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08章 青云照日碑

    一番浅聊之后,姒含霜突然开口道:“前些天在神道院见到了楚南,被他坑了,我们三个都欠下他一个承诺,不过,前两天我得到了消息,疯魔谷被毁,疯道人身陨,楚南却是不知所踪。”

    此话一出,闻人红妆和金秀儿都变了脸色。

    “此事当真?你详细说与我们听。”闻人红妆压住翻腾的情绪,表面看上去恢复了淡然。

    姒含霜将他们去神道院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当时我们离开时,楚南还很羡慕的样子,他说他可能很难踏出落尘星,却不想世事无常,发生这样的大事,他肯定不会再留在落尘星,说不定都到青云星来了。”

    姒含霜说完,却发现闻人红妆与金秀儿的目光里闪烁着惊人的杀气,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她们与楚南虽然都来自大荒星域,但也不至于如此吧。

    “知道动手的是哪一方势力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金秀儿问。

    “这个势力很神秘,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歃血盟,而是八宗之外的势力。”姒含霜道。

    “楚南没有事,这就是好消息,不过,我虽然与他接触不多,但我知道他绝非是那种能忍受如此大仇之人,他与那势力绝对是不死不休的结局。”铁如松道。

    这时,阳震东看了看金秀儿与闻人红妆,却是突然道:“你们与楚南关系很密切?”

    姒含霜早就有这种感觉,见阳震东问出来了,亦是好奇的望着她们。

    “生死之交。”这是闻人红妆的回答。

    “他是我的夫君,我们行过三跪九叩之礼,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的仇就是我的仇。”金秀儿很是平静的说出这句话,但每一个字听来却带着铿锵之声。

    姒含霜三人料到了闻人红妆这种回答,但却显然没有料到还有金秀儿所说的这种结果。

    “既然如此,我们各自利用宗门渠道,去查到底是谁毁灭了疯魔谷,杀了疯道人。”姒含霜道,既然要与闻人红妆结盟,就必须拿出态度来。

    “好。”铁如松与阳震东也是点头。

    接下来,姒含霜三人就离去了,只有金秀儿还逗留着。

    “你其实对楚南还是很关心的,可不像只是名义上的夫妻。”闻人红妆道。

    金秀儿却没说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感觉到底属于哪一种,说爱上了楚南,似乎并不像是她心目中想像的那种感觉,只是若说没有感觉,却又为何在听说楚南的事之后会觉得心要裂开似的呢?担心,恐惧,以及莫可名状的空落,这是很难理清的感觉。

    “早点回去休息一会儿吧,这天马上就要亮了,青云照日碑启用,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机缘,不强大己身,如何与楚南并肩作战?”闻人红妆道。

    “嗯。”金秀儿点头,这才离去。

    闻人红妆在所有人走了之后,脸色才一下变得有些苍白,说来,楚南的事对她的影响绝不亚于金秀儿。

    “楚南,你可一定不能有事啊。”闻人红妆喃喃道。

    就在这时,闻人红妆突然想到了什么,浑身一震,自言道:“那个随从,他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楚南给我的感觉,难道……不,不太可能,能进来的随从一定是跟着主子要留下的,一般是从小跟着的人,也是最被信任的人,怎么可能会是楚南呢。”

    ……

    青云峰的晚霞如同熊熊烈火,那么朝霞却是金光万丈。

    楚南随着许茹儿前往青云峰照日坪,事实上,水灵城来人都一同前往了。

    入云道人的十万岁诞辰盛典就是今日,首先就是对即将入门的弟子进行青云拂尘,也就是洗礼。

    青云峰照日坪在青云峰的三分之二高度,那是一片巨大的草坪,却是如同从山峰边缘生生硬凿出来的,不时的有一团团棉花般的云朵钻进来。

    进行洗礼的弟子有数千人,他们大都与青云派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才被留在青云派的。

