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95章 闯祸的小灰

    莲心谷,圣莲园。

    园中有一汪轻雾缭绕的湖泊,湖边开满莲花,有白的,红的,黄的,甚至有两色和三色的莲花。

    湖中有一处平台,平台上有一女子正盘腿修炼,浓郁的天地灵气形成了看不见的漩涡进入她的体内,在她体内循环精炼后进入了玄脉。

    就在这时,女子一头秀发突然飘飞了起来,她的头顶,竟然凝出了一朵血色的莲花虚影,只是这朵血莲还只是花苞。

    女子周围的能量一爆,这朵血色的莲花缩回了她的体内。

    “还差一些。”女子睁开眼睛,自言道。

    这女子就是如今在八宗中声名鹊起的闻人红妆,当初她在三十位时才被莲心谷选中,但如今却震惊了整个天一神脉,莲心谷这是凭白捡了一个绝世天才。

    莲心谷谷主白若涵在湖边看着闻人红妆,一张看不出年纪的绝美脸庞流露出淡淡的笑意。

    闻人红妆初入莲心谷时不过是外宗弟子,那时她仅仅是圣境巅峰,除了容貌以及那清冷孤傲的气质外,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但是谁能想到,闻人红妆在初入莲心谷时就与一个虚神境二层的弟子发生了冲突,但她竟然废了这个虚神境初期的弟子,跨越了整整一个大境界啊,虽然她也受到了重创,因此引来了关注,她被破例进入了莲心秘境。

    更加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闻人红妆在莲心秘境中筑神基,竟然汲取了整个莲心秘境的能量,直接令得莲心秘境崩溃,但她也筑成了传说中的极致神基。

    莲心谷九峰峰主为了争抢她差点大打出手,而谷主白若涵使了点手段,再凭着谷主身份将闻人红妆夺了过来。

    “师傅。”闻人红妆身形一晃出现在白若涵面前,恭敬行礼。

    “红妆,不用操之过急,你的本命血莲本就是莲心谷三大异莲之一,比之寻常本命之莲更难绽放。”白若涵道。

    “我明白了。”闻人红妆点头。

    “红妆,听说你与楚南皆是来自大荒星域,你对此人可有所了解?”白若涵突然问道。

    楚南?闻人红妆知道八宗之中没有人选择楚南,她一入莲心谷一心都扑在修炼之中,却是并不知道楚南的消息,只是,谷主为何提起他?要让八宗宗主注意到,这难度可不小,只是不知道他又做出了何等惊人之举?

    “天下第一等的天才,心性坚忍,外圆内方,他是我们之中试炼的第一名。”闻人红妆道。

    “看来红妆你对他份外欣赏,是啊,试炼第一名,八宗的择徒弟子竟然都视而不见,他却在圣境踏过神道天梯第一阶段,如今被疯道人收为弟子,却是明珠暗投了。”白若涵提及此事,对那择徒弟子的选择就大为恼火。

    “他做出什么,我也不会太惊讶。”闻人红妆道,实在是楚南做出的震惊世人的事情太多,多到她都以为理所当然了。

    “你对他评价倒高得很,不过圣境妖孽者筑神境后泯然于众人者却是不少,他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筑成极致神基。”白若涵很肯定道,极致神基出一个已经是不得了了,她不信会有第二个,起码短时间内不会再有。

    “师傅,那疯道人是谁?”闻人红妆问。

    “疯道人,哼……”白若涵将疯道人这八宗公敌的事迹说了一遍,听得闻人红妆也是目瞪口呆。

    随即,闻人红妆便反应了过来,道:“那岂不是说楚南现在很危险?”

    “说不定很快就会听到他们师徒陨落的消息了。”白若涵道。

    闻人红妆抿了抿嘴,心绪有些不定。

    ……

    楚南破了傀儡杀阵后,一直在领悟,这一战让他彻底明白了极致神基的恐怖,他对自己的实力开始有了正确清醒的认知。

    更让楚南惊讶的却是灵玄火爆,他筑神基后,灵玄火爆的威力也是十分吓人,阵法同样如此。

    “楚南,你出来。”刚刚想到阵法,楚南就听到了肖小小的声音在疯魔谷外响起,这才想起他答应过她要教她阵法的。

    楚南出了疯魔谷,肖小小盯着他微微一愣,道:“你……你是楚南?”

