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64章 第二层战神殿

    前面的血甲傀儡无穷无尽,几具被震开,很快又被填补上。

    楚南抱着奄奄一息的骄阳,心中压抑着一股无法言谕的情绪,是悲伤,是愤怒,是怜惜又或者都有。

    此时,如此多的血甲傀儡拦路,这股压抑的情绪就化为了一种暴戾,一种要碾碎一切的狂乱力量,这力量发自灵魂,却显于身体。

    破杀刀斩下,一片片金色的浮空刀印闪现。

    刹那间,数十具血甲傀儡被震飞,缺胳膊少腿。

    楚南的破杀刀法,竟然不知不觉中已经达到了大圆满的十三式,共有十三个刀印相叠加,比十二个刀印多出一个,但威力却增强了十倍不止。

    楚南此时竟然没有意识过来,他仍然陷在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狂乱之中。

    一刀又一刀,楚南不发一言的往前冲杀着,这些巨型傀儡在他眼中也不过是稍大一些的布偶,一刀下去,粉身碎骨。

    就这样,只见得巨大的金色刀印不断的闪烁,那一具具血甲傀儡朝着四周飞去,有些直接在空中解体了,场面十分震憾。

    不知不觉,楚南便已到达到了那祭台上,一步踏入了那冲起的光束之中。

    而跟在楚南身后,仍旧被楚南突然的暴发震得失语的左心兰与东方铃铛也踏入了其中。

    魔骨河边,光芒一闪,楚南四人突然出现。

    魔骨河的对面就是魔鬼城,现在他们已经出来了。

    楚南抱着骄阳一只脚跪着将她以坐姿放在地上,然后拿出几颗七级护心丹一古脑的塞入了骄阳的嘴里,然后帮助她催化药力,将药力引入了她的心脏处。

    此时,骄阳的后背依然插着左心兰的长剑。

    楚南感应了一下,长剑插入了骄阳的心脏,但是没有伤到主心脉,心脏还在微弱的跳动着。

    当药力达到最浓时,楚南突然伸手抓住剑柄,电一般拔了出来,带起了一串血珠。

    与此同时,楚南催动着药力护住骄阳的心脉,七级护心丹本就是专门针对心脏地带,瞬间就将心脏上的伤口凝住。

    眨眼间几个时辰过去,楚南收回玄力,将骄阳放平,感觉到她渐渐增强的生命体征,心中松懈了下来。

    左心兰想要说些,但她张了张嘴,却是也没说出来。

    左心兰立在魔鬼河边,表情虽然平静,但她的拳头却至始至终紧握着。

    “这不怪你,楚南他心里很清楚的。”东方铃铛走到左心兰身边,安慰道。

    左心兰摇摇头,道:“我知道他并不会怪我,但是,当我的剑刺入了骄阳的心脏时,我感觉刺穿的是我自己的心。”

    “所以,比起骄阳,你受的伤更重,因为你伤在灵魂上。”东方铃铛伸出手拍了拍左心兰的香肩。

    左心兰嘴角勾起些苦涩的弧度,但是,楚南的眼里却只看到了为了他愿意死去的骄阳,却看不到她承受了。

    东方铃铛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了,她也没有经历过感情,只是觉得感情很复杂,但具体是怎么个复杂法,她并没有明确的概念。

    楚南坐在骄阳的身边,目光静静的看着她苍白的俏脸,没想到她受伤时也这么柔弱,他一直以为这张俏脸上只会有骄傲与桀骜。

    楚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差点死在骄阳的手里,但是他此时的心里却是那么的柔软,他无法忘记她那凄厉的叫声,她那双瞳流下的血泪,这些已经烙印到了他少有人触及到的内心深处。

