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60章 第658 不要碧莲

    楚南不意外,这应该是永夜会要求的。

    “对了,你与云袖是怎么回事?”楚南问那林姓女弟子。

    这林师妹咬牙切齿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原来,柳大少因为其爷爷三长老在此次事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身份地位自是水涨船高,而那云袖仗着柳大少的关系,其心气自也越来越高。

    也就是看不惯她的嚣张,这位林师妹暗地里说了几句坏话,结果传到云袖的耳朵里。

    而很快,这位林师妹便接到了通知,要到云袖的院里去当她的贴身护卫,很明显,她这是报复。

    楚南听了之后,目光闪了闪,他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

    然后,楚南盯着这位林师妹的目光渐渐变得有些异样。

    这林师妹心中一跳,有些紧张,这秦东,该不会想对她做什么吧,要不然这么用这么奇怪的目光盯着她。

    万一他是真的想要对她那啥,是从还不从呢?唉,现在也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了,到时眼睛一闭,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

    就在这时,楚南伸出手,扯向了林师妹的衣襟。

    “你……你温柔一点。”林师妹俏脸红透,蚊语道。

    “我会很温柔的,善解人衣可是我的天赋之一。”楚南嘿嘿笑道。

    很快,楚南将这林师妹的外裳给脱了下来,然后拿出一些粘粘的液体涂在林师妹的脸上。

    林师妹嘴唇都开始抖了,这秦东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别抖,影响效果……唔,好了……”楚南收回手。

    过了一会儿,楚南在这林师妹脸上一撕,一张人脸面具就制成了。

    ……

    青云主峰,柔云别院。

    这里,原本是一位女性长老的住处,但现在已经被云袖占据了。

    此时,云袖躺在贵妃椅上,身边围绕着六个侍婢,有的替她打扇,有的替她剥水果,有的替她按摩。

    这待遇,简直就比得上真正的贵妃了。

    “那个姓林的贱人有没有来报道?”云袖问。

    “回夫人,还没有。”院里一个女弟子道。

    “哼,还敢不来,本夫人会让她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云袖冷哼道。

    就在这时,有人来禀报:“夫人,林婉容来了。”

    “让她进来。”云袖淡淡道。

    此时,一个女子夸张的扭着腰过来了,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刻意,不像青云派的女修,倒像风尘女子。

    云袖看了这女子一眼,当时看过晶幕里的影像,是这模样,不过怎么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林婉容,过来替我捏捏腿。”云袖道。

