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57章 诡异的意外

    对于这样的自己,左心兰感觉到彷徨和迷惘,似乎一个人被生生分成了两半,一半清冷自傲,另一半清新可人。

    看着左心兰拿着一条烤鱼发怔,骄阳美眸眯了眯,突然拿起手中的烤鱼咬了一口,然后又放在了楚南的嘴边,道:“一人吃一口。”

    楚南望向骄阳,看到她那带着一些威胁的目光以及嘴角眼角的微表情,感觉很是可爱,他嘿嘿一笑,张嘴咬了一口,就咬在骄阳刚刚咬过的地方。

    左心兰突然间将手中的烤鱼扔下,转身电射而去。

    “她吃醋了。”骄阳道。

    楚南耸耸肩,有些无奈。

    “其实我挺想知道的,你和她之间,到底发生了?”骄阳问。

    楚南摇摇头,没有说话,他和左心兰之间的事情,他不想告诉任何人。

    骄阳的目光微微一黯,咬了一口烤鱼,却觉得刚刚香甜无比的美味,此时却如同嚼蜡。

    一只大手伸过来,轻轻抚了一下她金色的秀发。

    骄阳看向楚南,看到了他眼里的抱歉,她却是笑了起来,道:“好吧,我承认,我也吃醋了。”

    ……

    自从上次的溪水事件后,左心兰在山洞中闭关不出,不知道她是在理清,还是在逃避。

    而楚南却每日每日在这山谷中转悠,不肯放过一个细节。

    骄阳对楚南的感情,表现得日渐炽烈,她的眼神,表情早已不再掩饰她心中如火的热情。

    “不应该啊,我找到了两条基准线,但为就是找不到第三条呢?”楚南站在山峰上嘀咕道,一个阵法,基准玄阵线是三条,只有找到三条基准玄阵线,才能去推算破解。但是,在楚南的努力下,他发现了两条,但第三条却任他挖地三尺,都没能找出来。

    而此时,骄阳却在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中洗浴。

    她赤着身体,就这么仰身飘在溪水中,如果此时楚南在,估计鼻血都要喷出三尺来。

    溪水浸着骄阳的身体,但她胸前一对雪白饱满的乳峰,如笋一般挺立,蓓蕾粉红,如雪地傲梅,冲出溪水的包围。

    她是这暗沉色调的山谷中,唯一的亮色,一身雪肌玉骨,如同黑暗中的一点火焰。

    骄阳的心是有些颤抖的,如果她估计得没有错,楚南很快就会来到这里和她汇合,到时他就会看到她现在这********的场面,然后兽性大发,再然后……

    骄阳呼吸都变得灼热,她都不敢再想下去。

    她本是一个性情果决,爱恨分明,极具个性的女子,一旦确定爱上了,她就会不管不顾。

    就在这时,骄阳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气飘来,她的心一震,计划搁浅,立刻冲出裹上了衣裳。

    这个山谷,是一个死谷,没有任何生命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有血腥气出现,她本是炼的血煞,对于血气十分敏感。

    这时,骄阳发现那清澈的溪水中,突然淡淡的鲜血晕散开来。

    骄阳瞳孔一缩,追寻着鲜血的来源,沿溪而去。

    她不会发现,她每走一步,身后都涌起了淡淡的黑雾。

    就在骄阳消失后不久,楚南闪身出现。

    “咦,骄阳人呢?”楚南四下看了看,下意识的用给骄阳的阵牌来感应她的方位。

    但是这一感应,楚南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因为他竟然失去了对骄阳的感应。

    在这有限的山谷中出现这样的问题,不是他的感应阵牌失效就是骄阳出了事,究竟是哪一种情况,楚南很快可以分辨。

    楚南的意念蔓延出去,却是依然没有察觉到骄阳的存在。

    反倒是左心兰感应到楚南焦虑的意念,终于从山洞中现身。

    “怎么了?”左心兰一来就看到楚南难看的神色,便有些紧张的问,同时她也发现,她在山洞中平复了多天的情绪,在一见到楚南焦躁的神情时顿时就失效了。

    “骄阳出事了,我感应不到她的存在。”楚南道。

    左心兰心中也是一惊,这山谷中只有他们三个存在,四周都是绝路,骄阳不可能凭空消失的。

    这时,左心兰看到溪水边的草丛上挂着一件衣裳,这是一件里衫,她道:“骄阳应该在这里洗澡,然后有突发事件,她上岸匆匆穿衣,但因为是突发状况,所以她没有穿中间的这件里衫。”