    楚南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已经恢复了本来的面貌,肖小小却是没有见过。

    “你说呢。”楚南道。

    “难怪你伪装示人了,原来你自卑啊,也是,一个男人细皮嫩肉成这样,难免会被当成兔爷儿。”肖小小恍然大悟道。

    “肖小小,你到底要不要学阵法?”楚南被激的有些怒了,直接叫上了肖小小的名字。

    “废话,只是我在神道院等了你两天你也没出现,说话不算话。”肖小小哼道。

    楚南自知理亏,他这两天一直在领悟,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两人来到山脉深处,楚南开始教肖小小关于阵法的知识,一边说一边拿着树枝在地上画着。

    肖小小能布出命阵,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基础的楚南直接略过,他讲的是对于玄阵的理解,对于天地奥秘的一些猜测,这给肖小小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你先布一个最普通的隔离阵法。”楚南讲解一番后对肖小小道。

    肖小小二话不说,行云流水的布出了一个隔离阵法。

    楚南眉头却是皱了皱,肖小小布出的这个隔离阵法看起来很完美,但是为什么总感觉有哪里不对似的。

    肖小小看了看楚南的神情,有些紧张问道:“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你布阵时有没有感觉到少了些什么?”楚南问。

    肖小小点头,道:“没错,我布出的阵法再完美,表面看上去再无懈可击,但总觉得只是形似而神不似,感觉缺少了最核心的东西。”

    楚南手中的树枝在肖小小布出的隔离阵法的几个关键点点了几下,观察着阵法的变化。

    “我认识的玄阵师几乎都有着这样的原因,并不仅仅是我,或者可以说整个天灵星界的玄阵师都有着这样的原因。”肖小小道。

    “整个天灵星界……”楚南更加疑惑了,从表面上来看,他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阵法线条如同教科书一般分豪不差,但怎么就感觉不对呢?

    这时,楚南手中的树枝挥舞,眨眼间,一个与肖小小布阵的隔离阵一模一样的阵法闪现。

    肖小小呼吸一滞,目光紧紧盯着楚南布出的隔离阵,道:“就是这种感觉,是有灵魂的感觉,你布出的阵法灵气十足,但我布出的就如同死物。”

    楚南也有这种感觉,但却想不通。

    “天灵星界的阵法师自古以来就是如此?”楚南问。

    “当然不是,你看看各地的空间传送阵就知道了。”肖小小道。

    “对啊,这些空间传送阵,总不会都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吧。”楚南道。

    “当然不是,空间传送阵的搭建是用天阵阵碑直接复刻的。”肖小小道。

    直接复刻?天阵阵碑?

    楚南心中一动,该不会与天阵派有关吧,记得中枢大阵开启时,他感觉到了天门之内亦有天阵分支的存在。

    “天阵阵碑被谁掌握?”楚南问。

    “当然是阵法师公会了,每建立一个空间传送阵,阵法师公会都要占据十之二三的利润分成。”肖小小道,提到阵法师公会,倒是有些仇恨的样子。

    “你没有加入阵法师公会?”楚南问。

    “哼,阵法师公会就是一个吸血鬼组织,天灵星界的阵法始终末能发扬光大,就是因为有这个阵法师公会的存在。”肖小小道。

    “这话怎么说?”楚南饶有兴趣的问。

    “阵法师公会有一些资料,应该能够知道为什么现在的阵法师无法像上古时期一样完全发挥出阵法的威力,但是要看到这些资料,却需要加入阵法师公会受其盘剥,要遵守其严苛的规矩,或许还要等上数百年的时间你才有这个资格。”肖小小道。

