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74章 星界树幼苗

    一夜缠绵,个中滋味自是不足为外人道。

    谢芷若与席慕云一左一右瘫在楚南的怀中,一根手指头都不愿动弹,积压了五年的思念与不安都在这一夜发泄了出来。

    “怎么不睡?”楚南轻声问,他感觉到两女的困意,但她们偏偏没有入睡。

    “怕一睡着,你就不在了。”谢芷若幽幽道。

    楚南能明显感觉到两女内心的彷徨,虽然他并末给她们压力,但此时他的身份与实力,其实就是一种莫大的压力。

    事实上,男强女弱本是正常的社会形态,找一个强大的男人是女人的正常心理。

    但是,这种强大,是在认知范围内的强大。

    太大的差距,就成了隔阂,仿若眼前的人是活在自己的虚幻中的。

    如今楚南带给她们的就是这种感觉,总感觉是阳光下的泡沫,虽然美丽,但一碰就会破碎。

    楚南抱着两女的手紧了紧,似想通过这样的力度来传递他的力量。

    ……

    楚门大军一夜之间由玄力运输飞船运抵七大星省,开始全面进攻。

    楚门之前对于七大星省的蚕食是缓慢而温和的,直到楚门的玄力飞船有了空破,并且建造了空中堡垒,扩张的步伐才加快。

    但是,没有人会想到楚门就这样突然的发动了全面战争。

    之前还是顾忌辉煌帝国,但现在,辉煌帝国根本就不算事了,楚南派出的七具圣境天魔傀儡就能直接踏平了辉煌帝国,更何况现在仅仅是针对七星大陆。

    如同摧枯拉朽般,几乎没有像样的抵抗,七大星省总督与星殿殿主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任何想要顽固抵抗的人会被圣境天魔傀儡直接抹杀。

    而在楚门在整个大陆掀起腥风血雨时,楚南与谢灵烟来到了冰谷。

    一见得那冰谷大殿,楚南就不由得一怔。

    “怎么样?是不是很壮观?”谢灵烟问。

    “是很壮观,不过这宫殿造型很眼熟啊。”楚南道,其实他一眼就看出了这宫殿明明就是仿金烈阳的火焰宫殿建造的。

    这时,宫殿大门打开,一股冰霜从殿中涌出,竟是化为漫天凝固在空中的冰晶,刹是美丽。

    “你师傅这是啥意思啊?”楚南轻声问谢灵烟。

    “欢迎你的意思。”谢灵烟说着,拉着楚南的手往前走去。

    两人所过之处,冰晶飘散下来,他们在冰晶中走出了一条圆拱形的通道。

    进入冰殿之中,楚南就看到了浑身笼罩在一层寒雾中的冰后。

    “晚辈见过冰后。”楚南行礼,就凭冰后现在是谢灵烟的师傅,这礼数也绝不可废,当然,在同时他也感知了一下冰后的气息,她的实力应该也差不多在圣境初期的样子,真要打起来,她末必是自己的对手。

    不过,楚南很快将这想法甩去,这是想什么呢,有谢灵烟这一层关系在,他与冰后就不可能是敌对关系。

    冰后打量着楚南半晌,那寒冰色的瞳孔内闪出一丝震惊之色,这小子,才多久的时间,竟然就达到圣境了,她之前还以为他应该不是谢灵烟的对手,看来她还是远远低估了这小子的潜力与天赋。

