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510章 混入,窥视

    叶丽芸思索了一下,点头道:“始心宗进出山门虽然严格,但我身为五长老的内院管事,带主人进去应该不成问题,只不过,需要主人委屈一下……”

    叶丽芸说到这里,有些忐忑的看了看楚南。

    “需要我扮杂役?”楚南问。

    “是……是的。”叶丽芸点头。

    “呵呵,扮杂役而已,这不能叫委屈,我若这么清高,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楚南对叶丽芸道。

    叶丽芸一想,的确如此,玄修一途,若想要前进,其困难险阻不知何几,楚南又岂会在乎这种小节。

    始心宗,并不在原始大陆之上,而是位于大陆东边天空的一块悬空陨岩之上,这陨岩有奇特的磁场,只有一边能进入,始心宗的一位上古之神用神术布下层层禁制,没有宗门内的人引路,是绝计无法进入的。

    这悬空陨岩分为外层内层,外层是外宗弟子所呆的地方,内层才是真正的始心宗核心。

    此时,叶丽芸带着楚南,凭着令牌畅通无阻的通过了始心宗入宗山门,通过了外层进入了内层。

    楚南一身杂役服,气息内敛,那种独特的摄人气质变成了有点怯弱,有点猥琐的底层杂役模样,真是扮像。

    很快,叶丽芸带着楚南来到了内层核心,五长老的内院。

    五长老的内院,说是院,其实是一整个山头,拥有药园,兽园等各种园,其实就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这里住着的都是五长老的心腹弟子,其余就全是杂役弟子。

    “叶师妹,你回来了,师傅要的东西你带回来了没有?”一个身着黑色金边宗门服饰的青年拦住了叶丽芸的去路,带着轻佻的笑容问道。

    “不劳孙师兄费心,我自会去和师傅说。”叶丽芸秀眉轻蹙,淡淡道。

    “呵呵,你若是带来了,就交给我吧,师傅现在参悟中,除了我谁都不见的。”青年道。

    “那就等师傅参悟完吧,不急,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孙师兄请便。”叶丽芸冷冷道,说着,就往前走去。

    楚南跟在叶丽芸身后,躬着身子绕过这青年。

    “该死的小杂种,竟敢弄脏我的衣服。”这孙师兄大喝一声,突然一掌击向楚南。

    楚南当即惨叫一声,吐血飞了出去,身子撞倒几颗大树,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叶丽芸赫然转过身,俏脸铁青,她怒喝道:“孙伯伦,你意思?”

    “我打杀个杂役还需向你汇报吗?不要以为你是管事就不将师兄放在眼里,哼。”孙伯伦冷哼一声,施施然离去。

    叶丽芸强压着心中的杀机,紧握成拳的手缓缓松了开来。

    这时,叶丽芸来到楚南的身边,却看到他睁着眼睛朝她眨了眨眼睛。

    不知为何,看着楚南儿狼狈又搞怪的模样,叶丽芸突然有想笑的感觉,但很快她想起了她与楚南间的身份,又硬生生忍住了。

    楚南感觉了一下四周,那些杂役弟子通通被叶丽芸与那孙伯伦的火药味吓得远远的躲开了,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道:“这姓孙的是你师兄?这力道挠痒都嫌轻,小白脸一个。”

    “那是主人你太厉害了,不过主人你说得没错,他就是一个小白脸。”叶丽芸道。

    “还真是吃软饭的?谁这么没眼光啊。”楚南笑问。

    叶丽芸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用意念传音道:“是我师傅,也就是五长老。”

    楚南顿时张了张嘴,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一个老头和那孙师兄弟赤身抱在一起的画面,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主人,五长老是女的。”叶丽芸看出了楚南的想法,解释道。

