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32章 天生异体

    乔千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虽说比不得许红桃这么丰满,但却是挺拔饱满,绝对不算小了。

    “啊”

    许红桃突然尖叫一声,双手护胸,俏脸红红的白了偷袭她的乔千双一眼。

    “这么大不让人摸也太可惜了。”乔千双咯咯娇笑。

    就在这时,许红桃那双桃花眼一闪,身形一闪即逝,再度出现时,她的手中拎小鸡一般拎着一个男子,可不就是楚南这厮吗?

    “臭小子,这下我看你往哪里逃。”许红桃将楚南丢下,插腰哼道。

    “逃?谁逃了?我只是找个地方方便一下。”楚南是输人不输阵,他本来躲得不远,刚才看见乔千双在许红桃那饱满的胸脯上这么一抓,顿时就让他的气息微微有些凌乱了,这才泄露了行藏。

    “方便完了?那就继续。”许红桃道。

    “桃姐,你真要和我打啊,我只是虚神境三层。”楚南用很震惊的目光看着许红桃。

    “桃姐……咯咯,许红桃,你还真拉得下这脸面啊,人家都叫你桃姐了。”乔千双笑着道。

    许红桃一双桃花眼扫视着楚南,楚南顶着一张憨厚的脸,那眼神又如此无辜,莫名的让人感觉有些喜感,她忍不住笑了起来:“算了,我还真拉不下这脸,金叶真人倒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秦东。”楚南回答。

    许红桃走到楚南面前,那丰满的胸脯就快要顶到楚南的胸脯上了,她伸出手指,在他结实的胸脯上点了点,道:“那你老实交待,你一个男人为什么对女人的东西这么有研究?”

    “我没研究啊,这是审美,只关乎眼光与天赋。”楚南振振有词道。

    “眼光与天赋?那你说说,什么样的内衣适合我?”许红桃问。

    “这个,穿着衣裳我怎么看得出来?”楚南很是无耻的说道,但是他的表情却偏偏十分的真诚,加上这张脸,竟然不会让人以为他是在调戏,而是很认真的在回答这个问题。

    许红桃愣了愣,而乔千双却是笑得花枝乱颤,她道:“许红桃,要不你就让我这位合伙看看,让他给你打造一款独一无二的内衣。”

    “你想看?”许红桃问。

    楚南很是实诚的点头,但随即,他心中一寒,顿觉一股恐怖的能量拉扯着他将他抛起。

    “砰”

    楚南被砸入了冰冷的湖水中,他缩在湖底,不敢冒头了。

    好半晌,没察觉到动静的楚南才冒出头,却发现乔千双与许红桃都已离开。

    “呼……天一神脉这么大都能遇到,不得不说是缘份了,只是,乔千双与许红桃同时出现在这里,总不会是为了举行这么一个展示会吧,或许她们有着别的目的。”楚南心道。

    就在这时,楚南又想起了一开始看到的那女人的背影,不会是之后出现攻击她的许红桃,许红桃那蜜桃般的臀十分好认,但是,那会是谁呢?

    出现在乔千双的庄园里,应该与乔千双有点联系,但是自己又觉得熟悉的。

    翁珉红?不可能。

    冰莲?也不可能。

    但除了这师徒俩,还真想不出来了。

    在深夜时分,楚南留下了几幅设计图,与意犹末尽的宫寒星回到了青云派。

    一回到晓云峰,金叶真人就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两人面前。

    “爹,我回来啦,你干嘛板着一张脸啊。”宫寒星娇声上前挽住了金叶真人的手臂摇晃着。

    金叶真人的僵尸脸顿时就绷不住了,变得柔和起来,他拍了拍宫寒星的脑袋,道:“星儿,你沉睡多年才醒来,身体没有完全好,怎么能就这么跑出去呢?”

    “爹,就是因为我沉睡了这么多年,世界变化太多,我才要出去看一看啊。”宫寒星道。

    金叶真人闻言有些愧疚,他点头道:“这次就算了,秦东,还要几次可以完全治愈星儿?”

