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67章 极品院长

    冷莹莹带着楚南在玛兰山逛着,在浓密的丛林中,时而会发现一些建筑的遗迹,有一些完全成为了废墟,有一些却相对完整。

    时间是残酷的,不由人的,你愿意或不愿意,欢喜或痛苦,它永远都悄无声息的在你左右,拖着你滚滚向前,永不回头。

    楚南有些感慨,又多了些深刻的领悟。

    时间掌控者血脉,到底是掌控了时间,还是一直就是时间在掌控你?

    时间的定格,加速,或种种运用小技巧,这样就真的是掌控了时间吗?

    那为什么,时间不能倒退?

    “楚……楚南,你在想什么?”冷莹莹本想唤楚先生,但想想他们都是同事了,再那样称呼末免太客气了,不如就直接叫名字吧。她对楚南有些好奇,这个男人跟那些让她都头痛的学生相处时,亲切又幽默,似乎他的年纪与他们差不了多少一样,而现在他目中的深邃,厚重的气质却又如同经历世事沧桑的老者。

    “在想我们修士的道路有没有尽头?天神境后是太神境,太神境后又是什么?如果有尽头,何处是尽头?也在想这个世界有没有尽头,跳出天灵星界,还有什么世界?如果世界有尽头,何处是尽头?”楚南望着茂密枝干之上的天空,说道。

    如果世界有尽头,何处是尽头?

    冷莹莹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竟然心神激荡。

    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眼界只盯着方寸之地?有了一点成就就沾沾自喜。

    修士之心,在于天下,这是圣菲诺学院第一任院长的话,至今还贴在藏书阁大厅。

    但是,又有几个人在蹒跚的旅途中能保持初心?

    冷莹莹再看楚南时,又有了新的认识,他不像当下的很多玄修,在前进中渐渐受缚于一城一池的利益,一尺一寸的得失,他们自捆翅膀,即使在一个星球内称王称霸,也不过一个蚂蚁窝中的强者,再强也是只蚂蚁。

    心胸眼界决定格局!

    “院长说,与格局高的人在一起,你的格局也会变高,与眼界远的人在一起,你的眼界也会变得很远,真的是这样啊。”冷莹莹心道。

    这时,楚南笑了起来,道:“我这是无病呻吟,说得难听点叫好高骛远。”

    冷莹莹却是道:“这可不叫好高骛远,我们首先得有思想,再一步一个脚印去实现。”

    见得冷莹莹一脸认真的样子,楚南有些忍不住想要去捏捏她的脸,但想起她的另一种风格,还是作罢吧。

    “带我去圣菲诺小镇上看看吧。”楚南道。

    两人来到了山下的圣菲诺小镇,小镇很宁静,镇上的人们都很悠闲。

    “这里真是个不错的地方。”楚南道,适合度假休闲,但实际上并不适合正处于向上期的修士长居。

    “一个适合普通人的地方。”冷莹莹道。

    “所以,你要经常带着学生去历练是不是?”楚南道。

    “嗯,现在很多大家族都有一套模拟死亡环境来激发潜力的方法,但是我认为,模拟得再真实,那也依然是假的,只有真正的在死亡威胁下的历练,才能让人蜕变。”冷莹莹道。

    两人并肩走着,在夕阳下的小镇街道,还真是珠连璧合,很是相配。

    “莹莹。”就在这时,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响起。

    前方斜地里闪出一个青年,看着冷莹莹与楚南在一起,表情十分愤怒。

    “他是谁?”这个青年指着楚南,宛如突然发现被自己女人戴了绿帽子,那种醋意满街都闻得到了。

    “滚。”楚南皱了皱眉,喝道,他最讨厌被人指着了,若不是看冷莹莹的面子,直接就废了他这一只手了。

    这青年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楚南竟然敢这么对他。

    原本冷莹莹打算开口的,但楚南这么一喝,她就知道她没有必要说话了,原本就是一只烦人的苍蝇,要不是顾忌他背后的颜家势大,她早就动手把他打得连他爹妈都不认识。

    这时,楚南与冷莹莹径直走了过去,楚南一手将发愣的青年推了开来。

    这青年终于反应了过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暴躁如雷的闪身拦在楚南与冷莹莹的面前,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你们竟敢这么对我,我告诉你……”

