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38章 反追杀,危机

    楚南意念往正散开进行包围的数十名追兵扫了一圈,冷笑了两声,身形突然一晃,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数十名追兵顿时加速冲了过来,但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楚南的一丝气息了。

    在远处看热闹的那女子也有些惊异,喃喃道:“这个混蛋,我下在他身上的千里香也被他化解了。”

    数十名始心宗弟子围在一起商量着,而这时,一道身影闪现。

    顿时,这数十名始心宗弟子立刻恭敬的行礼。

    这是一个身着打眼红色紧身皮甲的男子,柳眉细目,如果不是这高大的身材,还以为这是一个女人。

    看热闹的女子看到这男子,鼻孔里轻哼了一声,嘀咕了一声:骚包。

    这青年似乎听到女子的话,目光朝她看了一眼,笑道:“南宫惜君,你知道那个家伙在哪里?”

    “我就算知道你也不敢去找麻烦吧,你和他一个池子的,他之前没有刻意隐藏气息,你拖拖拉拉到现在才到,怕是敌不过那混蛋,失了你始心宗外宗十天才的威名吧。”南宫惜君毫不留情的讥笑道,原来,这个家伙也是九叠泉泉眼的三个人之一。

    “哼,笑话,我苏永文岂会怕这么一个无名之辈,若不是突然开悟耽搁了一会儿,他还能逃出我的手心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这红甲青年苏永文冷哼一声道,没有再理会南宫惜君。

    “那就祝你好运了。”南宫惜君说完,扭头就走。

    这时,楚南隐在了一个山洞里,正在查看自己的身体状况。

    玄脉果真扩宽了不少,他曾以为自己达到了极限,但是绝对没有想到,那九叠泉的能量,竟然让玄脉再度扩宽了近一半,而且韧度增强了许多。

    玄力竟然也凝实了一倍,这九叠泉的泉眼能量凝实玄力竟然不是以己身的玄力来衡量的,就是无论你的玄力有多么的纯粹,它都能将你的玄力再度凝实一倍。

    这让楚南又惊又喜,这虚空世界,果然是超过了他的想像,如今他的玄力,都快凝成了实质一般的水晶,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那九叠泉为就塌了呢?

    “你看看你空间戒指里那个奖励的瓶子。”虚无道的声音突兀的出现。

    楚南立刻将那玉瓶拿了出来,果然发现这瓶里的水有着浓郁的九叠泉能量,它似乎正在汲取这九叠泉的能量,要将之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虚无道,这到底是水?”楚南问道。

    “不知道。”虚无道毫不犹豫道。

    楚南耸耸肩,再仔细看了看。

    而就在这时,楚南左手手腕上,小青的脑袋伸了出来,蛇眼幽幽盯着那玉瓶。

    几乎与此同时,楚南右手的肌肤里,一直消声匿迹的小寒钻了出来,抖了抖那几片水晶般的叶子,下面的茎状物大了好几圈,中间那眼睛也是盯着那玉瓶,流露出贪婪之色。

    “咦,没想到你不仅有裂空幼龙,还有这种得天地之精形成的通灵植物,吞了它,夺它的天地造化。”虚无道在楚南的脑海里大声道。

    “我倒觉得炼化了你的魂体,我得到的会更多。”楚南阴声道。

    虚无道顿时不说话了,想他一世英名,最后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可悲可叹啊。

    此时,小青与小寒同时朝着楚南手中的玉瓶窜了过去。

    然后……楚南目瞪口呆。

    小青与小寒,竟然被吸了这小小的玉瓶里,好在他还能感觉到它们兴奋的情绪。

    楚南发命令让它们出来,但是它们进得去,却是出不来了。

    楚南有些无语,将这玉瓶默默收好,从这山洞里掠了出去。

    外头灵气浓郁,清风徐徐,林间的虚空之兽在天空陆地穿梭着。

    “怎么不见了?”突然间,一颗大树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刚刚明明还在的,我们已经发了信息出去,等会儿少不了苏师兄的一顿骂了。”另一个声音无奈道。

    正当两个青年有些窝火时,突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你们是在找我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两个青年吓了一跳,一转头,就见得楚南双手抱臂,正笑眯眯的望着他们。

    “不……不是……”