    “回师傅,师姐恢复的出乎我的意料,我估计再有一次就能完全好了。”楚南道。

    “好,那还需要等多久?”金叶真人问。

    “五天之后吧。”楚南道。

    听到五天之后,宫寒量就能完全好了,金叶真人竟然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对了,爹,你猜我和师弟在青云城遇到谁了?”宫寒星笑着问。

    “谁?”金叶真人问。

    “是爹你的老情人,不不,老熟人。”宫寒星卖着关子。

    金叶真人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神秘兮兮等着他猜的宫寒星,道:“猜不到,为父相识满天下,熟人多着呢,快说吧。”

    “是水澜山庄的庄主乔千双,她说与你一起做过任务呢。”宫寒星道。

    “乔千双!”金叶真人目光微微闪了闪,道:“的确,她与为父曾做过队友,没想到她到青云城了。”

    楚南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一直在琢磨着金叶真人听到乔千双这个名字的表情,他显得有些惊讶是真的,但喜嘛却完全感觉不到,反而从中感觉到了一种戒备,他与乔千双或许曾经是队友,但绝对称不上朋友。

    “大哥,你出去也不带我出去。”小灰窜射了出来,一脸怨念的道。

    “你见过泡妞带电灯泡的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嘿嘿笑道。

    “我也要泡妞!”小灰大声道。

    “你呀,够呛,要不随便找只将就一下,这世间都不知道还有没有你的同类。”楚南道,小灰到底是什么兽,还真是一个谜。

    小灰顿时一脸悲伤,遥望着天际,天啊,这世间只有它这么一只孤独的兽,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正当楚南要安慰一下小灰的时候,小灰突然就从悲伤中脱离了出来,道:“没有同类也没关系,大哥,我跟你说,我找到了翠烟峰的宝库。”

    一说到宝库,小灰顿时变得神采奕奕。

    当然,不仅仅是小灰,楚南也瞬间来了精神。

    “好样的,小灰,给我详细说说。”楚南道。

    小灰将翠烟峰宝库路线与地形图说了一遍,被楚南绘制成图,牢牢记在了脑海。

    “小灰,再接再厉,坚持把六个传承峰的宝库都摸清楚,有机会,主峰大宝库也得去探一探。”楚南道。

    ……

    靖云浮空岛,山庄还有着一圈景观灯在亮着,不过,整个岛却是十分的安静,不像下面的青云城,依然热闹非凡。

    突然间,一道身影射来,手指一弹,前方出现了无形的禁法波动。

    很快,这禁法护罩自行消散,乔千双电射而来。

    “原来是金叶真人,有失远迎。”乔千双笑意盈盈道。

    金叶真人停在乔千双的面前,淡淡道:“乔庄主,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怎么到了青云城,也不和老朋友见个面,若不是小女告之,本座都不知道乔庄主来了。”

    “金叶真人事务繁忙,怎敢叨扰你呢,再说,我这的产业都是女儿家私密的物事,所以……不过,我与寒星倒是一见如故,知道她好了,我也真为你感到高兴。”乔千双微笑着说道。

    “乔庄主到来,可有本座帮得上忙的?”金叶真人道。

    “暂时还没有,若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还不至于舍不下这张脸来求真人您帮忙。”乔千双这时的微笑也收了起来,淡淡道。

    “那就好,既然如此,那就先告辞了。”金叶真人与乔千双看似客套的说了几句话,就飞身离去。

    乔千双看着金叶真人的身影离去,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将禁法开启,回到了庄园里。

    “走了?”许红桃问。

    “走了,我猜得准吧,宫寒星一回去,告之了金叶真人遇到我的事,以金叶真人生性多疑的性子,一定会过来试探一下的。”乔千双道。

    “你这么了解他,该不会曾经对他有过意思吧。”许红桃笑问。

    “我对谁有意思也不会对他有意思啊,他身上有一种狐性,我看除了他的女儿,他对谁都难以完全信任。”乔千双道。

    “但是,你既然知道他会起疑,为什么还要引他来试探?”许红桃问。

    “因为疑心重的人只会相信自己的判断,他愿意试探就让他试探,我们不需要他相信,只需要让他判断我们即使有目的,也不会是青云派就好了。”就在这时,另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乔千双与许红桃身边多出了一个女子,这女子容貌俏丽,不输乔千双与许红桃。

