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64章 荣耀归来

    楚南心中一惊,眉心中的紫月神晶有一道清凉的气息钻入了双眸,立刻这种刺痛感就消失无踪。

    “咦。”中央的老者似是有些惊讶,目光在楚南的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楚南却是没敢再看这三个人,都不用猜,他也知道这定是天门里出来的人,他明白宇宙有多么广阔,所以,他不会坐井观天。

    除了楚南之外,还有各大星域最顶尖的四十九名天才,他们几乎都是神境,除了自己……还有闻人红妆。

    楚南不仅仅看到了闻人红妆,还看到了金秀儿,看到闻人红妆他不奇怪,但是看到金秀儿这却让他大吃一惊。

    记得之前看金秀儿的排名在万名开外了,她是做了什么竟然闯到了五十人的大名单中?

    楚南看着金秀儿,金秀儿也看着他,还傲娇地一甩头,对他的疑虑视而不见。

    而这时,其余星域天才的目光却是上上下下的扫视着楚南,这一张脸,他们是无比的熟悉。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在圣元界里嚣张得不要不要的人,竟然只是一个圣境玄修,比看到闻人红妆时还要惊讶,闻人红妆毕竟只排在了三十六名,而他却直接挤掉了原本排名第一的姒含霜,占到了第一位。

    这个第一位,他仅仅是一个被屏蔽天地真源十万年的偏僻星域出来的家伙,一个圣境初期的家伙,这就算有点心理准备,还是令人难以接受,他们这么多的神境强者,怎么就被他踩在了脚下呢。

    楚南无视别人探究的目光,因为他同样也在打量着这些人。

    “人已经到齐了,废话也不多说了,你们五十个人,就是我们南天门外八十九个星域最终选出来进入天门的天骄,恭喜你们从此踏上神灵之道,老夫乃南天门接引神使,这是你们的接引牌,都拿好了。”这老者一挥手,五十块不知什么金属打造的接引牌就浮在了众人的面前。

    “天门真正开启,还需要一段时间,你们在各自星域也定有事情需要处理,待天门开启之前,接引牌会带你们来回天门之外。”这老者见得众人都拿好了各自的接引牌,便接着道。

    “尊敬的接引神使,我想请问我们的排名在进入天门之后,是否是有作用的?”问话的正是姒含霜。

    “原本你们进入天门之时自会知道,不过既然有人问了,老夫就现在告诉你们吧,天门幻化的世界,是天门自主控制,你们在入天门之时,天门会根据排名给你们一些机缘,这些机缘有可能是神丹,神决,神术,神兵,亦有可能是一些稀奇古怪,便却没有什么用处的东西,这一切依然是要看运气,只不过一些机缘根据排名是分三六九等,排名越前的,其获得大机缘的机率就更大一些,或许还有一些其它的好处,这就要你们入天门时才知道了。”老者道。

    老者一说完,不给这些人再问话的机会,他手掌心射出一道神光,径直将五十人都传送了出去。

    “叶老,这一批入天门的人当中,倒是有几个好苗子,那浩天星域的姒含霜,甘子星域的阳震东,苍角星域的铁如松,都是少见的天赋血脉,以后必有一番作为。”这时,老者身边的年轻男子开口道。

    “此次那大荒星域,竟是有两个圣境的小家伙也入了名单,而且一个排在三十六位,一个直接就排在第一了,还真是难以置信。”另一边的年轻女子道。

    “我已打听过了,那大荒星域叫楚南的小子是不知什么原因得到了一块不大可能得到的锁魂牌,进入圣元界的身份竟然是副宗主的独子,他利用别人无法企及的大量宝物取得了如今的成绩,就算是投机取巧了。”年轻男子眉头皱了皱,显然对于楚南取得第一颇为不认同。

