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64章 天神境,无不散之筵席

    宫寒星瞳孔剧烈收缩,她感觉她被死神勒住了脖子,下一秒就要飞灰烟灭。

    但是,她僵直的身体根本无法控制,避无可避!

    就在这关头,楚南突然反手一拉,将宫寒星拉到了怀中,但后背空门大开。

    那一爪,直接就抓在了楚南的后背之上。

    扭曲的空间与气浪中,楚南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在她的脸上,抱着她如流星般朝斜下方跌落。

    “秦……秦东!”宫寒星颤抖着嘴唇轻声叫唤,突然间,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伸手拽着楚南腰间的衣裳,忍住刺同的疼痛激荡出一丝血脉之力。

    顿时,两人极速朝下坠落的身形一滞,距离地面三尺,然后以正常速度摔落,摔下之时,宫寒星反过来抱着楚南,以粉背为垫,让他摔在自己的身上。

    “秦东,秦东,你醒醒。”宫寒星悲泣道,此时的她一脸鲜血,泪水冲刷着血迹,看起来格外可怖。

    楚南的脑袋无力的垂到一边,他的后背血迹斑斑,但仔细看,却只是浅浅的伤痕。

    其实,他只是被震晕了,气血本能收敛用以自我防卫,看起来就像是出气多过进气了。

    但是悲伤的宫寒星却显然忽略了这一点,她只以为楚南为了保护她丢了性命,毕竟,苦竹真人那一爪,就算同境界的人无抵挡被这么一抓也得受到重创,何况是仍在虚神境的楚南。

    “苦竹老贼,我跟你拼了。”宫寒星发狂的尖啸着,那紊乱的血脉之力突然如井喷般爆发,就如同被堵塞住的口子被压力冲开,能量在体内各处沸腾,而她的背后有着一条黑龙之影在咆哮。

    苦竹真人追击而下,正好迎着宫寒星这突如其来的爆发。

    两人一交手,苦竹真人竟被宫寒星的攻击弄得左右不支,有些抵挡不住。

    但宫寒星的爆发却注定不可能长久,因为她的生命力连一半都没恢复过来,如何能支撑她的爆发?能有这爆发,还是她心底疯狂的恨意。

    在苦竹真人狼狈不堪之时,宫寒星一口气泄掉,沸腾的能量如同掉入了无尽的黑洞,身体与灵魂传来剧烈的不适感。

    宫寒星闭上眼睛掉落,她能感觉到苦竹真人正电一般接近,那么她该做的就是自爆,拖他一起进入死亡深渊。

    但就在这时,一抹苍老的影子闪现,一手抓住她的手,另一手与苦竹真人交手。

    “龙婆……”宫寒星愣了愣,可是龙婆不是被那永夜会使尊打落虚空了吗?

    龙婆浑身散发着血一般的煞气,她一招逼退苦竹真人,卷起地上的楚南,就朝天外飞去。

    途中,遭遇青云派数波拦截,但都被她撕开一道口子,最后直接喷出一口口精血,用血龙之遁强行撕裂空间遁走。

    “哈哈哈,不打了。”青羽感觉到楚南与宫寒星被救走,大笑三声,从容闪身走人。

    那永夜会使尊也不追,就算他的实力略胜青羽一些,但青羽的速度,要逃的话他根本不可能追上,又何苦费这力气呢?

    只是,让楚南这小子跑了,若是捉到他,得到苍灵珠该有多好,真是该死!

    在龙婆将楚南与宫寒星救走后,岳鹏一人一剑,杀出重围,悄然遁向远方,竟然没有人注意到他,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

    一块荒芜的星空大陆上,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就在这时,一道血光乍现,降落在这大陆之上,三个人影显现出来。

    楚南甩了甩脑袋,站稳了身体。

    “秦东,你没死?”宫寒星惊喜道,上前转过他的身体,看到他后背浅浅的伤口。

    “还好,只是一口气没上来,幸好讹来的那件水过无痕,能抵挡天神境巅峰的全力一击,要不然,我五脏六腑都会被抓出来。”楚南道。

    宫寒星松了一口气,望向了龙婆,但很快,她的欣喜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担忧。

    此时的龙婆,皱纹更深了,浑身死气缭绕,已近油尽灯枯。

    “龙婆,你怎么样?”宫寒星扶住龙婆,另一手拿出灵药就要喂龙婆服下。

    龙婆却是伸手挡开,慢慢坐了下来,她看了看宫寒星,又看了看楚南,昏花的老眼里闪现出欣慰。

    “楚南。”龙婆沙哑的声音响起,她叫的是楚南,不是秦东。

    “龙婆,我在。”楚南知道已经没有必要再装下去。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与永夜会有什么恩怨,又打算要做些什么,老身就快要咽气了,你能否答应老身一个要求?”龙婆问道。