    这家伙话没说完,楚南不耐的直接一巴掌过去,这家伙惨叫一声飞了起来,飞过了几幢房屋,直接不见了踪影。

    “揍了他没什么事吧。”楚南问。

    “他叫颜浩,是千里之外颜城城主的儿子。”冷莹莹道。

    “一个小城主的儿子,没有必要在乎吧。”楚南道。

    冷莹莹却是有些忧色,她道:“颜家手中有万年前圣菲诺学院的欠条,欠条上写着欠了颜家先祖五万粒洗脉丹,上面注明必须还同样或者更高级的洗脉丹。”

    “洗脉丹,这是二三级的丹药吧,也就筑神基之前的修士能用到,当年圣菲诺学院的洗脉丹是给学生用的吧。”楚南道。

    “没错。”冷莹莹点头。

    “那圣菲诺学院还不出?”楚南讶声问,这不该吧,虽说天灵星界阵法丹药都处于初级阶段,但二级三级的低级丹药也不至于炼不出来吧。

    “是的,洗脉丹的其中一种材料已经灭绝了,所以,根本不可能能炼成洗脉丹,但颜家不接受等值物的给还,所以……”冷莹莹也有些无奈,若是圣菲诺学院还昌盛,颜家自然不会拿出这欠条来,但是圣菲诺学院没落了,颜家自然不在乎了。

    “刚才那小子是以这个来要挟你?”楚南问。

    冷莹莹点点头,那小子说只要她成为颜家媳妇,那欠条就撕掉,当没有这一回事,真是趁人之危的小人。

    “刚才这小子只有虚神境二重,神基更仅仅是超凡阶段,颜家是不是有镇场子的高人在?”楚南问,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冷莹莹的实力也是非凡,还有一个神秘的院长,颜家敢欺到头上,必有所倚。

    “颜浩有一个姐姐,嫁给了青阳神脉顶级宗门玄丹宗的一个核心弟子,这核心弟子的师傅是青阳神脉第一玄药师一丹大师。”冷莹莹道。

    “玄丹宗很厉害?”楚南问。

    “当然,丹门第一宗不是白叫的,与青阳神脉的所有超级大宗都有着利益瓜葛,没有人愿意得罪玄丹宗。”冷莹莹道。

    楚南点点头,玄药师的地位在青阳神脉不同凡响啊。

    就在这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阵骂声,随即,一个老头被人从一个酒吧里扔了出来。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不就是几瓶酒吗?至于对我一个老头子这样吗?我堂堂圣菲诺学院的院长,还会欠你们几瓶酒钱,只是忘了带钱而已。”老头爬起来,摇晃了几下,老脸酡红,一身酒气。

    楚南嘴角抽了抽,望向了冷莹莹,这就是圣菲诺学院的院长?这尼玛是个院长?之前他在心里想像着这是怎样神秘的一个院长,或者表面和蔼,内里自有乾坤,或者寡言少语,有着大部份高人都有的怪癖。

    但这样的院长,还真是……出乎意料啊。

    冷莹莹尴尬癌都犯了,她不敢正视楚南的目光,上前扶住这老头。

    “莹莹啊,你别拉着我,今天老头子非把这酒吧砸了不可。”这老头一看冷莹莹,挽起袖子大声道。

    就在这时,酒吧里冲出两个一脸横肉的大汉,这老头顿时气焰一缩,躲在了冷莹莹的后面。

    “他欠了多少酒钱,我给。”冷莹莹道。

    “十块神玉。”一个汉子道。

    冷莹莹丢出十块神玉,转过身怒视着老头,道:“爷爷,我带学生走之前给了你三千块神玉,你就花光了?”

    “这个……一时手痒小赌了几把,输了。”这老头不敢直视冷莹莹的目光,小声道。

    爷爷?原来有这层关系在,难怪要坚守住圣菲诺学院。

    只是,这一院之长身上没有一丝神力波动,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人啊,这样的人,又怎么当上圣菲诺学院的院长的?

