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87章 寂无之威

    楚南与郁珍珍施施然离去,而这两个巡守人却仍站在原地看着楚南的背影,看他们这表情似乎还没醒过神来。

    两人来到一座山峰的顶端,坐在草地上看着下方绵延不知多少里的丛林。

    郁珍珍不开口,楚南也没问。

    “一年多的时间,你怎么一次也没有出现过?”郁珍珍终于开口了,有些幽怨的问道。

    “这一年多的时间我被师傅折磨得死去活来,清醒的时候都不多。”楚南道。

    郁珍珍“啊”的一声惊呼,有些紧张的望着楚南,似乎想看看他有没有出问题。

    “哈哈,别担心,其实只是一种修炼的方式,以后就不会了。”楚南笑道。

    郁珍珍这才松了一口气,幽幽道:“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会在神道院呆这么久,又为什么会被……被那个畜牲侵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我想知道啊,只是不太好开口。”楚南道。

    “我姓郁,在天一神脉,我们郁家名声并不显,但我毫不谦逊的说,论财力,八宗中任何一个也比不过我们郁家。”郁珍珍道。

    楚南有些惊讶,郁家有如此财力,不用说实力定然是极强的,再厉害的强者也需要资源的堆砌,就少不了神云晶。

    “只是,我们郁家在这数百年来,却是出现了巨大的危机,年青一辈的嫡系子弟只要一踏入神境,就会在十年内死去,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郁珍珍说着,声音都轻颤了起来。

    楚南亦是目光闪动,被惊到了,他看着郁珍珍,她可是正好处于圣境巅峰。

    “我其实在二十年前就可以筑成神基,踏入神境了,以我的天赋与资源,筑成的神基十有八九是完美神基,但是因为我郁家之事到现在都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我的境界被一再压制。”郁珍珍苦涩道。

    “难道是血脉诅咒?”楚南心中暗暗道。

    “如今,我已经是郁家年青一辈中,仅剩的具有天赋的嫡系血脉,我出来就是为了寻找解决的办法,胡伯用星命盘推算过,说我的机缘应在你的身上,所以,我才会这么死皮赖脸的跟着你。”郁珍珍道。

    “之前那个家伙是?”楚南问。

    “他是我小时候遇到的一个小乞丐,因为可怜他将他带回了郁家,却想不到他竟然是一个禽兽。”郁珍珍痛恨道,她最恨的却是她那四叔,那可是她亲叔,想不到为了夺权,竟然也如此丧心病狂。

    楚南轻叹一声,道:“机缘这东西虚无飘渺,你可别抱太大希望。”

    “我懂的,只要你让我待在你的身边,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郁珍珍有些急切道。

    楚南闻言,有些揶揄的看着郁珍珍,什么都愿意?这话可不是随便说的。

    郁珍珍俏脸一红,白了他一眼,道:“你要想做什么坏事,只要你有胆,我就奉陪。”

    楚南顿时被雷得外焦里嫩,这妞还真敢说啊。

    “好一对奸夫****。”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个不屑的声音。

    楚南扭头看了一眼,看到一个身着泛着淡淡华光衣裳的青年降落,身后跟着两个狗腿子。

    “你又是哪根葱,既然看到我们在谈情说爱,还不长眼的过来,是不是贱啊。”楚南站起来,冷冷道。

    “黑鬼,你找死吗?我们叶三少在此,你睁大眼睛认清楚了,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一个狗腿大声道。

    “滚。”楚南一步踏出,气势冲天。

    这狗腿心神被夺,竟是吓得蹭蹭退了几步,膝盖都发软了。

    “哼。”这位叶三少一声冷哼,身上神境气息陡然散发而出,与楚南的气势相撞。

    两股气势相撞,竟然僵持不散,这叶三少脸色顿时有些变了。

    他叶三少可是虚神境四重,筑的可是无瑕神基,距离完美也只差一个等级而已。但是,楚南却仍在圣境巅峰,尚没有筑神基,但其势如岳,竟然隐隐还胜他一筹。

    就在这时,楚南散了气势,淡淡道:“你们若是有事就说事,若是想找茬,我们两个圣境玄修也末必会怕了你这神境中期的强者。”