    “好。”楚南点头。

    龙婆那如同老树根一般的手抓住了楚南的手,另一手抓住了宫寒星的手,然后将两只手按在了一起。

    “答应老身,无论将来发生什么,都站在小姐的身边支持她,保护她。”龙婆道。

    “我答应,义无反顾。”楚南郑重的承诺,就算龙婆不这么要求,他也会这么做,他与宫寒星的关系,已经不用多说了。

    龙婆欣慰的点头,道:“老身有些话要单独和小姐说。”

    楚南识趣的走远,坐在一块黄褐色的石头上,看着迷蒙的星空。

    原本以为,凭着秦东这个身份,起码能在青云派混上五年十年的。

    但是,或许安稳真的不适合他,刀尖上跳舞才是属于他的命运,这不,青云派大变,虽然给他带来巨大的危机,但是他的实力却在瞬间从虚神境五层到虚神境巅峰。

    如果没有这样的机缘,中规中距的修炼的话,即使他是至尊神基,但第一层需要的神力又何其之多,最快也还需要三四年才能达到这个境地。

    只是他现在身份暴露,又该何去何从?

    永夜会的势力十分可怕,青云派这样在天一神脉的超级大派,竟然说颠覆就颠覆了。

    能与永夜会对抗的,就只有圣地了吧。

    就在楚南胡思乱想时,突然,他扭过头望去,就看见龙婆的身体在宫寒星的怀中化为烟气飘散。

    宫寒星红肿着眼,却是没有再流泪,只是这么怔怔的发着呆。

    一双强壮的手臂从背后搂住了宫寒星的腰,宫寒星如同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往后靠去,两人就这么抱着,相互温暖。

    十天之后,这一对男女收拾好心情,一起踏入了无尽星海。

    他们探索了一个个遗迹,遇到了一次次危险,看过仙境般的景色,也曾陷入恶梦般的环境。

    他们心情好时会帮人,心情不好时会抢人。

    于是,两人竟然还有了一些名气,被人称为星海魔侣。

    眨眼间,两年的时间匆匆而过。

    一个无人星球美丽至极的海面上,古怪的鱼儿在海水中穿梭,美丽的鸟儿在海面上飞翔。

    就在这时,海水突然狂卷而起,形成一个直径达到数十里的漩涡,直冲天际。

    一道嘹亮的长啸声随着漩涡冲天而起,漩涡中央,一个浑身****的男子正仰天长啸,他身上神光四射,身后有着一个三头六臂的圣王虚影,正是在无尽星海闯荡了两年的楚南。

    这两年来,他一直卡在虚神境巅峰,此时一朝冲破桎梏,第七脉豁然开启,正式踏入天神境。

    “轰”

    冲入天际千米的漩涡轰然炸开,水雾缭绕,宛如仙境。

    远处,一道倩影瞬息而至,俏生生立在楚南的面前。

    “你真是楚南?”宫寒星眸子亮晶晶的,却如是问道。

    “星儿,你竟然连为夫都不认识,这让为夫情何以堪啊。”楚南苦着脸道。

    “果真是你,只有你才有这么厚的脸皮,不许乱喊,要喊师姐知道吗?”宫寒星哼道,却是上前摸了摸楚南的脸。

    楚南似是想到了什么,也是伸手一摸,原本那平凡至极的脸又变回了原样。

    师傅疯道人说过,他这张脸只有到了天神境才能恢复,果真不假。

    秦东这个名字,看来是要真正的成为历史了。

    “长得还不错,能骗骗小女孩。”宫寒星嘻嘻笑道。

    “就我这样还用骗,随便这么一站,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就要哭着喊着扑过来。”楚南问。

    “那我可有一些压力了。”宫寒星嘀咕道。

    “呃,你说什么?”楚南掏了掏耳朵,怕自己听错了。

    “没听到算了。”宫寒星哼道。

    楚南嘿嘿一笑,伸手去抓宫寒星的手。

    但是,宫寒星的手倏然一闪,不过楚南的手也跟着闪烁,竟依然准确的抓住了她的手。

    宫寒星惊咦一声,他踏入天神境后,实力竟然增长到如此境地?

