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34章 凝聚命阵,恢复记忆

    第432章

    一众十数人失魂落魄的出了楚南选定的院子,这才齐齐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清醒过来后,他们看到他们的领头者被挂在远处的一颗大树上,还在不断的抽搐着。

    面面相觑之后,所有人打心底里泛起一丝丝寒意,回头望向楚南院子的目光中带上了难以掩饰的敬畏。

    “他只是一个九级玄王啊。”一个学员喃喃道。

    “这么厉害的九级玄王,难道也被判定不能踏入圣境?”一个女学员道。

    顿时,所有人恍然,有些学员的天赋早早的就显露出来,有一飞冲天之势,但是最终却无法踏足圣境,湮灭在人才辈出的大时代中。

    想到这里,他们不由感同身受,越是早期强大的学员,在得知前途被判死刑后受到的打击就越大,他们原本认为这是一个走后门进来的学员,但显然不是。

    于是,他们的心理也开始转变,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

    楚南在院子里站立着,半晌,他进入了房间里。

    他现在对于自身实力的了解已经跟不上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一个强者,只有对自己每一分实力都了解得一清二楚,才能在战斗中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这件事,很快传遍了金风院三百余师生的耳朵里。

    院长岳明远听了之后对自己当时的态度感觉有些惭愧,那个被楚南一击击飞的学员叫李德龙,二级玄帝,在金风院是资格比较老的学员了。

    金风院为师生加起来只有三百余人?其实被刷下来的学员有不少,因为意外断了前路的学员也年年都有。

    学员如此少的原因在于紫月书院终究只是一个书院,虽然是一个势力,但却非一个宗派,除了终生荣誉学员以及留院任教的学员外,学员在紫月书院最多只能呆三十年,三十年后就要离开紫月书院,算是毕业了。

    而紫月书院每十年一小招,每三十年一大招,在紫月书院没落之时,它的选拔学员的制度依然严苛,这就造成了一批一批学员离开,但却没有新鲜血液补充进来。所以,紫月书院才从巅峰时期的一百八十万学员锐减到了如今的十八万,连许多导师都纷纷离开,金风院只有三百余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唉,可惜了这么一个天才,竟然断了前途。”岳明远叹息道,他也曾傲气十足,进了紫月书院就以为自己天下第一,最后却黯然收场,他还算是幸运的,起码还留院了,做了这么一个废物院的院长,这一辈子恐怕也就这样了。

    进了金风院的学员,到最后却逆袭的学员不是没有,不过自建院以来,十根手指都数得过来,过了这一关,无一不是威名赫赫,岳明远也多次拿这些例子来鼓励这些学员。

    但是,岳明远有一个名字永远不会提及,那就是虚无道。

    虚无道是金风院最令人震憾的人物,但历任金风院院长都刻意忘记这个名字,整个紫月书院都在刻意将这个名字抹去。

    虚无道是踏着当时金风院院长的头颅一飞冲天的,光芒万丈,势不可挡,作为现任金风院院长,岳明远当然不会去提这么一个人。

    此时,楚南盘腿坐在房间里,身上紫光闪烁,而在他的头顶,那一轮紫色的月影显得格外的凝实。

    很明显,楚南此时的玄力已经浑厚到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玄力中融入了紫月本源之力,让他的实力暴增。

    突然间,楚南的眉心光芒闪耀,就像是里面有一颗太阳一般。

    在楚南的意识海另一个层面,一片星空正在飞速的扩张,一颗颗星辰被点亮,由模糊变得清晰。

    陡然,楚南胸口的七星天阵的光芒透胸而出,在他的面凝成了一个天阵虚影。

    一股股恐怖的力量从天地深处疯狂的涌了过来,穿入了紫烟神境之中,融入了楚南的七星天阵虚影之中。

    正在那木屋前悠然自得的摇着的紫月书院院长蓦然睁开眼,刹那间消失在椅子上,下一秒出现在了金风院的上空。

    “这孩子竟然正在凝命阵。”院长那胡须一阵抖动,低喝一声,紫烟神境内的那浓郁至粘稠的紫烟突然间将整个紫月书院都包裹了进来。

    而与此同时,院长苍老的声音在各峰各地中响起:“紫烟神境动荡,所有人不得出来。”

    以紫烟神境的能量动荡为掩饰后,院长却是翘着胡须得意的笑了起来:“没想到,这孩子还是玄阵师,凝聚命阵竟然引动了星辰之力,这还真是稀罕,若是被遮天宗的老家伙知道,还不眼巴巴的来抢人啊。”

    遮天宗是一个主修玄阵的宗门,宗主是他的老朋友,每次见面都夸他宗门内的年青天才是如何的天赋绝伦,但是凝聚命阵也只是演化山河大泽而已,顶多也只是演化几颗星辰而已,但像楚南这样几乎是演化了星河的一个都没有。

