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15章 逃出,小白小白

    “我始心宗一向以修心为主,被蛊惑者心志不坚,真是我宗耻辱,将他们控制住,待事态平息后驱逐出宗门。”夏侯东雷厉声道。

    “有请诸长老一起,请出原始神卫,荡平妖孽。”夏侯东雷紧接着道。

    “谨遵宗主法旨。”诸长老齐声道。

    每个超级宗派都延续了数十上百万年,底蕴深不可测,又岂会没有些底牌。

    始心宗的原始灭神阵是其一,但现在那粉煞妖姬如同毒障一般弥漫整个宗门,总不能将宗门根基都毁灭吧,所以,出动原始神卫是最好的选择。

    以夏侯东雷为主,诸长老为辅,齐齐拿出原始令牌,开始呼唤原始神卫。

    蓦然,自始心宗各处,出现了一股股恐怖的气息。

    ……

    楚南一身杂役装扮,正与一群惊恐的杂役弟子混在一起。

    还好他有预见,离开了五长老的山头,要不然恐怕他会和那些来不及逃脱的杂役弟子一样被原始灭神大阵不分敌我的灭杀了。

    能把始心宗搅得这么乱,倒是有些出乎楚南的意外,这也是始心宗原本就埋有祸根的原因,他只不过将之显形罢了。

    只是,始心宗自是越乱越好,但他的心里也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可是不祥之兆。

    此时,一个个身高十余米,全身笼罩在厚重铠甲的神卫出现,他们迅速发动了攻击,对粉煞妖姬的分身进行绞杀。

    不久之后,宗门各处恐怖的能量波动平静了下来,但这些神卫却没有消失,而是镇守各处。

    楚南的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总觉得会有对他不利的事情发生。

    楚南当机立断,趁着始心宗的弟子仍旧处于混乱状态,他悄悄朝着出口的方向而去。

    只是,此时的出口被重重封锁,并且两尊原始神卫把守。

    “靠。”楚南咒骂一声,身形朝着一旁的石山上隐匿起来,就要布置隐匿玄阵。

    但就在要动手之际,楚南却是停住了,他的隐匿玄阵早已出神入化,但此时却仍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怎么还有更浓郁的危机感了,难道不能布隐匿玄阵?”楚南自言道。

    而就在这时,始心宗宗主夏侯东雷再度发布了一个命令,用原始之眼进行全宗彻查,每一个弟子的身份,哪怕是最底层的杂役弟子也将无可遁形。

    站在一众长老身后,被重点关照的叶丽芸却是心惊肉跳,背上出了一层白毛冷汗。

    楚南可是被她带进来的,自是在宗门内没有通过原始之眼的记录,只要他还在宗门内,在原始之眼下肯定要被发现的,那大事可不妙了。

    但是,因为粉煞妖姬的事,叶丽芸,关音音和朱行都不能乱动,因为他们三个还都处于被怀疑的状态,想要通知楚南也没有办法。

    “我无法感应到主人的灵魂,是因为我是奴婢,但他是主人,能否感应到我的灵魂呢?”叶丽芸心里如是想,不停的在意识海内重复着危险的警告。

    隐匿在出口附近的楚南突然心中狂跳,他竟然感应到了来自叶丽芸的警告。

    心中狂跳几下后,楚南当机立断,身体没入了破杀刀的空间之中。

    而就在楚南进入破杀刀的空间后下一秒,一道道涟漪般的能量从这里扫过。

    原始之眼要查的是活物,自是对破杀刀不会有反应。

    原始宗被查出了一些被宗门弟子私带进来的人,这些人通通被就地处死,那些带他们进来的宗门弟子,也被废去玄脉,与那些之前心志不坚,被蛊惑的弟子一起,准备被驱逐出宗门。

    叶丽芸心惊肉跳了半天,但发现没自己事后,心里松了一口气,主人不愧是主人,竟然在原始之眼下也能不被发现。

    “你刚刚很紧张。”这时,旁边的关音音突然轻声对叶丽芸道。

    “是吗?难道关师姐不紧张?”叶丽芸不动声色道。

    “我为要紧张?”关音音反问。

    “那我们想的不是同一回事,关师姐,我想问一下,你算不算欠我一个人情呢?”叶丽芸突然问。

    关音音一怔,随即想到在粉煞妖姬的老巢,叶丽芸被控制,本来是要杀了她的,结果她最后关头却将粉煞妖姬击伤,算是救了她。

    不过,叶丽芸用得着这么向她讨人情吗?但是,不讨厌,起码不虚伪。

    “算,我欠你一个大人情,你以后若有事情需要我的,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会拒绝。”关音音承诺道。

