伙再强,也断不可能与圣堂对抗。

    颜浩看着冷莹莹正亲密的与楚南说着感激的话儿,心中妒火更甚。

    “楚老师,你刚才太帅了,我的心现在还跳得很快怎么办啊。”夏宜眼冒星星的对楚南道。

    “那肯定是生病了,该吃药了。”楚南笑着敲了敲夏宜的小脑袋。

    “楚南,那个圣堂的执法卫好像叫人了。”冷莹莹有些忧心道。

    “叫人怕什么,楚南能搞定的。”老头拍着胸脯道,就好像在说他自己能搞定一样。

    楚南耸耸肩,道:“能搞定圣堂,但若是圣地来人呢?最关键的是我们圣菲诺学院不占理,拳头也不算硬,五万枚洗脉丹你们也能欠一万年,这么大一个把柄,说到天上去也没用啊。”

    冷老头叹了一口气,道:“若不是炼制洗脉丹的材料突然灭绝,早还了,现在颜家死咬着就要洗脉丹,总不能真让我把孙女卖了吧。”

    冷莹莹扭过头,粉拳紧握。

    就在这时,天边突然一艘飞船自云层穿梭而来,随即降落在不远处。

    飞船上面,有着一个巨大的圣堂标志。

    随即,飞船上下来一行二十余人,每一个身上都散发着天神境的波动,而领头的一个中年男子,甚至有着天神境后期波动。

    “谁发的求援信息?”这中年男子冷冷扫视一圈,问道。

    徐顺一个激灵,心中大喜,他发的求援信号会让最近的圣堂中人搜寻到,但他没有想到的竟然来了一具大神,来的是第三分堂的堂主归雄。

    他立刻跑了过去,恭敬道:“第九分堂执法卫徐顺拜见归堂主,求援信号是我所发。”

    归雄皱起了眉头,第九分堂?这里虽然偏僻,但原则上属于他管辖的。

    “归堂主,我受玄丹宗的周擎天所托来办点事,凑巧遇到点麻烦,有人根本不将我们圣堂放在眼里,在我出示令牌的情况下,我依然受到了攻击。”徐顺义愤填膺道,他微微扭头,那一边印着青紫手印的脸庞就露了出来。

    归雄心中一跳,玄丹宗周擎天?据说这一期进入圣地最终考核的人有他。

    圣地与圣堂,云泥之别啊。

    “怎么回事?你将事情经过详细道来,我归雄倒要看看谁敢瞧不起我们圣堂。”归雄厉声道,他身后二十多名天神境强者也齐齐冷喝起来,气势直逼楚南一行人。

    几个学生被这气势一冲,脸色发白的直后退。

    楚南一步踏出,这恐怖的气势一到他面前就崩溃,这令得归雄瞳孔微微一缩。

    徐顺添油加醋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还将那欠条呈上。

    归雄本来是要凭借此事与那周擎天结个善缘,但楚南那漫不经心一步踏出就让他们联合起来的气势崩溃,还有他的目光,这种目光,自信狂傲,知道他们的身份依然没有半点收敛,必有所持,所以他变得谨慎起来。

    归雄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混到了圣堂一个分堂堂主的位置,在外面看来是高高在上,便正因为这样,他才越是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说别的,圣地随便出来一个有点资历的人,就能轻松灭了他。

    所以,仅管他感觉到楚南透出的气息才仅仅天神境初期,但却不敢有任何轻视。

    “圣堂之事,若与阁下无关……”归雄开口对楚南道,若是有可能,最好他知难而退的让开。

    “当然与我有关,我是这圣菲诺学院的导师。”楚南道。

    “在下圣堂第三分堂堂主归雄,敢问阁下来自哪门哪派?”归雄道。

    “归堂主,我的来历你就别问了,不过别人我不知道,但料想你是得罪不起的。”楚南淡淡道。

    “得不得罪得起,那得亮出明堂。”归雄轻哼道。

    这时,那徐顺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归雄一开始话说得硬气,但现在磨磨唧唧,看样子对这楚南十分忌惮,难道以归雄的实力,也没有把握对付这楚南。