    但是,他们紫月书院却是出了一个,院长已经打定了主意,楚南生是紫月书院的人,死是紫月书院的鬼,这可是得到了紫月之神传承的人,他的紫月神晶是紫月之力的本源,可以说,他若成长起来,成为新的紫月之神那是铁板钉钉的事,只不过,他现在还太弱了,而他的成长必然是伴随着狂风暴雨的,他这院长的责任,就是要让他在暴风雨的同时保护他不至于半途夭折。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南浑身一震,那本处于意识海另一个层面的星海突然显现在了他的本源意识海之中,这是要与他的灵魂融合的节奏。

    楚南瞳孔中时而闪过浓郁的紫光,时而倒映出漫天的星辰。

    突然间,楚南低吼一声,意识海中的星海成形,他的身边,一道道神秘莫测的阵纹如电一般闪现。

    渐渐地,这些阵纹隐没,楚南的瞳孔也恢复了正常,一切的异像都消失,归于平静。

    “命阵凝聚成功了!”楚南兴奋道,一挥手,一片片星辰在指间闪烁,他的意念一动,这些星辰瞬间就化为了极其复杂的玄阵,随意组合变化。

    特别是,楚南在凝聚命阵时,感觉到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更加深刻了,这世间一切,无一不是有其独特的规律,万事万物本身就是阵法,或许也包括人体本身。

    而就在这时,楚南的意念进入了自己的意识海,看着那一片闪烁的神秘星空,他感觉到了一种掌控者的力量。

    紫月神晶在这星空之中,如同一切之本源。

    “咦,那是?”楚南突然看到了紫月神晶旁边的一个小小的银点,这银点被紫月之力融解着,很快就要消失怠尽。

    那是……那颗银色钮扣状的养魂盅?

    陡然,楚南大惊,这才想起了呆在养魂盅里的妩琴。

    楚南直接用意念包裹住这银点,将之摄了出来。

    妩琴的灵魂冲了出来,那灵魂形态竟然若隐若现,似乎随时都可以消失一样。

    “楚南,你……你这个混蛋,你这是将我完全遗忘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妩琴长期依靠魂力来支撑,早已到了极限,楚南再晚上几个时辰,她就要永远消失了。

    “这个……抱歉。”楚南尴尬的笑了笑,他还真是将妩琴忘得一干二净了。

    “原本恢复得差不多了,没想到又打回了原形。”妩琴欲哭无泪。

    楚南正要说些,突然间,屋里突然多出了一个身影,正是紫月书院的院长。

    楚南吃了一惊,他的屋外是设置了玄阵的,但院长进来了之后,他才感应到玄阵被破。

    妩琴更是大惊,她想要逃遁,但魂体却是被钉死了,一动不能动。

    “院长,她是我的朋友,不要伤害她。”楚南急忙道。

    院长目光扫过妩琴,似乎发现了异常,盯着她半晌,道:“真是没有想到,双魂族竟然还有族人存在。”

    双魂族?楚南挑了挑眉,一脸疑惑。

    这时,楚南想起了,妩琴的身体不像是没有灵魂存在的,但她又以他的灵魂来养魂,他曾就感到奇怪,还以为她动用了秘法,从末想过她有两个独立的灵魂。

    妩琴一声绝望的叹息,被人认出了身份,她这主魂是无法逃脱了。

    “双魂族,天生双魂,一主一副,其主魂能离体,意念一动,瞬间能遁千万里,若能吞噬其主魂融入自己的灵魂,就能拥有魂遁的能力,所以,在数千年前,双魂族就再也没有出现的消息。”院长说道。

    “院长,你老人家该不会觊觎她吧。”楚南道。

    “我东方宇又岂是这样的人,区区魂遁之力,我还不放在眼里。”院长傲然道。

    这时,妩琴才松了一口气,她看了这老头一眼,这一看,她赫然感觉到了这老头的恐怖,他的灵魂之力透过天灵盖,呈现出冲天的紫光,这种异像也只有双魂族的人可以用秘法看到。

    圣境高阶!妩琴心中一颤,也只有圣境高阶的绝世强者才会有这种异像,难怪人家说不在乎。

    “我倒是有一个养魂的小玩意儿。”院长说着,抛出了一块流光溢彩的玉。

    “九级凝魂玉!”妩琴激动的大叫着,瞬间窜入了其中,凝魂玉本就稀有,一般高级的也就六级七级,已经很难得了,九级凝魂玉她只在父辈的传说中听过。

    “多谢院长。”楚南感激道。

    院长东方宇摆摆手,道:“你刚才凝聚命阵产生的异象太惊人了,如果不是我帮你掩饰,你这里已经被围起来了。”

    楚南心里一咯噔,冲院长躬身,道:“多谢院长厚爱。”

    “虚空世界很快就要开启了,三天后到紫月峰广场集合,你是九级玄王巅峰,进入的是虚空世界第一层,以你的实力,在第一层生存完全没有问题,但我看你如今的王境也是刻意压制的,你在虚空世界第一层肯定会突破到帝境,根据虚空世界的规则,在虚空世界突破到帝境,不必通过二层入口,会直接将你送入虚空世界第二层,你需要把握好突破的时机。”东方宇对楚南道,随即,他拿出一块玉牌丢给楚南,道:“这是虚空世界第一层,第二层的地图,虚空兽的分布等等。”

