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605章 蛊惑,混入

    五爷气急败坏的提裤子,而叶艳艳尖叫着围拢衣襟,俏脸火红,香鬓凌乱,背着身子躲在并不宽阔的五爷身后。

    “怎么回事?快点说。”五爷喝道。

    “回五爷,新水街三霸死了。”这个人赶紧低下头,颤声道。

    什么!

    五爷似是听到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微微一怔之后,却发现这并不是一个笑话,他身上的气势猛然炸开,那通报的家伙直接惨叫一声倒飞着撞到了墙上。

    “滚起来。”五爷暴怒之后,却是立刻压住了失控的情绪,作为城主府的五管事,山崩于前面不改色有些过了,但也确非常人能及,他现在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养的那三条狗,可都是虚神境中期,为了让他们晋升到中期,他还花了不小的代价,结果让他们去对付一个虚神境二层的乡巴佬,就这么死了,这其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这报信之人吐着鲜血强撑着站了起来,这才将事情说了一遍。

    他所说的内容都是从新水街三霸****着身子,被人割了**冲到大街上说起,在以怪异的姿势的游荡了半晌后,四肢尽碎杀猪般惨叫。

    而后,被经过的大小姐看到,一怒之下斩下了他们的脑袋。

    他口中的大小姐,就是城主大人的亲孙女,此次前往青云派,是注定要留在青云派的天才。

    “大小姐有没有追查经过?”五爷一听到大小姐,心中就是一凛,他这城主府管事在外人面前是人五人六的,但在城主嫡系一脉的人眼中,他就是城主府的一个奴才,惹恼这位要入青云派的大小姐,可是要命的。

    “应该没有,大小姐只是路过,被那三个人污了眼。”这人道。

    “那个叫秦东的小瘪三呢?”五爷恨恨问。

    “不知道。”

    “滚出去。”

    五爷心中怒火中烧,转身盯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叶艳艳,突然一巴掌扇过去,将她扇得倒在地上,她惨叫一声,聚拢衣襟的手松开,一对雪白的大白兔蹦了出来。

    “臭****,害我损失了三员得力干将,老子******。”五爷扑了上去。

    而就在这时,春玉楼外,文芒同志正在不断的用拳头锤击着墙壁,他没有用玄力护体,很快就鲜血淋漓。

    他恨自己的懦弱,恨得痛彻心扉,但却又无力改变。

    “为什么?为什么?”文芒如野兽般低吼着,泪流满面。

    “因为你是个软蛋,你自己的女人在里面被一个老男人趴在上面耸动,你却只会如同一条狗一般在外面呜呜叫。”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如尖刀一般直插他的心里。

    文芒赫然回头,就看见一个男人在旁边讥讽的看着他,仔细一看,不就是在飞船上那个叫秦东的男人吗?也是叶艳艳让五爷对付的人。

    “这都是因为你,一切都是因为你……”文芒嘶吼着。

    “啧啧,你倒是挺会推卸责任的,你若是在那个女人面前强硬一点,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种地步,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懦弱,不过你倒是有一样挺了不起的,脑袋绿成这样还在这里哭哭啼啼,这一点可是无人能及啊。”楚南淡然的摇头道。

    “你知道吗?一砣屎还能让人恶心一下,你简直连屎都不如,你要是个男人,就上去,捅死那对狗男女。”楚南的声音带着蛊惑。

    文芒的目光在变化,他感觉他血液里的凶性在觉醒,这种感觉让他灵魂都在颤抖,突然间,他觉得,这本才是一个男人应该具有的血性。

    “但是……”文芒内心里还在本能的挣扎,他想说他根本打不过五爷,他上去就是送死。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有自我,男人就应该快意恩仇,生又何欢,死又何惧,人死卵朝天,只求痛饮仇人血。”楚南继续蛊惑。

    文芒的眼睛刹那间变成了血红,心里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生又何欢,死又何惧,人死卵朝天,只求痛饮仇人血。”

    然后,文芒一声低吼,走入了春玉楼。

    “砰”

