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10章 银焰入体

    这是小银第一次表现出如此强烈的情感,它以往的笑与怒,大都是模仿,它本身并末具备真正的人性化感情。

    但是这一次,它的悲伤却是如此的分明,就如同一个要与父亲永别的小女孩,它的悲泣,撕心裂肺。

    楚南与小银本就是一脉相连,小银的消融就如同他的心有一角在消融。

    “还我小银!”楚南一声狂吼,手中水晶般的神力光芒绽放,寂无气息缭绕其上,他扯住小银,利用与它的灵魂联系,瞬间将它从九层焰心中扯了出来,摄入了混沌丹田中。

    但就在这时,这九层银焰却也在同时,源源不断的钻入了楚南的混沌丹田中。

    楚南大惊失色,身后的三头八臂圣灵之王虚影散发出恐怖的圣灵之力,要将这九层银焰隔绝开来。

    九层银焰停滞了一下,但与混沌丹田里的小银并末隔绝,还有一丝又一丝的牵连。

    “不好!”楚南心中惊了惊,自己身后这圣灵之王的圣灵之力本就有些虚幻,而这九层银焰却与小银似是一脉同源,但比起小银要更加强大得多,在僵持了一会儿之后,圣灵之力已经支持不住了。

    陡然间,圣灵之力一散,楚南身后的三头八臂的圣灵之王亦随之消散。

    而在这刹那间,余下的九层银焰疯狂的涌入,眨眼间就完全钻入了楚南的混沌丹田之中。

    楚南只觉混沌丹田如同变成了一块烧红的烙铁,他凄厉大吼,恐怖的能量狂暴的四射,这是他在凝成碎涅之体后首次感到不弱于当时的痛苦,那是他此生再也不愿意再感知的痛苦。

    汗水如同岩浆一般,泊泊滚出,滴落在地板上,冒出滋滋的青烟。

    整个混沌丹田,仿佛都燃起了熊熊的银焰,成为了一片火焰的世界。

    楚南感觉混沌丹田都似要被烧化了,而一旦混沌丹田烧化了,他的碎涅之体恐怕也无法抵挡这种恐怖的银焰。

    但是,就在这时,楚南已化为一片银焰的混沌丹田中突然出现了一点又一点的金色光点,那本是存在于混沌丹田中的,当初他还用之定位,在混沌丹田内布下瞬发阵法。

    这些金色光点渐渐串成了线,竟然变得立体起来,这恐怖的银焰竟然开始被分割,就似被分隔在了不同的空间之中,再也无法形成一个整体。

    就在这时,楚南感觉痛苦顿时淡去,扭曲的面庞也恢复了平静。

    他内视混沌丹田,只见得小银在丹田正中央,隐入昏睡之中,而那九层银焰,则被分隔成了无数,它们依然与小银有一根根银线牵扯,但显然,小银已经不再消融,反而是在汲取着这九层银焰。

    楚南长长松了一口气,真是恐怖至极的火焰,早已超出了灵火的范畴了,看来小银的来历也是颇为神秘,一团幻化出自己的意识灵智,并且开始具备了人类悲喜的火焰,来头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特别是在这里遇到了这一团巨大的九层银焰后,这九层银焰似乎没有产生意识,但却比小银更加的强大,它似乎要融解小银作为焰心。

    缓过神的楚南开始打量四周,他的目光在瞬间就被不远处的一根青色骨玉所吸引。

    楚南一招手,这青色骨玉就落入他的手中。

    一入手,楚南就感觉到了一股柔和的能量散发开来。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从这青色骨玉中钻了出来,将楚南吓了一大跳,差点将手中的青色骨玉扔了出去。

    这个身影很快凝实,眨眼间一个栩栩如生的青袍老者就显现出来。

    这老者一出现,楚南只觉自己的神魂都在颤抖,他的身形就如同这天,如同这地,让人有顶礼膜拜之意。

    等等,这身影好熟悉。

    对了,这不就是青云派随处可见的开派祖师青云子的模样吗?

