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60章 圣灵窟

    “手感个屁,当时老子也是急眼了……不扯这个,我还有事。”楚南记忆里倒是有这么种感觉,不过他懒得去扯这个,先把那丫的干死再说。

    见得楚南飞离,其余三霸也嘻笑着跟了上来。

    圣元四霸合体,引得圣元宗弟子一阵心惊胆颤,这四个害虫一起出现准没好事。

    圣元上九窟,这里是同圣元宗五星以上弟子居住的地方。

    很快,楚南一行人就找到了安道山居住的石窟,这里服侍的几名杂役弟子一见得圣元四霸,吓得直发颤。

    进入石窟,楚南就看到了在石床上躺着的一个青年,他的眉心,赫然有着一个五角形光芒在闪烁着,而他身边有几个青年男女在守候着,应该是其交好的师兄妹。

    “连师兄,你们来此有何贵干?”其中一个女子戒备道,语气冷漠。

    “听闻安师弟在界外战场受了伤,特意来看看,我这里正好有一颗圣元丹,可以助安师弟尽快复原。”楚南哈哈笑着,拿出了一颗神光湛然的圣元丹。

    “卧槽,连风,你还真舍得啊,给这小子还不如给兄弟。”楚南身边的其余三霸也是目光闪闪,流露出贪婪之色,他们虽是二代,这圣元丹却也不是想要就有的。

    一看到圣元丹,安道山身边的几个人流露出震惊之色,不由自主的就放松了戒备。

    “滚蛋,你们若是像安师弟这般在界外战场杀敌受伤,老子拼了命也给你们一人弄来一颗。”楚南喝骂着,来到了安道山的石床前。

    就在这时,安道山眉心的五角形光芒变得耀眼眼来,他的眼皮动了动,费力的睁开了一条缝隙。

    “来,安师弟,吃了这颗圣元丹,成为八星弟子也指日可待。”楚南说着,将手中的圣元丹就塞入了安道山的嘴里。

    安道山就在这时意识回归,感觉到嘴里清甜的丹香,丹药一入嘴里就化为了液体流入了喉咙里。

    不对!这里面有剧毒之物。

    安道山蓦然坐起,想要将丹液吐出。

    而与此同时,安道山的眼睛睁开,赫然就对上了楚南的笑脸。

    “安师弟,你重伤末愈,怕是圣力运转不开,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楚南笑得很温和,手上却抵住安道山的胸口,替他催化药力,毒药之力。

    “你……你……噗……”安道山又目怒突,蓦然喷出一口黑血。

    楚南本想加一把劲,直接送他去地狱,但这时,那几个人已经反应过来,大喝着将他逼退。

    “连风,你对安师兄做了什么?”那个女子厉声道,看她关心安道山的样子,显然对他感情并不一般。

    “我能做什么,我好心拿了圣元丹给他服用,要知道连我自己都舍不得服呢。”楚南一脸无辜。

    但是安道山吐出的腥臭黑血,傻子都知道这是中了剧毒的表现。

    就在这时,一位老者冲了进来,他定住安道山,手掌在他身上拍了几下,然后拿出一个药瓶朝着他嘴里灌下去。

    安道山凄厉叫着,怨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楚南。

    楚南心中却是暗道可惜,想要灭人就要有被灭的准备,他不过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只是,没想到这三长老解毒功夫了得,看样子能保住他这条狗命,但应该足以废掉他一身修为了。

    “连风,你是不是太冲动了一些,这样不好收场啊。”

    “是啊,你若与他有什么仇恨,我们暗地里有的是办法收拾他的。”

    身边的其余三霸也是面面相觑,担忧道。

    一个时辰后,楚南被五花大绑在一个巨窟的石柱上,圣元宗宗主莫凌空坐在上首的圣椅上,表情捉摸不定。

    而圣元宗诸多长老执事却是一个接一个上言要废掉连风,否则圣元宗尊严不存之类的。

    “连风,你对宗门有功弟子下毒,已犯众怒,此时还有何话要说?”莫凌空淡淡问道。

    “宗主,我说我是冤枉的你必不信,但我明明给他服的是圣元丹,鬼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毒丹。”楚南咬死自己不知道。

