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12章 圣母,原始心经

    两天后,楚南见到了毕兴。

    “主人。”毕兴看到楚南,恭敬道。

    楚南盯着毕兴,没有开口,只是身上渐渐泛出了一丝冷意。

    一旁的叶丽芸嘴唇动了动,但却发现全身发寒,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毕兴全身突然开始发颤,他脸色发青,嘴唇发白,脖子如同被人掐住,无法呼吸。

    “扑通”

    毕兴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他张着嘴,却如同一条跳到了岸上的鱼,无法发出一个音节。

    就在毕兴的意识要陷入黑暗,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突然间他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即将要死去的身体开始复苏,如同那条岸上的鱼被重新丢回了水里。

    “时间有些久了,久到你都以为自己脱离我的掌控了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的声音冷嗖嗖的,如同来自九幽之地。

    “没……没有的,主人。”毕兴颤声道。

    “没有?你以为在你的意识海布了离魂之力就没事了吗?我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你玩任何的心眼都瞒不过我。”楚南冷笑着,一脚将毕兴踢翻在地。

    “主人饶命,主人饶命,我再也不敢了。”毕兴伏在地上,瑟瑟发抖,不停求饶,他确实存在侥幸与不甘,花了很大的代价在意识海布了离魂之力,以为就隔绝了楚南对他的控制,但此时才发现完全没有用处,反而弄巧成拙了。

    “主人,就饶他一次。”叶丽芸忍不住求情道。

    楚南面色阴沉,沉默不语,似乎是在考虑斟酌,他此时的神情,却是令得空气都要凝结起来。

    “看在丽芸为你求情的份上,就饶过你这一次,再有下一次,我要抽出你的灵魂,用灵火炼上百年。”楚南冷哼道。

    “感谢主人不杀之恩。”毕兴喉结滑动,颤抖着趴在地上,浑身被冷汗浸透。

    而一旁的叶丽芸心中却是在庆幸,虽然她之前也有过不甘,但终归在听闻楚南越来越强后认命了。

    楚南坐在椅子上,而毕兴与叶丽芸低头站在一边。

    “朱行是一个样的人?”楚南问。

    “回主人,朱行是一个表面对谁都友好,但心计十分深沉的人,他狠起来六亲不认,极度自私。”毕兴道。

    “他有没有可以利用的弱点?”楚南问。

    毕兴想了想,摇头道:“他隐藏得很深,我在他身边有段时间了,但从末看清过他,他一些隐秘的事情不会让任何人知晓。”

    楚南挑了挑眉头,没有说。

    “对了,最近他一直在接近刚刚进入问心谷排名九十九的关音音。”毕兴道。

    “哦……你认为他是真的喜欢关音音?”楚南问。

    “我感觉他不会喜欢任何人,除了他自己。”毕兴道。

    “那就是有目的的接近了,他喜欢美色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问,关音音长得确实挺不错,被人爱慕不稀奇。

    “应该不感兴趣,他一直以来都想尽办法增强实力。”毕兴道。

    “不为色,即为财了,他想从关音音身上得到某种资源?”楚南道,一个男人突然接近一个女人,无非是色与财两种。

    楚南翘着脚,沉思着。

    他现在能利用的,就是叶丽芸所处的五长老圈子与毕兴所处的问心谷朱行的圈子,怎么才能利用两者达到他想要的目的呢?

    楚南的终级目的是要始心宗烟消云散,但如果不是在梦中的话,这目前看来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只有将之搅乱,削弱其实力,

    那么,该如何对始心宗下手呢?

    以现在身边的关系,或许可以让朱行与五长老之间产生矛盾。

    像这种超级宗派排名前十的弟子,各自都有一张深不可测的网,虽说不可能与一名长老硬撼,但真要斗起来,却会让很多人卷进来,到时候乐子就越闹越大了。

    那么,又该如何让他们产生矛盾呢?

