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89章 战神秘技

    紫烟缭绕,烟雾中有无数的光点在闪烁。

    烟气虽然稀薄,但是一入其中,紫月书院九地八峰皆尽不可见。

    昆玉红飘浮在紫烟中,手持银扇,气势凝聚,如同一头洪荒猛兽要撕碎它的敌人。

    楚南在昆玉红的对面,直面她这种恐怖的气势,但他却如同一个黑洞,平静的站在那里,再激烈的宇宙风暴吸入其中都无法引起他的一丝波动。

    隐在四周的东方宇与一众长老皆有些讶异,这种不动如山,如同擎天之柱屹立天地之间的气息,只有对天地法则有所领悟的玄修才能做到。

    要知道,在静与动之间,静比动更加难能可贵。

    昆玉红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她的眼皮跳了跳,心中涌起了一些不安的感觉,这个小子,竟然悟性到了这种程度,不得不承认,在天赋方面,她拍马难及。

    但这可不是比天赋,两人的境界相差是云泥之别,如果一招没拿下他,她这脸皮也没地搁了。

    想到这里,昆玉红身上的气势更加恐怖,玄力随心游走,与天地力量相呼应,她手中的银扇蓦然散出一阵银辉,蓦然紫烟如龙卷风凝聚,而那银辉融入了紫烟之中,压力瞬间增强了百倍,一般的帝境玄修若在此时进入了其中,直接就会被这压力碾压成肉糜。

    楚南那如黑洞般的态势终于稳不住了,任何属性的能量都不可能是绝对不变的,在其它属性的能量达到一定程度,就一定会受到影响。

    “银扇镇九天。”昆玉红心中一声大喝,手中银扇横向一拍,那九根突出的扇骨射出九道光芒,恰巧被那毁天灭地般的压力层层压下,每一道光芒,都能将一方天地搅碎,而九道光芒层层压下,其威力相继递增,只要在包围圈中的生物,怕都逃脱不了化为虚无的命运。

    “真是没想到,玉红出关之后,实力再度上了一个台阶,出手吧,楚南这小子抵挡不住的。”一个长老惊讶道。

    东方宇也下意识的要出手,但是当他看到在恐怖能量压迫下若隐若现的楚南的身影时,他又顿了顿,道:“再等等,那小子有些不对劲。”

    一众长老仔细扫了过去,果见楚南如同一片汪洋中的小舟,随着浪潮高低起伏,但是竟然没有倾覆。

    “快看,他身上的气势竟然穿透了玉红的压迫圈。”一个长老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大声叫道。

    “这是气息?竟然如此凌厉?”另一长老惊声道。

    昆玉红一声娇喝,银扇镇九天再没有留半分力,她也想不到,她会被楚南逼到不留半分余地。

    瞬间,银芒所在之地,化为一片氤氲。

    而就在这时,一声震天动地的长啸起打着旋儿响起,就见得那银芒覆盖之地突然如同固化了一般,然后片片碎裂。

    楚南的身影电射而出,定住之后,他惨白着一张脸冲昆玉红一笑,突然嘴里喷出一口鲜血,仔细看,会发现他全身的肌肉都在痉挛颤抖,肌肤之下甚至有大片的血丝在散开。

    昆玉红怔忡的看着楚南,艰涩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楚南扯了扯嘴角,道:“你只要知道我赢了,而你输了。”

    此时,东方宇与一众长老射了过来,东方宇抓住楚南,几道纯净的玄力打入他的体内。

    “我赢了。”楚南对东方宇再度强调了这一点,也懒得再强撑了,直接双眼一闭昏了过去,他的消耗太大了。

    “老院长,我……我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昆玉红对提着楚南的东方宇道,这时的她,表情茫然的就如同一个迷路的孩子。

    “如果我没有猜错,是战神传承的战神秘技,应该跟他在虚空世界闯过的战神殿有关。”东方宇道。

    “战神殿……”昆玉红呢喃着。

    楚南被东方宇擒着进入了金风院,令得金风院所有师生都变得沮丧而沉默,虽然对这样的结果有所预料,但内心却是希望楚南能够创造奇迹的人,不过看来,奇迹并没有发生。

    不过随即,昆玉红的身影出现在金风院入口,将这里的学员吓了一大跳。

    昆玉红目光扫了一圈,所有学员都低下了脑袋。

    “你们,谁来做我的推荐人?”昆玉红深吸一口气,平淡的开口道。

    ?

