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28章 清醒

    过了半天,小灰才耷拉着脑袋进来,一副虚脱的样子。

    “大哥,别吵我,我得睡上一觉。”小灰说完,就窜到了角落里恢复去了。

    楚南嘿嘿直笑,正笑着,外头响起了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秦少爷,老爷吩咐带你去给小姐治疗。”

    “来了。”楚南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龙婆婆裹在一袭黑袍中,脸庞皱纹密布,但却并不显得慈祥,她的目光有些阴寒,身上的气息更多的给人一种老妖婆的感觉。

    这一次,龙婆婆带着楚南走了一条隐秘的通道,这让楚南十分诧异。

    以前,楚南去到冰穴中给金叶真人的女儿治疗都是直接通过空间节点被带进去的,冰穴真正在哪里他可完全不知道。

    “老爷说了,以后秦少爷就是自己人了,所以没必要再防着你。”龙婆婆似乎知道楚南的疑惑,沙哑的声音自前方传来。

    楚南听了,倒是有些感动,被人信任的感觉远比被人提防的感觉要让人温暖。

    走过隐秘的通道,便到达了那冰穴。

    此时,冰玉棺前的莲花魂灯早不复当时的微弱,它不仅变得亮眼,魂焰也大上十倍不止。

    而棺里的少女,身上也散发着旺盛的生机,不复之前的死气。

    “开始吧。”楚南说着,像以往那样背身坐下。

    但真正说来,这其实也只是一种形式了,神念之眼其实比肉眼看得更清楚,只是基于心中道德,楚南一直没往歪处想罢了。

    龙婆婆打开冰玉棺盖,将少女抱了出来,替她解除所有衣物。

    “可以了。”龙婆婆开口道。

    楚南与以往一样,神念一动,药液雾化,朝着少女身体上涌去。

    少女身体上浮现出来的纵横魔气,已经淡化了许多,许多此前细一些的魔气已经完全消失,大体只剩下主干了。

    对于这样的治疗,楚南已经驾轻就熟了,几个时辰后,最后一些药液化雾涌入了少女体内。

    很快,药液化为的雾气就尽数融入了少女体内,而少女身上的魔气中,有一条主干完全消失了。

    就在楚南准备收工时,突然间,一直宛若睡着般的少女突然睁开了眼睛,小嘴一张,大口大口的黑血喷了出来。

    龙婆婆一声惊惧的大叫,就想要动用神力去阻止少女吐血。

    “不要动她。”楚南喝道,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身形一闪来到少女面前。

    突然,他伸手按在少女的胸腹之间,神力一震,少女口中的黑血喷得更多了。

    几下之后,楚南收回手,而少女的嘴里也终于停止喷血了。

    “咳咳……”少女猛烈的咳嗽了两声,那双眸陡然变得灵动,与楚南的目光相对。

    楚南一愣,她这是醒了?

    “你是谁?”少女开口了,或是由于太久没说话,她的声音很干涩。

    “我是你师兄秦东,也是治疗你的人。”楚南说着,目光瞥了一眼少女的**,然后快速转过身。

    而就在这时,楚南听到了一声意料之中的尖叫声。

    随即,就是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宫寒星俏脸红透,她只是感觉自己做了很长的一个梦,这是一个很冷的梦,她感觉自己快要被冻死了,但渐渐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股暖暖的气息帮她驱散寒冷。

    而她也没有想到,一醒过来,竟然会遇到这种尴尬的事,不仅尴尬,她心中还觉得很委屈,一丝不挂的出现在一个男人面前,她想都不敢想。

    “龙婆婆。”宫寒星望着龙婆婆,眼眶微红。

    “小姐,确实是秦少爷救了你,秦少爷是老爷的入室弟子。”龙婆婆道,在对宫寒星说话时,她的表情才会流露出慈祥。

    宫寒星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也带着一股寒气,她很不喜欢寒冷。

    她不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但同样也不是什么是非不分之人。

    “秦师兄,谢谢你了,但你可不可以忘掉你看到的?”宫寒星问,这问题有些……弱智。

    “我看到什么了?”楚南转过身,一脸迷惘道。

    龙婆婆听得宫寒星叫楚南师兄,原本想说些什么,但嘴皮子动了动,还是没说出口。

    宫寒星见得楚南那逼真至极的表情,不由得微张着小嘴愣了愣,随即才反应了过来。

    “秦师兄,我不想再呆在这里了,我要出去。”宫寒星道。

    “那可不行啊,你的魂灯还在燃烧在莲花灯上,这可是要种回你的灵魂之中的,要不然你的灵魂会受到损伤。”楚南道。

    “龙婆婆。”宫寒星望向了龙婆婆。

    龙婆婆摇头道:“小姐,老身也不会啊,只有老爷才懂得方法。”