    女的,女的还好,就算老了点,也是需要男人的嘛,只是师傅与徒弟苟且,这传出去将是一桩玄修界的大丑闻,恐怕都会记录在册传扬后世。

    叶丽芸带着楚南来到她的修炼之所,这里十分的清幽,除了两人之外,就没有任何人存在了。

    “就我一个人啊,会不会此人怀疑?”楚南问。

    “怀疑就怀疑了,大不了也被人认为像师傅那样养个小……”叶丽芸说着,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不敢再说了,也不知道为,或许是楚南并没有散发出威压的气息,反而让她十分放松,让她在他面前都口无遮拦了,要知道,平素她对亲近的师姐师妹都不会开这样的玩笑。

    “这不行,我可不是来引人注目的,你这里反正没人,我在这里也没有人能察觉到我的存在。”楚南扫了叶丽芸一眼,没有在意她刚才的玩笑,但是这一眼,却也是一种警告。

    叶丽芸额头泛起了一层冷汗,心中暗自告诫自己。

    “你给我始心宗的地图,再去想办法联系毕兴。”楚南道。

    “是,主人。”叶丽芸给了楚南一份始心宗的地图,她的地图十分详细,标明了始心宗各个分院位置以及机关陷阱的线路位置。

    楚南直接进入了一间屋里,开始研究起始心宗的地图。

    在看到始心宗这些分院分布的第一眼,楚南就是一惊,这种布局,分明就是一个阵法来着。

    “九九归一,奇怪,那最核心的中心点在哪里?竟然不是原始大殿。”楚南疑惑的想道。

    又是细细看了几遍,都没有找到核心点,楚南都不由得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莫非只是碰巧而已,不过,哪有这么巧的事。

    “九九太玄天阵,这个上古奇阵需要九阴九阳的阵眼,这些分院的位置虽然在阵眼处,但应该不是九阴九阳吧,要不然我一入始心宗就会发现的。”楚南琢磨着,想来也不大可能,一个上古流传下来的超级大宗,没可能会以整个宗门来布置九九太玄天阵,这种太玄天阵在描述中可不是类似于聚玄阵之类的对宗门有益的阵法,而是一种十分邪门的阵法。

    “呵呵,如果真是九九太玄天阵就好了,我只需引动激活它,整个始心宗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令之灭亡。”楚南不由得想道。

    只是楚南这个念头掠过,就没再去想了,只觉得可能不大,他能看出来,固然是因为他是命阵师,但他不信始心宗没有精通阵法的天才,若真是九九太玄天阵,始心宗还能这么安稳?或许这样的布置是有其它的目的吧。

    楚南开始想着怎么下手,他既然混进来了,怎么着也要让始心宗伤筋动骨一把。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楚南出房门时,天色已经深沉。

    楚南意念一扫,发现叶丽芸没有回来。

    楚南想了想,身形一闪,没入了茫茫夜色之中。

    楚南对于五长老内院的地形和各种明暗陷阱是烂熟于心,因为叶丽芸是这里的管事,所以这里的地图是最详尽的。

    山顶的建筑就是五长老的私人地盘,她修炼闭关都在此。

    始心宗的防卫都是外紧内松,这是长老内院,几乎是没有守卫的。

    但是,在山顶的建筑里,是五长老的禁地,没有她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进入其中,上面有五长老亲自下的禁制。

    不过,这禁制却有一个漏洞,偶然间被叶丽芸知道,被她记录进了她的私人地图里。

    楚南就是通过这漏洞无声无息的潜入了其中,来到了一个十分奢侈精致的小院,小院灵气充盈,种的花草皆是神药,院中小径都是稀有的神晶。

    一入其中,楚南还没有来得及为这小院的奢侈感到惊讶,就听到了一阵阵呻吟声和男子的粗喘声。

    这声音,楚南熟得很啊。

    在院里的万年灵木打造的木桌上,一个风韵尤存的妇人不着一缕的躺在上面,地上一个男人肩上架着她的双腿,正在猛烈的撞击着。

    “用力,伯伦,再用点力。”这妇人有点疯狂的大叫。

    孙伯伦咬着牙关,额头青筋暴露,后背有几条黑线在扭动着。

    他硬撑了几个回合,突然一泄如柱,软在了妇人的身上。

    妇人一脚将孙伯伦踢开,披上了一件衣裳,皱眉道:“孙伯伦,你怎么越来越不中用了?”

