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13章 领悟与突破

    不管夏侯东雷是不是因为宗门自豪感而在吹牛,但有一点不会有错,这原始心经应该十分牛逼,而完整的原始心经释义掌握在老祖宗手里。

    而此时,始心宗的老祖宗,这个疯疯巅巅的老头愣是认楚南为儿子,将他拉向了山洞深处。

    这山洞深处却是别有洞天,辽阔的天空,碧绿的草地和森林,飞鸟走兽,清风袭人。

    “扩展出来的空间?”楚南讶然道。

    “不错,长生,爹这里还不错吧。”老头得意洋洋道。

    楚南有些无语,这老头自称为爹,但他可不想认一个爹。

    不过,这扩展出来的空间竟然有山有水有森林,除了空间的宝物与阵法,应该还需要一些组成世界的基本物质。

    老头将楚南拉到了森林中,森林中水汽弥漫,落在身上,都感觉到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这水汽中带有浓厚的灵力。

    在森林中央,立着一块巨碑,碑上没有一个字,通体呈青色。

    看起来十分普通,但是,当细看之下,却会觉得头晕目眩,大脑一片空白。

    “长生啊,你怎么忘记了,原始心经是不能强行去观悟的,之前宗门内有一个小子缠着你爹我看了一句,结果就灵魂破碎了。”老头道。

    “那要怎样?”楚南问。

    老头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用一种慈祥的目光端祥着楚南,那枯瘦的爪子在他的肩上重重一拍,道:“爹自有办法。”

    不知为何,楚南看着老头这种目光,竟是不由的一阵心酸。

    而就在这时,老头的一只手突然电一般按在了楚南的额头,这速度快的,楚南竟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楚南想要挣扎,但这一瞬间却觉得浑身力量都被压制,连灵魂力量也不例外。

    “长生,爹答应你的事情,绝不会再食言了。”老头一边说着,一边用另一只手按在了那块青色的石碑上。

    刹那间,楚南感觉到无数信息如潮水一般涌入了意识海,被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镌刻在灵魂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南感觉自己的脑袋沉重的如同灌了铅一般,莫不是涌入意识海的信息太过沉重了?

    “老祖宗,你这是在干?”就在这时,一个惊诧的女声响起。

    楚南沉重的眼皮动了动,余光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是她,关音音。

    “小丫头,你我算是有缘人,既然如此,这原始心经剩下的一部份你也来理解一下吧。”老头的声音响起。

    就在这时,楚南听闻一声惊呼,一个柔软的女体自背后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

    楚南想要开口,但突然又是一股更加庞大的信息潮涌来,他的意识直接进入了混沌之中。

    一股莫名的感觉在楚南的全身流动,他的丹田更是有着奇特的反应,其中混沌之处的万点金光齐亮,自成一个世界。

    宇宙之初,本就始于一团混沌。

    而原始心经,就是探索最初的能量与生命运转的形式。

    楚南在混沌之中浮浮沉沉,他似乎抓住了一些,又似乎也没有抓住。

    突然间,混沌炸裂开来,清气上浮,浊气下沉,万点金光化为星辰,能量开始分裂,变异,变得多姿多彩,也便产生了不同的生命形式。

    而所有一切,都来自原始的混沌力量,这也恰巧就是原始心经的奥义所在。

    楚南在疯狂的吸收着原始心经奥义,宇宙万物,相生相克,为都有如此的关联,就是因为这原始的混沌之力,它们无论裂变多少次,都改变不了它们是自原始混沌之力演变而来的事实。

    就在楚南隐隐明悟之时,他突然浑身巨震,意识轰隆,不知今夕何夕。

    时间与空间不再,一切变得毫无意义。

    直到一声叹息响起,楚南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楚南睁眼,发现自己依然处于那片森林中,那巨大的青色石碑已然粉碎,身边就是昏迷的关音音。