    “老夫青云子骨身,以本命之骨凝成的分身,却不想于这照日秘境中陨落,青云弟子若有缘得见,需滴入本命传承精血,方可融入老夫本命之骨。”这身影开口道。

    楚南惊骇莫名,但随即又有些遗憾,这东西竟然是青云子的一具骨身,若自己具有青云传承,说不得又是一番逆天机缘。

    只可惜啊……

    这身影等待了半晌,又骤然缩回了这青色骨玉之中。

    传说青云子已经破界而去,修为似是超越了太神境,达到了一个更神秘的恐怖层次。

    “要不要想个办法拜入青云派,取得青云传承,到时候再融入这青云子的骨身?”楚南如是想。

    不过很快,楚南便又否定了,若真是青云子骨身,为何会陨落于此,难道是那九层银焰灭杀了他,但真是如此的话,青云子本尊为何不进来。

    正这么想着,楚南空间戒指里的六面盒子突然自行飞了出来,第三面盒盖打开,将这骨玉给吸了进去。

    “这……”楚南愣愣看着这盒子,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第一面盒盖收了重伤的小白,又收了重伤的小青,按理来说,它们早应该好了,但却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无法再与它们取得联系。

    第二面开启是吸收了疯道人收藏中的黑色石头,那是苍灵天穹的碎片。

    第三面开启是收了这可能是青云子骨身的骨玉。

    楚南再度研究了一遍,却依然一无所获,只得先将之收了回来,他估计,可能只有这盒子的六面全都开启,才有可能得知它的秘密,只是不知道另外三面,又需要什么东西才能开启。

    就在这时,这大殿之中有一股庞大的力量涌现,直接将楚南甩了出去。

    楚南自云雾中坠落,前一秒还处于失重的状态,下一秒直接一个屁股墩着地,他赫然发现,他竟然又回到了那青烟笼罩的青云照日碑上。

    不过这个时候,楚南已经能从青烟中感知到人群的存在。

    这些人有的盘腿而坐,有的神神叨叨,有的瞪大眼睛四下扫视。

    很显然,这些都是没有机缘的人。

    此际,在青云峰顶,踏着青羽血冠鹰的入云道人突然皱了皱眉,刚刚怎么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力量干扰了一下他的神念。

    就这么一下,令得入云道人心中隐隐有不好的感觉,他这个层次的人,神念绝不可能轻易被干扰,那一股力量来得自然去得自然,但正因为这样,他才更加警觉。

    青云派上下陡然监控升级,一道道恐怖的神念穿梭着。

    天空中的日头西斜,青云照日碑上的青烟变得越来越淡。

    当日头完全沉没不见时,青云照日碑也就恢复了原样,只是不同的是,多出了一道道身影,正是有机缘进入到秘境中的人,一些人出现时还在进行攻击,身上杀气凛然。

    楚南这时看到了闻人红妆,看到姒含霜,铁如松和阳震东,看到金秀儿,还有各大宗的精英弟子们。

    这些人,来青云派时就已经知道,别人需要机缘才能入的秘境,于他们而言却是一种特权,他们入的也绝非普通秘境。

    “咦,还有许茹儿。”楚南目光一扫,倒是有些惊讶,因为许茹儿明显是与闻人红妆等在一个秘境的,身上都散发着同一个秘境中才有的气息。

    许茹儿很快被青云派的执事带走了,与她一起的还有几个人。

    想必,许茹儿离梦想又更近了一步,她应该并非是有特权的人,但她却有这个机缘也进入了高等级的秘境之中,收获似乎还不小,起码她的气息感觉起来与之前有了一些明显的不同。

    青云照日碑平静了下来,入云道人与各宗大佬单独说悄悄话去了。

    而青云派开始了各种庆祝娱乐活动,楚南却找到了正紧张不安的云袖,与她悄然回到了院子里。

    “太刺激了,我的心脏都要受不了了,秦东,你知道吗?我之前遇到了城主家的一位少爷,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不过,他竟然没有认出我。”云袖对楚南道。