    虽说到了神境,一个大境界间的实力天差地远,但是总是有规律的,明显,楚南已经在规律之外了。

    “你打一拳,我看看你的神力强度。”宫寒星道。

    楚南随手一拳,那拳印乍现间,目光所及之处,海水连带着远处的海滩树林,竟然在瞬间崩溃化为虚无。

    宫寒星震惊的看着楚南,道:“你小子到底是什么异种血脉?刚刚踏入天神境,神力强度竟然要超过一般的天神境中期,直追天神境后期强者。”

    楚南并不想说,他根本没有动用时间掌控者血脉之力,凭着现在他对时间之力的理解,他这一拳的威力还要大上十倍。

    这就是至尊神基的威力,在虚神境时,神力尚末产生质的变化,再加上发生威力的只有一根第六脉,所以尚不能看出有多么逆天。

    但是当踏入到了天神之境,神力发生质的飞跃,透过至尊神基的神力进入了第七脉,恐怖的威力这才显现出来。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疯道人用秘法控制他的面貌,到了天神境才能恢复,因为他知道至尊神基真正的威力在天神境才会发挥出来,这个时候的楚南,已经有强大的自保之力了。

    “现在知道为夫的厉害了吧,要不,你就从了为夫吧。”楚南嘿嘿笑道,这两年来,他对宫寒星的身体已经十分熟悉了,该亲的亲了,该摸的摸了,却始终没有踏出最后一步。

    “你想得美,我可没忘记你喜欢男人的事实。”宫寒星白了楚南一眼。

    “师姐,我都说了,我喜欢的是女人,都说了,小胡子也是女人。”楚南大声道。

    “谁知道呢?”宫寒星哼道。

    楚南咬牙切齿的扑过去,宫寒星却是闪了开来,远远的逃开。

    “抓到我,就随你的意。”远远的,宫寒星的话飘了过来。

    楚南双目泛光,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朝着宫寒星追了过去。

    追了也不知道有多少里路,宫寒星稍稍慢了一步,一下子被楚南抱了起来。

    就在这时,宫寒星那纤细的腰身一挺,双手搂住楚南的脖子,两腿夹在他的腰间,小嘴吻了上去。

    渐渐地,两人在厚厚的草地上滚了起来,当真是以天为幕地为席了。

    一声闷哼,宫寒星狠狠的咬住了楚南的肩膀。

    也不知折腾了多久,两人就这么拥抱着躺在草地上,星光洒落在两人身上,远远看去,如同一幅抽象画。

    “师姐。”楚南叫道。

    “叫我星儿。”宫寒星霸道说道。

    “星儿,等休息好,我们就按照那星图去探一探吧。”楚南道。

    宫寒星却是沉默着,并没有回答。

    楚南始觉得有些不对劲,搂着宫寒星腰上的手一紧。

    “楚南,我要溯游星辰大海回到我母亲的故乡,接受洗礼,我一直在等着,是不舍得你,同时也想看看你的真面目,总不能我连自己男人的模样也不知道吧。”宫寒星撑起来,伸手轻轻抚着楚南的脸。

    楚南抿着嘴,不说话。

    宫寒星也没说话,只是红唇细密的吻在他的嘴角。

    这时,楚南低吼一声,翻身压在宫寒星身上……

    星辰隐去,伊人却是芳踪飘渺。

    楚南坐在月白的细沙铺成的沙滩上,手里拿着一个小兽牙穿成的项链坠子,目光幽深。

    这小兽牙是他当初在青云派救醒宫寒星时,她送给他的。

    而他刚刚才知道,这颗小兽牙是一颗龙牙,是小龙从娘胎里带来的第一颗牙齿,是血脉浓缩的精华。

    良久,楚南起身,将这小龙牙放好,身形掠起,朝着夕阳的方向电射而去,眨眼间消失在夕阳之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