    文芒踢开包厢大门,就看到五爷光着屁股压在****的叶艳艳身上,顿时,一股血气涌上脑海,他拔剑,蓦然就是一道剑芒斩了过去。

    “轰”

    五爷艰难的抬手抵抗,整只手臂都被斩下。

    “住……住手……”五爷极度虚弱,一看样子就不对劲,而他身上的叶艳艳更是睁着眼睛动弹不得。

    手臂飞了出去,一股鲜血洒在文芒的脸上,顿时,他更加疯狂了。

    “喝”

    文芒掠起,剑尖朝下,猛地一剑往下扎去,直接从五爷的背部穿透他的心脏,再插入了叶艳艳的胸膛。

    顿时,两人惨叫着,生命力快速流逝,转眼间就变成了两具尸体。

    文芒松开剑柄,呆呆的看着两具尸体,突然放声狂笑起来。

    而就在这时,外面有一队人冲了进来,蓦然对文芒发动攻击,几道强大的攻击在他身上切割,他的笑声戛然而止,倒地而亡。

    春玉楼的掌柜看着死去的五爷,他一臂已断,赤着身子被一剑穿心,身下的女子也与他一起穿成了串。

    此事一目了然了,但却还有不少疑点,五爷是虚神境巅峰,他就算专心做那事,也不太可能毫无反抗之力啊。

    春玉楼掌柜暗呼晦气,他这楼也有城主府的份子,倒也不怕怎么样,但人死在春玉楼里,肯定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春玉楼前有不少人在围观,议论纷纷,打听着里面的事情。

    而人群中,一个身影却是转身离开,正是制造这一切的楚南,他先是控制了五爷与叶艳艳,再用强大的精神力加上惑神香蛊惑文芒,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楚南心中是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是越来越黑心了,比如文芒虽然懦弱,他可能背负一生的阴影,但却不会死。

    “呼……”楚南长长呼出一口气,将这感觉甩去,他不亲自动手,是因为五爷是城主府的管事,水灵城城主若是重视起来,怕会影响到他与小胡子的计划,毕竟能成为青云星十八传送阵旁边的大城城主,手段绝不简单。

    五爷与文芒,叶艳艳的事很快传了开来,被人当成了谈资。

    水灵城城主府,城主许三生听着报告,很快察觉到了其中的疑点,五爷作为虚神境巅峰,不太可能这样的死法,难道是他做那事时太投入了。

    “龌龊。”许家大小姐许茹儿冷斥道,这五管事实在是败类,竟然连朋友的女儿也不放过,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有末婚夫,想像一下当时的情景,她就觉得恶心。

    许三生看了看孙女,笑道:“是污耳了,不过毕竟是我们城主府的管事,还是要查一查其中的内情的。”

    “有什么好查的,就算是另有人算计,他也死有余辜。”许茹儿冷哼道。

    “好好,那就罢了,一个奴才而已,我们明天可是要去青云派参加掌教的十万岁诞辰,今儿得好好休息一下。”许三生宠溺道。

    就这样,许三生也就懒得去管这事了,而这事了就这么被定性了。

    楚南回到酒楼时,已是深夜,不过却还末到子时。

    正要开门,隔壁小胡子的门就打开了,她冲楚南招了招手。

    楚南左右看了看,进了小胡子的房间。

    一进房间,楚南就耸了耸鼻子,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你狗鼻子啊,闻什么啊?”小胡子道。

    “闻到一股女儿香。”楚南笑道。

    小胡子瞪了楚南一眼,道:“你少起歪心思,你现在看看,我身上是否还有破绽。”