    没过多久,骄阳突然呻吟了一声,她皱着眉头一脸的痛苦,似乎还深陷在那绝望的痛苦之中。

    楚南伸出手,握住骄阳的手,如哄孩子一般轻哄着她,不断的说着没事了,我在这里……

    缓缓地,骄阳睁开了眼睛。

    但是,楚南惊讶的发现,骄阳的双瞳仍然是血色的,但却不像之前像浓得化不开的鲜血,而像是两颗通透的血色宝石。

    “楚南。”骄阳目光闪烁着惊喜,坐起来扑入他的怀中。

    两人紧紧相拥着,如同童话故事里的男女主角,他们经历危险,终于闯过来了,等待着他们的应该是幸福的生活,即使不在同一个地方,应该也会拥有幸福契合的心灵。

    不远处,左心兰与东方铃铛的看着拥在一起的两人,各自有情绪自心中涌现。

    但是,就在这时,骄阳挣脱了楚南的怀抱,起身退开了几步。

    楚南讶然,不解的望着她。

    骄阳神情有些复杂,她看向了左心兰,开口道:“左心兰,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能刺下那一剑。”

    左心兰看着骄阳,摇摇头,却是没有说话。

    “骄阳,你到底怎么了?”楚南问。

    “我的身体,我的力量,我的灵魂,都烙上了魔鬼的印记,我融合了魔帝的力量,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了,所以,我无法和你在一起。”骄阳咬着牙道,她话声一落,那如雪的肌肤上就浮现出一道道血纹。

    “那又怎么样?我不在乎。”楚南大声道。

    “你还不明白吗?魔鬼是被封印在虚空世界里的,受到虚空世界规则的束缚,我根本无法离开这个世界,甚至,我现在都无法离开魔鬼之城。”骄阳道。

    楚南如被雷击,怎么会这样?

    “我回不去了,但你要好好的活着,假若有一天……假若有一天你能掌控这虚空世界,我才能得以恢复自由。”骄阳说完,晶蒙的水光在眼中打转,折射出来的,却是血一样的颜色。

    楚南上前要抓住骄阳的手,但是骄阳却是退开,落入到了魔骨河中。

    河水绕着她卷起,刹那间,她没入河水中消失不见。

    而与此同时,魔骨河对面的魔鬼城,竟然也如同海市蜃楼般开始消失,好像他们刚刚经历的,都是梦境一般。

    最后,连这魔骨河也消失了。

    楚南往前冲了过去,转了一个圈,怔立在原地,他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良久,楚南才猛然抬头,目光平静而坚定。

    “只要你没事,总有一天我会让你重获自由,等着我,骄阳。”楚南心道。

    这时,东方铃铛道:“我们走吧。”

    “你们走吧,我还要去一个地方。”楚南道。

    “去哪里?”左心兰忍不住问道。

    楚南想了想,道:“战神殿。”

    “第二层的战神殿已经关闭了,再者,很有可能这虚空世界马上也要关闭了,到时要聚集到虚神峰上领取奖励,如果限时末到,将会直接传送出去,也得不到的。”东方铃铛道。

    “我自有办法。”楚南道。

    见得楚南如此坚定,两女都不说话了。

    楚南转身要走,但他似乎想到了,又回过头,来到左心兰的面前,开口道:“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左心兰那一直压抑的心突然放松了,有时候就是这样,一句话,一个温柔的眼神,足以解除心灵的桎梏。

    楚南一直走了很远,才停了下来,对虚无道说道:“虚无道,现在魔帝之眼我已经得到了,你说怎么让我去领悟战神图录的第二幅图录?”

    “你拿出魔帝之眼,按我说的做……”虚无道对楚南道。

    楚南按照虚无道的方法,将发出其中一个能量点。

    瞬间,这魔帝之眼散发出光芒,笼罩住楚南,而后他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战神殿第二层,还有数十名帝境的顶级天才在为进入战神之门的钥匙而斗得你死我活。

    终于,一个来自三界六地中尘心地的青年得到了进入的钥匙,他将之嵌入了战神之门的凹槽之中,而他身后的人已经轻叹着放弃了。

    但是,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战神之门的阵法启动了,但却依然纹丝不动。

    所有人面面相觑,他们为之争夺了这么久,死伤了不少同门精英的战神之门钥匙不会是假的吧。

    而就在这时,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个声音:“战神图录已有人正在领悟,钥匙失效。”

    顿时,这里所有人都惊得要跳起来,难道战神之门的钥匙并不止一把,有人已经进去了?