    ……

    五天后,一间密室之内。

    楚南,宫寒星与龙婆婆都在,楚南正盘腿坐着屏气凝神,而另一边宫寒星解开了外裳,解内衣时,却微微有些踌躇。

    不过,一想到楚南与小胡子才是一对CP,宫寒星这才说服了自己,师弟虽然身体上是异性,但在心理上与自己是同类嘛,记得上一次,睁开眼睛与他四目相对时,自己可是****的,但是,他的目光里却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邪意。

    再说,楚南是背着她的,虽然,这其实有些掩耳盗铃。

    宫寒星一丝不挂,心中有些怪异,这是她首次清醒时接受治疗。

    “师姐,放松身心,进入空灵状态,否则,治疗效果不好可能还需要下一次。”楚南道。

    宫寒星急忙收摄心神,一次已经够怪的了,她不希望还有第二次。

    宫寒星进入了空灵状态,而楚南开始了治疗。

    龙婆婆在一旁瞅着,看楚南倒是越看越顺眼,她心中道:“夫人,我看这秦东面相憨厚,为人正派,天阵出神入化,虽只是蕴彩神基,但其潜力却十分惊人,此子配小姐,应该是良配。”

    药液化雾,渐渐的将宫寒星最后那淡淡的魔气融化。

    终于,宫寒星体内再也没有任何一丝的魔气存在了,她的气息变得极其纯粹,甚至还带上了一丝若有似无的清香味。

    而就在这时,宫寒星突然呻吟了一声,浑身一颤,自她的灵魂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

    楚南神念一凝,宫寒星的身体在他看来已经是清晰无比,一览无疑了。

    宫寒星的体质与灵魂都变得很纯粹,但是她的眉心却隐隐出现了一个紫红色的印记。

    当楚南的神念想要看清楚时,这紫红色的印记却突然化为一条巨龙,朝着他的神念吞噬而来。

    楚南一惊,急忙收回了神念。

    而在这时,宫寒星已经起身,将衣裳快速的穿了起来。

    楚南转过身,很是疑惑的看着宫寒星的眉心,那里一片光洁,什么也没有。

    “师弟,我好了……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宫寒星诧异的问道。

    “你眉心的印记呢?”楚南问。

    宫寒星摸了摸额头,道:“什么印记?”

    “紫红色的,还化为了一条巨龙。”楚南道。

    宫寒星迷茫的摇头,道:“哪有什么印记,我不知道啊。”

    “好吧,可能是我眼花了,过来让我看看魔气是不是都消失了。”楚南道。

    楚南抓住宫寒星的手腕,感觉了一下宫寒星的气血,鼻间却不断的涌入一种淡淡的清香,这种香让人想要一口将她吞了。

    “你的身体怎么像变成了天材地宝?”楚南忍不住开口道。

    “是的,小姐天生异体,所以才有魔气缠身一劫,不过,这种异香很快就会消散的。”说话的是龙婆婆。

    过了一会儿,宫寒星身上的异香果真越来越淡,最后变得和正常人一样。

    但是,楚南知道,宫寒星的体质恐怕还真不一般。

    “谢谢你,师弟,你真是我的好师弟。”宫寒星上前搂着楚南的脖子,很是感激的说道。

    楚南撇了撇嘴,这还真不把自己当男人了是吧,虽然那时看到宫寒星的身体也没有产生邪念,但不代表他在被她的身体摩擦时不会产生反应,不会产生**。

    龙婆婆在一旁,却是大惊失色,在她看来,小姐这是明明白白的喜欢上了楚南,要不然,怎么会搂搂抱抱的,竟然还不避讳自己。

    “嘴巴上说说谁不会。”楚南掰开宫寒星搂着他脖子的手,等会儿他那小兄弟发威了就难看了。

    “我想想,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然我以身相许吧……嘻嘻,看你这表情,那就换一个吧,这是我从小戴在身上的护身灵宝,就送给你吧,不许丢掉哦。”宫寒星取下自己脖子上一挂细小的链子,链坠是一颗兽牙,也不知道是什么兽的牙。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