    “你的境界在圣境二层,但气息却远超这个层次,你真实的实力到哪个层次了?”冰后开口道。

    “真龙界年青一辈第一强者,达到伪神境的一个天才,我一招败他。”楚南淡淡道,他不是在骄傲的炫耀,只是在平静的陈述一个事实。

    一招击败伪神境?冰后此次却是真的为之动容了,这意味着什么她十分清楚。

    谢灵烟的目光已经在冒着星星,崇拜的望着楚南,这可是她的男人啊。

    “你见到金烈阳了?”冰后问,她虽然竭力在掩饰自己的情绪,但明显有些失败。

    “见到了,他给我了这东西,让我交给你。”楚南说着,拿出了一枚戒指,丢给了冰后。

    冰后接住这戒指,怔怔的看着它,就如同痴了一般。

    楚南看着冰后的模样,与谢灵烟对视一眼,离开了大殿,去了谢灵烟平素修炼休息之所。

    “这就是你修炼的地方?”楚南看着这间用不知道多少万年的玄冰砌成的修炼室,有些无语,这人天天呆在这种冰寒环境之中,性子不冷才怪了。

    “我修炼的是冰玉决,必须这样才修炼的快。”谢灵烟道。

    就在这时,楚南的目光突然一闪,发现了这修炼室的一个阵法,一推算,他很快找到了几个阵眼,在这几个阵眼上,他看到了几种十分珍稀的能量晶石。

    这几种能量晶石,还是楚南在天阵之界的天阵塔第一层才知道名字的,此前从末见过,也就是说,它们整个大荒星域的普通世界可能都不存在,那冰后是从哪里得到的?

    “你师傅从哪搞到这些东西的?”楚南问。

    “不知道?”谢灵烟摇头,有时候她也很迷惑,冰后脱困后,连衣裳都没有,一直用冰雾遮挡,但她却是亲眼看到冰后从无到有将这冰殿建立了起来,其中用到的可不仅仅是寒冰,还有很多种宝光四射的材料,但她真的不知道冰后是从哪里弄来的。

    “冰后应该有给你服用什么东西吧。”楚南问。

    谢灵烟拿了几个玉瓶给楚南,里面是一些炼制好了的灵液。

    楚南置于鼻间闻了闻,很快从里面闻到了十几种极其珍贵的神级灵药。

    “难道她有随身的虚空储物空间?”楚南想到了这个可能,根据一些记载,只有具有空间天赋的高等级神境强者,才有可能凝聚出虚空储物空间,从而脱离空间储物器具的束缚。

    “又或者,她有办法在七星大陆搞到这些材料?若是七星大陆真有这些材料的话,早就被占了吧。”楚南心里嘀咕着,但他却也想到了七星大陆的不凡,比如七星大陆与天阵派的七星天阵有没有关系?为什么在七星大陆有七星天阵的核心残阵?还有兽人,邪灵与血族,似乎只有在七星大陆繁衍生息,他也是好不容易才遇到了宗政暮雪这一个血族。

    这时,楚南被谢灵烟拉到了她休息的地方,她的闺房倒是素雅幽静,房间都是用一种木头将寒冰隔绝了开来。

    “这才像个人住的地方嘛。”楚南笑道,他并不想谢灵烟成为小龙女似的人物。

    谢灵烟嘻嘻笑着,修炼了冰玉决后,她的确是越来越清冷了,这期间她回去一次,就算面对谢芷若她都不会情绪波动,但只要话题一涉及到楚南,她的心就会在刹那间破冰而出,表情也变得生动。

    即使是冰后也时常叹息,甚至有些嫉妒,但这样的状态并没有影响到谢灵烟的修炼,甚至她的修炼速度极快,所以,冰后一开始才会说楚南的实力会不如谢灵烟,只是她没有想到楚南这厮跳出这个角落就如同龙游大海,短短五年竟然达到了如今的层次。

    “要不……我们做点什么?”楚南看着那张柔软的大床,瞅着谢灵烟嘿嘿坏笑。

    “作死啊。”谢灵烟瞪着楚南。

    “其实我只是想抱抱,这样也不行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哀叹一声,一脸的失落。

    谢灵烟哪会不知道楚南是故意作出这种表情的,但是,想想却有些小小的愧疚,毕竟因为冰玉决的关系不能真个与他欢好,于是,她走上前,窝入他的怀中,双手环着他的腰。

    “这样行了吧。”谢灵烟道。

    “如果能亲亲小嘴就更好了。”楚南道。

    谢灵烟在楚南怀中抬头,踮起脚在他唇上“叭唧”了一下。

    “如果能……”楚南说着,抓住谢灵烟的小手放在他的两腿之间。

    谢灵烟娇躯一僵,俏脸如火烧一般,小手僵着一动不动。

    “动一动。”楚南蛊惑道。

    谢灵烟咬了咬下唇,小手轻轻动了动,突然一用力。

    楚南大叫一声跳了起来,幽怨的看着谢灵烟道:“谋杀亲夫啊。”