    “多谢关师姐。”叶丽芸道。

    关音音笑了笑,从叶丽芸的身上移开目光,她总觉得,叶丽芸有事情瞒着她,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其实,从脱险之后,关音音已经感觉到这次的事情怕不是那么简单,她与朱行,似乎被人当枪使了一把,叶丽芸,还有那朱行,在里面扮演着样的角色呢?

    ……

    楚南从破杀刀里出来了,逃过了一劫,但麻烦却依然存在。

    原始宗的出入口依然防守森严,最重要的是,那两名原始神卫仍然镇守在那里。

    “该怎么才能出去呢?叶丽芸与毕兴是不指望了,估计始心宗甚至会怀疑到他们的身上。”楚南心里如是想,而事实上,他估计得没有错,此时毕兴与叶丽芸正在遭受始心宗严苛的审问。

    无论如何,这个时候应该尽快脱身,始心宗现在太危险了。

    就在楚南伤脑筋的时候,这时,几名始心宗弟子押着一批数百即将被驱逐的弟子走来。

    这些弟子玄脉被废,行走极为缓慢,一个个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带着绝望与麻木。

    被废去玄脉,从天际跌落到烂泥里,谁能接受得了?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来得解脱。

    楚南远远看着,心中一动,能不能成功的混出去,这看能不能把握这一次的机会了。

    没有费多大的力气,楚南成功的混进了这一批要被驱逐的弟子之间,而他的神情也在这一瞬间与周围绝望的弟子毫无二致。

    尽管行进的缓慢,但还是到达了始心宗的出入口。

    那两位镇守的神卫如电般的眸子扫过这一众人,但并没有发现其中的楚南。

    楚南心中微微一松,没有发现就好。

    但是,就在这时,楚南突然发现,走在前方被驱逐的弟子竟然要一个一个的验明正身,并且会再度查验一遍他们的玄脉是否真的破碎。

    “我靠,这下麻烦了。”楚南的心沉了下去,现在就处于两大神卫的眼皮底下,他不可能像进来时一般再闪出去。

    毫无疑问,这么下去,他的身份就要暴露了。

    楚南的心念急转,便毫无头绪。

    就在这时,验明正身来到了楚南的前一个人,这个人之后,就该是楚南了。

    楚南的手暗自紧握,他已经别无退路,他决定了,在前面这个人被放行的同时,他就要硬闯出去。

    “放行。”负责验身的弟子叫道。

    楚南的心骤然变得平缓,开始准备冲关。

    突然间,整个始心宗剧烈晃动了一下,又有恐怖的能量波动炸起。

    所有人的心神,包括两名镇守的神卫都在这一刹那都将注意力投向了宗门内。

    而就在这时,楚南一步踏出,直接挤到了那个要被驱逐的弟子前面,踏出了打开的出口,快得不可思议,而且竟然没有引起一丝能量波动。

    那负责验身的弟子回过神,刚才感觉眼睛花了一下。

    “咦。”这弟子看到面前的人,不由愣了一下,好像刚刚验的就是这个人啊,难不成我出现幻觉了。

    “为还不放我走?”这人麻木的开口。

    “刚刚验的是你?那走的是谁?”这弟子心里咯噔一声。

    而就这时,一名镇守神卫扫了过来,突然眸中神光湛然,扫了一遍,顿时就发现了不对,神卫扫过一遍就不会记错,那个在这被驱逐弟子身后的家伙不见了。

    这原始神卫大吼一声,猛然冲了出去。

    另一个神卫本也想追出去,但眼见得原始宗又再度混乱起来,他忍住了,让那弟子封锁出口,竟是将剩下的要被驱逐的弟子全都一刀腰斩,这样,出入口就不用频繁开启了,省得又被人钻了空子。