    不可能,进入战神殿的人除了死去的,全都在这里了,不可能会有其他人。

    所有人都开始发狂的攻击战神之门,但瞬间遭到反噬,一个个被震得吐血倒飞。

    此时,战神之门那一团虚空之中,楚南正盘腿坐着,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中。

    ……

    半个月的时间眨眼而过,这一日,虚空世界所有人都接收到了虚空世界的信息,虚空世界即将关闭,所有人都要汇聚到各层的虚空峰上,按照最终完成任务的多少,难易排出榜单,领受奖励。

    但是,每一层的虚空峰对于该层来说,到达那里是十分困难的,会有不少人因为没有能力到达而被直接传送出去,得不到虚空世界的最终奖励。

    虚空世界第二层的战神殿外,聚集了各大宗派的弟子,他们在等待着战神殿里的天才出来,都想知道,到底是谁获得了领悟战神图录的机会。

    “青月书院的余小鱼,是一匹绝对的黑马,她在内院排在千名开外,谁能想到她能连斩六大比她境界高上几级的强者,其中有一个是南宫家的第一天才,这次的战神图录,说不定她就一黑到底了。”

    “余小鱼是厉害不假,但别忘了银月书院的拓拔流星,那可是银月书院内院排名一百多的狠角色,他自成一派的银月流星刀决惊才绝艳,当初我亲眼所见他一刀下去斩杀十几头境界高于他的虚空之兽。”

    “不要争了,这二大书院的确有无数天才,但别忘了三界六地中妙法地,尘心地和流烟地的弟子。”

    “哼,三界六地是神秘,但不代表他们高一阶层。”

    “你们说的都是废话,战神殿要开了,谁领悟了战神图录马上就可以知道了。”

    此时,战神殿外的护殿大阵消退,殿门大开,一个个绝世天才飞掠而出,共有五十八人。

    但是所有人都发现,这五十八个人,无一例外的黑着脸,根本不像得到了战神图录的样子。

    难道不是他们?那个人还在后面?

    不止他们在等着,这五十八个从战神殿中出来的绝世天才,也都在等着,他们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一路英雄让他们所有人心机都白费,鲜血都白流了。

    战神殿的开启是有时间限制的,到了时间会再度自行关闭,再也不会重启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人都引颈以待,万道目光齐聚一处。

    直到战神殿的殿门突然间自行关闭,护殿大阵再度启动,依然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瞬间,所有人都凌乱了,没有人领悟到战神图录?

    “是不是战神殿出问题了?”五十八个从战神殿中出来的绝世强者中有人道。

    “不可能,绝对有人在里面。”

    “那就是说他即使进去了,现在也出不来了。”

    那个本来是他得到钥匙进入战神之门的尘心地弟子冷冷道:“你们别忘了他是怎么进去的?我猜他根本不是从战神之门进去的,所以我们没有任何的察觉,他既然不是从战神之门进来的,那么他肯定有其它的办法,能通过其它的办法出来也不是希奇的事情。”

    这么一说,所有人心里都堵得慌,若是让他们知道了是谁摘了果子,一定要灭了他,相信这里所有人都不介意联手。

    没有得到答案,即使再不甘心也无济于事,他们必须要前往虚神峰。

    于是,战神之殿聚集的人开始散去,但谁都知道了领悟战神图录的不是出来的五十八个绝世天才,而是一个神秘人摘了桃子。

    前往虚神峰的途中危机重重,有很多人步履维艰,甚至在途中有人失去性命,但放弃的早放弃了,在途中的都是不愿放弃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虚神峰的最终奖励有多么丰厚,可以说只要到达到虚神峰的人,就有可能得到足以改变一生命运的奖励。

    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到达虚神峰是十分轻松的事情。

    此时,虚神峰顶,这是一座巨大神殿的废墟,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