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12章 泡男秘籍

    叶东从一堆凌乱的物品中抬起头,呆滞了一会儿之后,瞬间咬牙切齿。

    “是谁偷走了我的神云晶?难道是史大荣这家伙?”

    “不可能,屋里禁法完好无缺,根本不可能有人来过,但神云晶又没长腿,怎么可能凭地消失?”

    叶东感觉自己要疯了,往上面报告?估计会被当成一个想神云晶想疯了的笑话。

    而与此同时,另外几个丢了神云晶的晓云峰弟子也都即愤怒又不解,也全都不约而同选择打落牙齿和着血往肚里吞。

    此时,晓云峰大执事莫深河也醒了过来。

    “我的资质也仅能让我到此境界了,想我莫深河从一个寒门凡人到如今青云派晓云峰大执事,尝尽酸楚,终是一步一脚印到达了如今的境地,按理来说,我也该满足了,但这人心啊,哪里又能填得满……”莫深河感觉了一下自身,自语道,有点忆苦思甜的感觉,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自傲。

    “上天眷顾,只要我帮峰主金叶真人催熟这一株九级菖星草,就能得到一次入青云之涧的机会,受开派老祖本源神力融和,争到一丝入太神境的机会。”莫深河想到此,神情兴奋。

    他跳了起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那株九级菖星草有没有什么变化。

    莫深河出了密室,外面布下的陷阱完好无损。

    只是,当莫深河看向他的私人小药园,骤然如被雷击。

    “九级菖星草呢?我的眼睛花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莫深河犹自不信,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再度睁眼望了过去。

    瞬间,莫深河的神色一变再变,他闪身来到药田边,九级菖星草的确不见了,连布阵的三千神云晶也不翼而飞。

    “是谁?是谁能无声无息闯过禁制进来,是谁能轻轻松松的破去阵法?”莫深河一张脸阴沉无比,两撇胡须正在不断的颤动,就连他的手都在轻颤着。

    这株九级菖星草的幼苗可是金叶真人亲自交到他手中的,金叶真人对之极其看重,但现在在他的手中失窃了,他别说进入青云之涧了,不被投入云牢就是好的了。

    莫深河阴晴不定,他在想着究竟谁有这本事做到无声无息盗走九级菖星草。

    在他的心里,能做到的铁定是与金叶真人一个级别的大人物。

    九级神药,可遇而不可求,即使你有金山银山也难以买到。

    金叶真人花费了巨大的精力财力才弄到了一株九级菖星草的幼苗,被人觊觎也难说,如青云派这样的超级大派,内部派系分明,明争暗斗。

    莫深河如同一座雕像一般站在药田边良久,心念百转,终是决定不声张,只是秘密通知晓云峰峰主金叶真人。

    不久之后,一点金光骤然出现,一道人影瞬间踏了出来。

    来人一身金边长袍,白面无须,一身儒雅之气,但眉目间却有着一丝格格不入的戾气。

    金叶真人看了一眼药园,那里已经不见了九级菖星草。

    “怎么回事?”金叶真人沉声问。

    莫深河急忙将事情说了一遍,他其实也稀里糊涂,谁能想到有人会悄无声息的破禁,又轻松的破阵,没有弄出一点动静,就这么盗走了九级菖星草。

    “废物!”金叶真人一挥袖,莫深河就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一连吐出十几口鲜血才颤崴崴的爬了起来。

    金叶真人神念扫过这院子的禁法,果真没有任何破损,难道对方能控制这里的禁法?这个可能性应该不大,禁法中融和了莫深河的本源神念,稍有异动都能察觉到的。

    至于莫深河有没有可能是监守自盗,以金叶真人对他的了解,这个可能性也不大,但也不能完全排除,他知道莫深河的软肋就在他的资质,现在修行到天神境六层就已经到顶了,他需要的是一丝可能挣脱资质的束缚,如果有人以这种条件作为交换,他会动心也不奇怪。

    莫深河见得金叶真人以一种让他胆寒的目光盯着他,他一个激灵,刚刚爬起来又扑通跪了下去,大声道:“峰主,我莫深河若有一个字撒了谎,就让我不得好死。”

