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62章 交换口水的游戏

    一入宝库,楚南与小灰都长长吐出一口气。

    目前来说,这里是相对安全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是青云派的宝库啊。

    楚南布下隐匿阵法,而后,小灰一张嘴,宫寒星连带着脚底下的天极星盘都被吐了出来。

    此时的宫寒星已经昏迷过去,形容枯槁,哪有半分昔日容光,而她脚下的天极星盘还在不断的汲取着她的生命力。

    楚南握住宫寒星脚底下的天极星盘用力一扯,竟然没扯下,反而他的双手因为用力陷入了其中,顿时,他感觉到有一股诡异的吸力传来,他身上的能量竟然源源不断的被吸走。

    楚南皱了皱眉,突然,银焰汹涌而出。

    顿时,这天极星盘一阵滋滋的响起,楚南的手轻而易举的抽了出来。

    他如法炮制,将宫寒星的双腿也扯了出来,此时,这天极星盘的光芒才黯淡下来。

    楚南将这天极星盘用阵法封住,然后收了起来,他感觉这东西似乎有些不简单,在能量被吸取时,总感觉是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在吸取,用灵火灼烧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这天极星盘的时候。

    楚南掏出一把丹药,塞入了宫寒星的嘴里,然后掌心贴于她的前胸,开始催化药力。

    渐渐地,宫寒星已经干裂打皱的肌肤开始舒展开来,冰块般的身体也渐渐回复了一些温度。

    待得她身上的气息变得沉凝一些,楚南收回手,怔怔的看着宫寒星。

    记得第一次见到她,她就沉沉的昏睡着,但是那时的她却哪有如今这般惨状。

    “这妞,命中多难啊。”楚南自言道,伸出手轻轻抚着宫寒星的脸颊。

    宫寒星似有感应,头一转,追寻着那令她感觉到舒服的温度。

    “爹……”宫寒星呓语着。

    “秦东……别离开我……”宫寒星依然在昏迷中呓语着。

    楚南心中悸动莫名,或许,他是真的喜欢上这个时而古灵精怪时而御姐范十足的师姐了。

    而此时,外面已经翻了天,所有青云派弟子都在疯狂的寻找楚南的下落,如果说之前只是因为苦竹真人这新上任掌教的命令,那么现在就是为利益所驱使了,那是足以令人疯狂的诱惑。

    云袖都有些动心了,如果当时知道抓住秦东有这种收获,她恐怕都会控制不住的冒险一博,只是,她现在动心也没有用,因为她也不清楚楚南躲到哪去了。

    云袖想着事,享受着贴身侍婢的伺候。

    就在这时,柳一博突然来到了柔云别院。

    “柳爷,你来啦。”云袖一脸惊喜的站起来。

    柳一博却是直勾勾的盯着云袖,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云袖心中咯噔一声,但俏脸上却适时的流露出悲愤,她怒声道:“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你竟然如此质问我……你……这个负心汉,你杀了我吧。”

    云袖这一作态,柳一博就不由得动摇起来。

    对于柳一博,云袖是再了解不过了,她一看如此,神情开始由悲愤化为绝望的冰冷之色,她的声音也变得没有了生机:“我云袖跟你这么久,敬你爱你,以为找到了一世的灵魂伴侣,没想到竟然被最爱的人怀疑,我活着也没有了意思。”

    柳一博想起与云袖的往日时光,心一颤,讪讪的将手松开了。

    而就在这时,云袖突然伸手,一掌往自己的额头拍去,这一掌凝着她所有的能量,那是一种一心向死的决绝,这一掌要是拍下,她的脑袋一定会如同一个爆裂的西瓜一样。

    柳一博大惊失色,急忙伸手捞住她的手。

    她的手一定,那残存的能量依然让她额头裂开一道血隙,鲜血自伤口流满俏脸。

    柳一博完全乱了心神,他一把抱住软软瘫倒的云袖,悲声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是我听信他人谗言。”

    这时,柳一博身后的一个青年一张脸顿时十分难看,他咬了咬牙,道:“柳少,你别被她迷惑了,想想那个林婉容,还有昨夜云柔别院防卫的松懈。”