    “爷爷,这是我们圣菲诺学院的新老师楚南,他可是阵法大师。”冷莹莹道。

    这老头一下子就激动的跳了起来,一把握住楚南的手,道:“楚南,你真是好人啊,你怎么会到我们圣菲诺学院来当老师的?是不是看上我家莹莹了,你只要贿赂一下我,我保证你成功几率增加到十成十。”

    楚南完全无语了,好吧,他之前想像都太天真了,好在他只是想在这里落个脚。

    “爷爷,你说什么啊,你再这样,每个月零花钱你别想要了。”冷莹莹羞怒道。

    “好好好,我不说,不说了。”老头急忙道。

    冷莹莹带着这老头,与楚南回到了玛兰山山顶的圣菲诺学院。

    这时,正好十二个学生都聚集在一起准备晚餐。

    “院长,冷老师,楚老师。”十二个学生向三人行礼。

    令楚南有些意外的是,这十二个学生,每个人都对这老头十分尊敬,这种尊敬并不是表面上的,而是发自内心的。

    这就奇怪了,这样一个好赌嗜酒,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仅凭冷莹莹的关系也只能赢得表面的尊敬,这其中,必是有内情了。

    圣菲诺学院没有其他做杂事的人员,所以一切都得自己动手,作为学生,自是要承担做饭,打扫,整理等一切杂事。

    夏宜正在煮汤,楚南走到她身边,轻声问:“夏丫头,我问你个事。”

    夏宜却是勺起一勺汤,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递到了楚南嘴边,道:“楚老师,你尝尝味道怎么样再说。”

    楚南只得喝了一口,道:“味道很好,现在可以问了吧。”

    “让本天才少女猜一猜,你是想问院长的事对不对?”夏宜嘻嘻笑着,大凶器波涛汹涌。

    都说胸大无脑,这丫头却是有胸又有脑。

    “我们为时其实想法和楚老师你是一样的,都觉得要崩溃了,但上了院长的课,顿时就改观了,就像你在飞船上给雅儿讲解阵法的情况差不多,他的理论知识,真的无人能及。”夏宜道。

    楚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感觉他之前想像的末必不是对的,什么叫理论无敌?

    理论无敌的条件是经过严苛的实践得来的,这院长能征服这么一群天才少年,其理论自然是经过实践被一一证明的,所以才让人无比信服。

    那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没有经过实践的话哪来的完美理论?

    吃过晚饭,十二个学生看书的看书,修炼的修炼,十分自律。

    第二天,安排的是上午院长教玄脉的连通理论,下午是楚南的阵法课。

    楚南出现在教室外,气息隐匿着,听着院长的课。

    只听了几分钟,楚南的神情就变得认真起来,院长讲课并不晦涩,相反十分轻松,他用简单的语言,三言两语就能一针见血的指出神力在玄脉运转中所遇到的问题,并举出各种在生活中常见的例子。

    有一些细微之处,楚南自己一般都不会去注意,现在细听之下,竟是大有收获。

    楚南尚且如此,何况这些少年。

    渐渐的,楚南听的有些入迷了。

    “总而言之,玄脉与玄脉间绝不仅仅是打破壁垒就是百分百连通了,它中间存在的一段距离会让能量损耗百分之五左右,别小看这百分这五,每一脉损耗百分之五的能量体现在战力上就是爆发一击的力道减少百分之十至百分之二十,这在生死之战上就是生与死的差别。”老头很严肃的讲道,他上课时穿着整洁,一身洗得泛白的袍子,花白的头发梳得笔直,与之前那邋遢猥琐的形象大相径庭。

    “好了,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下课了。”老头道。

    “对了,你们谁给院长我去买点酒来啊。”一下课,老头顿时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

    “我们可不敢,被冷老师知道了,我们可就惨了。”陶芸芸嘻嘻笑道。

    “是啊,上次我给院长你买了酒,结果我在床上躺了三天。”余大成心有余悸道。

    “算了算了,你们这些小子,真是不懂尊敬老人家。”老头气呼呼道,走出了教室。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