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15章 菊花残

    好在这一行人都不是菜鸟,完全没有手忙脚乱,沉着冷静的应对着。

    死气之刃似乎无穷无尽,而且攻击爆烈,最重要的是带着强烈的腐蚀性,一旦沾染上一点就遭罪了。

    “涂龙生,你到底在搞什么鬼,破阵啊。”光头大吼道,支撑了这么久,这死气之刃的攻击非旦没有减弱,反倒是越来越强,这不由得让他火冒三丈。

    如果没有阵法师,那就只能强行破阵,但强行破阵必然损耗极大,怕还没到终点,就得筋疲力竭了,所以,才需要阵法师来破阵。

    但是,若是长时间无法破阵,那被动防守损耗的能量还不如一鼓作气强行破阵了。

    涂龙生正在推算,满头的冷汗,他阵法基础还是不错的,但好几次有几道死气之刃差点切割在他身上,这让他无法完全静下心来。

    “秦东,你站着干什么,帮忙啊。”涂龙生被光头喝骂了,转尔将火气发到楚南的身上。

    “兔爷,我在推算啊,只是你不是说没有你的指挥不能乱来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道。

    “你……现在我让你破阵。”涂龙生大叫道。

    就在这时,正在旁边替涂龙生守护的翠烟峰女弟子突然手底下一慢,一道死气之刃就擦过了涂龙生的手臂,直接破了他的能量护罩,在他的肌肤上割下一道浅浅的口子,但是,这口子却迅速变得漆黑。

    涂龙生杀猪般大叫起来,一屁股瘫坐在地。

    “闭嘴,这么一点伤,死不了人。”这女弟子娇喝一声,手中之剑朝着涂龙生手臂上一拍,顿时,一道黑血飚出,死气被驱了出来。

    这女弟子叫宁雪,只是实在看不惯这涂龙生,想让他吃点苦头,要不是他是光头自外宗特例招过来的,她早废了他了。

    此时,死气之刃的攻击突然弱了下来,原本密集的死气之刃也变得稀少。

    所有人才发现,那个毫不起眼的亲随,已经在开始破阵,几度有死气之刃从他脸庞边擦过,他都面不改色,而其余能命中他的攻击都被令芸菁一一挡了下来。

    楚南横跨几步,破掉一个阵眼,再直行十步,破掉另一个阵眼。

    顿时,四周有阵法幽光亮起,随即如泡沫般碎裂。

    破阵成功!

    这就破了?

    所有人看向楚南的目光都有些发怔,这么简单,那涂龙生折腾了半天都没半点反应。

    “秦东,你真是五级阵法师?”令芸菁看着楚南问。

    “是啊,这个阵法也就五级的样子,只要看准了,破解并不难,再说,不是有你保驾护航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憨厚一笑。

    “刚刚可是有好道死气之刃差点就击中你了,你不怕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令芸菁问,她是故意的,当然是看准了不会伤到楚南,但她不信楚南也能看出来,他正集中精力破阵呢。

    “怕什么?我相信你啊,我们现在是队友,我的后背理所当然交给你。”楚南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话说得好啊,涂龙生心口又被狠狠扎了一刀,他刚刚的表现可完全不是这样。

    所以,几道目光都凌厉如刀子般盯着涂龙生,特别是宁雪,她之前和令芸菁护楚南一样护着涂龙生,可是这小子竟然还敢分心,明摆着信不过她。

    令芸菁却是怔怔看着楚南,随即娇笑了起来,她如男子一般踮起脚拍了拍楚南的肩,心中要推荐他去参加青云派内部考核的心思更明确了。

    “秦东,你很不错,作为队友,就应该互相信任,涂龙生,接下来你乖乖的听从秦东的指挥,若是出了问题,别怪老子心狠手辣。”光头先是欣赏的夸赞楚南,然后又狠狠对涂龙生喝道。