    楚南点头,道:“应该就是这样,但是这里我来来回回的探查了数十遍,都没有发现有问题,这样,我们分开来找一找。”

    “好。”左心兰说完,转身就开始去搜寻了,楚南也去另一边搜寻。

    但是,两人将这山谷翻了一个底朝天,都没有发现骄阳的踪迹。

    楚南与左心兰碰面,骄阳的失踪不让楚南脸色阴沉似水,浑身就像是一个快要爆炸的炸弹。

    “楚南,你……不要太担心了,骄阳她会没事的。”左心兰看到楚南的模样,心突然隐隐的作痛,她有些生硬的安慰。

    楚南没有说话,一双眼睛遍布血丝,不断的在丛林中扫视着。

    左心兰还想说,但却终是没有再开口。

    就在这时,丛林深处有能量剧烈波动了一下。

    楚南心一跳,身形一闪冲了进去,左心兰紧随其后。

    沿着溪流而上,楚南突然发现,溪边的景致已是完全不一样,竟然有了青草,有了红的白的鲜花点缀在其间。

    就似乎从一幅黑白画卷突然进入了一副彩色画卷中。

    没有走多远,溪水钻入了山谷岩璧,岩璧上有一个凹槽,而骄阳就坐在里面。

    “骄阳。”楚南一声大喊,冲进了里面,双手搭在骄阳肩上要抱住她。

    但就在这时,神情恍惚的骄阳突然惊醒过来,厉声尖叫着对楚南进行攻击。

    楚南毫无防备,被骄阳突如其来的攻击击中胸口,一口鲜血喷在了骄阳的脸上。

    刹那间,骄阳浑身一颤,美眸变得清明起来。

    “楚南,我……对不起……”骄阳望着楚南,一脸的悔恨,眸中水雾涌动。

    “没事,就你这点力还想伤我,门都没有。”楚南呲牙道。

    骄阳没有说话,只是扑入楚南的怀中,用力的抱着他。

    两人在岩壁的凹槽内相拥着,外面,左心兰目光波动,俏脸苍白,脑海中闪过一个类似的熟悉画面。

    那也是一条小溪,岩壁的凹槽内,一对****的男女相拥着。

    左心兰蹭蹭退了两步,小手捂住了心口,有泪意止不住的要冲出。

    “不,那不是我,也不是他……”左心兰心中不断的想要催眠自己,但是偏偏那对男女的脸庞却是越来越清晰。

    没错,男的是楚南,女的就是她自己,男的嘴角挂着宠溺的笑意,女子温柔的令人沉醉。

    左心兰甩了甩头,转身离开。

    楚南抱着骄阳,手上几颗丹药背着她丢入了嘴里,虽然他体质强悍,但骄阳可不是普通的玄帝,那几下虽无章法,但力量何其恐怖,换一个玄帝,估计直接就躺下了,哪还能云淡风清的谈情说爱。

    “发生事了?”楚南问。

    “我也不知道,只记得当时在洗澡,然后……然后眼前就是一片血红,我陷入了幻境,有无数怪物对我进行攻击。”骄阳道。

    “没事了,你已经出了幻境。”楚南心中一动,开始观察这里,初时因为急迫没有注意,现在这么一看,他也想到了刚来这个世界的配种村,那时的他与心儿……

    就在这时,楚南惊喜的叫了一声,道:“第三条基线,原来竟然藏在这里,想来这谷中是阵中有阵,却不想被你误打误撞的撞破了。”

    楚南的确很高兴,有了三条基准线,他完全可以推衍出这个阵法。

    “是吗?那太好了。”骄阳道。

    楚南捧着骄阳的俏脸,突然就这么吻了下去。

    骄阳的美眸顿时睁得老大,楚南的吻让她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一下,随即就是难言的酥麻感,一阵阵电流在四肢百骸乱窜,让她的身体渐渐由僵硬变得酥软,而她的眼睛也开始缓缓合上。

