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13章 杀狄矅,天香的心思

    狄矅的心里飞速的转着念头,从楚南能悄无声息的布下大阵困住自己来看,虽然自己松懈和走神了,但这也是令他感到有些惊惧的。

    此前,狄矅也听说过,楚南打败了风随云与祝由天的联手,如果不是上面有人阻止,恐怕星月帝国那两大天才人物已经陨落了。

    风随云与祝由天的实力都已是九级玄王巅峰,这说明楚南在玄王这一境怕是无人能敌。

    “楚天歌,你已不是辉煌帝国的人,我们应该是友非敌,你说是不是?”狄矅道。

    “按理来说,是这样。”楚南点头。

    “那你不如撤去阵法,我们携手到寒冥要塞去共饮一杯如何?”狄矅道。

    “抱歉,我没这个闲心,我需要拿你来刷一下荣耀点。”楚南道。

    “据我所知,你的名字已经在荣耀榜中抹去了。”狄矅道。

    “你消息还真灵通,没错,所以不是我,你明白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笑着道。

    狄矅知道无法说动他了,他身上凌厉的气势顿时冲天而起,瞬间斩出一片刀影,帐顶撕碎,却只看见一片混沌的天空。

    楚南哈哈大笑,道:“来得好,让我看看传说中到达过帝境的狄帅有多厉害。”

    据说,狄矅曾经突破到了一级玄帝,但在境界不稳固时遇到大敌,受了重伤,境界便退回到了九级玄王巅峰,但是,他对玄力的感悟还有对使用帝境力量是一般玄王无法企及的。

    楚南的破杀刀法已经接近突破十级,而他的玄力厚重程度也是一般玄王无法望其项背的,加上九阳罡气的加持,他一刀斩出,那一道道叠加的刀印一出现,空间片片崩塌,被绞得粉碎。

    瞬间,楚南与狄矅交手百招,楚南是越战越勇,而狄矅却是越来越心惊。

    这是玄阵,竟然经受了如此庞大的能量冲击后仿佛没有产生一点动静。而且,楚南的攻击也让他感觉到恐怖,他的攻击不仅仅是带着玄力与罡气的力量,还加持着一股如大山一样厚重的力量,三种力量叠加,竟是震得全身玄脉撕裂般疼痛。

    不行,不能这样跟他拼下去。狄矅心中惊声吼着,他必须使出他保命的绝招,就算重创不了对方,但也能逃出去,只要逃出去,大军回援,面对巨炮,楚南也只能退走。

    “楚天歌,你很强,但是你终究没有达到帝境,这次我就要让你看看,才是帝境的力量,我要让你后悔来挑衅本帅。”狄矅大吼道,身上突然闪现出一层青光,他身上的气息陡然变了。

    果真是帝境的气息,楚南心中一惊。

    “就算是玄帝,我也要将之斩于我的破杀刀下。”楚南厉声吼道,瞳孔中陡然泛起诡异的白色光芒。

    在狄矅那恐怖的力量即将爆发出来的那一刻,突然定格了一下,随即楚南的攻击如潮水一般涌来,正好打在他力量爆发的节点上。

    瞬间,因为这一下打断,狄矅爆发出来的力量竟然瞬间削弱了三成。

    狄矅哪里知道楚南能够掌控时间之力,心中又惊又怒,吼道:“我与你拼了。”

    楚南一击之下,突然一挥手,十八具银甲傀儡出现。

    但是楚南却不及完全闪躲狄矅这具有帝境力量的一击,被那狂暴的力量扫了一下,他闷哼一声,连退十余步,身体的肌肉在瞬间鼓胀,甚至能看到有淡淡如星辰一般的光点在他的肌肤下隐现。

    “呸”

    楚南吐出一口翻涌上来的鲜血,此时,十八具银甲傀儡同时发力,力量竟然组成了一个束缚玄阵,将狄矅困在了半空。

    “帝境力量的攻击,果真强。”楚南自言道。

    狄矅挣扎着,但却如同深隐泥潭,越是挣扎,就越是被束缚得紧。

    “你的肉身竟然如此强悍,你难道是炼体者?”狄矅厉声大叫道。

    “不错。”楚南回答着,混沌中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周晓月。

    “月月,用灵火打入他的眉心。”楚南道。

    “不,你们不能这样做,姑娘,你忍心伤害我这一个老头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狄矅凄声道。

    楚南一皱眉,直接封住了狄矅的声带,将他整个头都套了起来,能做到一军大帅的,心机之深不可小觑,晓月太过单纯,怕是下不了手。

    周晓月望向楚南,道:“夫君,我知道你怕我下不了手,但我更知道,要追随夫君的脚步,我必须让自己成长起来,现在你在我身边,之后我和凝儿她们一起闯虚空世界,又有谁来帮我?反而会成为她们的负累,所以,夫君,我想试试。”