    孙伯伦被踢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神情有些萎靡的爬起来,急声道:“师傅,我今天只是状态不佳,下次一定会让师傅满意的。”

    “希望如此,来,帮我捏捏肩膀。”妇人道。

    孙伯伦立刻如同哈巴狗一般上去,替这妇人捏着肩。

    楚南在暗处,身体与气息已经与周围融为了一体,而完全不设防的五长老与孙伯伦这对狗男女,自是不可能察觉到他的存在。

    “这始心宗堂堂五长老,竟然还修炼采阳补阴这等邪术,这孙伯伦表面看起来精血旺盛,但是他内里精气都被吸光了,看样子都活不了多久了。”楚南心道,心中惊讶无比,他与始心宗虽是敌对关系,但也没有想像到这超级大宗内竟然有长老级的人修炼这等邪术,还是一位核心长老,这宗门从上到下的风气可想而知,他与始心宗成仇看样子都不是偶然。

    这时,孙伯伦一边替五长老捏着肩膀,一边道:“师傅,叶师妹回来了,她现在仗着师傅你的宠爱,已经不将一众师兄妹放在眼里了,我看她还暗自传扬我与师傅你的事。”

    五长老气势陡然一凛,但随即又平和下来,她淡淡道:“伯伦,你叶师妹会做人,会做事,你虽是师兄,但也要学着点。”

    孙伯伦脸色一僵,道:“是,师傅。”

    “好了,你走吧,免得让人闲言碎语。”五长老道。

    孙伯伦穿上衣裳,灰溜溜的离去了。

    五长老披着长衫,一个人静静的神游天外了,也不知道她是在回味着刚才的激情,还是在想些其它的事情。

    楚南一动不敢动,他知道,只要有一丝的气息波动,就足以引起这五长老的警觉,在这始心宗的核心地方,他是十死无生的下场。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头突然想起了叶丽芸求见的声音。

    很快,叶丽芸出现在五长老面前,恭敬的参见。

    “我要的东西拿来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五长老问。

    “是的,已经拿来了。”叶丽芸拿出一个玉盒递了过去。

    五长老接过,立刻收了起来,她站了起来,将手放在叶丽芸的肩膀上,道:“做的不错,不枉我看中你培养你。”

    说完,五长老在叶丽芸的肩膀上捏了捏。

    叶丽芸身体顿时一僵,低头不语。

    “我靠,这老女人还男女通吃不成?”楚南心道,想起两个女人亲热的场景,他有些口干舌燥。

    不过,楚南想像的情景并没有发生,五长老拿开了手,道:“丽芸,你用天云泥净身有多少天了?”

    “回师傅,已经有半年时间了。”叶丽芸道。

    “半年了,嗯,再过十天,你就可以修炼我压箱底的秘术了,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五长老点头道。

    “多谢师傅,丽芸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叶丽芸大喜,急忙道。

    “但愿如此,你去吧。”五长老道。

    叶丽芸离去,五长老转身进入了房间。

    “天云泥?这是东西?”隐匿在暗处的楚南心道。

    楚南很想跟到房间里去探一探,但是这样一来,危险系数就超标了。

    权衡了一下,楚南退了出去。

    回到叶丽芸住处,楚南发现她已经回来。

    “主人。”叶丽芸看到楚南,松了一口气。

    “你到五长老那里吧。”楚南问。

    “是的,主人,她让我去外面拿了一样东西,刚刚去将那东西给了她。”叶丽芸道。

    “是东西?”楚南问。

    叶丽芸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不敢去试着打开查看。”

    “那么,天云泥是东西?”楚南问。

    叶丽芸轻呼了一声,显得极为惊讶,俏脸也不禁变得通红一片。

    “主人,你怎么知道天云泥?”叶丽芸问。

    “因为我刚才也在五长老那里。”楚南道。

    叶丽芸再度惊呼一声,主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就在五长老眼皮底下隐匿,这一旦被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不过反过来想,他竟然能在五长老眼皮底下隐匿而不被发现,这匿形能力太变态了,五长老可是圣境高阶强者。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