    “有。”楚南很肯定道。

    “哪里?”小胡子紧张问,她可是又细心的将一些小破绽都修正了。

    “眼神,你刚才瞪我的那一眼不觉得很娘吗?你一个留胡子的汉子这么风情万种,是个人都要被你吓尿了。”楚南笑道。

    小胡子啊了一声,随即轻咳了两声,身上的气息一变,目光变得锐利,她抱臂站着,笔挺如松。

    “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楚南道。

    小胡子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还需要等上一会儿。

    一回过头来,就看到楚南直接躺在了大床上,她的心顿时一跳,这床她沐浴后****的躺过。

    “你……你到哪里?”小胡子问。

    “随处逛了逛,这样的大城市我可是很少见得的,当然得开开眼了,你知道,咱是乡巴佬嘛。”楚南道。

    “对了,你们大刀门到底在哪啊?”小胡子问。

    “在蓝辰星一个很小的小镇上,我可是大刀门第一弟子。”楚南道。

    “呵呵,这么厉害,你们大刀门有多少人啊?”小胡子笑问。

    “三个。”楚南道。

    小胡子一愣,随即大笑了起来。

    “你可别笑,我们大刀门在以前也是很威风的,据门主他老人家说,我们大刀门可是数十万年前,名震天下的刀魔关云飞传下来的。”楚南道。

    “刀魔关云飞,哈哈,我不是故意要笑的,只是这实在很好笑。”小胡子道,刀魔关云飞就连普通人都知道,很多人家里都供奉刀魔关云飞的像,因为传说他能震慑一切邪妄。

    “不信就算了。”楚南道,其实他也是不信的。

    “刀魔前辈到底传了多少分支下去啊,但凡使刀的十个有九个都说是传自刀魔关云飞。”小胡子道。

    两人嘻嘻哈哈的聊天打屁中,子时很快就到了。

    “起来了,我们要动身了。”小胡子道。

    两人离开了酒楼,来到了大街上。

    虽然已是深夜,但依然处处都是人影。

    小胡子带着楚南很快来到了城主府的后方。

    城主府周边都一片空旷,暗中藏着不知多少高手,整人城主府也被无形的能量罩笼罩。

    小胡子却是带着楚南进入了一间屋子,这是离城主府最近的其中一间了。

    房子没有人,显然小胡子是早有安排的了。

    小胡子立在窗口一边,紧紧盯着远处的城主府。

    不多时,小胡子看到城主府那边有微暗的光芒闪过,她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跟我来。”小胡子轻声对旁边的楚南道。

    小胡子来到屋内正中央,突然按下一个机关,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地道口。

    小胡子一马当先钻了进去,楚南紧随其后。

    地道很窄,胖一些的人都无法通过。

    “晴野,你挖地道时就不能挖宽一些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用意念传音道。

    “不能挖宽,有细微的改动立刻就会被察觉,你可别乱扩宽地道啊。”小胡子立刻用意念回道。

    两人一前一后,快速往前爬去。

    突然,小胡子身体一顿,正在心里嘀咕的楚南脑袋直接撞在了她的屁股上。

    弹性不错,肉感十足。

    “你都不看人的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小胡子用意念怒声道。

    “鬼知道你怎么就停下来了?”楚南道。

    “你……嘘,收敛气息,别动。”小胡子还要说,但却察觉到了什么,立刻道。

    两人收敛起气息,这地道顿时没有了半点人气。

    就在这时,楚南听到了这地道旁有东西经过。

    好一会儿,小胡子才用意念传音道:“是城主府的地底巡逻兽,我们继续往前。”

    终于,这地道到了头,前面是一块石壁堵住了。

    在石壁的那一头,隐隐传来了兽吼声。

    小胡子拿出一个小瓶子,瓶子里钻的是如水一般液体,她将液体顺着石壁的缝隙倒去,这液体很快就顺着石壁往下流去。

    在石壁的另一头,是一个大坑,坑中全是尸体,五只浑身长满了鳞片的怪兽正在啃食着这些尸体。

    突然间,这五只怪兽突然齐齐抬起了头,变得亢奋起来。

    它们弃了尸体,来到坑壁前,伸出舌头去舔那一丝丝让它们兴奋的液体。

    过了一会儿,这五只怪兽就缩到了一旁,开始呼呼大睡。

    这时,小胡子将那石壁移开,与楚南钻了出来,然后原位封死洞口。

    两人飘然而下,小胡子目光扫了一圈,然后奔到一堆碎骨下,拿出了两个包裹,包裹里是制式的衣裳与令牌。

    “穿上。”小胡子对楚南道。

    两人很快将衣裳套上,再滴了血在令牌里,就光荣的成为了城主府飞船上两名专职添加能量石供给的卫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