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52章 强召女婿

    一个月后,岩浆之海的火焰宫殿。

    楚南好奇的在宫殿里四下看着,一边随意的将殿里摆着的奇珍异果扔入嘴里,一边啧啧赞叹,这界皇大殿就是奢侈啊。

    “也不知道金烈阳找我来干什么?难不成还有私下的奖励不成?”楚南心中想道,当然他内心倒不会真的这么以为,他虽是试炼头名,但终归不是浮玉煌界的人。

    金烈阳暗地里观察了楚南了一会儿,见得楚地丝毫没有半点局促,反而像是把这里当成自家一般,不由得笑道:“这小子还真是与东方宇一个德性,不愧是一脉相承。”

    随即,金烈阳走了出去。

    楚南看到金烈阳出来了,神情变得正儿八经起来。

    “楚南参见界皇,只是不知道界皇找小子来有何贵干?”楚南见礼后就直奔主题。

    “你是此次试炼会的头名,本皇没有其它的意思,只是想单独见见你,你不要有压力。”金烈阳道。

    “没有压力,一点也没有,我也正想见见界皇你老人家。”楚南笑道。

    “你找本皇有事?”金烈阳问,倒是有些好奇楚南找他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是来自……”

    “等等。”金烈阳不等楚南说完一句话,突然目不泛奇光,沉声一喝,用讶异的目光盯着楚南,道:“你小子体内融入了一丝九阳真意,是自本皇的本命精血中领悟的?”

    “额,是的。”楚南道。

    “不对……”金烈阳盯着楚南,突然伸手拉住他的手。

    “界皇,本人不好这口啊。”楚南的手被金烈阳抓住,竟然动弹不得,不由脸色大变道。

    “你竟然连真龙之意与烟霞意境也领悟了?”金烈阳饶是经历苍海桑田,那是见惯大场面的神境强者,此时竟然也不由得吃了一大惊。

    “额,界皇,这可有什么不对劲?”楚南问,在他的想法里,但凡只要吸收了一滴界皇本命真血,就能够领悟,但看金烈阳的神情,却似乎有很大的偏差啊。

    金烈阳却是盯着楚南,突然叫道:“我要你做我女婿,从现在开始,你楚南就是我的女婿了,我要立刻召告天下。”

    楚南张大嘴,金烈阳没有疯吧,还是自己疯了?

    “那个,界皇,你是不是要问问我愿不愿意啊?”楚南抗议道,但是他的抗议直接被无视了。

    这时,金烈阳召来了一个人,命令道:“立刻召告天下,本皇之女金秀许配给紫月书院学员楚南为妻,从此之后楚南是我金烈阳的女婿。”

    “慢着。”就在这时,一声娇喝声响起,金秀儿气急败坏的冲了进来。

    “爹,你在胡乱点什么鸳鸯谱,我要嫁给谁,要选谁当我的夫君那是我的事,你无权替我作主。”金秀儿愤怒的对金烈阳大叫道。

    金烈阳沉下了脸,大殿内气氛瞬间压抑得令人窒息。

    愤怒的金秀儿俏脸由红变白,她咬了咬下唇,移开了目光,她知道,金烈阳大部份事情都仍着她宠着她,但一旦流露出这种表情,就代表着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

    于是,金秀儿将愤怒转移到了楚南的身上,那双眸子似恨不得杀了他。

    楚南哭笑不得,你瞪我干啥?你以为老子想娶你吗?

    很快,楚南被浮玉煌界界皇召为女婿的消息就传遍了所有人的耳朵。

    始作俑者金烈阳根本不给楚南开口的机会,竟然就这么消失在大殿里。

    楚南拍了拍额头,金烈阳叫他一开始根本就不是为这事吧,结果他发现了自己领悟到了三大界皇的真意,就不管不顾的要将自己绑在他的战船上了。

    在大荒星域,三界六地一世界,不可否认浮玉煌界界皇还真是一颗大树,背靠大树好乘凉嘛,但是,有人问过老子需不需要乘凉啊,老子本来就怕冷啊,现在看到金秀儿那杀人般的目光就更冷了。

    还有,楚南本想借着这机会完成一下冰后的交待,结果话题刚起就被掐灭。

    “你眼睛大啊,能瞪死我吗?你以为老子愿意娶你啊,你不是说你有个什么心上人吗?心里装着别人的女人还想做我的女人,我这里又不是垃圾收容站。”看着金秀儿一直瞪着他,楚南没好气的喝道。

    金秀儿胸膛顿时剧烈起伏,谁有心上人了?谁想做他的女人了?

