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46章 自相残杀,山谷药铺

    两人挣扎着要起来,但是那在体内乱窜的能量却让他们的身体移动一寸都极度痛苦。

    看着楚南带着微笑一步一步走来,他的身影如同一座大山,阴影投射在他们身上,遮盖了天地。

    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恐惧,虽然没以为这是一个轻松的任务,但也绝想不到会是一场送死的旅程。

    “不,不要杀我。”青年艰涩的求饶。

    “不好意思,你的请求我没法做到,杀人者人恒杀之,怎么,没有做好被杀的心理准备吗?也是,对付一个王境的小菜鸟估计你们十个人都不会放在心上。”楚南站在两人面前,微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十个人的?”女子震惊道。

    “因为我已经干掉了两个。”楚南说道,看着两人绝望的目光,接着道:“知道我为没有立刻动手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两人绝望的目光顿时泛起了一丝希望,那女子眸子朦胧了一些,媚声道:“只要你放过我,我都可以做。”

    楚南哈哈一笑,道:“你长得不错,不过还没有资格给我暖床。”

    女子俏脸一僵,咬了咬下唇,没有再说话,心中满满的屈辱,想她堂堂始心宗内宗弟子,以色侍人竟然被人如此不屑。

    “离这不远还有你们的两个同门,你们找到他们,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杀了,我就留下你们的性命。”楚南道,他一开始是打算亲自动手将这些人全都斩杀干净,让始心宗明白惹他的代价,但他临时改变主意了,始心宗是一个大宗,他再自信,也不敢妄想自己一人能对抗如此一个古老大宗,不过与始心宗这梁子是结下了,不如插两根钉子进去,没指望他们起重大作用,但起码对始心宗的动静能够掌握。

    两人脸色一变,青年道:“我们的实力与一同下来的同门没大优势,这怎么能做到?”

    “你们都是始心宗的弟子,这不就是大优势吗?还有这个东西,你们拿着。”楚南拿出一个玉瓶丢了过去。

    一打开瓶盖,就有浓郁纯净至极的能量溢了出来,那清香沁人心脾,这分明是绝世的灵液啊。

    两人的表情都变得激烈,这难道是奖励吗?可是只有一瓶,等会儿分的时候说不定要动些手段了。

    两人各自打着算盘的时候,楚南道:“这是我炼制的超级毒液,一滴下肚,能迅速渗入血液输送全身,腐蚀一切。”

    这两人闻言瞬间打了一个冷颤,眼中的贪欲褪却。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们若没有把握一击必杀,就动些手段,这算是考验吧,如果你们做不到,我不介意收回你们的性命。”楚南淡淡道。

    “明白。”两人神情复杂,最终变得冷酷,生的渴望已经占据了一切。

    楚南一抬手,两道紫芒打入两人的眉心里。

    “你……你做了?”青年惊颤道。

    “你们不会让我就这么相信你们吧,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你们要活,首先性命要掌握在我的手里。”楚南笑道,意念一动,两人的眉心顿时泛出一点紫光,然后捧着脑袋惨叫起来。

    楚南收回意念,看着脸色苍白,但明显已经完全认命的两人满意的笑了笑,道:“我时间不多,离你们最近的两个人就在那座山头,一个时辰后你们没有完成任务,我会让你们即刻消失。”

    感觉到了勒在脖子上的死亡绳索正在收缩,他们距离死亡只有一个时辰,瞬间,两人不敢再浪费一秒钟,在得到了楚南告之的具体地点后,立刻就消失了。

    “你想扳倒始心宗?”这时,虚无道的声音响起。

    “有问题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只能说你太天真了,别看你现在秒这几个始心宗弟子挺容易的,但他们在始心宗都是属于底层的潜力弟子,真正的精英即便没有银月书院与紫月书院那般逆天,也差不离的。”虚无道说道。

