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57章 斩神术

    “唉,秀儿,我对不住你啊,你送给我的定情信物我竟然弄坏了。”楚南却是一声叹息,很是悲伤的指着已经被融出了一个小洞的封灵水晶道。

    金秀儿眸子闪过一丝恼怒,她抿了抿嘴,道:“没关系,我不怪你。”

    “你真是太好了,可是我却无法原谅我自己,原本我取来这金轮王玉是要赠于你作定情信物的,但现在我哪有脸再给你啊。”楚南道,此时,这封灵水晶那被融出的洞越来越大,金轮王玉的金光耀眼夺目。

    这个混蛋!金秀儿握紧了拳头,眸子却是紧盯着那金轮王玉,她能感觉到那一道道散发着幽光的眸子,有烈阳宗弟子的,还有三界六地其余宗派的弟子,甚至是宗门领袖。

    “我再给你一样东西作为定情信物。”金秀儿咬牙切齿道,她哪听不出楚南这家伙在敲她的竹杠,但是,这封灵水晶自己确实耍了个心眼,因为自己也猜到在封了这金轮王玉后,封灵水晶也基本上被废了。

    “那真是太好了,你给我什么我都喜欢,就算是你的一根毛我也视若珍宝,再也不会像这封灵水晶一样弄坏了。”楚南一脸的激动,但提到封灵水晶时却加重了语气。

    金秀儿俏脸涨红,什么毛……真是太粗鲁了,他说的好听,什么都喜欢,但提起这封灵水晶明显是在警告她。

    眼见得那金轮王玉露出越来越多,一旦突破了封灵水晶,它会遁走的,这是她无法忍受的,这可是她筑成完美神基的希望。

    这时,金秀儿拿出了一个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正方形盒子,上面刻着繁复的太古纹路,这是她在太古战场找到的,太古战场中任何带有能量的东西都消散殆尽,但这盒子却不知为何留了下来。

    “这是太古蕴灵盒,可以容纳无尽的灵力,将之充入里面的纹路中,一旦激发可以发出神境强者的一击。”金秀儿用意念传音给楚南。

    楚南接住这盒子,指尖按在上面,竟然有一种岁月凝聚的沧桑感觉。

    几乎在同时,楚南眉心的紫月神晶以及心脏的补天石都震颤起来。

    楚南目光一闪,将这盒子收了起来,直接将手中的金轮王玉扔了过去,道:“秀儿,这是我的定情信物,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啊。”

    此时,金轮王玉有近半露了出来,很快就要挣脱,那一丝金轮本源精火的气息更是再也封不住。

    刹那间,气氛有些凝滞,多双眼睛追随着金轮王玉抛出来的抛物线。

    有人蠢蠢欲动,忍不住想要出手。

    但就在这时,一股庞大的威压笼罩下来,那些眼红的要失去理智的人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在浮玉煌界抢金秀儿的东西,不要命了吗?

    金秀儿手上冒出金光,吸摄住金轮王玉,那一丝金轮本源精火顿时让她整个人都变得通红。

    金秀儿一咬牙,一口精血喷在这金轮王玉上。

    金轮王玉吸收了金秀儿的精血后,对金秀儿不再造成伤害,而金秀儿拿着这金轮王玉,电一般朝着远处的火焰宫殿射去。

    火焰宫殿中,一间燃烧着至阳火焰的密室里,中央立着一根一人高的金色柱子,柱子之顶就放着楚南取来的这块金轮王玉。

    密室中,只有金秀儿与金烈阳父女两人。

    “爹,那楚南那可恨了,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金秀儿心气难平的开始告状。

    “呵呵,你这丫头若不是首先对他耍心眼,他能这样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金烈阳对一切都了然于心,笑着道。

    “爹,你到底帮谁啊?”金秀儿嗔道。

    “女儿女婿都是一家人,帮谁都是帮自己人。”金烈阳道,他看了看金秀儿,道:“楚南这个小子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你对他好,他必定不会负了你。”