    “反正我不要呆在这里,我讨厌冰。”宫寒星跺了跺小脚,像个小女孩般发着小脾气。

    “小师妹,别耍性子啊,不喜欢冰将它们隔绝了不让你看到,再布置一下就行了嘛,师傅处理完事情就会回来,要不了多久。”楚南摆出师兄的威严道。

    “那师兄你来布置。”宫寒星道。

    “这个简单。”楚南道。

    楚南随手布出一个隔绝阵法,再加上一个幻阵。

    顿时,所有的寒冰都不见了,这里变成了一片青草地,头顶上就是蓝色白云,而那寒冰棺就成了一个帐篷,莲花魂灯变成了一堆篝火。

    “我叫寒星,我更喜欢有星星的这个夜空。”宫寒星道。

    这个也简单,楚南随手改变了一下幻阵,顿时,天色黑了下来,满天的繁星在闪耀,美丽的惊人。

    “好美啊。”宫寒星眼睛都冒出了小星星,双手抚着胸,满脸的惊喜。

    其实,她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虽然……她的身体已经……咳咳……

    “小师妹,你好好休息一下,你的恢复比我想像得要快一些,看来只需要两次,你就可以完全康复了。”楚南道。

    这时,宫寒星突然抓住楚南的手,有些惊恐道:“秦师兄,你不要走好不好。”

    “这个,有龙婆婆在这里陪你就行了,师兄我忙着呢。”楚南道。

    “可是,我,我要你留下。”宫寒星死死拽着楚南的手,美眸有依赖与恐惧。

    在她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是楚南的眼睛,在这她的潜意思里就烙印下了这道目光,而且,她得知是楚南救了她,对他就更有依赖感了。

    龙婆婆心中有些失落,有一种女儿长大心里装了男人的感觉,她一手把宫寒星带大的,感情极深,自然有一种母亲的角色。

    “秦少爷,你就在这里陪陪小姐吧,老爷也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龙婆婆道。

    楚南有些犹豫,点头道:“那好吧。”

