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34章 执法堂

    “千菱师姐,你认识这个人?奇怪,他好像都没有达到圣境,怎么也能选上参加论天会?”旁边的一上女子好奇的问道。

    “他叫楚南。”千菱道。

    “楚南是谁?”这女子问。

    楚南在大荒星域普通世界中是名声大噪,特别是年青一辈,不知道他名字的可以说很少。

    但是在三界六地中,听闻他的除了经常关注普通世界的,一般人根本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再说,三界六地的天才们眼高于顶,他们的目光都关注着三界六地的天才们,对于普通世界的天才,他们打心眼里是瞧不上的。

    “一个在帝境中能斩杀圣境的天才,我们妙法地新晋命丹师周晓月周师妹是他的末婚妻,而新入玄妙天的韩凝儿和白竹荺两位师妹亦与他关系密切。”千菱道。

    “帝境斩杀圣境,在普通世界是惊世骇俗,但我们三界六地中,有不少天才在帝境出入普通世界,能做到的并不少。”这女子依然看不起楚南,她在帝境时,甚至击败过同宗的圣境弟子。

    “小冬,不要小看天下英雄,普通世界修炼资源远不如我们,但依然时不时有惊才绝艳的天才横空出世,神月三院的院长,哪一个都曾叱咤三界六地。”千菱提醒道。

    这叫小冬的女子应了一声,但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

    此时,苏见晓已经撑过了十余招,但却已到了极限。

    在那青衣弟子一式万爪裂空时,宗政暮雪身形一闪,雪白纤细如女人般的手往前一拍,而另一手挥起柔和的力量将苏见晓推到了后方。

    宗政暮雪的攻击极其优雅,身形翩然,举手抬足间都与天地融为一体,倒是引得围观的一些女子目放异彩。

    宗政暮雪长相偏阴柔,恐怕比许多女子还要漂亮,喜欢这一款的女人可不在少数。

    最重要的是他的实力,很明显,他根本就是在耍着这青衣弟子玩。

    “这是紫月书院第一强者宗政暮雪,果然名不虚传,他的实力怕是突破到七级进入圣境后期了。”孔雀儿心中惊讶,这样的实力,可以列入长老级别了。

    “紫月书院,底蕴果真非凡,即便没落,仍有如此惊才绝艳之辈,那青月书院与银月书院就更不用说了。”孔育林叹道。

    孔家虽传承上古,一直以家族形式延续血脉,虽然在普通世界仍然声名响亮,但比起神月三院,却还是有着明显的差距。

    而上方妙法地一行女子也流露出震惊之色,就连那一开始不屑的小冬,脸色也郑重起来,这个宗政暮雪的实力,放在三界六地,比不得那些绝世妖孽,但也绝对能挤身一流了。

    “紫月书院应该就是他最强了吧,但对方只是一名青衣弟子,赢了也算不得。”小冬道。

    “别忘了还有楚南。”千菱道,身为妙法地最受瞩目的天才,她对楚南起关注并不是因为周晓月三女,每年从普通世界引荐进入妙法地的有不少,真正进入玄妙天的弟子百不存一,其余的都会被刷下去,哪里来哪里回去,周晓月在没有成为命丹师前,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而对于楚南起关注是因为当初进入虚空世界的妙法宗弟子展雨馨,展雨馨曾经救过她一命,因为与之关系亲密,在得知她要进入虚空世界时,还曾赠于她一件水云屏障用来保命。

    展雨馨回来后,对于楚南的描述让千菱印象深刻,从那时起,她就开始发动宗门力量,对普通世界的楚南进行关注,结果是令她吃惊的,这个人成长的太快了,在帝境初期就能斩圣境强者,而现在,他应该处于帝境巅峰。

    “他只是一个帝境强者罢了,就算能越级战斗,但也有限吧。”小冬道,不明白为千菱师姐这么关注楚南。

    “你刚刚没有注意吗?紫月书院一行九人,是以他为中心的,就算这宗政暮雪,也是以他为尊。”千菱道。

    小冬一回想,似乎还真是,只是,一个帝境玄修能胜过圣境初期甚至是中期她都能接受,毕竟,就算是同一个境界,其实力相差云泥之别也是比比皆是,但是说一个帝境玄修能胜过圣境后期,这就有些难以接受了,圣境中期与后期,六级与七级,这是一条成神三坎的第一道坎,一旦跨过这道坎,实力会有质的飞跃,所以,她很难相信楚南的实力会胜过宗政暮雪,而且宗政暮雪显然在同境界中也是属于拔尖的存在。