    “三师兄,你这话我可不同意,为什么就他得到了这身份别人得不到,这也是实力。”旁边的年轻女子反驳道。

    老者哈哈一笑,道:“你们别争了,老夫此次带你们来只是来看看,心里有个底,每一次入天门的下星域天才中都会出几个惊才绝艳的人物,而这一次你们炼星殿拥有首轮选择权,时间还有,你们自己商量着吧。”

    ……

    浮玉煌界,烈阳宗中央山峰,数百名宗门领袖就这么盘坐在广场上足有三个月的时间。

    自各宗所有天才都参加天门试练后,他们就一直在这里。

    自那传送门关闭后,那传送门消失的地方,总是会若有似无的飘下来一些天地真源,不,并不仅仅是天地真源,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念碎片,这才是上数百名宗门领袖一坐三个月不起来的原因。

    头一个月,银月书院院长木水柔突破桎梏,踏入神境。

    第二个月,青月书院院长北宫无忌突破桎梏,踏入神境。

    就在十天前,九龙宗宗主亦是一鼓作气,踏入神境。

    这令得其余宗门领袖更加如痴如狂,他们之中,亦有不少人卡在圣境巅峰许多年了,谁不渴望能够踏出这一步,从此就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修炼途中,一步领先,就是步步领先,这是常态,后来者居上在同等天赋同等资源下,其实少有人能够做到。

    虽然说所有人都无比渴望大荒星域的天才们能够改变命运,让天地真源重新降临大荒星域。

    但是,十万年天地真源的屏蔽,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大荒星域的天才比其它星域的天才差距有多大,改变命运的机会不是没有,但机率却并不高。

    就在这时,天地之间突然一阵震动。

    刹那间,所有的人都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一个个天塌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一众领袖竟然流露出即期待又彷徨的神色,就连三大界皇也是一样。

    天空上那淡金色的气体突然震荡开来,一道光芒射下,一个个人影出现。

    只是,去时数千人,能够回来的却只有寥寥数百人,有宗门甚至全军覆没了。

    而与此同时,一个苍老浑厚的声音响起:“大荒星域,本次天门试炼最终排名六十六,将取消天地真源的屏蔽。”

    话声一落,整个广场死一般的寂静。

    直到那传送光束消失,三大界皇才率先反应过来,一脸激动。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排名六十六,你们听到没有,六十六啊。”

    一众平日里严肃威严的宗门领袖,此时竟然十分不稳重的欢呼起来,没有人能忍得住,天地真源再度降临大荒星域,踏入神境终于不再是遥不可及。

    此时,回来的数百名天才们各找各的宗门长辈了。

    紫月书院,九人之中只剩下了楚南,东方铃铛,宗政暮雪与苏见晓四人,其余五人永远的留在了圣元界。

    楚南自圣元界也是第一次看以东方铃铛三人,他自圣灵窟出来后找过他们,但是没有消息,此时看到他们完好无损,他的心里也很高兴。

    “我们大荒星域能排到六十六位,一定有人被天门选中,是谁?一个还是两个?你们……”东方宇有些兴奋的望着紫月书院四人,四个最有前途的宝贝疙瘩都还在,这让他很高兴,但是,他在说这话时,目光里仍然是掩饰不住的期望,无论是谁,他都希望会是他们四人中的一个。

    “我不知道有几个,但我知道楚南必定是其中一个。”东方铃铛看着楚南道。

    楚南见得东方宇热切的望着他,他笑着点头,道:“没错,我是其中一个,此外还有金秀儿和闻人红妆。”

    竟然有三个,这简直是太令人惊讶了,但是,东方宇可管不了这么多,他只知道,他们紫月学院占了其中一个。

    “好小子,我就知道你行,你一定行。”东方宇用力的拍着楚南的肩膀,朗声大笑。

    楚南的目光在两边扫视着,回来时他瞥到了左心兰的身影来着。

    很快,楚南捕捉到了左心兰的身影,她那一头蓝色的秀发十分的显眼。

    青月书院院长北宫无忌的脸色却是有些阴沉,原本只要大荒星域能够再度得到天地真源力量就满足了的。但是,此次银月书院的闻人红妆与紫月书院的楚南竟然都获得了进入天门的资格,但是青月书院却是一无所获,闾倾城,左心兰等虽然活着出来了,但人要与人比,这心里怎么也平衡不了的。