    一个长长的令人窒息的吻过后,骄阳娇喘吁吁,这种飘在云端,全身发麻的感觉她自是从末曾体验过,这是一种能让人上瘾的感觉。

    感觉到楚南下体的变化,骄阳咬了咬下唇退了几步,虽然之前就有准备要来个一个****,但刚才好像左心兰也在外面。

    两人来到凹槽外,却发现左心兰不见了踪影。

    楚南兴致勃勃,感觉精神无限,他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对阵法的推衍中。

    随着阵法的推衍完善,这山谷中越来越多的地方焕发出了生机,那之前暗沉的颜色变得郁郁葱葱。

    此时,骄阳坐在她的树屋前,手中轻抚着她的九泉血煞鞭。

    突然,她的鞭子一抖,鞭上浓郁的血影闪现。

    原本血煞转化为阳煞,但现在,又分明再度变成了血煞,一种更加浓郁,更加恐怖的血煞。

    骄阳的眸子暗潮涌动,她的拳头握紧,又缓缓松开,情绪晦涩不明。

    就在这时,一片湛蓝的光影闪过,左心兰出现在了骄阳的身边。

    两女并排而坐,却谁都没有开口,但是气氛却是越来越和谐。

    不得不说,女人间的关系是很奇怪的,对于男人来说,恐怕是挠破脑袋也不会明白,据说女人的脑部结构与男人是有着细微差别的。

    这时,骄阳转过头,与左心兰的目光对视。

    两女这么对视着,一个金发,一个蓝发,一个似火,一个如水,她们一个目光就如同交流了许许多多的信息。

    “我之前问过楚南,问他和你究竟是关系,你们两个虽然几乎不说话,但我却能感觉到他对你有着复杂的感情,而你虽然极力掩饰,但却并不成功,不过,他并没有告诉我。”骄阳开口了,说的却是这个问题。

    “你想知道?”左心兰问。

    “想,他的一切我都想知道。”骄阳目光中的炽热如太阳一般。

    “我可以告诉你,但我其实知道的并不多,或许你可以给我一些提示。”左心兰道。

    骄阳心中疑惑,自己经历的,为会说知道的不多呢?

    左心兰开始讲述,但她讲述的却是从一次危机中醒过来后的事情。

    “我醒过来就知道,我的记忆中有一段是空白缺损的,仿佛有很重要的东西被我忘却了,我以为一切都会过去,那定然是不堪回首的记忆,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却越发的觉得,七星大陆,有被遗失了的重要东西,我寻了一个机会,下了七星大陆,在迷雾荒原,我遇到了楚南,他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和亲切感……”

    随着左心兰的讲述,骄阳的表情也随之变幻着。

    “直到最后,在辉煌大陆我追问楚南,他问我是不是确定要知道,我有过犹豫,因为我知道真相很可能会将我击溃,但我说我确定,因为若是不知道答案,那将成为我的一个心魔,我自己就要崩溃了。”左心兰的声音很平静,便湛蓝的眼眸内却是翻涌着激烈的情绪变幻。

    骄阳握紧了拳头,她知道,接下来左心兰要讲的,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这时,左心兰讲出了楚南给她讲过的真相,她道:“我那时心中很受冲击,但后面我才发现,我接受这事实比我想像中的要容易得多,我一直对自己说,心儿根本就不是我,那只是一个借了我身体的灵魂,当我苏醒后,心儿也就永远的消失了。”

    “有一些记忆,不断的在我脑海里出现,我感觉师傅当初抹掉的记忆,正在慢慢的复苏,我对楚南的感觉,我真的不知道究竟是心儿的感觉,还是我自己的感觉。”

    左心兰讲完了,心中竟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心儿与楚南的这段往事,就像是一座大山,压住她的心,她的灵魂。

    骄阳沉默了一会儿,道:“你为非要分这么清楚呢?其实心儿就是你,你就是心儿,心儿经历的就是你经历的,心儿的情感就是你的情感,你们并不是割裂的灵魂,心儿是去除了之前加诸在你身上的一切外界因素,那就是真正的你自己。”

    左心兰猛地一震,骄阳的话,如同一把锤子,敲碎了她灵魂上的枷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