    很快,数千名进行洗礼的弟子集中了起来。

    一个身着华丽道袍的中年男子说了一些场面话,就宣布洗礼开始。

    就在这时,那本是偶尔才挤进来的云团突然一团团的涌入了其中,刹那间将数千名洗礼的弟子笼罩起来,外面观礼的人却是怎么动用神念,都无法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而不久之后,这些云团中突然散发出一道道金光,在刹那间,这些云团就染成了刺目的金色。

    楚南心微微一动,他再度感觉到了那一种和他的神基相互感应的奇怪能量波动。

    “奇怪……”楚南嘀咕了一声,神决运转,陡然间,他就察觉到了一丝丝无形的能量朝他涌来,被他吸入了体内。

    就在这时,楚南第六脉的神基上,那七彩斑斓的色彩突然变得强烈起来,汲取着这一丝丝无形的能量。

    每一丝这怪异的能量吸入,楚南就觉得神基上的七彩光芒浓郁一分,而通过第六脉涌入的神力竟然就更凝实一分。

    “这是怎么回事?”楚南心里又惊又喜,他的至尊神基竟然还在变强。

    楚南又哪里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却管不了这么多了,眼见周围之人毫无所觉,他更加大胆的汲取这一丝丝无形的能量,毫无疑问,这些能量是从洗礼的金光灿灿的云团中分离出来的。

    此时,青云峰一个极为幽深的洞窟中,一个身着破旧长袍的老者突然睁开了眼睛。

    “此次洗礼的弟子中莫非有绝世天才出世,要不怎么会消耗比起之前数十倍的洗礼之力?”老者自言道。

    洗礼进行了半个时辰,那些云团突然就这么散了开来。

    主持的华服道人扫了一圈这数千人,突然皱起了眉头,心道:“此次洗礼的数千名弟子只有寥寥十来个头泛华光,洗礼的效果之差实属少见,以往起码有百来个,多的时候甚至近千。”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传入了这华服道人的耳朵里,询问他是否有绝世的妖孽天才现世。

    华服道人一听这声音,差点没跳起来,怎么惊动了这位师祖了,还绝世妖孽天才,一般能称之为天才的弟子都不算多。

    华服道人如实用神念回答,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一股恐怖的神念扫过了他们的身体。

    “见鬼了。”洞中这老者毫无所获,只是这么咒骂了一句,也就能归结于意外了。

    楚南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刚才那道神念,简直太强大了,绝对是太神境强者,看来刚刚自己吸收的那些能量绝对是被人监控的。

    不过,那数千名弟子都是一脸的喜色,他们或多或少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变得精进,神力更加凝实,一个个在感慨着青云派的洗礼果真是不同凡响。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洗礼之力被一个观礼的随从吸了去。

    洗礼之后,青云派的九霄青云钟响起,那声音被奇特的力量束缚朝着四周散发而去,这过程中,竟然不会损失半点能量。

    因此,这青云派的九霄青云钟一响,大半个青云星都能听到这钟声。

    这表明,盛典已经正式要开始了。

    入云道人的十万岁诞辰盛典在青云峰的照日碑举行,按照规定,随从是不能去的。

    楚南和云袖回到了院子里,云袖自然也是很想去看看的,就算是远远的看着也行嘛。

    “想不想去照日碑看看?”楚南突然笑着问。

    “废话,谁不想去啊,但我们是随从啊。”云袖道。

    “我有办法,你要不要一起?”楚南问。

    “你是说,我们偷着去?”云袖问,目光却是一亮,但随即又变得很是踌躇,这要被发现了,可是要命的,再说,作为随从侍婢,要的就是忠心听话。

    “不敢?那就算了。”楚南道。

    “等等,我……我去。”云袖咬咬牙跺脚道,终是经不住这诱惑。

    “不后悔?可不是我逼你去的啊。”楚南道。

    “不后悔,能亲自参加这么一回这种大人物的十万岁诞辰盛典,死了也不遗憾了。”云袖道。

    楚南嘿嘿一笑,他早看出云袖这丫头并不像那种家族洗过脑的侍婢,她有着这个年纪少女一样的不安份与逆反,只不过,平时很好的被压制了,被楚南一勾,这种不安份的因子就膨胀了起来。