    楚南想起了来选学员的燕南飞所讲述的,银月书院十大顶尖高手中,有九位是圣境强者,排名第一的竟然是一位玄帝,这是现在的楚南都不敢想像的事情。

    “你以为我凭我一双拳头去跟始心宗对打吗?我像这么弱智的人吗?插两根钉子,有用还是没用我现在又不多想,有用最好,没用我也无所谓。”楚南淡淡道。

    “我只是警告你,步子不要迈得太大。”虚无道道。

    楚南眉头一挑,质疑道:“虚无道,你与始心宗该不会有关系吧。”

    “没有。”虚无道说完,就再也没有了回应。

    楚南也没有再去想,耐心的等待起来。

    ……

    两个三十左右的男子盘腿坐着,一动不动,灵雾吹动他们的头发,绕了几圈,很快被吸收进去。

    远处,几只虚空之兽走来,走近了一些时,它们却停了下来,目光带着惧意,往后退了一小段路,瞬间转身就狂奔。

    这时,其中一个男子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虚空之兽逃跑的方向,隐隐有些自得。

    “我们在第二层屠了无数高等级的虚空之兽,在这第一层的低级虚空之兽,自然是惊惧的。”另一个男子睁开眼睛,看出了同伴的自得,淡淡提醒道。

    “陶师兄说得是,是师弟我自满了。”这个男子连忙道,对于这位师兄对他的看法十分在意的样子。

    “戒骄戒躁,我们才能走得更远。”陶师兄道。

    “陶师兄所言极是,所以我们才答应下到这里来杀一个菜鸟嘛。”这个男子道。

    “你理解就好,我们得罪了青月书院的那个女人,刚好下来避避风头,不是怕了,这叫能屈能伸。”陶师兄说得大义凛然。

    “青月书院与银月书院这一次又出了几个妖孽,都是刚入门的菜鸟,一入虚空世界第二层就杀了好几个老牌天才。”这男子道。

    “哼,许师弟,你要明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妖孽般的天才不少,但绝大部份都在成长途中陨落了,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才是王道。”陶师兄冷哼道。

    许师弟自是连连称是,马屁滚滚,拍得这陶师兄一脸的舒爽。

    就在这时,一只拇指般大小的鸟儿电一般射了过来,在陶师兄耳边唧唧叫了几声。

    “陶师兄,怎么了?”许师弟问道。

    “不远处,我们的两个同门打起来了,似乎是争夺宝贝,真是我们始心宗的耻辱。”陶师兄道。

    “宝贝!”许师弟目光一亮,斟酌了一下语气,道:“陶师兄,这次我们下来的十人之中,就属陶师兄你地位最高,实力最强,不如陶师兄去调解一下,想必他们都会听的,也免得让其余宗派弟子看笑话。”

    陶师兄点头,道:“说得是,去看看。”

    两人到达时,看到始心宗一男一女已经是两败俱伤。

    “住手。”陶师兄喝道。

    一男一女停止了攻击,望了过来,在看到陶师兄后一怔,随即齐齐见礼。

    “叶丽芸,毕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你们本是一组,却同门相残,若没有适当理由,我一定要去刑堂告你们一状。”陶师兄皱着眉头质问。

    两人表情为难,一言不发。

    “陶师兄问你们都不说,看来你们是不将陶师兄放在眼里了。”许师弟在一旁阴阳怪气的扇风点火。

    “绝对不是,陶师兄,是这样的,我偶然发现了一瓶灵液,但是毕兴非要说是他先看到的,想要占有我发现的灵液,请陶师兄做主。”叶丽芸道。

    “陶师兄明鉴,她在撒谎,灵液是我先看见的,她从我手上骗去的。”毕兴脸色难看的说道。

    陶师兄心中一动,叶丽芸与毕兴他不是很熟,但知道两人在始心宗内宗同辈之中还是处于中等位置,两人都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为了一瓶灵液打生打死,那瓶灵液看来不简单了。

    “灵液,拿给我看看。”陶师兄道。

    叶丽芸张了张嘴,一幅为难的样子。

    “怎么?还怕我贪没你的灵液不成?”陶师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不……不是的……”叶丽芸拿出一个玉瓶,在手中握了握,然后丢给了陶师兄。