    楚南出了始心宗,电一般开始逃窜。

    但是,身后那原始神卫如附骨之蛆一般追来,并且距离越来越近。

    楚南知道,一旦他停下来与这神卫对上,不说他能撑几招,只要停下他就别想再走了,这里可是始心宗的地界。

    于是,楚南拼了命的逃窜,身体的潜能几乎激发到了极致。

    这样的速度,就算是始心宗长老也别想追上,但这原始神卫却已然是神境强者,虽然可能并不是真正的神境,但在境界上,是具有神境属性的。

    眼见得距离越来越近,这原始神卫已经举起了手中巨剑,就要发动攻击。

    就在这时,周围突然数之不清的星空异兽扑天盖地而来,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完了!

    楚南心中一叹,看来得正面拼老命了,被这些星空异兽一拖,哪怕只是一个刹那,也断了他最后一线逃脱的希望。话说,始心宗还能驱动如此多的星空异兽吗?时候它也能做御兽宗的活了。

    但是,怪事发生了,这些星空异兽竟然不是冲着楚南来的,而是冲着那原始神卫去的。

    这些星空异兽,对于原始神卫来说不算,但却让他的攻击慢上了一线。

    “死。”原始神卫怒吼,这些星空异兽一片片爆炸,漫天的血肉纷飞。

    此时,原始神卫心间一道光芒射向了赢得了喘息之机的楚南。

    楚南心中骇然,竟有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他举起破杀刀,回身就要硬抗。

    但就在这时,一道白光闪过,楚南被一股巨力推了出去,堪堪避过了这道神光。

    而下一秒,楚南发现自己被一只巨大的大白兔驮着,电一般射向了天际。

    “御兽宗。”这原始神卫不甘的怒吼着,但他知道自己追不上,那只大兔子太诡异了。

    楚南被这巨兔驮着,瞬间就离开了原始大陆。

    楚南搂着这巨兔的脖子,有点做梦般的感觉。

    这兔子的毛发十分柔软,还带着一股清香。

    “兔子?”楚南茫然的回忆着,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身影。

    不会吧,难不成是在孤星岛遇到的那个御兽宗女弟子,她那时就抱着一只有些诡异的兔子,不会就是这一只吧。

    但是,那女弟子有这么牛吗?当时一点也看不出啊。

    这时,这只巨兔驮着楚南降落在一块不大的荒芜陆地上。

    “呼……”这只巨兔长长呼出一口气,两只竖起的长耳耷拉下来。

    楚南跳了下来,绕到巨兔的前面。

    就在这时,这只巨兔迅速缩小,变成了正常的兔子般大小,只是它发红的眼睛盯着楚南,竟是别有意味。

    这眼神……

    楚南心中跳了跳,这眼神似曾相识啊。

    此时,这废弃大陆上的一艘飞船上,跳下来一个窈窕的女子,不就是那个御兽宗的女弟子吗。

    “我们又见面了。”女子淡淡微笑。

    “多谢相救,日后必有厚报。”楚南道。

    “日后……”女子怪异的盯着楚南。

    楚南也是一怔,随即恍然,笑了起来,他还真没有想到这里去,倒是这女人想歪了,难不成是同道中人。

    “你还真是一个流氓呢。”女子哼道。

    “你听谁说我是流氓?”楚南问。

    “它说的。”女子指着小白兔道。

    “我又没有对它耍流氓,它怎么会知道的?”楚南笑道。

    “不可能,它说你就是一流氓,不分对象的耍流氓。”女子极为肯定道。

    楚南无语,望向了小白兔,却是见得这小白兔眼中的揶揄之色。

    蓦然,一道灵光在楚南心间闪过,他不自觉的叫了起来:“小白,没错,你是小白。”

    但是,楚南说完之后又愣住了,盯着小白兔道:“不可能啊,小白的原形不是兔子,它是相当威猛的一只雌兽。”

    就在这时,五彩花瓣飘洒,花瓣中,一双**乍现,笔直修长,珠圆玉润。

    咳咳,还真是小白,可不能再看,要不然又要被鄙视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