    龙婆婆径直就离开了,楚南有些呆滞。

    “秦师兄,你怎么了?”宫寒星问。

    “龙婆婆实力很强嘛,她竟然完全不受我的隔绝阵法与幻阵的影响,就……就这么出去了。”楚南开口道。

    “那当然,我爹都不一定能打得过龙婆婆呢。”宫寒星道。

    楚南张大嘴巴,龙婆婆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没想到实力强到这种地步。

    “龙婆婆是陪师母一起陪嫁过来的吧。”楚南道。

    “没错啊,龙婆婆是我母亲的奶妈呢。”宫寒星点头。

    一个陪嫁过来的奶妈都这么厉害,这宫寒星的母亲来头不简单啊。

    楚南旁敲侧击,发现宫寒星自己都不知她母亲来自哪里,又有什么亲人。

    不过,倒是让楚南知道了一些关于晓云峰,关于青云派的隐秘事情。

    宫寒星很信任楚南,再加上或许太久没有说话,她的话特别多,事无巨细,都能说得津津有味,原本干涩的声音也变得圆润悦耳起来。

    说了也不知道多久,宫寒星打了一个哈欠,突然觉得一阵阵疲惫涌了上来。

    “去休息吧,你才清醒过来,身体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期。”楚南道。

    “不要,我怕一闭上眼,又会是那漫长无止境的寒冷梦境,我怕再也醒不过来。”宫寒星拼命摇头。

    “放心吧,有师兄在,一定不会的。”楚南道。

    宫寒星还是摇头,但是,她的眼皮都要撑不住了。

    “去吧,听话。”楚南劝道。

    “不要……秦师兄,你哪也不许去,就这样,我要挨着你睡。”宫寒星甩了甩头,突然将头枕在了楚南的胳膊上,呼吸骤然悠长,沉沉睡了过去。

    楚南有些怜惜的看了看宫寒星,这也是一个可怜的丫头啊。

    龙婆婆正看着一块晶幕,晶幕上,显示的环境却不受楚南的幻阵影响,依然是在那冰穴之中,楚南与宫寒星并肩坐着,而宫寒星靠着楚南沉沉的睡了过去。

    “夫人,您说这个小子会不会是小姐的良配呢?”龙婆婆自言自语道。

    楚南恐怕都不会想到,龙婆婆竟然想到这里去了。

    就在这时,金叶真人出现在屋内,他看了一眼那晶幕,顿时整个人就石化了。

    “星儿醒了,她真的醒了……可是,这臭小子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能与星儿抱在一起。”金叶真人受了刺激一般,一边是极度的兴奋一激动,一边又是止不住的愤怒。

    龙婆婆便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咱不偏不倚,事实上是小姐缠着楚南抱着楚南呢。

    金叶真人看着晶幕上的两个人,用力稳了稳心绪,但仅仅是一会儿,他便大叫道:“不行,我养的女儿可不能被这臭小子抢走了。”

    “可是,小姐现在睡得正香。”龙婆婆道。

    金叶真人看着晶幕中熟睡的宫寒星,是啊,这才是睡,而之前,那哪叫睡,那简直就是死寂的闭着眼睛。

    她睡得这么香,就算了吧。

    金叶真人压住了心中的无名怒火,如同天底下的父亲一样,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女儿被其他男人夺走。

    楚南身边枕着个睡美人,但说实话,他并没有什么感觉,很奇怪的是,他即使看光了宫寒星那完美的身体,竟然也没有产生什么邪念。

    楚南看着宫寒星,这五官这身段,绝对的祸水级美女啊。

    “难道我心理出问题了不成?”楚南在心里问自己,他好好的一个直男可别被掰弯了。

    胡乱想了一会儿,楚南闭上眼睛,也开始修炼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南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袭人,令得他汗毛都要竖立起来。

    猛地一睁眼,楚南就看到了金叶真人正站在前方,正用杀人般的目光盯着他。

    “额,师傅……”楚南要起身,却是发现,原本靠在他肩膀上的宫寒星不知什么时候整个身体都窝在他怀里了。

    这时,宫寒星的小脸蛋在楚南怀里蹭了蹭,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她一抬头,看到了楚南,嘴角一翘,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

    但很快,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将笑容收起,这才发现她躺到了楚南的怀中了。

    顿时,宫寒星从楚南怀里脱离,一转头又看到了金叶真人。

    “爹。”宫寒星惊叫一声,随即起身飞奔着扑进了金叶真人的怀里。

    金叶真人轻抚着女儿的秀发,一脸的慈爱。

    “星儿,你总算是醒了,为父这颗心也终于放下了。”金叶真人拍了拍女儿的背。

    “星儿让爹担心了,也多亏秦师兄是不是,是他救了我。”宫寒星扭头笑望着楚南。

    “秦师兄?他让你叫的?”金叶真人问。

    “是啊,难道不是?”宫寒星讶声问。

    “当然不是,他是你师弟。”金叶真人大声道。

    宫寒星张了张小嘴,转身来到楚南面前大声道:“好你个秦师弟,你竟然骗我让我叫你师兄,快叫师姐。”

    楚南摸了摸鼻子,道:“我认为我有资格做你的师兄,师兄弟怎么能与入门早晚来称呼呢,当然以实力了,我驱逐了师傅都没办法驱逐的魔气,难不成还换不来一个师兄的称呼?”

    宫寒星想了想,竟然点了点头,道:“有道理啊,但是……我要当师姐。”

    楚南撇了撇嘴,看着金叶真人那威胁的目光,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道:“师姐,既然是师姐,师弟我以后就靠你吃软饭了,不,靠师姐你护我周全了。”

    楚南离开了冰穴,金叶真人开始将那莲花灯的魂焰植回宫寒星的灵魂之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