    “谁要对他好,我反正与他只是一个名份。”金秀儿扭过头道。

    金烈阳摇摇头,没再说什么,他强行定了两人的婚姻,但感情的事却是勉强不来,用名份先拉拢住楚南也是极好的。

    “好了,距离天门开启不久了,我助你融入金轮王玉,突破到神境。”金烈阳道。

    ……

    楚南在山峰内部的修炼空间修炼,马上要进入天门幻化的世界了,实力提升一分也多一分保命的机会。

    一缕缕精纯的天地真源自一个玉瓶里飘了出来,被楚南的身体吸收。

    天地真源如同普通玄力一般被混沌丹田过滤,更加纯粹的天地真源进入了玄脉,顿时,水晶般的玄力汹涌起来,如同产生了化学反应,令得玄力变得更加的浑厚,玄力的增长速度快了十倍。

    “啵。”第五玄脉的第一个玄栉便在汹涌的玄力中直接碾碎了,楚南进入了二级玄圣境界。

    吸收了天地真源之后,楚南的玄力中多出了一些星光般的光点,在水晶般的玄力中格外的耀眼。

    楚南睁开眼睛,结束了纯粹的玄力修炼,开始参悟战神一式和战神二式。

    灵玄火爆的威力随着他实力的增长而越来越恐怖,但灵玄火爆只能作为出其不意的攻击,又或者是用来拼命的攻击,而不能作为常规攻击手段。

    战神一式和战神二式,无疑是很恐怖的,配合天阵攻击,威力无穷,但是这两招对于身体与灵魂的消耗都很大,一旦遇到实力相当的缠斗,却是后继无力。

    破杀刀法,大力金刚掌,由楚氏变向修正过来的幻影步法,楚南从玄兵用到了现在。

    十三式破杀刀法,十八式大力金刚掌,放到现在来说威力也尚可,但是,他也能明显感觉到刀法与掌法已经远不如他在玄兵玄将阶段使用时带来的杀伤力了。

    要想在天门幻化的世界保命甚至是夺得机缘,楚南需要更强大的攻击手段。

    这时,楚南看向了面前悬浮的十余块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功法玉牌,其中有东方宇给的,有金烈阳给的。

    紫月书院的功法配合楚南眉心的紫月神晶,自是最完美的配合。

    但是,楚南却很敏感的发现,紫月书院的功法似乎并不是最完整的。

    金烈阳送来的功法具是神级功法,且有不同种类,并不仅仅只有至阳的功法,可以看出金烈阳的诚意,每一部功法传出去都能引起血战。

    “唉,总觉得跟我都不是那么契合。”楚南自言道,这功法选择多了也是烦恼之事,况且他的要求还不是一般的高。

    楚南将所有的功法收了起来,他用不着,哪天可以带回去给自己人。

    就在这时,楚南身边的破杀刀突然轻轻的震鸣,刀身上泛出淡淡的光芒,如同一圈圈的涟漪。

    楚南讶然看着这破杀刀,意念一探,竟是发现破杀刀上面有一层阵法自行修复了。

    突然间,一块玉牌从这修复的阵法中射了出来,这玉牌缭绕着一层血气,似乎蕴含着无穷的煞气。

    楚南瞳孔一缩,他伸出手,这玉牌自行飞到了他的手中。

    血气散开,楚南看到了玉牌上的两个字。

    “斩神!”

    仅仅是看到这两个字,楚南就觉扑天盖地煞气汇聚成一把血刃,朝着自己斩了过来。

    “斩神,天阵派掌教乙冲霄曾说,这把破杀刀此前就叫斩神刃,是他女儿的武器。”楚南心中回忆道,这是多么霸气的女子啊,只是最后仍逃不脱殒落的下场。

    楚南这么想着,意念探向这块斩神玉牌。

    蓦然,一道血气直冲楚南的眉心,刹那间,一副副影像在楚南的脑海里出现。

    “斩神术。”脑海里是三个血色的大字,如同被无数尸骨堆积而成。

    楚南根本无法抗拒,那一副副影像就如同刻在了脑海里。

    斩神术是一套连击之术,一共九式,又称斩神九式。

    楚南如今只能观想第一式的影像,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女子,手持着破杀刀,不,应该称之为斩神刃,她脚步一踏,天地为之变色,风云汇聚,刀尖闪烁着血色雷光,一刀斩下。

    “轰”