    “是,夫人。”女子上前,蹲下来,替过一个侍婢,手掌抚上云袖细腻的肌肤,手感很不错,想来云袖得势之后,服用了不少天材地宝,令得这肌肤是越来越水嫩。

    云袖本就想给这林婉容一点颜色看看,先让她按摩折辱一下她。

    但是,当林婉容的手在她的小腿上按摩时,却如同一股电流穿过,她抚过的地方,有一种要着火的感觉,这种感觉令她有些不堪,两腿竟不由的要夹起。

    云袖强忍着这种感觉,很奇怪,那柳一博也不曾带给她这种酥麻感,倒是唯有一个人,一个她不愿想起的人曾经给过她这种感觉。

    “嗯……”云袖想着事,心神一时有些放松,顿时,一声呻吟不由自主的从喉咙里逸出。

    云袖一惊,这才感觉底裤竟然湿透了。

    她急忙坐起来,将小腿从林婉容手中移开。

    “去浴池,林婉容,你过来与我搓背。”云袖道。

    “是,夫人。”林婉容应着,目光却是有些怪异。

    浴池之水并不是清澈的,而是呈现出乳液状,这是石钟灵乳,对于普通人是喝上一口能去百病的灵药,但在这里,却只是云袖的洗澡水。

    云袖脱去了所有衣裳,没入了浴池中。

    一双手搭在云袖裸露的香肩上,这手并不细嫩,反而带着一点磨沙般的粗糙感。

    云袖的娇躯一颤,即使浸在温暖的灵乳池中,她依然感觉汗毛都要竖立起来。

    这手轻轻替她捏着肩,过了一会儿,竟然呈环抱式朝她的双峰覆盖而去。

    云袖本要斥责让她拿开手,但不知为何,竟然没有发出声来。

    当这双手在她胸脯上一阵搓揉时,她竟然浑身颤抖,差点就崩了。

    “没想到还挺有料的,又滑又弹,只是让本少爷有些不解的是,你是早认出我了还是说你竟然对女人也有感觉?”就在这时,这双手在那峰顶嫣红上用力一捏,然后一个戏虐的声音响起。

    云袖一听这个声音,顿时张嘴尖叫,但她的嘴张开着,却是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云袖身体抖得厉害,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林婉容怎么就突然变成了秦东……难怪,也只有他的手,才能带给自己这种触电般的感觉。

    这时,楚南移开了手,倒是有些不舍,话说这手感还真是没差。

    “安静点啊,要不然,我这一激动,就不小心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情了。”楚南道。

    云袖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时,她感觉到喉咙一松,可以说话了。

    云袖转过身,看着大刺刺张开手泡在浴池里的林婉容,不,应该是秦东,心中十分复杂。

    “你倒是厉害,整个青云派都在找你,愣是没找到,还让你缩到我这里来了。”云袖很紧张,她不能不紧张啊,此时若是有人看到这秦东与自己在一起,那她也是死路一条。

    “不及你厉害,你能混到这地位,出乎我的意料。”楚南道。

    “全靠你指点。”云袖道。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在这方面真是天赋绝顶,一点就通,柳大少被你迷得神魂颠倒,扶正做个正室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楚南道。

    云袖咬了咬下唇,踌躇道:“目前这情况,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呵呵,你怕我为难你?我怎么会为难你呢?我只是想逃出这青云派罢了。”楚南道。

    云袖几乎要昏过去了,这还不叫为难,那什么才叫为难呢?

    “你知道的,现在青云派有多严,我一个行差踏错,就是身首异处的下场。”云袖道。

    “我知道,但我更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楚南嘿嘿笑道,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块晶幕,上面正映着两人的影像,想必刚才的对话也一并录了进去。

    云袖一口银牙咬得咯咯直响,这个无耻的家伙。

    “我会想办法的,但我不能百分百的保证。”云袖叫道。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侍婢们的声音。

    “哈哈哈,我的云袖小宝贝在洗澡?难道是知道我要来了。”外面,柳一博的声音响起。

    云袖的脸白了白,看着楚南。

    楚南指了指自己的脸,她现在顶着林婉容的模样,就算柳一博来了又怎么样呢?

    很快,柳一博推门而进,就看到一个侍婢正在替云袖擦背,云袖是背对他的,那裸露出来的香肩极其的光滑诱人,仿佛散发着看得见的幽香。

    “你,出去。”柳一博对楚南道。

    楚南似笑非笑的看了云袖一眼,走了出去。

    ……

    云袖的手指在柳一博身上画着,她娇声道:“柳爷,人家闷在青云派很久了,很想出去透透气呢。”

    柳一博昏昏欲睡道:“现在非常时期,我出去都有些不容易。”

    “有些不容易,但还是可以出去的嘛,柳爷,你就带我出去转一转嘛。”云袖撒着娇。

    “过两天看看有没有机会。”柳一博嘀咕了一声,就沉沉睡去。

    ……

    时间过了三天,这三天里,柳一博没有再出现,自然也就没有出去的机会了。

    “云袖,我可没有这么多时间耗在这里。”楚南沉着脸对云袖道。

    “你都知道的,以我的身份,不依靠柳一博是不可能出得去的。”云袖道。

    “这我可管不了这么多,我再等三天,三天的时间你若没把带出去,你就等着那影像人手一份吧。”楚南威胁道,他心中有一种越来越不好的预感,这让他开始急躁起来。

    第二天,楚南就得到了一个极坏的消息,宫寒星被抓了,就囚禁在山腰广场。

    “我日……”楚南咒骂着,他说怎么会有不好的预感,原来应在这里。

    在青云派这次变故中,金叶真人至始至终都没有消息传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很显然,宫寒星被当成了一个诱饵,用来钓鱼,谁是鱼?十有**就是楚南了。