    “我们在找一个死胖子,他夺了我们的宝贝。”

    两个人解释着,冷汗迭出,他们知道,他们根本就不是楚南的对手,要不然就不会悄悄的跟踪,而是直接拿他的人头立功了。

    “你们知道吗?胖子是我的好朋友,你们怎么能歧视胖子呢?”楚南义正言辞道。

    “不,不,我们没有,我们只是……”这两人心中苦涩,这跟啊,他们时候歧视胖子了。

    “我知道了,你们在拖延时间是吗?等始心宗的那群废物同门来救你们?”楚南嘿嘿笑道。

    两人对视一眼,突然默契的分为两个方向开始遁逃。

    “砰”

    两个人刚刚窜出,突然就相互碰了一个满怀,晕晕乎乎的看着对方,这才意识过来,他们明明是朝相反方向逃的,怎么就撞在了一起了呢?

    两人顾不得想那么多,再度开始逃跑。

    “砰”

    两个人再度重重的撞在了一起,眼冒金星。

    这时,他们才意识到,楚南这是猫戏老鼠呢。

    “你们想要等待援军,没问题啊,我也希望他们快点到来。”楚南哈哈笑着。

    不知为何,这两名始心宗弟子冷汗迭出,有不妙的感觉。

    没过多久,一身骚包红甲的苏永文带着五十余名始心宗弟子浩浩荡荡的冲来。

    很快,他们看到了那两个报信的始心宗弟子。

    只不过,他们看到的却是那个始心宗弟子正基情四射的拥抱在了一起相互亲吻。

    苏永文等一群人顿时目瞪口呆,他见得这两个始心宗弟子过于忘情,以至于都不知道他们的到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岂有此理。”苏永文大喝着,身形一闪冲了下去。

    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玄阵光芒大亮,风起云涌,遮天蔽日。

    “糟糕,中计了,撤。”苏永文惊惧大叫。

    但是,此时,这五十多名始心宗弟子根本就看不清彼此,有人想要破阵,却发现此阵玄奥难解,摸风都摸不到。

    而下一秒,打斗之声响起,整个玄阵之内,一片混乱。

    远处,楚南站在一颗大树顶上,看着那被浓雾笼罩的玄阵,嘴角流露着冷酷的微笑。

    “始心宗想要虚空世界的弟子都来追杀我,我就让你们始心宗的人通通折在这里。”楚南自言道,刚好,他也趁此机会立下威名,人的名树的影,省得总有些小猫小狗的欺上门来,令人烦不胜烦。

    始心宗的人被玄阵笼罩,因为恐惧互相残杀。

    “住手,都是自己人。”苏永文大吼道。

    但是,他的声音根本传达不到同门的耳朵里,反而,响在同门耳朵里的是兽吼声。

    “我让你们住……”苏永文狰狞着脸再度大叫,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有几道攻击疯狂的朝他攻来。

    苏永文闪避开来,一咬牙,拿出一块破阵牌激发开来。

    这破阵牌里,融入的是始心宗大长老的攻击,可以强行摧毁玄阵。

    一阵刺目的白光过后,楚南布下的玄阵被毁去。

    楚南挑了挑眉,恐怖的圣力,难怪挡不住。

    此时,始心宗的五十余名弟子站着的只有三十来人,其余二十余人死的死,重伤的重伤,都是互相残杀导致的。

    楚南嘿嘿一笑,闪身消失。

    这苏永文天赋虽然不错,但骨子里是软弱的,而且没有当机立断的果决,成不了气候,他若一开始用这破阵牌,结局就完全不一样了,但他却因为这破阵牌的珍贵而迟迟不舍得用。

    而接下来的日子,却成为了苏永文以及始心宗弟子的恶梦。

    楚南由被追杀变成了追杀者,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找到始心宗的弟子,偷袭,挑衅,无所不用其及,一旦有始心宗弟子落单,很快就会成为一具尸体。

    苏永文身边很快就剩下二十个人了,每天胆颤心惊,别说寻宝了,就连尿尿都要在众人的视线内。

    而始心宗弟子被一个之前根本没有听闻过的青年杀得屁滚尿流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目睹过楚南在九叠泉之威的人倒不觉得奇怪,其余人却是不太敢相信。