    而不远处,老头盯着他,那目光却与之前有了极大的不同,他的眼神,仿佛将他里里外外都看得一清二楚。

    刚才那一声叹息,就是老头发出的。

    “前辈,你不疯了?”楚南扯了扯嘴角,开口道。

    “你不是长生,也不是始心宗的弟子,你灵魂中有紫月女神的传承。”老头一言道破楚南来历。

    “是的,前辈。”楚南点头,事到如今,再否认也没有用,他深知这个老头的恐怖。

    老头点头,道:“你很诚实,原始心经本是有缘者得之,你即得原始心经,就是有缘之人,你为何出现于此,对始心宗有怎样的仇恨,我不会去管,世间恩怨情仇,皆是定数。”

    楚南心中凛然,望着老头的目光变了,变得有些复杂。

    “我儿长生早已陨落,你代替他令得我了却一桩心愿,这也是缘法,缘起缘落终有时,咳咳,了却生平执念,不如归去,不如归去……”老头哈哈大笑。

    突然间,老头的身体变得透明,在刹那间化为无数光点没入这扩展空间。

    没来由的,楚南自内心深处涌上一阵悲伤。

    “原始……原始……”楚南喃喃念着,世间万物,就算绽入再大的光彩,终归要归于原始。

    楚南一念通透,灵魂骤然清明十倍,顿悟之下,玄力融入了来自宇宙中的原始力量,竟然连连突破,直接进入了帝境第九级。

    此时,他若想要化圣,也是轻松自如的事情。

    但是,帝境第九级末曾圆满,非是玄力上的圆满,而是灵魂上的圆满还差上那么一线,所以,他生生停止了,留在了帝境。

    这个时候,境界于楚南,或者说帝境与圣境于楚南,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

    在楚南没有突破之前,一般的圣境强者他说杀也就杀了,而现在,虽然没有试验,但就算七级玄圣以上的强者,楚南也不怵了。

    此时,楚南回过神,看着身边昏迷的关音音,他顿悟之下,有一些奇异的力量也被她吸收了。

    “便宜这丫头了,她也接收了老头的一小部份原始心经释义,就是不知道她能理解多少,但毫无疑问,以后她的成长速度将十分惊人。”楚南心道,目光闪烁着。

    他与始心宗已是不死不休的敌对关系,按理来说,他应该将之扼杀,即便她的步伐不可能跟上他,也不能留下这么一个对手在的。

    但楚南再狠,底线却不曾抛弃。

    ……

    关音音醒了过来,脑子清明无比,身体对于外界的感知显然提升不止一个层次。

    “老祖宗……”关音音跳了起来,发现她处于老祖宗的山洞里,但却并不是那一个扩展世界。

    关音音电一般往里射去,却发现那扩展的世界已然消失。

    关音音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感觉,她怔了怔,伸出手摸了摸脸,摸到了满手泪珠。

    此时,关音音突然明悟了,那奇异的感觉告诉她,老祖宗已经不在了。

    那么,那个杂役弟子呢?她到来之时,就看到老祖宗一手抵住他的额头一手抵住青色巨碑。

    关音音在山洞里怔立良久,始离去。

    而整个始心宗被翻了个底朝天,却始终没有那杂役弟子的消息。

    杂役弟子是始心宗最底层的人物,始心宗怕有数十万的杂役弟子,而每天因为各种原因死亡甚至消失的杂役弟子成百上千。

    因此,那个杂役弟子的身份成了谜。

    但是,如果那杂役弟子真的得到了老祖宗传授的原始心经释义,为何没有半点消息呢?