    楚南一个激灵睁开眼睛,浑身颤抖不停,他的灵魂仿佛在那一刀中被绞碎了一般,而他手中的玉牌,已经碎为了一堆齑粉。

    “好恐怖刀法。”半晌,楚南才喃喃道,目光却是越来越亮。

    斩神术感觉很恐怖,那是因为影像的人应该是这斩神刃的主人,比起战神图录,斩神术耗费的能量并不多,锐不可挡。

    战神图录是以战意从意志到**的毁灭,带着堂堂正正的浩然之气,而斩神术却是以无尽杀意凝聚一切能量,自**到灵魂将敌人毁灭,带着一股子邪魔之气。

    对于所谓的正与邪,楚南倒不在意,这世间只有人心有正邪之分,功法只是修炼的法门不同。

    而最根本的区别在于,战神图录只是观想战神图而领悟出来的一击,能领悟的只有战神,而斩神术的影像中却有着完整的功法运转法门,各种细节都可以直观的感受到。

    这斩神术的功法玉牌,本就是为了传承而存在的。

    楚南平心静气,开始修炼这斩神第一式。

    首先是将功法运转法门烂熟于心,然后就是各种细节,比如那影像中女子踏出的那一步,应该是很有讲究的。

    楚南一边琢磨着,一边开始实践。

    “斩!”

    楚南低喝一声,手中破杀刀刚刚欲斩出,他的脸色突然一阵胀红。

    “噗”

    楚南吐出一口鲜血,浑身一阵痉挛。

    良久,楚南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拍了拍还有些闷堵的胸口,看来是他太有自信了,这斩神术可不是这么好练的。

    楚南再度开始琢磨,然后开始实践。

    如此试了十几次,楚南这斩神一式都没能斩下,每一次都让身体极度痛苦。

    不过,起码没有再吐血了。

    楚南吞了几颗丹药,开始修复损伤的身体与灵魂。

    突然间,楚南睁开眼睛,他感觉到有人在闯他布下的阵法。

    楚南拿出一块晶幕,引动阵法,就看到晶幕中显现出了一只七色小兽,兽体上伤痕累累。

    “小白。”楚南心中一震,急忙开启阵法,身形一闪将这只七色小兽捞了进来。

    “小白,你怎么伤这么重?”楚南急声问道,一边拿出一瓶胶状药膏抹在七色小兽的伤口上,再拿出一颗丹药喂它服下。

    小白却是急促的呼吸着,眼睛紧闭,窝在楚南的胸口一动不动。

    楚南知道小白可能伤及本源,直接打回了原形,一时半会儿的可能都缓不过来。

    楚南本想将小白收入到破杀刀的空间中,但是想了想,破杀刀的那菱形空间却是没有灵气,不利于养伤。

    想了想,楚南拿出了那只自金秀儿手中讹来的盒子,这来自太古空间的盒子,其中打开的一面可以储存浩瀚的灵气,并且可以将灵气注入其中的纹路中发出神境一击。

    楚南就想,如果将小白放入其中,是不是对她恢复有好处呢?

    楚南这么想着,就将小白朝着盒口放去。

    “大了一些……”楚南道。

    但他刚刚说完,小白的身体突然缩小掉入了盒子里。

    楚南心中一惊,盒子里一片氤氲灵力,小白竟然消失在了盒子里。

    但是,楚南又分明能感觉到小白就在里面。

    “难道另有玄机?”楚南隐隐感觉到这盒子并没有这么简单,他随手拿了几样东西要放入其中,但是根本放不进去。

    无论是普通石头还是能量石,又或者楚南的灵火之蚁,都无法放进去。

    放不进东西,那么小白还能出来吗?

    楚南去感应小白,他能清晰的感应到小白的存在,但是却无法将她给弄出来了。

    “不会吧,进得去出不来,岂不是个牢笼?”楚南自言道,这等小白好了可怎么出来啊。

    楚南苦笑的挠了挠头,这小白恢复之后岂不是要撕了自己。

    先这样吧,小白这伤势,还指不定要多久才能恢复,至少也得数月吧。

    楚南从山腹的修炼室里出来,来到自己的房间,发现屋里有人进来过,桌子上放了一只空间戒指,上面有金烈阳的禁制。

    楚南一碰,上面一道金烈阳的意念扫过他的身体,随即这禁制就消失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