    “那只是伪装成了圣元丹。”三长老沉声道。

    “我又不知道是假的,当时可不止我一个人在场,其余人也没有察觉到这是假的啊,这证明除非是丹脉长老,否则我们哪分得清真假。”楚南道。

    这时,连云走了出来,道:“宗主,圣元丹有其独特的纹路与香气,一眼就能分辨,我儿顽劣,可没有这本事伪造出真假难分的圣元丹,恐怕就算是丹脉的六星七星弟子也无法伪造,只有丹脉长老才有这个实力的。”

    丹脉几个长老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这岂不是说伪造丹药的是他们中的一个吗?

    “的确如此,我看此次连风也是被人陷害的,连云,你来处理吧。”莫凌空盖棺定论,将连风交给连云处理,这结果还用说吗?

    “我子连风虽是被陷害,但也难辞其咎,就罚他入圣灵窟悔思。”连云开口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面色都十分的难看,就连宗主莫凌空嘴角都抽了抽。

    入圣灵窟悔思?估计整个圣元宗上下都想进去悔思了。

    圣灵窟是圣元宗的圣地,进入其中,可是有机会领悟圣灵之意的。

    只是,圣灵窟的开启一向掌握在副宗主连云手里,这也是他的地位为何如此超然的一个重要原因。

    “爹,为什么要同意这样无理的要求?”事后,莫琪琪极度不满的对莫凌空道。

    “唉,连云与我从小一起成长,这宗主之位原本是他的,但是他让给了我,多年为我冲锋拼杀,立下赫赫功劳,原本,我们还可能成为姻亲的。”莫凌空叹息一声,对女儿道。

    莫琪琪脸色一变,道:“你们之前想将我嫁给他?”

    “没错,不过后来连风的娘亲出事,连风这孩子性情变得暴戾,连云主动提起退了这亲事,我却也厚着脸皮同意了,说来,这又是我欠他的一份情。”莫凌空道。

    “但是……但是连叔叔这么纵容连风,圣元宗上下怎么看?”莫琪琪道。

    “就让他们去吧,你连叔叔他……唉……”莫凌空摇头叹息一声。

    楚南跟着连云,下到了一座万丈深涯的涯底,涯底有一个巨大的石窟,两边是数十座被供奉的圣灵之像。

    连云站在石窟前,突然,他拿出了一颗奇异的珠子,在楚南还没来得及反应之际,就直接按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楚南浑身一颤,只觉一阵清凉的气息在意识海里化了开来。

    “这是?”楚南讶异问道。

    “这是圣灵窟的钥匙,以后就交给你了,你进去吧。”连云说完,用力拍了拍了楚南的肩膀,飞身离开。

    楚南有些发愣,圣灵窟,实际上是太古圣灵在将死之际圣灵之体碎涅之地。

    太古圣灵没有保存遗体的习惯,一旦将死,就会到圣灵窟里粉碎肉身魂魄。

    圣元宗修炼的就是圣力,据说就是圣灵的力量。

    以圣灵窟里,是有可能吸收到太古圣灵的一些灵魂碎片,从而让灵魂更加强大,并且悟得圣灵真意,可以化出圣灵幻影。

    在连风的记忆里,楚南只知道一直是由连云掌管进出圣灵窟进出的钥匙,至于为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楚南踏入了圣灵窟,在入口之时,他的眉心有光芒微微震荡了一下,随即,圣灵窟入口的一块巨石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进入了圣灵窟,楚南始发现这里基本上都是原生态,找不到任何的装饰。

    而进入了这里,楚南感觉到了一阵阵令他觉得十分舒服的气息,如同胎儿在母体时的那种感觉。

    闭上眼睛,楚南似乎还听到了来自太古的呼唤,有风声,雨声,鸟鸣声,兽吼声。

    楚南就这么闭着眼睛,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圣灵窟的深处。

    此时,正叠立在涯顶的连云浑身一震,目露激动之色,难道连风他领悟了圣灵之意?