    叶三少气势顿时一滞,神情阴晴不定,的确,在气势上没占到便宜也就罢了,若是他以神境四层的境界去与楚南这圣境巅峰的人斗的话,恐怕会让家里的人取笑死的。

    其实叶三少之所以找了过来,是因为恰巧听到了两个巡守人提到了楚南,魔道人一年多前带到疯魔谷的人,亦是一年多年以圣境踏神道天梯却通过了第一段的天才,所以,他才过来看一看,第一是好奇,第二是不忿。

    “小子,你在疯魔谷没被折磨疯,别以为是你的幸运,告诉你,这是你的不幸。”叶三少冷哼一声,带着两个狗腿子就要走。

    不过,就在这时,他却又笑了起来,道:“刚刚说到是你的不幸,你就有麻烦了。”

    天空中突然射来一道道身影,都是衣着不凡的青年男女,足有十余人。

    “叶三少,这就是疯道人新收的徒弟?”一个阴沉的青年问道。

    “没错。”叶三少道,嘴角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圣境?呵呵,虽然有些跌面子,但是疯道人曾让我桑灵宗丢尽了脸面,这次怎么也要教训一下他的徒弟。”这阴沉的青年扫了楚南一眼,冷冷笑道。

    “林哥,你可得让他留口气,我们宗派的仇还等着报呢。”另一个青年道。

    楚南眯了眯眼睛,这些人都是神境初期的家伙,若是以前,他二话不说就逃。

    但之前他一拳与那郁青峰一剑硬拼了一把,竟然还占了些便宜,他的肉身他的灵魂已经蜕变进化,而且,那一拳中,他后面细细思索,似乎带上了一丝难以言谕的寂无之气,应该也与他修炼的寂无神决有关。

    所以,楚南非但不惊,反而跃跃欲试,他也想知道自己现在的战斗力究竟达到什么程度了。

    “郁珍珍,你先到一边去,我来领教一下这些天才的实力。”楚南淡淡道。

    郁珍珍犹豫了一下,走到了一边,她也是想起了楚南对战郁青峰的实力,若不是亲眼所见,谁又能相信一个圣境玄修对上一个神境强者竟然还会占到便宜。

    在她看来,楚南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他能在圣境踏过神道天梯第一段,战胜神境强者也就不那么稀奇了,要知道,神道天梯第一段绝大部份的神境强者都踏不上去,而且,就算踏过神道天梯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虚神境后期的强者。

    “接我一拳吧。”那阴沉青年冷喝一声,突然间脚下连踏三步,身体带起的速度令得整个空间都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与此同时,一只拳头如火箭般射向了楚南。

    叶三少暗自点头,桑灵宗的核心神术桑灵拳果真独树一帜,威力不凡。

    楚南一挑眉,站在原地,简单一拳与之对轰。

    “这小子真是活腻了,本身境界就差上这么一个大等级,竟然不知闪避,反而硬碰硬。”一个女子讥讽道,仿佛看到了楚南整只手臂碎成肉糜,五脏六腑都重创的凄惨模样,当然,他肯定不会死,疯道人虽然四面楚歌,但发起疯的可怕,没有哪个宗派愿意去承受。

    “砰”

    烟尘翻卷,恐怖的能量潮一圈又一圈散发出去,令得众人纷纷神力外放抵挡。

    一声闷哼声,就看到一个人影从烟尘中冲出,一口血雾喷的是唯美至极。

    咦,怎么是朝着这个方向的……

    就在这时,这人影重重摔在地上,虽然很快跃起,但他的手臂却呈现诡异的弯曲状,目光如同见鬼了一般。

    “啊,林兄,这……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在刹那间变了脸色,流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烟尘被吹散,楚南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地,浑身上下一片清爽,连尘埃都没染上一点。