    这时,金秀儿突然想起当时去找楚南时,为了得到那块石头,她撒了一个小小的谎,说那破解空间传送阵能量罩的奖励是她一个心仪的天阵师放进去的,只是楚南没有鸟她。

    “我跟你说,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楚南绝不会娶你的。”楚南大刺刺的说完,也闪身飞掠出了宫殿。

    金秀儿气得直欲吐血,这小子……实在是太气人,这句话明明是自己要说的,他这么一抢先,是在说自己对他死缠烂打吗?

    ……

    “什么,界皇要将金秀儿公主嫁给那个楚南?”祁玉堂大声叫道,心中满是不敢置信,就算那小子走了****运得了头名,也不该被界皇如此看重啊,要娶,本也是自己娶。

    “是的,界皇已经召告天下了。”一个靛衣弟子道。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要去找家主,一定要想办法阻止这件事。”祁玉堂再无心修炼,直接回了浮玉城。

    祁玉堂来到祁家老宅,祁家老爷子正和祁清璇说着话。

    “玉堂,你回来得正好,你来猜一猜界皇此举是有何用意呢?”祁家老爷子撇了一眼气急败坏的祁玉堂,淡淡问道。

    祁玉堂怔了怔,道:“大概是看这楚南潜力巨大,想在他一飞冲天之际就拉拢他。”

    “界皇眼界可不是一般的高,区区一个试炼者头名,还不值得界皇这样,除非是楚南展露出了令界皇都感到震惊的天赋。”祁清璇却是极其肯定道。

    “没错,连界皇都感到震惊的天赋那是有多么天才?其实从明面上来看,那个闻人红妆展现出来的天赋比楚南更高,楚南得到试炼头名一定是有着逆天的运气,那那颗计量达三亿的幽冥玉,我可以说太古战场若真有战魂爆出来,那这样等级的战魂就算是界皇亲自去都只能是铩羽而归,所以,他靠的是运气,按理来说,界皇应该更重视闻人红妆的,从界皇先召见的是闻人红妆可以看得出来,但是,那闻人红妆对于界皇来说也仅仅是天赋高一些,他只是抱着欣赏的感觉稍微提点一下,末曾想到拉拢,但是对楚南,界皇却是用他最宠爱的金秀儿公主来拉拢楚南,你们可曾想像界皇是有多么重视这个楚南?”祁家老爷子淡淡说道。

    祁玉堂与祁清璇齐齐变色,界皇如此做,已经很明显了,这个楚南是界皇都心动的绝世妖孽。

    “那……那我们该怎么做?”祁玉堂问。

    祁老爷子却是皱起了眉头,显然对祁玉堂有些不满意,他道:“清璇,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祁家是界皇的臂膀,界皇的意志就是我们的意志,此后,我们祁家对楚南要恭敬有加,并且要表现出我们祁家对他的诚意。”祁清璇道。

    祁老爷子赞赏的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该怎么表现出我们祁家的诚意呢?”

    “这也很简单,我们祁家也派一个女子作为金秀儿公主的陪嫁好了,这样即表明了我们对楚南的诚意,同时也表明我们对界皇的诚意。”祁清璇俏脸微红的道。

    “即是表现诚意,那哪个祁家女有此资格呢?”祁老爷子哈哈笑问。

    “爷爷,祁家女子除了我,还有谁有此资格?”祁清璇却是当仁不让的说道。

    “你这丫头倒是动心了啊,之前还想等着楚南活着从天门幻化的世界出来再说的。”祁老爷子笑道。

    “我祁清璇的夫君定会是这世界最耀眼的男子,他站着,就能顶起天地。”祁清璇目光灼灼道。

    祁玉堂几度想要开口,剧本怎么好像一下子变了,他本要杀楚南而后快,但现在这什么情况?敢情祁家都要去巴结一下楚南这界皇女婿了。

    ……

    此时,楚南回到了居住的山峰,一回去,就被围了起来。

    “你们什么都别问,金烈阳说我是他女婿,那只是他一厢情愿罢了,别人说什么我就是什么,那我也太逊了。”楚南率先开口大声道,事实上,他的心里确实是一肚子的火。

    “楚学弟,我就知道你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那金秀儿长得是漂亮,但那脾性一看就知道不适合你。”东方铃铛道。