    “呵呵,玩的不就是刺激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笑道。

    “是啊,竟然有幸能见到青云掌教,还能在青云照日碑接受洗礼,这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但却没有想到都成为了现实。”云袖双手握着置于胸前,眸中闪烁着此有从末有过的光彩,今天所经历的一切让她感到贪恋,甚至,还有几个平素看都不会看她一眼的大族公子对她表示好感。

    楚南从云袖眼中看到了一种野心,看到一种炽热。

    楚南微笑着,他并不觉得将一个侍婢的野心勾引出来有什么不好,对他来说,这纯粹就是一种低级趣味的乐趣,因为毕竟要在青云派呆上一段时间,他只是把这个当成了一种乐子。

    听起来似乎将她当成玩具,或许要把“似乎”去掉,因为他确实是在试验,他并末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如同,镇守南天门的叶重楼又何尝不是把他当成一个试验品,将他扔到了疯道人手底下。

    疯道人一开始何尝不是把他当试验品,用碎涅之泥让他筑成碎涅之体,用无数噬魂虫令得他的灵魂发生质变。

    而现在,只是他勾出了云袖的野心,想看看她能否发生什么质的改变,是否能够破茧成蝶,在灵魂上进化。

    “秦东。”云袖突然叫道。

    “嗯?”楚南疑惑的看着她。

    “我会守护好我们的秘密的。”云袖说着,转身进了屋。

    秘密?楚南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她说的是今天他带着云袖混入到青云照日碑上的事情。

    ……

    入云道人的十万岁诞辰持续了足足一个月,这一个月里,青云派上下都是一片欢腾,各种娱乐活动层出不穷。

    不过自那一天后,楚南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与他相反的是,云袖却是表现得很活跃,变着法子讨着许茹儿的欢心,让她带着她参加各种场合。

    许茹儿自青云照日碑开启后,因为得了机缘,她被青云派的晓云峰收入,变成了有传承的内门弟子,而不是普通内门弟子,身份地位自然水涨船高,待得入云道人的诞辰落下帷幕,她就将正式搬到晓云峰去。

    在这待客的院子里的最后一天,闻人红妆却是冷不溜的出现在了楚南的面前。

    楚南抚着胸口吓了一大跳,道:“闻人红妆,你又擅闯我的房间,你是不是真的看上我了?我告诉你,我是抵死不从的。”

    闻人红妆只是冷笑,盯着楚南,道:“你叫秦东?”

    “不错,本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你堂堂闻名天下的血莲仙子,想必不会与我为难吧。”楚南一开始拍着胸脯,后面却是怂了,声音变得有些发虚。

    “楚南,你别装了,改个什么名不好,偏要改秦东。”闻人红妆娇声喝道。

    楚南眨巴着眼睛,一脸的茫然,随即似乎想到什么,带着一丝兴奋道:“你是不是喜欢那楚南,即是如此,要不然,你把我当成楚南也行。”

    闻人红妆目中突然杀气冲天,手中血色长剑蓦然朝着楚南的眉心刺来。

    楚南呆滞如同雕塑,不躲不闪。

    闻人红妆的长剑在即将刺入楚南眉心时骤然往下,刺在他的肩膀上。

    长剑轻而易举的刺透了楚南的肩,鲜红的鲜血流淌出来。

    闻人红妆盯着那鲜红的鲜血,美眸黯淡,她知道,楚南的血是淡金色的,但眼前这个叫秦东的家伙血却是红色的,他的身体不堪一击,又怎么可能会是楚南吗?

    看来,自己是真的昏头了。

    闻人红妆拔出剑,楚南的肩上顿时一股鲜血飙出,而这时,他才后知后觉一股杀猪般惨叫起来。

    闻人红妆随手丢出一颗圣莲丸,再也没有看楚南一眼,闪身消失。

    在闻人红妆消失后,楚南杀猪般的惨叫戛然而止。

    他松开捂着肩膀的手,那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而那飙出来的红色鲜血,也转换成了淡金色,并且带着浓郁的能量波动。

    “闻人红妆,我真不是要骗你,也不是信不过你,想必,你是会理解我的。”楚南轻叹一声,喃喃自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