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42章 那一个吻

    月华如水,天上中央的是一轮银月,紫月与青月分立两端,隔得太过遥远。

    楚南踏着月色往回走,迎面吹来的是清凉的晚风,周围除了一些虫鸣之音就是一片静谧。

    “秦东。”宫寒星追了出来。

    “师姐,你刚回来,怎么不早点去休息一下。”楚南道。

    “其实里面也没有什么危险,没什么好休息的。”宫寒星回答。

    “那……师姐你现在要去哪?”楚南问,他是想回去研究研究自己神魂中的彼岸花的。

    “不知道。”宫寒星说道,但却仍然亦步亦趋的跟着楚南。

    楚南有些无语,想了想道:“不如去喝一杯?”

    “喝酒啊,臭小子,你该不会是打什么坏主意吧。”宫寒星咯咯笑着,转尔又道:“倒是忘了,你有你家的小胡子。”

    就在这晓云峰的崖边,两人就着月色,一人拿着一坛酒,就这么邀月而饮。

    “你有娘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宫寒星突然问道。

    “谁没娘啊,难不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楚南笑道。

    “臭小子,你知道我什么意思的。”宫寒星白了楚南一眼。

    “从来没见过,或许见过我也记不得了,我有记忆起就被抛弃在了一个凶险的地方自生自灭。”楚南道。

    宫寒星怔了怔,幽幽道:“我还以为我已经够可怜的了,没想到你比我还可怜。”

    可怜??

    楚南心中更是无语,一个是天灵星界超级大宗青云派一峰之主的独女,一个是下星域旮旯里的孤儿,这差距可是云泥之别了。

    “是不是那时你的生命里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替你挡风遮雨,所以你就开始喜欢男人了。”宫寒星问。

    楚南顿时满头黑线,杀人般的目光盯着宫寒星,这女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是?”宫寒星见得楚南脸色难看,小心的问。

    “我喜欢女人,我的好师姐,你少添乱了行不?”楚南愤而叫道。

    宫寒星连连点头,道:“好了好了,我明白,你别激动行不行?”

    楚南感觉脑仁都有些痛,这女人怎么就是说不通呢。

    看着楚南那吃人似的目光,宫寒星不觉有些心虚,她端起身边一坛酒灌了一口以作掩饰。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急了,她嘴角有一丝酒水溢出。

    就在她要擦的时候,一只手先一步到达,几根手指勾在她的下巴上,一只大拇指轻轻的试去了她嘴角溢出的酒水。

    如同一股电流从身体表面窜过,令得宫寒星感觉到身体一阵阵酥麻。

    “你……你……”宫寒星感觉脑袋当机了一般,除了听到怦怦的心跳声,她无法对楚南的行为作出反应。

    楚南也有些口干舌躁,他真的很想吻下去,就像上次一样。

    不过一想到上次,楚南就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金叶道人上次就警告他,如果对宫寒星做了些什么,第五肢不保。

    一想到这里,楚南有些尴尬的抽回手。

    宫寒星也清醒过来,心中说不出来是失望还是愤怒,失望什么,愤怒什么,她亦无法表述。

    气氛一下子就凝滞了起来,楚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是说你喜欢女人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宫寒星突然冷笑道。

    “那……那是当然。”楚南看着宫寒星如刀子般的目光,干咳一声说道。

    “你刚才是想证明这一点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宫寒星根本不放过楚南,问道。

    “呃……我那个……”楚南吱唔着,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但他不敢承认啊。

    宫寒星突然倾身,双手捧着楚南的脸,小嘴恶狠狠的凑了上去。

    “唔……”楚南的眼睛顿时瞪大,浑身僵滞。

    好软的小嘴,还带着清甜的味道,鼻间也尽是女儿香。

    楚南的大眼与宫寒星的眸子就以几寸的距离对视着,良久,宫寒星的美眸突然闪了闪,就要抽身。

    但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按在她的背上,又有一只大手搂在她的腰上,随即,楚南噙住了宫寒星的嘴唇,舌头如灵蛇般滑了过去。

    刹那间,宫寒星的大脑就一片空白,根本无法再进行思考。

    在晓云峰暗处,金叶真人阴沉着一脸,他抬手就要教训一下这个胆敢不听他警告的小子。

    但就在这时,两声嘶哑的咳嗽在背后响起。

    金叶真人转过头,就看见龙婆佝偻着背,悄无声息的站在他的身后。

    “老爷,老婆子认为,秦东末尝不是小姐的缘纷,既是有情人,就随他们吧。”龙婆用苍老的声音道。

    金叶真人沉默了一下,随即轻叹一声,转身离去。

    而龙婆看着拥吻在一起的两个年青人,那满脸的皱纹舒展了开来,无声无息的隐没。

    当四片嘴唇自如胶似漆的状态中分离时,宫寒星的目光还一片迷离,竟然还本能不舍的追踪着楚南的唇,不愿就此分离。

    但瞬间,宫寒星就有如雷击,从混沌中清醒。

    这时,她才发现,她不知何时叉腿坐在了楚南的大腿上,双手也伸进了楚南的衣襟里,正抚着他结实的胸肌。

    “啊……”宫寒星尖叫一声,用力的推开楚南,一时没控制好力道,楚南直接被她推得往后翻了几个跟头。

    楚南爬起来时,宫寒星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是原地,还有两个酒坛倒在地上,酒水正泊泊流出。

    “也太不负责了吧,强吻了我就跑,好歹给个说法啊。”楚南嘀咕着,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嘴唇里还满是清甜芬芳。

    这时,楚南又突然做贼似的四下看了看,想着金叶真人应该没发现吧,若是发现了这后果可严重了,虽然是宫寒星先吻他的,但一个暴怒的父亲可不会这么想。

    而在一个房间里,宫寒星做在寒玉制成的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个是自己吗?

    镜中玉人儿双颊带着两抹末散的桃红色,樱桃小嘴更是红肿光滑,那双眸中水意盈盈,这种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妩媚之意,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令她感到无措,她之前从来不认为这样的感觉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宫寒星伸出小手,抚着自己红肿的嘴唇,双眸又迷离了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