    金叶真人轻哼了一声,道:“估且信你,此事先别声张,暗地里查。”

    ……

    楚南有些奇怪,他盗了九级菖星草,但晓云峰内园却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大哥,这不对啊,我看他们在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小灰一边大口吞食着面前如山的灵兽肉一边道。

    “的确不对劲,这晓云峰就先缓缓,今晚咱们去孤星峰转一圈。”楚南道。

    “盗这些普通内门弟子没什么油水,我看就得找到孤星峰的宝库,弄他一笔大买卖。”小灰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这些灵兽肉吞掉,然后掏出一颗神云晶,扔在嘴里咬得“咯嘣”响。

    楚南抚着下巴,心中也蠢蠢欲动,已经证实了灵火结晶对禁法效果的确令人不敢置信,如果能找到宝库位置的话,直接盗空的话……想想也热血沸腾。

    但是,就算真的能找到宝库,并且得手了,后果自然也是十分严重的。

    到时,怕是青云派上下都会惊动,然后青云派上下的人都会一个一个的捋一遍。

    闹大了,肯定对自己没好处。

    “若真是找到了宝库,不能盗空,可以悠着点来,也不能只盯着一个,六个传承峰一段时间光顾一个,等找到了更好的出路,就全部搬空。”楚南道。

    小灰张大嘴,一拍桌子大叫道:“大哥,你果真是我大哥,比我还狠,你竟想将整个青云派都搬空了,就该这样。”

    楚南笑了起来,道:“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想法,能不能成功,得看老天帮不帮忙,再说,出路不是这么好找的。”

    就在这时,小灰耳朵一动,突然化为一只小灰鼠钻入了楚南的衣襟。

    几乎在同时,敲门声响起。

    “秦东,你在不在?”外头响起了云袖的声音。

    楚南打开门,云袖就闪身进来,

    “秦东,你每天都缩在房间里吗?这些天都没看到你。”云袖道。

    “是啊,也没哪里去的,就埋头苦修了,我们这些亲随想要出头,总得更加努力才行。”楚南道。

    云袖嘻嘻看着楚南,道:“秦东,我总觉得你很不简单呢。”

    “那你是不是有点动心?”楚南调笑道。

    “是有点呢,你想怎么办啊。”云袖道。

    楚南伸手搂着云袖的腰,低沉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了。”

    云袖惊呼一声,手抵着楚南的胸口,双眸的目光有点闪烁。

    楚南却是放开了手,哈哈笑道:“你不会真以为我会对你干什么吧,你胸脯上再长二两肉我说不定就考虑一下。”

    云袖顿时恼羞成怒,骂道:“你去死。”

    “哈哈哈,开个玩笑嘛。”楚南大笑。

    云袖咬了咬下嘴唇,似是有什么话要说。

    “有话就说,扭扭捏捏的干什么?”楚南道。

    “秦东,我……我们有共同的秘密了,再多一个也行的吧。”云袖道。

    楚南心中一动,道:“当然。”

    “我前些天在东崖观看风景时,遇到了青云派三长老之孙柳博一,他对我有些好感,我……我想抓住这个机会。”云袖道。

    楚南有些惊讶,云袖这个侍婢的野心比起许茹儿还要更强更复杂,不过有野心的人多得是,但能抓到机会趁势而起的却终究是少数,不过她现在却有了一个机会,青云派这等宗派的长老亲孙子地位很高,资源也非同一般。

    但是,那个柳博一会看上云袖吗?云袖长得并不算绝美,比起许茹儿也差了一截,她这样的容貌在青云派的女弟子多得是,不过要说云袖比人强的就是她有一些小妩媚流露出来,很是勾人。

    “你有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长老之孙,他的眼界地位一见你就对你死心塌地不太现实,顶多现在对你有些兴趣,就怕上手了后就不闻不问,你想过这种后果没有?”楚南问。

    云袖沉默了一会儿,咬牙道:“我知道,我打听过,柳博一坏了不少女弟子的身子,但我还是想试一试,就算最终是被抛弃的下场我也不后悔。”