    楚南接过,笑了起来,看来这就是加入到大势力的福利了。

    院长东方宇走了,而这时笼罩了整个紫月书院的紫烟散去,在高空一缕缕的飘浮着。

    楚南则研究起了玉牌中刻着的虚空世界的内容起来,将之牢牢记住。

    “这东西用处不大,上面有的,大部份其它大宗派的弟子也有,虽有两个紫月书院独家发现的宝地,但对你的用处不大。”就在这时,虚无道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你不是知道吗?到时你可别玩失踪。”楚南道。

    “到时我自然会提醒你。”虚无道说完这一句,又再度没有了声音。

    ……

    圣光城,那清幽的小院里,二货兄弟有些担忧的望着凤丫的房间。

    “老大,凤丫两天没有出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梅费对梅新道。

    “要不,我们进去看看?”梅新有些踌躇道。

    “可是凤丫说过,不许我们去打扰她啊。”梅费抓着头发苦恼道。

    “要是大哥在就好了,他不怕凤丫。”梅新道。

    二货兄弟缺根筋,不知为何对凤丫言听计从,凤丫一个眼神就能让他们变成乖宝宝。

    “不管了,万一凤丫出事了怎么办。”梅费说完之后一咬牙,上前一掌拍向了那紧闭的门。

    “轰”

    一道黑色的幽光闪过,梅费被震飞了出去。

    “不好,凤丫被人劫持了。”梅新大叫着,也冲了上去,他之所以这么认定,因为他知道凤丫不是玄修,她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会让一级玄王的老二被震飞呢,肯定是有高手在里面。

    梅新的下场也和梅费一样,被一道黑色的幽光震飞。

    二货兄弟爬起来,要发疯的样子。

    可就在这时,那扇门轰然破碎,凤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那黑色的瞳孔中有令人心悸的光芒闪烁着。

    “凤……凤丫……”二货兄弟呆呆的望着凤丫,她看向两人的目光让他们感觉十分陌生,而且有一股股寒气不由自主的从心底窜起。

    凤丫脸上的表情闪过一丝痛苦之色,身形一闪,瞬间消失。

    “老大,我在做梦吗?那是凤丫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梅费呐呐道。

    “是……是吧,难道不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梅新也拿不准,明明是凤丫的模样来着。

    “凤丫不是玄修啊,她怎么会这么厉害?”梅费道。

    “对啊,为呢?”梅新喃喃道。

    二货兄弟你看我,我看你,突然间,却似乎知道了结果,凤丫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凤丫身形疾若闪电,漫无目的的飞掠着,她的脑海里,一段一段的记忆如潮水般冲击着,而她的身体里,也有一股一股的力量在觉醒。

    也不知过了多久,凤丫停了下来,停在了一座荒山之下,香汗如雨一般掉落。

    “快来看,那个妞身材真不错啊,她似乎受伤了。”就在这时,荒山下出现了五个男子,他们一身的邪气,一看就不是好人。

    “真是让人心疼啊,过去看看,我们好好安慰一下她。”另一个人接话大笑着,和其余四人挤了挤眼,一同朝凤丫围了过去。

    凤丫瞳孔中有一段段画面掠过,楚南的影子在其中出现了许多次。

    “我是天魔女,我不是凤丫,我体内的封印松动了。”天魔女自言道。

    “小姐,你没事吧。”就在这时,一只爪子朝着天魔女的臀部摸来。

    天魔女黑眸中诡异的光芒闪烁,嘴角划出冰冷血腥的弧度。

    那只手突然一僵,而后,天魔女转过了身,目光一扫,黑光闪过,便闻一声惨叫,这只手直接炸了开来。

    天魔女一抬手,这个男子的脑袋便被一股大力硬生生的从脖子上扯下。

    另外四人吓呆了,突然间齐齐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逃跑。

    只是,跑着跑着,四个人突然看到了四具无头身躯在往前跑着。

    这是怎么回事?

    瞬间,四人明白了过来,那分明是他们的身子,此时,已经与他们的脑袋分家了。

    巨大的惊恐让他们的脸庞扭曲,而下一秒,这样的惊恐就永远的凝结在了他们的脸上。

    天魔女黑发飘飞,目光冰冷如霜。

    这时,天魔女开始回忆她记起的东西,越是遥远的记忆她反而越清晰,而越是近的事情与人,她反而很模糊。

    这其中,唯独一张脸庞格外的清晰,就是楚南的脸庞。

    “他……他是……”天魔女拍了拍额头,他的名字与身份明明就在眼前,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算了,等我解开了封印,就都能想起吧。”天魔女自言道,身形一闪,消失了,只留下五具断头的尸体。

    ……

    三天眨眼间就过去了,楚南来到了金风院的修炼广场,这里有十几个学员在,其余学员在外围,用羡慕的目光望着他们。

    金风院是废物院,而要从其中跳出去,虚空世界或许会是一个机会,虚空世界里有许多宝物,秘术,如果运气足够好,说不定就能得到逆天改命的机会。

    “楚南,你可有虚空阵碑牌?”岳明远见得楚南径直走了过来,便问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