    于是,楚南与云袖去了随从侍婢的装扮,而是换上了软甲战衣,上面泛着的阵法幽光就表明价值不斐。

    一开始,云袖显得很紧张,但是很快就适应了,扬着头,不复侍婢的卑微,她喜欢这种昂首挺胸的感觉。

    青云照日碑,据说是当年开派祖师青云子自界外靠近金阳的一处秘境中搬来,碑体巨大无比,人行走在其中,宛如一只只蚂蚁。

    青云照日碑,每一次开启,都能笼罩整个青云城,其中蕴含着精纯的能量,每个人都能疯狂汲取,所以也被称之为洗礼,当然,比起青云派弟子的洗礼可就差远了。

    更重要的是,青云照日碑的碑文会以各种形式闪现,有机缘者,可以凭此进入到青云照日碑的秘境中试炼,通过者就能直接入了青云派,成为高贵的青云派弟子。

    楚南与云袖施施然走到了青云照日碑的入口,那里也是盛典的场地。

    入口有守护弟子戒备值守,进入者需要出示宗门令牌方能进去。

    云袖又有些紧张了,她和楚南哪来的令牌啊。

    “稍安勿躁,你要相信我,我既然带你来,肯定是有把握的。”楚南的声音在云袖耳边响起。

    云袖深吸一口气,将紧张驱除,楚南的话带给她莫名的信心,就如同她对楚南的信任一样,也是莫名其妙的。

    楚南被云袖挽着手臂,两人闲庭散步般走近。

    两排守护弟子望了过来,就感觉到楚南身上那一种非凡的气度,那绝对是上位者身上才有的气息。

    楚南手一翻,出现了一块令牌。

    “大刀门。”检验令牌守护弟子喃喃念道。

    而这时,楚南已带着云袖踏上了青云照日碑。

    “刚才那青年气度非凡,锋芒隐而不露,他是哪一宗的天才啊?”另一边的守护弟子问,他们并没有看清楚楚南的令牌。

    “大刀门。”这检验令牌的守护弟子道。

    “大刀门?这是哪里的门派?怎么从末听说过?”

    “是没听说过,不过我们天一神脉向来卧虎藏龙,此次来参加盛典的有不少是从末听过的门派,但若一问其祖上,一个个都是底蕴强大,来头不小的。”

    很快,又有其他宗派的弟子进入,关于大刀门的谈话就到此为止了。

    楚南走在青云照日碑上,感知着这巨碑,但连它的材质是什么都感知不出来。

    “秦东,你太厉害了,不过你刚才拿的是什么令牌?”云袖问。

    “我自己制的,假的,你可别说出去啊,这是我们的秘密。”楚南冲云袖眨了眨眼道。

    “秘密!我绝不会说出去,一定守护好这个秘密。”云袖很是兴奋的道。

    楚南的目光四处穿梭着,想找到金秀儿他们在哪里。

    不过,他没有找到金秀儿,没有看到姒含霜他们,但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肖小小!”楚南急忙移开目光,看向了别处。

    肖小小应该来头不小,而且这看似柔弱的跟朵小白花的女人实际上却很可怕。

    楚南在面对闻人红妆时还敢打趣开玩笑,那是他打心底里认为就算是闻人红妆认出了他对他而言也没有任何危险。

    但是肖小小就不同了,这女人有点邪性,给他的感觉十分危险,虽然她对他其实并末表现出敌意,但他心底里就认为她是一个威胁。

    肖小小正与几个男女一起交谈着什么,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有不少,她根本就不曾在意。

    不过,当她被一道目光扫过时,她的心里骤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美眸如电一般回扫过去。

    她看到了一人其貌不扬的青年,看着很憨厚,她捕捉着他的目光,但那种感觉又奇怪的消失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