    就这样,楚一刀的名头倒是越发的响亮起来。

    一座山坡上,怒心宗二十名弟子沉默的坐着,目光时不时的望向了苏永文,这们外宗的十大天才之一,被上面认为前途无量的青年俊杰,却让他们失望了。

    这一个所谓的外宗十大天才,竟然不敢直面一次又一次追杀他们的楚南,连正面交锋都不敢,这也让他们的不满越来越强烈。

    在虚空世界第一层,始心宗倒是还有内宗的天才,不过,那几位根本联系不到,好像是在争夺一件至宝。

    “苏师兄,我们始心宗威名赫赫,现在被那楚一刀追杀得跟狗一样,苏师兄可有办法?”终于,有人不满的呛声道。

    “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又鬼计多端,我看我们需要宗里的帮助。”苏永文道。

    “苏师兄,我观此人的厉害之处在于阵法,真实实力末必有多厉害,再说,他再厉害也只是王境,我觉得苏师兄是否应该和他正面斗上一场,让他知道苏师兄始心宗外门十天才之一的威名。”另一个始心宗弟子道。

    “咳咳,我若有事,恐怕你们都将不能幸免,我虽想与之一战,但我不能只顾自己而枉顾大家的安危,不行,此事不要再说,我这就联系宗里,说明情况。”苏永文干咳两声,随即面不改色道。

    所有始心宗弟子心里都暗暗唾弃,都说危境之中方见本性,他们以前还特崇拜他,现在真想呸上一口在他脸上,狗屁天才,不过一胆小如鼠的鼠辈而已。

    苏永文用秘法联系了始心宗,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他把楚南的实力一再夸大。

    始心宗,九长老收到了苏永文传出来的信息,气得将屋里能砸的都砸了。

    最后,九长老强行发布了一个命令,这个命令的执行,让他在宗门里的利益牺牲了许多。

    楚南守了三天,发现这些始心宗弟子无论如何都不分开,这偷袭的难度就大得多了。

    硬碰硬,楚南衡量了一下,放弃了这个想法,这不划算。

    “虚无道,时间上也差不多了吧,带我去你说的那个地方。”楚南对七星天阵里的虚无道说道。

    楚南暂时放弃了对始心宗的追杀,深入了虚空仙境。

    ……

    “柯儿,你能不能坚持住?”韩凝儿有些担忧的望着直喘气的柯儿,她体内的毒素让她浑身都泛着一股若有似无的毒雾。

    “没事,继续往前走吧。”柯儿有气无力道。

    韩凝儿扶着苛儿走了一段路,来到一条溪边,坐了下来。

    “怎么办呢?”韩凝儿紧咬着银牙,望着溪水中的倒影,心中如针刺一般。

    柯儿救了她的命,她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死去。

    “凝儿,不用再费心了,你还是离开吧。”柯儿轻声道。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我一定要找到一个始心宗的弟子,从他那里弄来解药。”韩凝儿道。

    “我们遇到了始心宗弟子,只有死路一条,凝儿,这条路行不通的。”苛儿道,她知道韩凝儿现在的想法是遇到一个始心宗弟子,然后从始心宗弟子那里得到解药,但是,以韩凝儿的实力,怕根本不是始心宗弟子的对手。

    韩凝儿轻轻一叹,道:“如果楚大哥在就好了。”

    “你都提了好多次了,这个楚大哥是你的心上人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苛儿打起精神问。

    韩凝儿想起楚南,韩凝儿疲惫的俏脸都焕发出异样的光彩,她点点头,道:“嗯,他是玄药师,如果他在,他一定能救得了你。”

    苛儿只是笑了笑,心中却是不信,韩凝儿来自星域的角落,那么她的心上人当然也是那里的,那种小地方的玄药师,还能解得了始心宗的毒不成?