    左心兰抬起头,正好对上楚南的目光,她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但很快就隐没,对他微微一笑。

    入了天门,就是两个世界,此后,又该如何……

    楚南裂嘴一笑,竟然用手在嘴边一吻,然后送了个飞吻给她。

    左心兰的俏脸顿时红了,瞪了他一眼后不敢再看他。

    此时,三大界皇都是忍不住惊呼,目光望向了楚南这一边。

    大荒星域有三个人进入天门的资格,但三界却只有浮玉煌界的金秀儿占了一个,其余二个被普通世界的紫月书院与银月书院占去了,而更令他们吃惊的是,楚南竟然是第一名,第……第一名啊……

    这让三大界皇想起了论天试炼,那时候可曾有谁想到楚南会是第一,结果偏偏就是他第一。

    这倒也没什么,毕竟是大荒星域的论天试炼,但如今,他可是在八十九个星域,无数妖孽天才横行的天门试炼中拿到了第一,这份量可了不得了。

    很快,所有宗门领袖都得知了这个消息,复杂之余,很多宗门领袖摆正了态度,开始热情的过来恭贺。

    谁都知道,天门试炼第一的含金量,别说什么运气,你******在天门试炼中力压无数神境妖孽天才得到第一试试。

    楚南一飞冲天了,这一冲,就冲到了天门之中。

    天门内外,就是天上与地下的区别了。

    “贤婿,快快过来,说说你的英雄事迹。”金烈阳满面春风,过来就拉着楚南的手。

    许多宗门领袖在心中叹息了,这界皇就是界皇啊,眼光还真不是一般的毒,进入天门幻化的世界前,谁都知道楚南是个潜力股,但又有谁能够如此坚决来拉拢他,金烈阳可是直接将唯一的爱女金秀儿要许配于他,并在他身上堆了不少的资源,这就是差距啊。

    现在,他的投资回报已经可预见了,也不知道是几百倍几千倍了。

    楚南有些腻歪,只是敷衍了两句。

    金烈阳知道楚南的心思,放开他的手转尔与东方宇还有木水柔亲热的交谈起来。

    东方宇却是十分吃这一套,他如今心里正得意,深深为自己的英明神武,慧眼识珠感到自得。

    广场气氛热烈,金烈阳直接在这里摆起了丰盛的宴席,用于庆祝。

    楚南找了个借口,就溜出了人群。

    他坐到了这广场边缘,总有一种做梦一般的不真实感。

    不时地,楚南的脑海里会闪过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庞,最终,他想起的却是连云那双慈爱的眼睛,那种温暖令得他到现在想起都觉得暖洋洋的。

    楚南明白,那是对连风如山般的父爱。

    父爱啊,父爱,呵……

    楚南想起了的却是那个神秘宽厚的背影,那只紧紧牵着他的大手,如果那是我这具身体小时候的记忆,那么,我的父亲,你又为何要抛弃自己的孩子,让他在迷雾荒原那样险恶的地方自生自灭呢?

    是身不由己,还是恶意抛弃?

    自从楚南知道自己激发的是时间掌控者血脉,他就知道自己身上流淌的血液绝不平凡。

    原本,楚南是几乎将这种事情遗忘的,本来他就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只不过占据了这具身体罢了。

    但是,时间,几乎是抹杀了他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烙印,他与这具身体,早就不分你我。

    而在圣元界体验了这么一出父子的感情戏,他烙印在内心深处的这个伤口又被掀了出来。

    “你怎么了?”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楚南睁开眼睛,正好看到了金秀儿诧异的目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