    顿时,一排排人头如同装了弹簧一般抬起,一张张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两个鸡蛋,这整齐划一的画面,着实有令人喷饭的效果。

    “你,你还有你,就是你们三个,就是我的推荐人,还有你,还不快打开阵门。”昆玉红喝道。

    “是是是……”被点到的学员忙不矢的点头,傻傻愣愣的,脑子还是没转过弯来。

    昆玉红在进入阵门之前,转过头,望向了远处一群自紫镜山赶来的天才,开口道:“从今以后,我不再是紫镜山分院院长,你们互相转告一下吧。”

    昆玉红说完就进入阵门之中,闯关去了。

    而外头所有师生这时才如梦初醒,金风院的师生已经欢呼起来,事实摆在面前了,是楚南赢了,昆玉红愿赌服输,是要履行诺言加入金风院了。

    而紫镜山的那群天才学员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

    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半年,半年的时间,金风院已然极尽繁盛,一切都步入了正轨,原本专门安置淘汰者的分院已经俨然成了能与紫镜山分庭抗礼的分院。

    原本,由于昆玉红加入金风院,紫镜山差点分崩离析,但是,这个时候紫镜山一位隐居多年的前辈露脸,这才稳住。

    紫镜山继续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但是金风院却有了润物细无声的变化。

    拳头至上的法则被楚南套上了一层柔和的外衣,这层外衣就是文明,他主张的不是磨灭人性中的野性,而是让人们在野性中加上理性。

    实力重要,但一味的以此为准则,是无法将一个势力凝成铁板一块的。

    因此,金风院师生的气氛极为和谐,一些导师的实力不及学员,但依然受到尊重,他们的理论很扎实,楚南也提出过,一个导师不一定要很厉害,他只要会教就行了。

    而金风院以加入学院时间的长短为根据,让学员们区别学长学姐与学弟学妹。

    楚南更是让随机让金风院的学员三三两两合住一个院子,而正好原本金风院的居住院落也不够了,并且说了一句话,让很多师生都颇有感触。

    他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你们的同伴可能在很多方面不如你,但一定在某个方面你不如他,你们要相互学习的就是彼此的优点。

    楚南所做的一切措施,都是为了三个字:凝聚力。

    一个势力在强盛时能让人不离不弃不算,人本是趋利动物,但是,一个势力在衰弱时仍然让人不离不弃,这就需要凝聚力,之前的紫月书院若在这一方面做得好,也不至于沦落至此了。

    金风院后山,妩琴弹奏着高山流水的琴音,而楚南却随着琴意不住的在一个范围内转圈,不时的比划着。

    良久,楚南站住,而琴音也随之停下。

    楚南的目光泛着如玉般光彩,他一抬手,他周遭有一道光影闪过,而他的面前,有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竟然飞速的绽放,然后凋零。

    一边的妩琴目露惊色,这是手段?

    半年来,楚南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参悟中,在房间里,后山上,在紫烟神境中,一呆十余天也不算稀奇。

    妩琴倒是时常出来弹弹琴,而楚南就在她的琴音中思考,她有时想要故计重施的勾引他,但他的状态每每都让她的念头成空,后面,她索性放弃了,经常的看着楚南或沉思或怪异的举动,她竟也若有所悟。

    但是,楚南今日让一朵花在瞬间绽放枯萎,将一朵花的生命缩短在了这一瞬间,令人震憾。

    楚南看着自己的手,自言道:“时间掌控之力,这就是时间掌控之力吗?只可惜这种时间掌控只能集中在一个很小的点上,要不然……”

    骤然间,楚南目光熠熠生辉,如果这种时间控制之力能扑天盖地,那岂不是天下无敌?

    不过,兴奋过后,楚南也明白过来,现在他想这个还属于做梦的范畴,能够在对战时定格对方的攻击多上一秒,那就是极大的进步了。

    扭过头,楚南看到妩琴用震惊的目光望着他。

    “怎么停下来了,再弹一曲。”楚南轻咳一声,大爷般在旁边坐下,翘着二郎腿道。

    “是,楚爷。”妩琴收起目光,娇媚一笑,再度开始抚琴。

    一曲还末完,一直闭目倾听的楚南突然睁开眼,将妩琴召入养魂盅,一个闪身,出了他布置的私人空间。

    外面是东方铃铛,她一见得楚南,便道:“楚大院长,有人闯入了紫神迷障,身受重创,如果不是他正好叫了你的名字,又正好被一个学弟听到,他已经化为飞灰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