    “秦东,大胆的干,发挥出你的实力,你的后背就交给我们了。”张翼笑着对楚南道。

    于是,楚南在这支队伍里的身份一下子发生了逆转,他被这支队伍的两个核心人物都认可了,反倒是涂龙生,沦为了可有可无的角色。

    一行人继续前进,在这片建筑废墟中,他们找到了一座相对完好的建筑。

    这是一座三角形建筑,有点类似金字塔,前有两座破碎的巨型雕塑。

    “有一个幻阵还在运转,兔爷,阵眼在左前位置,快去破阵。”楚南开口,就指使着涂龙生做事。

    涂龙生心中十分抗拒,但感觉到光头如刀子般的目光,他只能憋屈着去干活了。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幻阵,没有过多久,涂龙生就破了阵,入口也便显现了出来。

    “进去,通往地下的入口就在其中。”光头道。

    一进入这金字塔般的建筑中,就有数十只骷髅朝着众人扑了过来。

    光头一步跨出,脑袋往前一顶,那光头顿时散发出万丈光芒,这数十只骷髅在这光芒中刹那间灰飞烟灭。

    楚南眼睛亮了亮,好厉害的头功,这是什么神术?

    这时,又有一群骷髅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一道道攻击炸响,这些攻击力堪堪只是在圣境巅峰的骷髅一片片倒下,根本不能造成任何的威胁。

    很快,这建筑里的骷髅就被清除一空,留下一堆堆的碎骨头。

    但是,楚南却是挑了挑眉,道:“怎么感觉死气变得越来越浓郁了?”

    “好像是,这些骷髅碎了之后,释放出了死气,倒也不奇怪。”令芸菁道。

    不过,楚南却依然心存疑虑。

    这时,一行人已经分散开来,开始寻找入口。

    楚南踏在中央,环首四顾,建筑里有着一座一座面容可怖的雕像。

    就在这时,那涂龙生突然惊叫一声。

    顿时,所有人都赫然做出攻击的姿态,但是一观察却没有任何异状。

    “涂龙生,你鬼叫什么?”光头喝道。

    “我……我看到这雕像的眼睛在眨。”涂龙生指着面前的一具雕像道。

    几道神念扫过来,却发现这雕像并没有任何的异样,那宁雪讥讽道:“你这兔爷,被吓破胆了吧,连幻觉都出现了。”

    “哈哈,兔爷嘛,胆子小点也是正常的。”另一个青年也是嘲笑道。

    我是真的看到了,难道真的花眼了……涂龙生心里十分委屈,但是,他知道没有人相信他的,不过他自己也不是太自信了,或许真的是幻觉。

    再度盯着雕像看了看,涂龙生终于确定,他是真的看花眼了。

    楚南却是心中一跳,他闭上眼睛,感应着这里面浓郁的死气。

    他突然发现,这浓郁的死气竟然有流转的轨迹,这本身就是一种异常。

    “秦东,你闭上眼睛在偷懒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涂龙生看到楚南的模样,装什么逼呢,一想到是他让自己沦落到现在的地步,他对楚南自是愤恨。

    “大家戒备,这些雕像可能真是活的。”楚南睁眼喝道。

    虽然大家都将信将疑,但楚南之前的表现却让他的话增加了可信度,所以尽管有些怀疑,但依然戒备起来。

    这时,涂龙生心里极度不平衡,他转身面对楚南,大声道:“我看你也是看花眼了吧,这些雕像不可能是……啊……”

    涂龙生话还没说完,突然他身后那雕像瞬间活了过来,那带着骨刺的尾巴直接刺入了涂龙生的……屁股,他顿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这下,可是名副其实的兔爷了。

    几乎与此同时,所有的雕像都活了过来,疯狂的朝着一行人发动了攻击。

    这些雕像各有不同,有些呈人形带着锋利的尾巴,有些是一些前所末见的兽类,它们应该并非真正的活物,或许是太古傀儡的一种,在特殊的条件下激活,对入侵者进行攻击。

    由于一行人都在不同的方位,一个个完全孤立,无法互相配合着攻击防御,而这些太古傀儡都有虚神境中后期的实力,每一个人都被二三具傀儡同时攻击,一时间都显得有些狼狈。

    当然,楚南的狼狈是装出来的,他用一个个阵法巧妙的联合起来,阻挡着三具傀儡的攻击。

    倒是涂龙生在求生的**下,表现的让楚南有些意外,这小子一开始凄厉的惨叫后,竟然生生将那尾骨拔了出来,潜力大爆发的躲过几次攻击,最后受了一击,被划出一道大口子,但他却很巧的摔入了一具傀儡的后背先天的凹陷中,这具傀儡在原地转着圈圈,但却怎么也攻击不到他,而其余傀儡都没有再注意他。