    “他隐藏了实力,他绝对不是圣境玄修。”这姓林的阴沉青年咬牙切齿道。

    “我们一起上。”另一个青年目光闪烁着道。

    “对,一起上吧,我已迫不及待了。”楚南有些亢奋,那一拳给了他极强的信心,他也确信了他的能量中确实带上了一丝寂无气息,这是他力量爆发的关键。

    就在这时,天际突然传来一道恐怖的气息,令得楚南在瞬间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一群小崽子,当我们神道院是什么了?神道院是论道切磋的地方,不是小朋友打架斗殴的地方。”一个慵懒的女声响起,刹那间,一个身着红裙的女子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女子极美,从外面看不出年纪,但那一双美眸里透出来的气质却让人知道她绝不是一个小姑娘,她说话的语气也是长辈姿态。

    “小姑姑。”那叶三少一见得这女子,缩了缩脖子,硬着头皮出来见礼。

    “小三子,是你破坏规矩?”女子挑了挑那好看的秀眉。

    “不不,我只是恰逢其会,来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叶三少急忙道。

    “一个个都闲得慌吗?闲得慌就滚去闯神道天梯。”女子娇喝道。

    这群青年男女一个个激灵着就跑,瞬间走得一个不剩,只留下了楚南与郁珍珍。

    这红裙女子看向了楚南,一双美眸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开口道:“小黑鬼,你就是我二叔找的徒弟?没被折磨疯也是一种本事。”

    楚南一脸平静,淡淡道:“你即是我师傅的侄女,我们算是同辈人了,姑娘的语气是不是要尊重一些。”

    红裙女子一愣,随即咯咯娇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那一对颇为宏伟的大白兔不断的颤抖着,着实勾人。

    “好吧,若是我二叔没被逐出家族,说不得你还得叫我一声姐。”红裙女子道。

    “我现在也可以叫你姐啊,虽然我师傅被逐出叶家,但血脉亲情又岂是说断就能断的。”楚南腆着脸道,他知道这红裙女子是天神境界,说不得还是后期,看叶三少对她的态度,她在叶家肯定也是重要人物,拉点关系想必疯道人也不会怪他。

    “咯咯,你倒是会顺杆子爬,我认了你这弟弟也无妨。”红裙女子笑道。

    “姐,你就是我亲姐了,弟弟我无一物傍身,姐你看是不是给点见面礼什么的。”楚南脸皮厚如城墙,一开口就讨要礼物了。

    “有我二叔在,姐的这点东西你哪看得上。”红裙女子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就拒绝了。

    楚南耸耸肩,他本也就闹着玩的,自是不指望她真给东西。

    “不过,你即在神道院,这块令牌就当是见面礼了,有了它,你可以在神道院各域论道场旁听,在神道院范围内,若是有开眼的惹到你头上,你也可以出示此令,但出了神道院就无效了。”红裙女子丢给楚南一块嫣红色的精巧令牌,就化为一道红芒消失。

    楚南把玩了一会儿这令牌,就收了起来。

    “恭喜你了,认了这么一个姐,在天道院你几乎可以横着走了。”郁珍珍笑道。

    “是吗?她这么牛?”楚南问。

    “看来你真是什么也不知道,你该不会连天道院是谁掌控的都不知道吧。”郁珍珍道。

    “叶家?你说过天道院最初是乾坤尊者办的。”楚南道……

    “就是叶家,乾坤尊者姓叶,你说呢?论财力,叶家不如我们郁家,论势力,叶家不如八宗,但论声望与底蕴,叶家在天一神脉却已经是一个象征符号了,就是因为乾坤尊者这个名号。”郁珍珍道。

    “好吧,我孤陋寡闻了,那我这位姐叫什么名字?名声响不响?”楚南笑道。

    “她叫叶檀玉,筑的是完美神基,如今是天神境巅峰,在叶家明面上,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强者,她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没想到竟然回了神道院。”郁珍珍很是崇拜道。

    “的确牛啊。”楚南点头道,难道那些小子见了她一个个都胆颤心惊的。

    两人聊了一会儿,郁珍珍看了看天色,道:“我得回去了,你什么时候还会再出来?”

    “有时间就出来,我有令牌,到时直接来找你好了。”楚南道。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