    “再挑逗我,我就咔嚓了你。”谢灵烟恶狠狠道,心中却是羞臊不已,她师傅可就在大殿,乱来被发现的话她可没脸。

    就在这时,冰后的声音响了起来,让他们到大殿去。

    谢灵烟拍了拍胸脯,白了楚南一眼。

    楚南却是四下看了看,嘀咕道:“没想到冰后还有偷窥的癖好。”

    来到大殿,看到冰后站在殿门口,正望着外面的冰谷,但焦距却有些散乱。

    楚南与谢灵烟站在大殿中,等了好一会儿,冰后才回过神,转过身望了过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楚南感觉冰后看他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了,刚刚进来时,她望向自己的目光更多的是惊异,还有着令人无法接近的疏离感。

    但是现在,冰后看他的目光却多出了份亲切,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反正,楚南感觉有些不适应,总觉得这变化来得太奇怪了一些。

    “师傅,你唤我们来有事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谢灵烟问。

    “灵烟,你回避一下,我有些事想要单独跟楚南说一说。”冰后道。

    谢灵烟怔了怔,看了楚南一眼,见得他对她点头,便出了大殿。

    “无论如何,我得谢谢你,我当初并不抱希望,没想到你真能去浮玉煌界,并且找到金烈阳。”冰后道。

    “因缘巧合,说明你们缘份末绝。”楚南笑道。

    “你帮了我,自也不会让你白帮,就送你一样东西吧。”冰后道,她说着,满头冰丝突然扎入了冰殿地面。

    而后,当她满头冰丝收回来时,上面竟然缠着一株细小的嫩苗。

    这绝不是普通的小树苗,它不断的散发着淡淡的微光,将冰后满头冰丝都割断,但冰后那晶莹剔透的发丝一旦断了又很快会重新长出一截。

    “这是什么?”楚南惊讶的问。

    “星界树幼苗。”冰后道。

    “星界树?”楚南一惊,蓦然想到了紫月书院,紫月书院的深处,就是枯萎的星界树的树根,而他也吸收了一滴星界树的汁液,但那时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是宇宙间生长的神树,一颗星界树能撑起一个浩瀚的星界,当然,它只是一株小树苗,十万年间,它一丝一毫都没有变过。”冰后说着,将这星界树幼苗甩了过来。

    楚南伸手要抓它,但这星界树幼苗却唰的一下钻入了楚南的眉心,径直扎根在他眉心意识海内的紫月神晶上。

    “咦!”冰后很惊讶的望着楚南。

    楚南摸了摸眉心,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它竟肯栖身于你的灵魂深处,证明它已经认同了你。”冰后道,一双瞳孔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楚南,似乎想要将他的里外都看个通透。

    “是吗?看来我还比较讨喜。”楚南笑道。

    “你最好不要让人知道你身上有星界树幼苗,否则会惹来祸端。”冰后道。

    “那它到底有没有好处?如果只能带来灾祸,你给我岂不是害了我。”楚南道。

    “这是星界之树的幼苗,你明白了没有?这可是……反正你知道这东西是天地至宝就行了。”冰后道。

    “那它到底有没有好处?”楚南坚持问道。

    “废话,它当然有好处,它的好处……我也不是很清楚。”冰后有些尴尬,她确实不知道这株星界之树的幼苗会带来什么好处,反正她带着它十万余年,还真没有察觉到它会带来任何好处,反倒是因为它,她落得如此境地。

    楚南有些无语,他内心深处是猜到星界之树肯定非同寻常,但猜到没有用,得知道它能带来什么好处啊,它于修炼有用,还是能干些什么?

    楚南看着冰后尴尬的样子,甚至都怀疑她是不是别有用心了。

    一样看不到任何好处的东西,反而一旦泄露会带来无尽灾祸,这不是坑爹吗?

    “你别不知好歹,如果你不是灵烟这丫头的意中人,如果你不是秀儿的夫婿,我不可能会将我付出这么大代价保管的东西给你。”冰后似是知道楚南的想法,冷哼一声道。

    “我与金秀儿的关系与你有关吗?不对啊,秀儿才八十九岁,你关在天牢沼泽都十万年以上了,难道你是爱乌及乌?”楚南很是奇怪的问道。

    “放屁,秀儿是我的女儿。”冰后暴怒道。

    额?

    楚南张大了嘴巴,他没有幻听吧。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