    而就在这时,宗政暮雪轻飘飘的一拍,这青衣弟子顿时惨叫一声,身体重重跌落在地,他挣扎着爬起来,脸色苍白的吓人。

    “你……你们会付出代价的。”这青衣弟子感觉到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心中屈辱不已,他吼出这一句,就要带人离开。

    但此时,天边一道金焰直射而来,化为一艘金色的飞船,这飞船绝非那种普通玄力飞船,这分明就是一件玄器,飞船上站着五个金衣弟子,三男二女,面色冷峻。

    那青衣弟子却是感觉见到了亲人一般,大叫道:“五位执法堂师兄,你们来得正好,这下界紫月书院的混蛋蔑视我们烈阳宗,一出手就废了我们一个红衣弟子,我欲与之理论,却也被击伤。”

    楚南与宗政暮雪几人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凝重,这五个烈阳宗执法堂弟子,气息十分恐怖。

    “把他们抓起来,押往魔心殿。”为首的金衣弟子脸沉似水,低声喝道。

    “是,队长。”身为四名执法堂弟子跳下,但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直接将这青衣弟子与十几名红衣弟子扔到了飞船上。

    “诸位师兄师姐,你们是不是弄错了……”青衣弟子颤声叫道,但却无人理会他。

    那为首的执法堂弟子目光扫向了楚南一行人,淡淡道:“很抱歉,让诸位受惊了,我们烈阳宗绝非颠倒黑白是非的宗门,这些人违反宗门规矩,一定会受到严惩。”

    “怎么个严惩法?”楚南冷不丁的问道。

    这为首的执法堂弟子目光一眯,望了过来。

    突然间,这执法堂弟子一掌拍在那青衣弟子小腹上,顿时,将他玄脉绞碎。

    这青衣弟子哇哇吐着血,萎靡瘫倒,目光却是不敢置信。

    “先略施惩戒,可还满意?”这执法堂弟子问。

    楚南心中却是冒着寒气,他其实看得出来,这执法堂弟子望向自己的目光阴狠中藏着杀意,但却二话不说废了同宗弟子,此人绝对不可小觑。

    “无话可说。”楚南淡淡道。

    这执法堂弟子深深看了楚南一眼,驱动飞船化为一道金光飞离。

    “有些诡异啊,我能感觉到他的杀意,但他为了平息事件,下手倒也狠。”宗政暮雪道。

    “他的杀意主要针对我,但估计不是因为一开始我废了那红衣弟子,但我与浮玉煌界此前是一点瓜葛都没有,那么只有一个原因了。”楚南道。

    “你在破虚领下杀的那个祁家子弟?”东方铃铛道。

    “只有这个原因了。”楚南点头。

    ……

    在岩浆之海一座高耸的山峰顶上,那个金衣执法堂弟子恭敬的站在一个紫衣弟子身后。

    “少主恕罪,此事闹大,我们烈阳宗就无法收场,所以,我废了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子。”这执法堂弟子低着头,与之前在众人面前的姿态完全是两个极端。

    “你处理的很好,何罪之有?那个楚南,怎么样?”紫衣弟子问道。

    “看不透。”执法堂弟子想了想,说道。

    “你都看不透,那一定不简单了,难怪敢杀我祁家子弟。”紫衣弟子语气虽然淡然,但那煞气,却是让他身后的执法堂弟子冷汗淋漓。

    紫衣弟子转过头,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他的额头上有一道极深的横纹,隐隐带着血光。

    他就是祁家祁玉堂,被杀掉的是他的胞弟祁玉山。

    祁玉堂是烈阳宗十八紫衣弟子中的其中一个,烈阳宗紫衣弟子只有十八个,每一个都是令人仰户的存在。

    “现在怎么办,请少主指示。”这执法堂弟子恭敬问。

    “论天大会三界六地都来参加,一些小手段上不了台面,反而会招来不满,等论天试炼大会开启吧,有的是机会收拾他。”祁玉堂冷声道。

    “少主英明。”这执法堂弟子大拍马屁。

    但是,这一起风波却并没有就此消散,却以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当时看到全过程的有不少人,烈阳宗弟子向来心高气傲,无论是不是己方做错了,在他们看来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下界之人胆敢出手废了同门,即使只是最低级的红衣弟子,也感觉被打脸了。

    而执法堂弟子的定性,甚至又废了一青衣弟子,这让许多烈阳宗弟子都无法接受,他们许多人联合去找寻宗门高层,要严惩紫月书院的一行人。

    但是,作为东道主的烈阳宗弟子如此霸道的行为,却是引起了普通世界几大势力弟子的不满。

    甚至,三界六地的妙法地天才千菱直言讽刺烈阳宗的弟子在接待时高人一等的姿态。

    而与此同时,记录了冲突始末的一块玄影石流传了出去,被人大量复制后扩散到各个接待的山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