    “闭嘴。”柳一博大喝道。

    云袖心里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林婉容消失了,废话,她本就是秦东那家伙假扮的,秦东消失了,她自然也消失了。还有昨夜的防卫调动,看来是身边出现了吃里扒外的家伙。

    “就因为这样,你就怀疑我?林婉容本是我叫来略施惩戒的,她得到了惩罚我就让她回去了,昨夜防卫调动是怎么回事?我向来不管这种事的,我被别人再怎么冤枉都不要紧,但是你不可以,我本无根浮萍,你就是我的一切,你推开了我,我就只能一死。”云袖一段话前半段摘清了自己,后半段说得柔肠百结,字字泣血。

    柳一博赫然站起,死死盯着那青年。

    “柳少,我……”

    这青年话末说完,就觉心口一痛,柳一博的剑直接穿过了他的心脏。

    “妖言惑众,差点害死了本少的女人,该死。”柳一博厉声道,他现在完全相信自己是听信了谗言,错怪了云袖,云袖这么可人的女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她跟着自己地位水涨船高,怎么也不可能冒生命危险去帮秦东。

    柳一博看了不看青年的尸身,他抱着云袖,难过的忏悔,并许下一个个诺言。

    云袖见目的达成,由冰冷麻木到放声痛苦,紧紧搂着柳一博。

    柳一博自诩情场高手,对于云袖的种种神态表现再也没有半点疑虑。

    他却不知,在柳一博怀中哭得肝肠寸断的云袖在灵魂中却似乎割裂出了另一个她,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自己的表演,并给予极高评价。

    就算是楚南在这里,也不得不伸出一个大拇指,云袖的表演,都超过了影帝级别,达到了我就是戏,戏就是我的程度了。

    ……

    宫寒星幽幽醒来,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楚南盘腿修炼的景像。

    她眨巴着眼睛,眨一下,楚南还在,眨两下,他依然在,当眨到第三下时,她知道,她不是在做梦。

    记得她在沉睡多年后第一次睁开眼睛,看到的也是他。

    “龙婆,你说的天意不对,这才是天意……”宫寒星如是想。

    “故事里说,王子拿着剑,打败了恶龙,救出了公主,他救了我两次了。”

    “唔,不对,我不是公主,我是那条恶龙,他也不是王子,他是龙骑士……”宫寒星突然红了脸颊,是的,虽然她脸上没有半点血色,但她依然感觉到了脸上烫得厉害。

    这个坏蛋给她讲过一个故事,一个很黄很黄的故事。

    他是“龙骑士”的话,应该,或许,大概不是那么不能接受吧。

    宫寒星看着闭目修炼的楚南,目光放肆而大胆,他的长相真的不是那么英俊,但为什么看着这么顺眼呢?

    就在这时,楚南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一相撞,宫寒星顿时本能的作贼心虚的迅速移开目光,心跳如雷。

    “看就看呗,我知道我现在在你心中是白马王子,英雄救美,美人不都该以身相许吗?”楚南笑着道。

    “你才不是王子。”宫寒星轻哼道。

    “那我是英雄?”楚南起身,一屁股坐到宫寒星的身边,将她扶着坐起。

    “你是狗熊。”宫寒星白了楚南一眼。

    “那你刚刚的眼神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无比仰慕的眼神吗?”楚南道。

    “不是抬头看你就是仰慕。”宫寒星道。

    “那是爱慕?”楚南笑问。

    “爱你个头。”宫寒星有些吃不消了。

    “有眼光,我全身上下就是这头最值钱了,外面估计开价到了几千万神云晶。”楚南一本正经道。

    宫寒星有些无力的打了楚南一下,她环视着四周,却发现有些看不清楚,四周有阵法围绕。

    “这是哪?”宫寒星问。

    “你肯定猜不到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主峰宝库。”楚南得意洋洋道。

    宫寒星眸子也为之一亮,主峰宝库啊,整个青云派的资源有一半以上堆在这里。

    宫寒星的激动很快就冷却了,她想起了现在的处境,想起了她爹,想起了龙婆,瞬间,情绪又低落下来。

    楚南与她打趣,本就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见得她依然陷入了低迷的情绪中,他伸出双手将她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抱小孩般环抱着她。

