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68章 讨债的来了

    老头出了教室,看到了站在外面的楚南,老眼顿时一亮。

    “楚南,你初来我们圣菲诺,定有许多问题不明白,来来,我们找个地方喝上两杯,本院长详细给你讲解一下。”老头一把抓住楚南的手,似乎怕他跑了一般。

    “求之不得。”楚南笑道。

    老头一张老脸都舒展了开来,心情那叫一个愉悦,新来的就是好说话啊,不像那些个小子,被莹莹那丫头一吓唬就再也不敢孝敬他了。

    “我知道圣菲诺小镇有一家酒馆,那里的酒真是人间绝品,你这是托了本院长的福,一般人去是喝不到真正的美酒的。”老头道。

    “那还真要抓紧这个机会去品尝一下。”楚南哈哈笑道。

    “小子,上道,赶紧的,要不莹莹那丫头发现了就没得喝了。”老头有些急不可耐的说道。

    楚南带着老头,电一般射向圣菲诺小镇。

    只是眨眼间,两人已经出现在了小镇上一家遍植着鲜花的小酒馆里。

    这个时间,小酒馆有些冷清,一个风韵犹存的老板娘正在整理物品。

    “露丝,快点上好酒,我要招待我们学院新来的导师。”老头一进门,就急吼吼的道。

    老板娘露丝风情万种的白了老头一眼,道:“上好酒?你带够钱了没有?”

    老头偷偷看了楚南一眼,一拍桌子道:“笑话,本院长会没钱?不过今天我们楚老师非要请我。”

    “原来是找来了冤大头啊。”露丝笑着,看向楚南道:“我这有酒名朝露,有缘人才能喝到,一坛酒一万神云晶,你要几坛?”

    一万神云晶一坛的酒,这可真不便宜啊,不是神玉,是神云晶。

    楚南看向老头,老头却是看着天花板,似乎上面真能给他看出花来似的。

    “十坛。”楚南淡淡笑道,既然被拉来做这冤大头,那就干脆点吧,十万神云晶对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老头差点跳了起来,一张嘴都快裂到了耳根上。

    老板娘露丝也是闪过一丝诧异,不过也没说什么,她扭着那如满月般的臀,去取酒了。

    楚南看到老头色眯眯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老板娘的臀上,那猥琐劲,还真是让人不忍直视。

    没一会儿,老板娘回来了,两只手托着十坛酒。

    楚南挑了挑眉,老板娘每只手托了五坛酒,的确是五坛,尼妹的一坛酒就一只成年头拳头般大小。

    老板娘一放下酒坛,老头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一坛酒拍开酒封,淡淡的酒香飘了出来。

    这酒很奇怪,酒香一开始闻着淡,但吸入腹中,却在腹中发酵,刹那间就变得馥郁,将气呼出,那酒香竟然凝而不散。

    楚南品尝美酒无数,连太古之酒都尝过,但仅仅凭酒香就让他微醺的酒却只有这朝露,一万神云晶一坛,花得不冤。

    老头将酒坛置于鼻间,就这么闭着眼,陶醉无比的吸着这酒香。

    楚南拍开一坛酒闻过酒香,就直接品尝了一口,酒水入口,细腻绵长,一入腹中,却立刻化为一团烈焰,如同将五脏六腑都要焚成灰烬。

    但也仅仅是刹那,这猛烈的后劲便如清烟一般消散,但是五脏六腑却如同被涤洗了一遍,说不出来的清爽。

    “朝露,原来如此。”楚南喃喃道。

    露珠出于晨,所以一开始清香淡雅,当阳光出来,朝露便化烟气消散。

    甚至,楚南从其中感知到一点类似规则的意境。

    一坛酒,也就十口,很快,楚南就消灭了五坛酒。

    而这时,老头却还捧着第一坛酒在那浅浅的品尝,他将属于自己的五坛酒拿手抱起来,警戒的望着楚南,似乎怕他夺走一般。

    “院长,我先回去了,下午可还有我的课。”楚南道。

    “好好,去吧,别忘了把酒钱结清。”老头立刻道。

    楚南起身,走到柜台前。

    老板娘却是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楚南,看得楚南有些莫名其妙。

    “你喝的五坛酒算是我请你,你只要付那老头的酒钱就行。”老板娘道。

    楚南一怔,还有这等好事?