    楚南闭着眼睛,但在他的感知中,他如同走在了一片苍茫的太古大地上,地上长着手臂粗的青草,远处有巨峰直插天际,不时有小山一般的兽类奔袭而过,天空还有数百丈长的翼鸟飞掠而过。

    楚南一步踏过了平原,一步踏过了高山,再一步跨过了无边的大海。

    他看到了空间的相叠,他看到了时间划过了虚无。

    在苍茫的尽头,楚南看到了一个有着三个脑袋,八条手臂,却拥有庞大兽身的生物。

    这是太古圣灵,楚南没有见过这生物,但却立即明白了它的身份。

    楚南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这太古圣灵,这太古圣灵却是一动不动,如同亘古永存的一具雕像。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南却是听到了一声声带着奇特节奏的韵律,他的灵魂在每一个音节中颤栗。

    这种节奏的韵律有十二种变化,每一种变化间隔的时间仿佛也就一瞬间,但是,楚南却发现他怎么也记不住。

    楚南却如同痴了一般,不停的重复听着这种韵律,不停的去记忆,但又不停的忘记。

    如此记了又忘,忘了又记,时间之砂渐渐的将楚南覆盖。

    圣元宗上下,却是前所末有的紧张。

    与天外种族的战争越来越激烈,整个圣元宗不断的有弟子战死,甚至有天外种族潜入到了圣元界大肆屠杀。

    一个巨大的石窟,圣元宗所有长老齐聚一堂,气氛显得十分压抑。

    “天外种族亡我之心不死,如今他们的攻势越来越密集强度越来越大,界外战场已经成了炼狱,甚至我们圣元界的界域已经出现了不少的漏洞,令得时有天外种族潜入。”宗主莫凌空沉声道。

    “如果再这样下去,不久之后,天外种族就会对我们圣元界发动总功了。”一个长老阴沉着脸道。

    “域外战场这缓冲地带绝不能丢,否则我圣元界危矣。”另一个长老道。

    “诸位可有什么好的办法?”莫凌空问。

    一众人皆尽沉默,还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如今圣元界处于劣势,能够防守下来就不错了。

    “爹,我愿领队反潜入天外种族的基地,从根源上毁灭他们。”莫琪琪自告奋勇道。

    “不如分成两队,这天外种族的攻击越来越疯狂了,总是有原因的,我看再有一队混入其中打探消息。”这时,副宗主连云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好,就这么办,分两队反潜入天外种族基地,另外,再挑一批弟子进入界外战场,保持形势不再恶化。”莫凌空作出了布置。

    石窟里只剩下了宗主莫凌空与副宗主连云。

    “连风这孩子进入圣灵窟有三年了吧,自我们圣元宗有记载以来,还从末有人在圣灵窟里呆上这么久的时间,难道,他领悟圣灵真意了?”莫凌空问连云。

    “钥匙我已经传给他了,所以我只能感觉到应该是引动了某位圣灵残存的真灵,但具体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连云道。

    “真希望这孩子出来能给我们带来大大的惊喜啊,我们圣灵宗生死存亡之际,是需要新的领导者站出来了。”莫凌空道。

    圣灵窟里,楚南已经被时间之砂埋过了脖颈,他的发丝如雪,浑身肌肤皱得比千年老树的树皮还要深,浑身都散发着腐朽的气息。

    那一段段韵律不断的在他的意识海里出现又消失,直到有一天,这一段段韵律终于被他牢牢记住,不再消失,那时间之砂已经埋到了他的口鼻。

    蓦然,楚南睁开了眼睛,时间之光在他眸子里流转,那埋着他的时间之砂开始飞舞起来。

    时间的痕迹开始被抹平,楚南迅速变得年轻,他干瘪的身躯开始变得饱满,气血如雷般流淌,肌肉鼓胀,肌肤也变得光滑。

    而就在这时,楚南之前看到的那三头八臂的圣灵影像破碎,太古苍茫的天地也开始碎裂。

    当楚南的意识完全回归时,他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而他也发现他站在了圣灵窟的出口。

    楚南一脚踏了出去,这一进一出,在这圣元界竟然已经过去了五年,而他却感觉如同做了一场梦,这一场梦长得就像过了千百万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