    很快,上面放出话来,只要秦东出现,就放了宫寒星,要不然,就等着宫寒星被天极星盘吸成人干吧。

    原来,在宫寒星的身下,放着一个天极星盘,每时每刻都在吸取着她的能量,依照她的实力,大约十天的时间,她体内能量就要被吸干,到时就要吸取生命能量,最终逃不过香消玉陨的下场。

    云袖看着焦躁的楚南,心里竟然有一丝小小的嫉妒。

    “还以出去为第一目的吗?”云袖问。

    “唉,我也没得选择,即使知道是一个陷阱,也得跳下去。”楚南叹息一声。

    “她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重要到连性命都可以不要?”云袖问。

    “唔,没错,是这样,若是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这饵我吞也得吞,不吞也得吞。”楚南耸耸肩,就像在说着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你喜欢她?”云袖问。

    “或许吧,我的心不会欺骗我,这个对你来说有些难理解。”楚南道。

    云袖沉默了,难理解吗?是吧,她这样的女人,永远只活在野心与虚伪之中。

    “你帮我打听一下情况,我来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楚南道。

    又是两天过去,云袖打听到了具体的情况,诸如宫寒星是被九魔寒链锁在广场的九根巨大石柱上,她的双腿嵌在底下的天极星盘中。

    九魔寒链这东西并不算是什么好东西,虚神境强者攻击几十次也能斩断。

    那么,永夜会就是给出这点希望,诱惑自己前去营救,在周边,肯定是布下了天罗地网。

    楚南大脑飞速运转,人是要救的,但是需要想到一个万全之策。

    “带我去看看热闹。”楚南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就对云袖道。

    “这个倒是没问题。”云袖点头。

    一行人簇拥着云袖来到了山腰广场,在这里,有不少青云派弟子在观望着。

    楚南看到了宫寒星,此时的宫寒星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她整个人如同缺水一般,连嘴唇都干裂了。

    她脚下的天极星盘,正闪烁着诡异的幽光,将她身上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抽取出来。

    楚南的心有些疼痛,是他将宫寒星救醒,两人之间的感情说不清是男女之情之多朋友之情,还是朋友之情多过男女之情,总而言之,有那么些意思,但却又还缺点什么。

    楚南只是看了宫寒星一眼,就开始观察着周围。

    在距离宫寒星不远处,有些青云弟子正在巡守。

    就在这时,楚南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小胡子,这小子竟然混得风生水起的,也在巡守弟子之中,不过却是作为头目存在的。

    小胡子进的是赤灵峰,结果这妞竟然勾搭上了上官兰诺,让同为男人的楚南都情何以堪,后面更是得到了上官兰诺让出的进入腾云阁的名额。

    一想到这里,楚南就看到上官兰诺走到了小胡子的面前,正灿烂的笑着与她说话。

    “哼。”

    这时,楚南听到云袖冷哼了一声,他看了她一眼,道:“你和上官兰诺有过节?”

    “柳一博对她一直都有些心思,不过听说她与柳长老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云袖道。

    楚南目光一闪,难怪小胡子还能混得风生水起的,这完全是靠着上官兰诺这个女人嘛。

    楚南本能的想用神念与小胡子沟通一下,但很快他就惊醒,在这里用神念,估计会死的很难看。

    “你想个办法,给我带一句话给小胡子。”楚南想了想,对云袖道。

    “带什么话?”云袖问。

    “不要碧莲。”楚南一字一句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