    陶师兄接住,打开了瓶盖,一闻之下,顿时如若雷击,这等灵液只闻这味道就知道可遇不可求,他如果服用了,突破到帝境中期不是问题,心中的贪婪顿时如同野火一般蔓延燃烧。

    “陶师兄,让我也看看。”许师弟用力耸了耸鼻子,目光灼热的似要喷出火来。

    陶师兄看了看许师弟,心中有了想法,还是要分些好处给他的,要不然他就是以一敌三了。

    陶师兄意念传向了许师弟,然后突然间将这玉瓶中的灵液倒了三分之二入口,然后将玉瓶甩给了许师弟,剩下的三分之一被许师弟给吞进了肚子。

    “陶师兄,你们怎么能这样?这是我的……”叶丽芸大声道。

    “是你的?”陶师兄感觉到体内升腾而起的浩瀚力量,问道。

    “灵液。”毕兴接着道,语气却很平静。

    “灵液?灵液?许师弟,你看到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陶师兄问。

    “没有啊,我们听到了打斗,过来看一看,谁想看到的竟然是同门相残,真是宗门耻辱。”许师弟十分配合的说道。

    叶丽芸用一种诡异的目光望着两人,而毕兴用的是同样的目光。

    此时,陶师兄感觉有些不妙,这两个人的表情怎会如此奇怪?

    而就在这时,陶师兄突然感觉到五腑六腑,四肢百骸都传来剧烈的疼痛感,他当下就浑身直颤,随即惨叫着在地上打滚。

    许师弟迟了一息时间,亦是凄惨的叫着,开始在地上滚了起来。

    叶丽芸与毕兴对视一眼,道:“夜长梦多,我们时间也不多,快点解决了他们。”

    “你……你们两个畜牲……竟敢下毒……”陶师兄一边吐着血一边凄厉叫道。

    “你若不想着强占灵液,怎么会有此下场,要怪就怪自己吧。”叶丽芸娇声笑着,一剑捅穿了陶师兄的心脏,抽剑后那鲜血是黑色浓稠的,大半个心脏都被融解了。

    陶师兄悲催的挂了,而那一边,毕兴也解决了许师弟。

    “这药好强的毒性,陶永山此人实力强过你我不止一筹,在此毒之下竟然毫无抵抗之力。”叶丽芸惊惧道。

    “是啊,此毒若拿出去卖,估计能卖出一个天价来。”毕兴道。

    “此地不宜久留,快点处理好,我们回去交差。”叶丽芸道。

    两人摸走两位同门的空间戒指,轰出一个坑将尸体埋了起来,然后飞速离开。

    在离一个时辰还有一刻钟时,两人出现在了楚南的面前。

    “幸不辱命,我们完成了任务。”叶丽芸对楚南道。

    “我知道了,你们做得不错,我会亲手了结其余四个人,你们自己想办法怎么才不会引起宗门的怀疑吧。”楚南道。

    “是。”两人不敢多言,同时心中庆幸,无论如何,他们活下来了,而一同下来的其余八个人都是死路一条。谁能想到,本以为是执行一个难度不高的任务,结果却是出人意料,就如同一群猎人去杀一只羊,结果发现哪是羊,分明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恶狼。

    “东西交上来。”楚南道。

    两人无奈的将所得上交,谁让他们的命掌握在别人手上呢。

    楚南离开了,他没费力气,依靠虚空之镜成功的解决了其余四个始心宗的弟子。

    楚南回到了那被雾气笼罩的小湖边,撤去了玄阵。

    “你回来啦。”韩凝儿看到楚南,眸中波光盈盈,笑容灿烂。

    “嗯。”楚南点头,上前轻拍了拍她的香肩,然后看向了盘腿坐着的柯儿,她的脸色依然苍白,但青紫的嘴唇却褪去了这恐怖的颜色,只是显得有些灰白。

    “你身上血腥气这么浓,杀了不少的人吧。”一旁的南宫惜君道。

    楚南裂嘴冲她一笑,却是没有回答。

    这时,柯儿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脚步虽有些虚浮,但却是恢复了一些气力。

    “多谢你。”柯儿很诚恳的道谢。

    “不必客气,你是凝儿的救命恩人,就是我楚南的救命恩人。”楚南道。

    韩凝儿心中满满都是感动,楚南的这番话意思可不一般,突显出了她在他心中的份量。

    “凝儿跟着你,一定会很幸福的。”柯儿微微笑道。

    楚南笑了起来,道:“男人不就是让女人幸福的吗?我去找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安顿你,你体内的毒是控制了,但想要恢复到巅峰时期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养。”