    老头却是跳了起来,愤愤不平道:“露丝,你是不是看他年轻英俊,本院长一直以为你品味高洁,你懂得人是越老越有味道,就如同酒一样,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也这么俗。”

    “冷老鬼,你信不信以后我这酒馆都将你列为黑名单。”露丝威胁道。

    顿时,老头就没了脾气。

    楚南将五万神云晶转到了露丝递过来的空间袋里,笑道:“谢谢你了老板娘。”

    楚南走出了酒馆,正要闪身回到玛兰上的圣菲诺学院。

    “等等。”却是老板娘露丝追了出来。

    “怎么了?老板娘?”楚南问。

    “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恨离的人,他是一个酿酒大师,常常自诩自己的酒为天下第一。”露丝问,她神态有些紧张。

    恨离?楚南在心里念了几遍这个名字,摇头道:“对不起,我认识的人中没有叫恨离的。”

    露丝有些失望,只是“哦”了一声,目光游离。

    “对了,老板娘,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我?”楚南问。

    露丝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回到了酒馆。

    楚南回到了圣菲诺学院,心中却总感觉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恨离,恨离……算了,我想这么多干嘛。”楚南甩了甩头,来到了教室。

    教室里十二个学生都到齐了,一见得楚南进来,他们都站了起来,恭敬的对他行礼。

    楚南点头,让他们都坐下。

    虽然这圣菲诺学院只有十二个学生,但是楚南却感觉很好。

    无论是冷莹莹,还是极品院长,还是这十二个学生,他们在对待知识的态度都严谨而尊崇。

    就比如院长这不靠谱的老头,在上课时,会将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这似乎是深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态度由此而见。

    楚南首先了解了十二个学生的阵法水平,其中最高的无疑是裴雅儿,其余的大都在低位水平。

    楚南这第一节课并没有讲解一些具体的阵法,而是讲解的是阵法与天生万物的联系,说是讲阵法,其实更多讲的是能量本质上的东西。

    果然,不论对阵法的领悟如何,楚南的课将所有人都吸引了进去。

    课堂安静时只有楚南在讲,热闹时所有人都在热情高涨的讨论。

    很快,下午的课程就结束了,楚南给所有人都布置了作业,每个人的作业都不同,但都属于能量的运用范畴。

    ……

    日落月升,夜空很纯净,仔细看还能看到一抹深沉的蓝。

    楚南盘腿坐在圣菲诺学院那废弃的塔顶,他并没有运转能量,只是释放出神识,让神识自由去感应规则。

    楚南魂核上的时间之树,此时完全恢复了过来,而且还长高了一些。

    而依附着时间之树上的空间藤蔓,第二个节点也快要连通,当连通之后,他将悟出第二个空间秘法。

    嗯?

    “谁?过来!”楚南一抬手,空间之爪使出。

    顿时,他的面前多出了一个人,却是孟靖宇,这是五个男学员当中长相最出众的一个,当然,也有些高冷,出身应该不低。

    孟靖宇有些惊色,但很快平静下来。

    “楚老师,我只是远远看到你在这里,过来看一看。”孟靖宇道。

    “这么晚,你不修炼,跑到山顶上来干什么?”楚南问。

    孟靖宇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如果是秘密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也没兴趣探知别人的秘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快回去吧。”楚南道。

    孟靖宇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踌躇,站在楚南面前欲言又止。

    “有屁快放,一个大老爷们扭扭捏捏的干嘛。”楚南道。

    “楚老师,我听你讲能量的运用很有收获,但你也说神基的等级决定着能量的等级与强度,那么,两个同境界的人,一个无瑕神基,一个完美神基,用同样的招式,是不是一定是完美神基的人更强?”孟靖宇问。

    楚南挑了挑眉,道:“这可不一定,神基虽然代表着起点高低,但不一定代表全部,一个超凡神基的玄修,也有可能爆发令人难以想像的力量。”