    楚南点了点头,心中欣慰的同时,却有一股并不好受的感觉,就像眼睁睁看着一张白纸,被他涂上了灰暗的色彩。

    楚南将狄矅的头套摘下,又解除了他声带上的禁制,站在一边冷冷看着。

    狄矅一脸的哀伤,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没有想到,演技之深令人感叹。

    只是,楚南也想不到,堂堂一军之帅,竟也会为了活命变得跟小丑一般。

    周晓月心中挣扎着,几度心软下不去手,但只要想到在楚南离开后的她的世界,她便重新鼓起了勇气。

    “啊……”周晓月突然一声尖叫,身形窜上前,手中青玉灵火猛地拍入了狄矅的眉心。

    狄矅绝望的大吼,身体剧烈颤抖着,突然间,青色火焰从他的七窍冲出,熊熊燃烧,堂堂一军之帅,就这么陨落。

    周晓月娇躯微微轻颤着,良久,她深吸一口气,目光比之前有了一丝变化。

    收回青玉灵火,周晓月来到楚南的面前,见得楚南神色复杂,她上前轻轻拥住他,道:“这个世界,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做着选择,每一个选择或许都有不一样的结果,但庆幸的是,我选择了你,也就选择了末来,现在我所做的,也是我的选择,我明白自己在做。”

    楚南拥紧周晓月,下巴轻轻摩挲着她的秀发,笑得有些酸楚。

    ……

    寒冥大陆的战争已经接结尾声,辉煌帝国的军队大部份已经撤离,而很多青年天才却是留了下来,辉煌帝国的失败,代表着荣耀榜也已差不多快要结束,他们若撤出寒冥大陆,荣耀点就很难再获得,为了进入虚空世界,他们必须留下来,靠猎杀敌**士与天才来增加荣耀点。

    而最近星月帝国和亚美亚拉联国疯了似的围剿辉煌帝国年青天才,让他们的境遇变得更加艰难了。

    原由是在寒冥要塞被攻破的那一天,亚美亚拉联合王国的大帅狄矅被杀,身边亲卫一个不剩,而他自己被烤得焦糊。

    这起刺杀让境遇虽然变得艰难的辉煌帝国的青年天才们激。情高涨,因为他们知道是谁杀的狄矅。

    荣耀榜上,那个一夜之间增加了四十万荣耀点闯入了前十的名字,药王宗周晓月明显就是杀狄矅的人,因为狄矅正好值四十万荣耀点,这件事让周晓月的名声瞬间推到了一个巅峰。

    药王宗,在各大顶级门派中,一向就享受着特殊的地位,而周晓月还已经确定是药王宗的下一任宗主。

    周晓月是怎么做到的?这个话题让不少人饶有兴趣的猜测。

    药王宗不以玄修为重,但却杀人却能无声无息,他们对各种毒药的运用同样是出神入化,令人防不胜防。

    而周晓月成功干掉了狄矅这么一位真正达到过一级玄帝的强者,这就太不可思议了,而周晓月与药王宗也变得更加神秘起来,药王宗弟子的身上也都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千万不能招惹药王宗的弟子,这是很多人的共识。

    周晓月干掉了狄矅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寒冥大陆现身过,的确,她现在已经离开了寒冥大陆,正在一艘新型玄力飞船上。

    楚南在驾驶着飞船,而客舱中六个风格迥异的绝世美人却在玩大眼瞪小眼,谁先说话谁就输的游戏。

    三个女人就是唱一台戏了,何况是六个女人,之所以没上,估计是想直接到高。潮部份吧。

    楚南庆幸自己呆在驾驶舱里驾驶飞船,女人之间的友情或战争,是男人永远也弄不明白的事情,她们自己会解决的,自己若是在,估计就更糟糕了。

    女人的思维特点,楚南两世花丛游,却也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楚南的飞船之后,跟着两艘玄力飞船,就是载有数百名玄力飞船技工与百名军队骨干的玄力飞船。

    此时,三艘玄力飞船的目标正是七星大陆。

    进入七星大陆,要经过辉煌大陆的空中堡垒,十有**会引起怀疑。

    不过幸好有许宛儿在,她对辉煌大陆的各大空中堡垒了若指掌,知道其中一个监察漏洞。

    楚南成功的穿过了这监察漏洞,飞跃了辉煌大陆,朝着七星大陆而去。

    将飞船设为自动驾驶,楚南悄悄的拉开舱门朝客舱望去,却是看见之前还火药味十足的沉默气氛突然消失怠尽,现在六女正坐在一起一边吃着水果一边有说有笑,亲密的就如同姐妹一样。