    楚南看着云袖,对她的决定谈不上厌恶,当然也谈不上欣赏,以色侍人,最终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在任何层次都不罕见。

    楚南当初撩拨出云袖的野心只是纯粹当好玩,他很是惊讶的看到她野心的膨胀。

    隐隐地,楚南闪过一个念头。

    “云袖,或许我可以帮你达到目的,但你若是成功了,以后若是有事让你帮忙,你可不能推辞啊。”楚南道。

    云袖的眸子亮了起来,道:“那是自然。”

    楚南轻声对着云袖面授机宜,而后,云袖半信半疑的离开了。

    小灰闪身出来,化为人形。

    “大哥,一个贱人而已,值得去帮她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小灰道。

    “小灰,我知道你懂很多,但你末必懂得人类的一些复杂的感情,若有捷径摆在面前,你走是不走?其实大部份人会选择走捷径,哪怕牺牲一些东西,云袖选择牺牲色相过她想要的生活,没什么好谴责的,只是色相关乎一些道德层面的东西,所以为人所不齿。”

    “但事实上,我添这一把火,比她也高尚不到哪里去,帮了她,是因为希望有朝一日她能帮我。”

    楚南带着些复杂的心思对小灰道,高尚这东西,他上辈子做佣兵时就没拥有过,这辈子一穿越到这世界就成为被异族圈养的食物,就更别提了,他行事自有自己的一套行事规则,自有自己的底线。

    ……

    “柳少爷,这里的夜色果真很美。”云袖看着星空,轻轻叹息道,眉目间闪过一丝淡淡的忧愁。

    “既然夜色这么美,云袖又为何叹息呢?”柳博一问,不动声色的朝云袖的身边挤了挤。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我小时候养的夜莺,那时的夜空和夜空下飞翔的夜莺以及奔跑的小女孩,却是再也回不去了,即使我现在看到了无以伦比的夜色。”云袖轻轻笑着,这笑很纯净,这笑……按照楚南的方法她训练了很久呢。

    柳博一也是阅尽百花之人,他看着云袖的忧愁与笑,再想起她时而释放出来的勾人小妩媚,只觉想要推倒她的心思越来越强烈,而不是之前他只是抱着玩玩无所谓的心态。

    “谁又能回得去呢?起码我现在就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看着这夜色。”柳博一道。

    “我该回去了,今晚说不定小姐会过来。”云袖说着起身。

    柳博一心中一急,伸出手拉住云袖的手,往他怀里一带。

    “柳少爷,你……你不要这样……”云袖一副受惊的模样,惴惴的样子就跟一只小鹿一样。

    “叫我博一。”柳博一道,大手在云袖腰间轻抚着。

    这时,云袖剧烈挣扎起来,大声道:“柳少爷,你这是要逼死云袖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柳博一一怔,见得云袖眼里的坚决,他一向自诩君子,虽然坏了不少女弟子的身子,但也从不行那强迫之事,倒是那些女弟子看到他就想扑过来。

    但是,今天这个侍婢,却是让柳博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是我孟浪了,云袖,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柳博一松开云袖道。

    云袖却是望了柳博一一眼,这一眼里包含着的情绪很复杂很动人,然后她施施然行礼,转身就走。

    柳博一自行解读着云袖望他这一眼的含义,她似乎对他并非无情,只是她觉得地位不相配,所以才挣扎吧。

    “真是一个奇特的女子,想不到一介侍婢,却亦有这等令我心痒难耐的女子,我一定要得到她。”柳博一在心里道。

    云袖回到晓云峰外园,找到了楚南,将经过说了一边,有些患得患失道:“秦东,你说他会不会因此不耐烦啊。”

    “你想一想他看你的目光,是不是越来越炽热?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你首先要有自信,在他面前千万不要这般患得患失的样子,要让他觉得你就算在他面前也不曾觉得卑微。”楚南道。

    “这样吊着他还要多久呢?”云袖问。

    “就像炖一锅美味的汤,汤汁要浓才好喝,现在才刚刚入点味,还需要点火候。”楚南嘿嘿笑道,他对女人心有时候捉瞎,对于男人的心理,特别是柳博一这种大少爷的心理可是一清二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