    所以,包括始心宗宗主夏侯东雷在内的始心宗高层都认为那个杂役弟子承受不了原始心经,已经追随老祖宗而去了。

    而事实却是,楚南正在叶丽芸的修炼之所隐匿,加深对于原始心经的领悟。

    ……

    问心谷,朱行“砰”的一下将一块岩石拍得粉碎。

    “岂有此理,为又是关音音,这个贱人会就有如此气运,为得到原始心经释义的不是我朱行?”朱行低吼道。

    “不行,我一定要接近她,让她成为我朱行的女人,然后从她那里得到原始心经。”朱行自言自语道。

    就在这时,朱行的意念感知到他的管事毕兴鬼鬼祟祟的溜了出去,他的眉头一皱,就跟了出去。

    但是,令朱行没有想到的是,毕兴竟然去了九十九号院子,他去找关音音了。

    “难道毕兴被关音音收买了,关音音一直在盯着我吗?话说,她盯着我干?”朱行却是不敢去探,若是关音音得到原始心经前,他不在乎,但现在,关音音这里是全宗的焦点。

    “难道她对我有兴趣?”朱行心中有些自恋的想道。

    过了没多久,毕兴出来了,很快又回到了九号院子。

    毕兴回去的时候,朱行已坐在院子里自斟自饮。

    “你到哪里?”朱行淡淡问。

    “回大人,我……我到九十九号院子。”毕兴犹豫了一下,实话实说道。

    “你去找关音音?所为何事?”朱行问,目光骤然变得凌厉起来。

    “这个……我是想……”毕兴似乎在绞尽脑汁圆话。

    “大胆,还不从实招来,你若有一个字撒了谎,我要你生不如死。”朱行怒火熊熊,满含煞气道。

    毕兴顿时趴伏在地上,浑身轻颤,他急声道:“大人息怒,我此去找关师姐,是因为想和她做个交易,得到点好处。”

    “交易?你用交易?”朱行目光一闪,顿时有了些兴趣。

    “是关于五长老的,我有一个同期师妹,是五长老的管事,她偶然间发现了五长老那里的一个惊天秘密。”毕兴道。

    “秘密?快说。”朱行心中一跳,催促道。

    “是是是,五长老修炼之所,其下连通着神之宝藏。”毕兴急忙道。

    “神之宝藏?你确定?”朱行问。

    “千真万确。”毕兴肯定道。

    朱行沉思着,突然他似乎是想到了,道:“看来还真是如此,五长老当年上位极其突然,听说她原本天赋平平,百年前突然爆发,连连突破,击败多位长老,最终排位第五才稳定下来。”

    “所以,那肯定是因为神之宝藏的关系。”毕兴道。

    “你那师妹知道通道?”朱行强忍着激动问道。

    “是的。”毕兴用肯定的语气道。

    “你对关音音说了,她反应?”朱行问。

    “她似乎不太相信,说我信口开河。”毕兴语气低落道。

    “关音音一个黄毛丫头,自是不知五长老之前的事,她不相信就最好了,毕兴,你带我去见你师妹。”朱行道。

    “大人,恐怕不行,我师妹被五长老不知派去干了?她说最近都不可能联系到她。”毕兴道。

    “那她可有对你说那通道入口的详细位置?”朱行问。

    “有的,大人,我知道那通道在哪。”毕兴道。

    “快告诉我。”朱行急声道,目光灼热。

    毕兴说了一遍,朱行就牢牢记在了心里。

    而后,楚南接到了毕兴的传信,饵已经下了,就看鱼吞不吞饵,时候吞了。

    “前辈,我得你原始心经,十分感激,但我与始心宗是不死不休,抱歉了。”楚南喃喃道。

    ……

    五长老的山头十分平静,大家各司其职,相安无事。

    五长老去原始大殿参加宗门会议了,似乎是在商量不久之后前往浮玉煌界的事情。

    “关师姐,你找我。”一个年青的女弟子出现,有些激动的问道。

    这女弟子与关音音之前也在同一个堂口,就如同叶丽芸一样,只是关音音与叶丽芸当年的关系就十分亲厚,但与这女弟子却是十分一般,甚至当年还有摩擦。

    “小花,我们进去再叙叙旧。”关音音笑道。

    “好的,关师姐,快请。”这女弟子感到十分的荣幸,现在关音音的身份已经不可同日而异,不仅在问心谷排到了九十九,而且还从老祖宗那里传承到了原始心经,如果她不陨落,过上百年,整个始心宗都可能归她掌管。

    关音音与之进入了里面,她的目光扫过山顶上的建筑,目光闪了闪。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