    “那就借一步说话。”楚南道。

    楚南与归雄走到一边,楚南对归雄亮了亮手心里的东西,这归雄顿时脸上闪过剧烈波动。

    归雄苦笑两声,道:“我的确是得罪不起,但也得罪不起玄丹宗的一丹大师,这欠条毕竟是真,楚兄你得给我个说法,无论是什么,我也好应付差使。”

    听到归雄的话,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楚南的身影顿时变得无比高大神秘,他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连圣堂一个分堂堂主都说得罪不起。

    那徐顺和颜浩,更是面无人色,特别是徐顺,悔得肠子都青了。

    “归堂主的话说得在理,所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欠条是真的,我需要一个月,一个月后,圣菲诺学院归还欠颜家的五万洗脉丹。”楚南道。

    “连本带利,应该是十万。”颜浩忍不住叫道。

    “啪”

    归雄直接一个耳刮子扇了过去,将颜浩一口牙扇飞了大半,他冷哼道:“我们说话,有你插嘴的余地吗?就算你爷爷过来,在本堂主说话的时候也不敢随便插嘴。”

    “楚兄,你确定?”归雄扭头问楚南,他当然知道洗脉丹的一样材料早已灭绝,世间已不存在这种玄丹了。

    “确定。”楚南道。

    “好,我归雄作主,归还颜家五千洗脉丹足矣,万年前的洗脉丹普通得很,但现在洗脉丹有价无市,还五千洗脉丹已是让颜家占了便宜了。”归雄大声道。

    “那就多谢归堂主的公正判决了。”楚南道,他知道归雄的示好,自也不拒绝。

    “哈哈,那就一言为定了,一个月后,本堂主再过来。”归雄笑着,二话不说,与一群手下上了飞船。

    徐顺再看向楚南时,已经带上了畏惧,连归雄都说得罪不起,他就更不用说了,这场子看来是找不回来了,除非周公子顺利入了圣地,那时又不一样了。

    “不可能,你说大话,洗脉丹早就断绝于世了。”颜浩大声道,打死他都不信,圣菲诺学院能还出洗脉丹,即使数量只有五千粒。

    “通通滚,不然打断你们的腿。”楚南厉声道。

    顿时,一群人连滚带爬的冲下了玛兰山。

    楚南回过头,看到一双双或崇拜或忧虑的眼睛。

    “楚南,虽然你拖延了一个月,但一个月后,我们又上哪去找五千粒玄脉丹啊。”冷莹莹叹道。

    “他即然开口了,就一定有办法的,老夫受了惊吓,得去喝点酒压压惊。”冷老头抛下一句,就跑了,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想逃避责任。

    “楚老师,你行的是不是?”夏宜问。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所以,那是当然。”楚南笑道,洗脉丹而已,缺少一味材料就炼不出了?这里的炼丹师真是一群蠢材,这种不算高级的玄丹,要替代的材料很容易的。

    以楚南的经验分析,这里的玄丹师不是没有想过找替代材料,而是他们肯定执着的找那一味缺失材料的替代物,而不会去想直接将其中发生反应的几种材料通通替换,换成另外一组。

    “那我们该怎么做?”裴雅儿问。

    “我给你们一张清单,你们去大量收购清单上标明的材料。”楚南道。

    “楚老师,你……你打算亲自炼药?”孟靖宇惊声道。

    “问这么多干嘛,现在是圣菲诺学院的生死存亡之际,你们这些小兔崽子们都把自己隐藏的力量运用起来。”楚南说着,甩出几张清单,他这么说,是早就察觉到这些学生都身世不凡,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动用家族力量来帮圣菲诺学院,但让他们借力买点东西,应该不成问题吧。

    “要是楚老师,那个材料钱……”陶芸芸伸出手道。

    “问我干嘛,问冷老师去啊。”楚南指了指冷莹莹。

    冷莹莹看了看清单,有些尴尬,圣菲诺学院收了十二位学生家里不斐的学费,但是,同样花在这些学生身上的开销也不少,虽说还能赚一部份,但是五千份洗脉丹的材料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她不可能动用将来用在学员身上的钱的。

    而且,就算楚南能炼洗脉丹,五千份材料估计也不够,虽然不是玄药师,但炼丹的损耗率是很高的。

    “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爷孙的。”楚南嘀咕了一句,抛出了自己的晶卡。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