    楚南说的是天一神脉青云派开派老祖青云道人,一个最低等的超凡神基玄修,却开创了一个超级大派。

    “可是,现在很多家族宗派都以神基等级来决定资源的配给,原本起点就不同,资源不匹配,岂不是以后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孟靖宇说。

    楚南笑了起来,道:“客观原因总是存在的,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想要公平,靠自己来争取,总想着靠别人给你公平注定会失望的。”

    孟靖宇一怔,若有所思。

    “神基等级虽然重要,但一个人的实力强弱,神基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还有人体玄脉的宽度与韧度,还有人对招式的领悟,甚至神力在玄脉中运行的节奏都会影响到实力的发挥。”

    “其实一个人拥有一颗永不服输的心,比拥有高等神基要更重要,名震一方的强者中,完美神基的强者数量远不及更低等级神基的强者。”楚南道。

    孟靖宇眼睛一亮,深吸一口气,对楚南道:“谢谢楚老师的教诲。”

    “好了,没什么事就去吧。”楚南道。

    孟靖宇弯腰行了一礼,这才飞身离去。

    楚南摇摇头,再度闭上了眼睛。

    ……

    眨眼间,楚南在圣菲诺学院呆了一个月了,他觉得他目前的状态很适合这里。

    现在的楚南,刚刚踏上天神境不久,神力的质变,神念的提升,让以前很多不可能成为了可能,攻击也有着更多的组合与可塑性,这些都需要一一感悟。

    楚南觉得当一个导师也挺有趣,他现在知道为什么有许多人好为人师了。

    这些学生都尚末定型,天赋又好,成长空间惊人,看着他们在自己的调教下变强,有一种难以言谕的成就感。

    况且,跟这些学生在一起,会觉得很放松,而且因为常期处在紧张杀戮模式下的心态会变得沧桑和苍老,但和这些激情四射的少年在一起,他竟然感觉自己的心也恢复了青春活力。

    而且,楚南借着与院长喝酒的机会,着实从他口中掏出一些好东西,对他的修炼十分有益,越是与这老头相处,越觉得他深不可测。

    这一天,楚南正在圣诺菲学院的藏书阁翻着一些典籍,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怒喝声。

    “颜浩,你干什么,放了我爷爷。”冷莹莹怒声道。

    “笑话,你们圣菲诺学院欠了我们颜家五万粒洗脉丹,已经有万年之久,按照约定,你们现在起码得还我们十万粒洗脉丹,按照规矩,欠了东西不还者,要被扒光身子游街示众,这老头是院长,不抓他抓谁?”颜浩大声道,他身边跟着百余人,此时也起哄的叫了起来。

    冷莹莹一时语塞,就在这时,裴雅儿上前开口道:“圣菲诺学院虽然小,但尚在青阳圣堂学院名单之中,你们无权对院长行使私权。”

    圣堂,其实就是天灵圣地南天门分部设在外围的组织,里面的人不能算圣地中人,但与圣地扯上关系了,那就高大上了,圣堂在青阳神脉还是有着极高的威信与特权。

    “谁说是私权了,看看我身边这位,他就是圣堂第九分堂执法堂的人,圣堂执法堂,行使的就不是私权了吧。”颜浩恭敬的看着身边的一个马脸青年。

    “我乃第九分堂执法堂的执法卫徐顺,看清楚,这是我的令牌,你们若拒不还欠颜家的洗脉丹,我不仅让你们院长**游街示众,而且还将推平圣诺菲学院,将圣诺菲学院名下的玛兰山收回抵债。”这徐顺大声道。

    “谁敢动院长一根毫毛,我余大成就跟你们拼了。”

    “还有我夏宜。”

    “还有我裴雅儿。”

    “还有我们……”

    圣菲诺学院十二名学生愤怒至极,一个个武器在手,准备动手,这颜家人虽多,但有战力的也就那么几个,真打起来,不见得他们会吃亏。

    “你们是要与圣堂作对吗?”徐顺沉声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