    “是啊,我觉得东方学姐最适合我了。”楚南心中火气一下子散了,笑了起来。

    东方铃铛白了楚南一眼,道:“你想得倒美,那边那只飞天母虎倒是挺适合你的。”

    一阵笑闹后,楚南想起了一个问题,问:“东方学姐,宗政学长,你们吸收了那滴界皇真血没有?”

    东方铃铛的拿的是赤霞界界皇的本命真血,宗政暮雪拿的是真龙界界皇的本命真血。

    “吸收了,里面蕴含的能量直接就让我突破到了圣境第四级,而且,我感觉到有许多天地规则碎片融了我的灵魂,我对于紫月之铃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这只是初期,我猜以后作用会越来越明显。”东方铃铛道。

    “我亦有这种感觉,作用虽大,但遗憾的是没能领悟到一些核心功法之类的。”宗政暮雪道。

    楚南点头,看来的确就是他领悟的三种神境真意惹来的麻烦。

    “楚南,到底怎么回事?”东方铃铛问。

    楚南也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你领悟了三种神境真意,难怪,难怪金烈阳会直接来硬的,也要将你变成他的女婿。”宗政暮雪惊叹道。

    “楚南,我真的要忍不住嫉妒你了。”东方铃铛道。

    “不用嫉妒,要不你也来硬的,我保证不反抗,而且乖乖的配合你。”楚南嘿嘿笑道,口花花的毛病又犯了。

    “只是院长还在闭关,要不能他肯定能告诉我们现在该怎么做。”一边的苏见晓道。

    楚南回到了房间,一屁股坐在柔软的椅子上摇晃着。

    过了一会儿,楚南拿出了那颗奇形怪状的石头,金秀儿似乎很想得到它。

    楚南把玩着这石头,将之抛起接住,再抛起再接住。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是一颗神兽卵不成?”楚南嘀咕着。

    继尔,楚南又将那破烂的蓝色阵旗也拿了出来。

    现在了解的情况是,这破烂的阵旗与这石头是由一位布置空间传送阵的天阵师放置进去成为奖励的。

    这蓝色阵旗的威力楚南是知道的,他是靠着这阵旗才磨死了那么多的战魂与灵尸,这阵旗绝非凡物,应该只是一套阵旗中的一根,而且如此破烂还能发挥出如此大的威力,如果是完整的,又是全套,那该有怎样的威力?

    天阵师,又放置了蓝色阵旗,这颗石头难道只是随手放进去的,又或者,它也与阵法有关,如此想才合情理。

    只是,这石头没有半丝能量波动,不会是作为能量源存在,那会是什么?阵兽卵?

    就在这时,楚南隐约又感觉到这石头跳动了一下。

    “咦,不会真是阵兽卵吧。”楚南道,他之前曾感觉到这石头跳动过,但以为是错觉。

    楚南握着这石头,闭上眼睛全神贯注的去感应。

    “咚”

    终于,又跳动了。

    只是很快,楚南便发现,跳动的并不是这石头,而是他的心,确切的说,是他心脏里融入的那块石头,那个叫叶乾坤的人说是什么来着?对,是补天石。

    刚刚是补天石在跳动,它融入了自己的心脏,是随着心脏一起跳动的,但刚刚,它却独立跳动了。

    正这么想着,楚南的心口一阵灼热,突然间,他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射了出来,没入了手中的石头中。

    而就在这时,这颗石头开始跳动了,它的上面甚至开始浮现出极其复杂的纹路。

    “阵纹!”楚南是天阵师,对于跟阵法有关的一切都极其敏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