    “是吗?那么阵法师公会的阵法师布置阵法是否也缺少灵魂?”楚南问。

    “一般是的,但公会里有不少神秘的阵法师,他们或许已经找到了原因。”肖小小道。

    “那么阵法师公会岂不是势力滔天?”楚南问。

    “当然不可能,阵法师公会虽然遍及天灵星界,但其成员大多实力低微,想颠覆传统宗派势力,它还远不够格。”肖小小道。

    楚南这时猜测,这个阵法师公会的核心人物,即使不是天阵派分支,也与天阵派脱不了干系。

    而天灵星界的阵法师布阵都缺少灵魂,成为一种普遍原因,根子在哪里就难说了,反正应该是天灵星界这个大环境的因素,在这个大环境学习阵法的就不可避免的有了相同的缺陷。

    “师傅……”肖小小突然开口。

    “别,你一叫师傅我就瘆得慌,你直呼我名字得了。”楚南道。

    “好啊,师傅……,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原因的。”肖小小却是轻笑着道,那柔弱的大眼睛还适时的散发出了崇拜的光芒。

    “今天到此为止吧。”楚南看着肖小小再度流露出当时在登天楼时那天真柔弱的模样,却是感觉心中发寒,急匆匆丢下一句话就闪人了。

    肖小小轻拂了一下被风吹动的秀发,看着楚南消失的方向,自言道:“阵法师公会那几个老家伙若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不知道会不会跳起来……”

    ……

    楚南接下来的日子哪都没有去,只是专心的巩固着自己的境界,偶尔出去教一教肖小小阵法上的东西。

    楚南也不止一次的想要弄清楚他神基上的七彩液体到底是什么,又对至尊神基产生了怎样的改变,在这七彩液体浇在神基上时,他是有感觉神基似乎产生了一些变异。

    七彩液体肯定是不简单的,它被寄魂兽当成宝贝,而在大荒星的白沙城时,他曾打开了瓶盖,结果出现了恐怖的兽影,最后是被小灰给吞噬了。

    “小灰,这家伙死哪去了?”想起小灰,楚南才想起小灰说在神道山脉寻找宝贝后,这段时间都没再现身过。

    就在这时,楚南突然感觉地面一阵剧烈的抖动。

    “卧槽,地震了?”楚南电射而出,却是骤然发现整个神道山脉都在震动,一颗颗大树倒下,连那山峰都似长了脚一般开始移动。

    真是地震啊!

    正当楚南这么想时,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仿佛刚刚只是这片大地打了一个喷嚏,一切又照旧了。

    但是,楚南在刹那间觉得有些不对劲,空气中的灵气怎么变得这么稀薄了?

    就在这时,神道峰上叶家的强者愤怒的出动了,而神道院里论道的强者们也都出来了。

    “发生什么情况了?院子里那浓郁的能量竟然一下子消散了。”

    “我那里也是,看叶家这些人的样子,估计有人动了神道山脉下的能量源泉。”

    “谁胆大包天?不过,据说神道山脉下的能量源泉是有乾坤尊者的禁法守护的。”

    “这年长日久,禁法消磨也是正常。”

    “亦有可能是乾坤尊者陨落了,以他的本源设的禁法自然而然会大受影响。”

    神道院的人议论纷纷,而叶重山却是神色阴沉无比。

    “峰主,能量源泉少了一半,似乎是被一口吞噬的,而且……”

    “而且什么?快点给我说。”

    “而且能量源泉上方结成的璧龙果碎裂了。”

    叶重山闻言脸色发青,仰天怒吼一声:“是谁,我要将他千刀万剐。”

    叶重山的怒吼声在各大山峰间回荡,而一道影子此时却在树林山峰里狂奔。

    小灰的心还在扑通扑通直跳,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总算是让它一举成功的吞噬掉了一半的能量源泉,原本还要将那璧龙果带回去给楚南的,却不想出了意外。

    不过也没什么,等回去分楚南一些能量源泉就是。

    只是,那几只追踪它的东西太讨厌了,竟然怎么也没能完全甩脱。

    远远追着小灰的是几只如同兔子一般的生物,速度快若闪电,并且锁定了气息就不会追踪错误,无论小灰怎么故布迷阵,始终吊着它的身后。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