    这时,光头狂吼着,一头将一具傀儡撞得炸裂成数截。

    而张翼亦是击碎了一具傀儡的脑袋,两大核心汇合,联手之下威力倍增,又是击散了两具傀儡,将令芸菁和翠烟峰的宁雪联合了起来。

    “这秦东还真有点能耐,仅凭阵法竟然支撑到了现在。”宁雪道。

    “走,先把他护起来,没有了他还真不行。”光头道。

    这四人杀了过来,将看起来已经快要撑不住的楚南“救”了回来。

    接下来就容易了,四人成阵,加上楚南的阵法束缚和干扰,直接推过去,将翠烟峰另外一男一女解救出来,战力再度提升。

    很快,一具具傀儡被灭掉,最后只剩下那一具在原地转圈的兽型傀儡了。

    “救命……”涂龙生大声呼救。

    “废物。”光头骂了一句,然后众人几道攻击,这兽傀便倒了下来,涂龙生爬了起来,一屁股都是鲜血。

    楚南看了一眼,嘴角忍不住一翘:“真是菊花残,满地伤啊。”

    涂龙生躲到一边处理了伤口,换了衣裳,再次出来时,走路怎么看都有点别扭了。

    涂龙生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他看到原本对他还很客气的翠烟峰那几人对他要么不屑,要么嘲讽的盯着他。

    这一切都是这个叫秦东的家伙造成的,秦东,你不过一个狗奴才罢了,别落在我手里,涂龙心中大恨,他认为这一切都是楚南造成的。

    此时,在一具傀儡原先矗立的地方,找到了一扇暗门。

    打开暗门,一行人钻了进去,往下走过长长的阶梯。

    所有人都震了一下,下面简直就是一个地底城市,虽然看过地图,但却哪有这么直观的看着要来得震撼。

    一根根巨大的柱子撑起了这片地底世界,不过与上面一样,这里的很多建筑也都变成了一片废墟。

    光头拿出地圈,与所有人一起研究了一下,很快就锁定了路线。

    废墟中时而有一些骷髅出现,但都是三下五除二被解决掉。

    很快,一行人便来到了进入地底第二层的入口,顺利的让他们都有些不敢置信。

    下到第二层,依然近乎空空荡荡,他们又顺利的进入了地底第三层。

    随即,第四层,第五层……

    仅仅只用了两个时辰,一行人已经站在了第五层进入第六层的入口。

    光头与张翼对视一眼,道:“太顺利了,感觉心里不踏实。”

    “是啊,这可是一个B级任务,竟然只是在下到地底第一层时遇到了那么一次不算危机的危机,这不正常。”张翼道。

    “那如果有危险,一定就在这最后一层了,第六层是脊尾族的祭坛,镇魔珠就祭坛上。”光头道。

    这时,宁雪纤手一挥,几只毛耸耸的小兔子就出现了。

    很快,这几只兔子就窜入了第六层。

    刹那间,宁雪脸色一变,道:“这几只灵兔有我的精血感应,但一进去,这感应就被直接切断了。”

    过了一会儿,宁雪又道:“它们一定出事了,一般感应不到我,它们铁定会回头来找我的。”

    一行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这表面什么呢?这表明第六层的出口处就有傀儡或者死灵生命守着,一进入就会遭遇到攻击。

    现在就是不清楚里面的傀儡与死灵生命到底有多强,若有几个达到天神境,说不得他们一进去就全都要将命丢在这里。

    “你们有什么看法?”光头问队伍里的人。

    “我……我们还是回去吧。”涂龙生变得胆小如鼠,在经历了差点挂掉之后,他现在特别惜命,只要活着就好,他可不想去冒这巨大的风险。

    “已经到这了,连进去都不敢,这一辈子都会抬不起头。”张翼语气坚定。

    “我也是这么认为。”令芸菁道。

    “我支持进去。”宁雪道。

    另外一男一女亦是表示要进去,最后只剩下楚南了,他在队伍中起的作用很大,这一路过来虽然很顺利,但若不是他快速的判断出一些威力仍存的残阵,他们也不会这么快,并且保持着这么好的状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