    “这主峰宝库虽然因为掌教的陨落,一时间没人找得到,但宝库就在主峰,被发现也是时间问题。”宫寒星被楚南抱住,心中泛起熟悉的安稳感,这个怀抱,对她来说可以抵挡一切的风暴。

    楚南点头,道:“我知道,但现在也别无他法,目前来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现在只能依靠外界压力了,青云派出了这么大的事,其余七宗肯定会过问的,还有圣地,只希望在这宝库被发现前,青云派会迫于压力对外开放,到时我们才有机会逃出生天。”宫寒星道。

    就在这时,一道灰影闪了进来,化为一个灰色小胖子,正是红光满面的小灰。

    小灰一看到楚南抱着宫寒星,顿时一愣,叫道:“你们就当我不存在,当我不存在好了,继续,继续……”

    宫寒星一听,就放下心来,只是,从来不知道楚南身边有这么一个人啊,咦,不对,这气息……不是人类。

    就在这时,宫寒星想起了楚南身边的一只灰鼠,顿时明白了过来,她道:“你……你是那只小灰鼠。”

    “是的,大嫂,你真是冰雪聪明。”小灰嘻嘻笑道,还一边往嘴里扔着神云晶。

    宫寒星听小灰喊她大嫂,心中一跳,瞪了它一眼,却是没有说什么。

    “小灰,别贫了,你去看看岳师兄,如果有可能,还是把他带过来吧。”楚南对小灰道。

    “是,大哥,你们继续亲热,小灰走也。”小灰笑着一闪身,消失不见。

    “岳师兄也还活着?”宫寒星很是高兴。

    “嗯,不过……总感觉他有些不对。”楚南将对岳鹏的感觉说了一遍。

    宫寒星听着,也是皱起了眉头。

    “你是怀疑他被别的什么东西控制了?”宫寒星问。

    “或者是他身上有什么东西与他共存。”楚南道。

    “那把他带到这里来合适吗?”宫寒星问。

    “不好说,原本不应该冒险的,但岳师兄的实力却也是我们的一大保障,而且我感觉即便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上,对我们也没有敌意。”楚南道。

    “嗯。”宫寒星点头。

    两人就这么抱着,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楚南在想怎么逃出去,而宫寒星却在偷偷的看他,或者说看他的嘴唇。

    她想起了两人间的那个吻,那种触电般的感觉依然深刻在脑海。

    “咕咚”

    宫寒星咽了一口口水,感觉嘴唇有些发干,不由伸出小****舔了舔。

    他的嘴唇不厚也不薄,想事的时候会抿着,带着几分男子特有的坚毅,只是,为什么好想亲一亲。

    宫寒星也不知怎么了,身体都还虚弱着,脑海里却尽想些色色的东西。

    楚南何等的精神强度,他感觉到宫寒星的目光长久的停在他的嘴唇上,他低下头看去,却听到宫寒星道:“别动。”

    就在这时,宫寒星仰头凑过来,依然有些干躁的嘴唇贴在了楚南的嘴唇上。

    楚南一动不动,任由宫寒星笨拙的亲吻着。

    但她一时找不到要领,有些急了。

    “唔,别咬……”

    楚南闷声道,捧着宫寒星的后脑勺,舌头轻轻在她的嘴唇内侧一划。

    顿时,宫寒星娇躯轻颤,电流般的感觉让她全身酥麻。

    就是这种感觉。

    在楚南娴熟的技巧中,宫寒星的脑子成功化为了一团浆糊,飘飘然不知今夕何夕了。

    “你们为什么喜欢这种交换口水的游戏?”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两人耳边响起。

    楚南的唇还没有移开,手中的刀已经斩了过去。

    但是,刀斩到一半,就有一股浩瀚的力量将之禁锢。

    楚南与宫寒星看了过去,就看到一个青袍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隐匿阵法之中,外围的示警阵法竟然也没有半点动静。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