    利益,在巨大的利益推动下,以朱行这种六亲不认的性格,是不会惧怕与一位长老为敌的。

    但是,一时间,楚南却也想不到具体可操作的法子。

    “你先回去吧,注意朱行的一举一动。”楚南对毕兴道。

    “是,主人。”毕兴恭敬的退去了。

    “主人,我们现在都不做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叶丽芸问。

    “暂时就这样吧,再找机会。”楚南道。

    ……

    时间荏苒,眨眼间就过去了十天。

    叶丽芸前往了五长老修炼的院子,今天是五长老要教她所谓压箱底秘术的时候。

    五长老一看到叶丽芸,就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状况,满意的点头道:“你的身体天赋不错,又严格按照我所说的用天云泥净身,现在已经达到了修炼我那秘术的条件了。”

    “丽芸要多谢师傅的栽培。”叶丽芸注露出些微的激动,只是在楚南的提醒下,她的心中早就充满了戒备。

    “跟我进来吧。”五长老道,说完,就进入了屋里。

    叶丽芸跟在五长老的身后,穿过了大堂,进入了一个房间里。

    房间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即使玄力运于双目,也无法看见分毫。

    “不要慌,用意念跟紧我。”五长老的声音在前面不远处响起。

    叶丽芸稳住心神,意念跟着五长老,摸黑朝前走去。

    走着走着,叶丽芸觉得不对劲,这是屋,哪能有这么大,直线行走了千米了,五长老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若是以往,叶丽芸可能不会觉得,但自那天云泥里隐藏的那黑色能量被发现,她可不会认为五长老是真的赏识她,很有可能是利用她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就这样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走,足足小半个时辰,漆黑的世界里突然有了昏暗的光线。

    叶丽芸这时才发现,她处于一个岩石隧道里,五长老依然在她的前方。

    这时,隧道越来越宽阔,光线也越来越明亮。

    突然间,前方出现了断层,五长老也停了下来。

    “丽芸,你过来。”五长老道。

    叶丽芸跟了上去,这才发现,断层的另一边是一块石壁,石壁上刻画着满满的神奇符文。

    “师傅,这是?”叶丽芸惊讶道。

    “这就是我要你修炼的秘术,你跪下。”五长老道。

    “是,师傅。”叶丽芸听话的跪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一道光芒突然从那石壁上射出,没入了叶丽芸的脑海里。

    叶丽芸哼都没哼一声,就软软的瘫倒在地。

    五长老似乎早就知道会是这么回事,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过了不久,那巨大的石壁上突然显现出了一张女人的脸庞。

    “圣母,我好不容易才发现符合条件的女子,你看怎么样?”五长老弯腰道。

    “不错,你退下吧。”那石壁上女人脸庞上的嘴动了动,发出了有些刺耳的声音。

    “是,圣母。”五长老看了一眼昏迷的叶丽芸,转身离去。

    五长老离去后,那岩壁上的脸庞开始扭曲,无数符文朝中央凝聚。

    骤然,这些符文化为无数只触手,从石壁上伸出,卷起了昏迷的叶丽芸,要将她拉入石壁中。

    但就在叶丽芸要被拉入石壁中时,突然间,她胸口一道光芒射了出来,直接击中了石壁上的那张脸庞。

    “啊……”一声惨叫声传来,那无数只触手骤然缩了回去,石壁上的脸庞也消失无踪。

    昏迷的叶丽芸就这么朝着断层坠落而去,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此时,叶丽芸的院落,楚南一身冷汗,他面前的晶幕已碎成了齑粉。

    “那是鬼东西。”楚南吃惊道,叶丽芸坠落断层,他的阵法晶石破碎,引动一个防护阵法保护了她,但他也再无法看到她的情况了,只不过,作为她的主人,他与之是有灵魂联系的,起码知道她还活着。

    现在叶丽芸也不知道时候才能回来,也不知道时候就一命呜呼了,楚南在始心宗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面临夭折。

    “那绝对是邪物,这种东西却位于始心宗,难道从来就没被人察觉到吗?唔,或许被五长老发现了,所以她被蛊惑了,她那采阳补阴的秘术,该不会学自那里吧。”楚南心道。

    越想,楚南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

    第二天,毕兴就出现了。

    “主人,你找我?”毕兴恭敬问道,目光扫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叶丽芸的踪影,不由得让他感觉有些奇怪。