    楚南的话让柯儿的心颤了一下,男人就是让女人幸福的,为他说得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旁边的南宫惜君的目光也恍惚了一下,定定的望着楚南挺拔的身影,做这个家伙的女人,一定会很幸福的吧。

    呸呸,我在想啊。南宫惜君为自己的念头感到羞臊,说不定他就是一个只会满嘴甜言蜜语的花心萝卜呢?不对不对,他是萝卜都不关她的事。

    楚南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设下玄阵,应该是万无一失了。

    即将离别,对于经历过生死患难的韩凝儿与柯儿来说,心中自是充满不舍。

    “柯儿,我们永远都是好姐妹,若有幸,我会来找你的……对了,我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才找得到你。”韩凝儿拉住柯儿的手道。

    “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如果有一天你要找我,就……”柯儿说着,看了楚南一眼,直接用意念传音了。

    这么神秘?本少爷才不感兴趣,楚南心道。

    韩凝儿与柯儿依依不舍的道别完,就跟着楚南离开了。

    南宫惜君也走了,她要去找她的姐姐南宫惜雪,到时她一定要问问姐姐,楚南说的将她看透了是意思。

    虚空世界第一层通往第二层的入口许多人都知道位于哪里?但是大部份人不敢踏足半步,因为太凶险了。

    但是,有一些人为了加入一些强大的门派,会冒死去寻找第二层入口,因为在第二层入口,有许多大门派的人驻扎,专门在此挑选弟子。

    此时,楚南却是在满世界寻找白竹筠与周晓月。

    虚空世界第一层,分布着不少自发组成的小集市,用于交易各种物品和补给。

    在一座山谷中,就有一个这样的集市,规模还算是比较大的,此时人来人往,倒也十分热闹。

    山谷末段,有一个木屋搭成的小铺子,小铺子外却是挤满了人。

    这是一个药铺,有玄丹出售,店主是两个蒙面的女子,身段婀娜,气质不凡,但却无人敢惹。

    玄丹师啊,哪个不神秘,哪个没有后台?随便丢几颗玄丹出来,就有一群强者为之效命。

    因此,这个小药铺尽管人多,但却还算遵守秩序,无论是谁,都要排队,否则一律不接待。

    “让开,都让开,我要救命的玄丹,急着救人。”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暴风般冲了过来,手中一把巨剑还在淌血。别完,就跟着楚南离开了。

    南宫惜君也走了,她要去找她的姐姐南宫惜雪,到时她一定要问问姐姐,楚南说的将她看透了是意思。

    虚空世界第一层通往第二层的入口许多人都知道位于哪里?但是大部份人不敢踏足半步,因为太凶险了。

    但是,有一些人为了加入一些强大的门派,会冒死去寻找第二层入口,因为在第二层入口,有许多大门派的人驻扎,专门在此挑选弟子。

    此时,楚南却是在满世界寻找白竹筠与周晓月。

    虚空世界第一层,分布着不少自发组成的小集市,用于交易各种物品和补给。

    在一座山谷中,就有一个这样的集市,规模还算是比较大的,此时人来人往,倒也十分热闹。

    山谷末段,有一个木屋搭成的小铺子,小铺子外却是挤满了人。

    这是一个药铺,有玄丹出售,店主是两个蒙面的女子,身段婀娜,气质不凡,但却无人敢惹。

    玄丹师啊,哪个不神秘,哪个没有后台?随便丢几颗玄丹出来,就有一群强者为之效命。

    因此,这个小药铺尽管人多,但却还算遵守秩序,无论是谁,都要排队,否则一律不接待。

    “让开,都让开,我要救命的玄丹,急着救人。”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暴风般冲了过来,手中一把巨剑还在淌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