    “苛儿,我们继续往前走吧,就算遇不到始心宗的人,说不定能有灵宝呢?楚大哥说过,只要有一线的希望就值得用所有的精力去拼搏。”韩凝儿道。

    苛儿点头,两女继续往前。

    行了没有多久,她们穿过一片密林,突然发现前面有几个人正在休息,转身要走已是来不及了。

    这是五名男子,他们朝两女看了一眼,就这一眼,顿时就挪不开目光了,这两个女人好漂亮,而且其中一个似乎是受了重伤。

    “快走。”苛儿低声道,在这虚空世界里,有时候危险的不是虚灵和虚空之兽,恰恰是人。

    杀人夺宝,在虚空世界中处处上演。

    “两位美女,别急着走啊,咦,这位中毒了吧。”五个人闪身将两女围住,其中一人轻佻道。

    “哈哈,真的中毒了,我可是解毒高手,让我来看一看。”另一个青年说着就朝苛儿的脸摸去。

    “唰”

    韩凝儿手中之剑一挥,挑开这青年的手。

    “她中的好像是始心宗的毒,似乎是噬心针。”有一个人惊声道。

    始心宗,噬心针!

    这两个词让这五人惊了惊,始心宗是超级大派,噬心针更是令人闻之色变。

    “她们就是始心宗的敌人了,我们杀了她们,始心宗说不定还要感谢我们。”一人反应过来,说道。

    “没错,只是这么漂亮的姑娘,就这么死去末免也太浪费了,不如我们先爽一爽,再杀不迟。”另一个男子淫笑道,目光扫视着两女玲珑的身躯,一副****焚身的样子。

    两女都齐齐心悸,面色苍白,死不是最可怕的,就是怕遇到这种根本没有底线的淫邪之人。

    五人瞬间对两女发动了攻击,根本没有给两女自尽的机会,就将她们束缚的不能动弹。

    “你们若动了我我,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柯儿冷厉道。

    “是吗?我们兄弟倒要看看,你们是怎么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的,哈哈,剥了她们的衣服先。”一个青年大笑道。

    韩凝儿睚眦欲裂,她看着魔爪朝她伸来,突然尖声叫道:“楚南,救我。”

    那即将触及到韩凝儿衣裳的魔爪动作一滞,骤然缩了回去。

    此时,五个青年脸色都有些不对了。

    “你叫的是楚南,楚一刀?”一个青年涩声问。

    “不错,楚南是我夫君,他使的是一柄破杀刀。”韩凝儿急忙道。

    五个青年面面相觑,退到了一边,在商量着。

    “怎么办?她竟然是楚一刀的女人,始心宗被那楚一刀杀得血流成河,连那天才苏永文都成了缩头乌龟,我们招惹他,还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那现在怎么办?放她们走?她们跟楚一刀一说,我们还是难逃一死。”

    “不错,这楚一刀杀人如麻,绝对不会放过我们,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她们,处理得干净一些,谁知道是我们做的?”

    这时,柯儿心中也是讶然,韩凝儿嘴里的楚大哥竟然在这虚空世界有如此威名了?一报名字,这五个淫邪的青年吓得脸都发白了,看来那楚大哥是做了了不得的大事。焚身的样子。

    两女都齐齐心悸,面色苍白,死不是最可怕的,就是怕遇到这种根本没有底线的淫邪之人。

    五人瞬间对两女发动了攻击,根本没有给两女自尽的机会,就将她们束缚的不能动弹。

    “你们若动了我我,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柯儿冷厉道。

    “是吗?我们兄弟倒要看看,你们是怎么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的,哈哈,剥了她们的衣服先。”一个青年大笑道。

    韩凝儿睚眦欲裂,她看着魔爪朝她伸来,突然尖声叫道:“楚南,救我。”

    那即将触及到韩凝儿衣裳的魔爪动作一滞,骤然缩了回去。

    此时,五个青年脸色都有些不对了。

    “你叫的是楚南,楚一刀?”一个青年涩声问。

    “不错,楚南是我夫君,他使的是一柄破杀刀。”韩凝儿急忙道。

    五个青年面面相觑,退到了一边,在商量着。

    “怎么办?她竟然是楚一刀的女人,始心宗被那楚一刀杀得血流成河,连那天才苏永文都成了缩头乌龟,我们招惹他,还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那现在怎么办?放她们走?她们跟楚一刀一说,我们还是难逃一死。”

    “不错,这楚一刀杀人如麻,绝对不会放过我们,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她们,处理得干净一些,谁知道是我们做的?”

    这时,柯儿心中也是讶然,韩凝儿嘴里的楚大哥竟然在这虚空世界有如此威名了?一报名字,这五个淫邪的青年吓得脸都发白了,看来那楚大哥是做了了不得的大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