    “没错,叶丽芸现在有点麻烦。”楚南道,将叶丽芸身上发生的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竟然有这样的事?主人要我做?”毕兴问。

    “我要你想办法让朱行知道五长老这里有这么一个古怪的地方,当然,你要让他认为这里很有可能有着惊人的宝藏,具体,你自由发挥吧。”楚南道。

    “是,主人,毕兴一定不会让主人失望的。”毕兴现在没有了反抗的心思,自是全心全意的为楚南做事。

    毕兴离开后,楚南一身杂役弟子的服饰走了出去,他虽有叶丽芸提供的详细地图,但也都要选择性的探一遍,以便准备好退路。

    不知不觉,楚南来到了一片荒芜之地。

    “这边地图上标了红线,算是禁区了,看起来也没啊。”楚南心道。

    正待楚南准备离开时,突然间,他的心中一跳,猛然转身,就看到一个老头就在离他十余米处的地方盯着他。

    楚南心中震惊无比,这个老头在这么近的距离都没有让自己察觉到,实力真是恐怖至极。

    “长生,你是长生。”老头突然大叫道。

    “啊?”楚南一脸疑惑。

    “长生,爹可找到你了。”老头一边号啕大哭着,就这么扑了过来。

    楚南下意识的想躲,但却骇然发现他的身体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老头给紧紧的搂住了,那是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这诡异的老头抱着楚南一顿大哭,一边哭一边忏悔,说当年不该如何如何。

    楚南苦笑,娘的,这始心宗还真怪物多,这老头莫不是神境强者了。

    “长老,爹找到了你,爹会给你一切。”老头哭了半晌,随即在楚南衣服上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后说道,话刚说完,他就扯着楚南冲进了这荒芜之地,这可是地图上标着的禁区啊。

    楚南被这恐怖的老头拉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里,洞里很杂乱,洞壁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痕迹。

    楚南随意一看,瞳孔就是骤缩,这洞壁上的痕迹,用意念去观察,竟然会有极其深奥的能量表现形式出现。

    “长生,过来,爹要教你原始心经。”楚南还没来得及研究,就被老头拉到了山洞深处。

    “原始心经?”楚南张大嘴,原始心经不就是始心宗的镇宗神典吗?是始心宗立宗之根本,不是说只有宗主才能进行参悟的吗?

    而就在这时,原始大殿已经乱套了。

    “,老祖宗将一个杂役弟子认成了他当年陨落的儿子?将他拉进了禁地?”

    “那怎么行?老祖宗毕生收藏和所参悟的东西,那是我们始心宗的瑰宝,让一个杂役弟子占这便宜,真是天大的笑话。”

    “宗主,你得立刻制止才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始心宗宗主夏侯东雷沉吟了一下,道:“立刻去问心谷找关音音,也只有她能接近老祖宗了,让她想办法将老祖宗的幻觉破除。”

    立刻有人领命而去,这时,九长老华英雄阴沉着脸道:“宗主,若那杂役弟子真得了传承怎么办?”

    “一个杂役弟子,哪有这般福份,我宗原始心经,又岂是他能参悟得了的,他若真得了老祖宗的传授,而枉想去参悟的话,只有坠入心魔境受尽折磨而亡。”夏侯东雷道。

    “没错,百年前,就有一个弟子阴差阳错的进入了山洞,只得原始心经一句,就灵魂破碎而亡。”大长老道。

    此时,一众长老也想起了这事,渐渐的放松了下来,在他们看来,那杂役弟子若真不知好歹去参悟原始心经,只有死路一条。

    “宗主,此时让关音音进去,可是想她取而代之,得到完整的原始心经释义?”九长老华英雄抖着一身肥肉问道。

    “没错,我始心宗若不是因为原始心经释义自老祖宗后一直不完整,神月三宗在我们原始宗面前也只有提鞋的份。”夏侯东雷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