    “奇怪。”楚南目瞪口呆的缩回头,有经验的不去多想了,无论怎样,后宫和睦才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啊。

    ……

    七星大陆,迷雾荒原。

    或许,迷雾荒原已经不能称之为荒原了,这里依然有迷雾,但大部份地区已经不在荒芜。

    曾经破破烂烂的小集市,也早已变成了人来人往的城市。

    商人络绎不绝,佣兵和冒险者在城市里也显得很安份,从前黑暗野蛮的时代已经被抛却在历史的浪潮之中。

    楚门城堡,已经以原来为核心扩建了一圈又一圈,其占地是之前的十几倍了。

    楚门城堡更像是楚门一幢标志性的建筑,里面早已没有住人了,不过却是戒备森严,每日都有人仔细的清扫每一个角落。

    城堡之前,立起了一座雕塑,正是楚南的模样,脸容俊美,嘴角挂着坏笑,目光中却带着傲视天地的睥睨之势。

    每当楚门招收了新的门徒入门,都会来这里参拜楚南的雕像。

    这个时候,楚南的雕塑上,有一个面容沧桑的男子正满怀虔诚之心擦拭着雕塑,每一寸都擦拭得极为仔细,不让一颗灰尘有藏身之地。

    “瘸子,你每天都擦得这么干净,是不是把门主当你亲爹了啊。”这时,两个拿着扫把的杂役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塌鼻男笑道。

    上面那男子皱了皱眉,没有理会他们。

    “瘸子,听说你还收藏了门主的画像,每天睡前起来都要拜一拜,是不是想门主显灵,治好你的瘸腿,让你变成绝世强者啊。”另一个吊眼杂役嘲讽道。

    见得这男子依然没有理会他们,这两个杂役觉得有些无趣,转身离开。

    “门主失踪这么久,说不定早就变成一堆白骨了。”

    “你轻点,这话让人听到了可不得了。”

    “你们站住。”这时,那瘸腿男子突然一脸的青筋暴露,怒声喝道。

    两个杂役愕然转身,就见瘸腿男子从雕塑上跳了下来,不过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由得指着他哈哈大笑起来。

    这瘸腿男子爬了起来,一脸狰狞的一瘸一拐的朝这两个杂役冲去。

    “死瘸子,你找死。”塌鼻杂役见得这瘸子竟然挥拳打来,不由怒声大骂,手中的扫把带起了一阵劲风将这瘸腿男子击得飞了出去。

    瘸腿男子爬了起来,再度冲了过去。

    “打死他,他先动手的,打死他我们也没有责任。”吊眼杂役道。

    两个杂役抡起扫把,雨点一般砸向了瘸腿男子。

    瘸腿男子躺在地上抱着缩成一团,受到这样的击打,竟然一声没吭。

    突然间,一道曼妙的身影走了过来,脸上蒙着面纱,但仅看这身影,就能猜到这绝世的风姿,她的身后跟着两名气势凌厉的女侍卫。

    “砰”

    两名杂役被一股力量扫得倒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当他们看到这道曼妙的身影,心中却是大惊,爬起来跪在了地上。

    这时,瘸腿男子一脸鲜血的挣扎着爬了起来。

    “怎么回事?”女子痴痴看了一眼雕像,问道,声音悦耳动听,如同世上最美妙的音符。

    “回夫人,这个瘸子无缘无故的发疯要攻击我们,我们只是被迫自卫。”两个杂役急忙道。

    女子望向这一脸鲜血,但脊背却挺得笔直的瘸腿男子,这种身姿一般只有军人才有,楚南是出自军中,她对军人一向都抱有好感的。

    “他们侮辱门主,说门主早就死了。”瘸腿男子愤怒道。

    女子身上那本是令人感到春风拂面的气息顿进变得冰寒无比,声音也变得冷冽:“来人,将两个贱役活剐了喂狗。”

    顿时,几个黑衣守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拖着瘫软在地的两个杂役进了一边的小树林,很快,就传来了两个杂役非人的惨叫声。

    “你认识门主?”女子看向这瘸腿男子,放柔了语气。

    这瘸腿男子笔直的挺着身子,大声道:“属下李根,当年在离恨城驻地是门主大人麾下军士,曾跟随门主血战兽人。”

    女子目光微微波动,道:“你很忠诚,忠诚的人应该得到应有的待遇。”

    女子说完,就进入了楚门城堡,来到了顶层楚南的房间。

    她叠立在巨大的琉璃窗前,将面纱解下,露出一张令人窒息的美丽脸庞,她之所以蒙上面纱,恐怕是因为这张俏脸太过颠倒众生。

    这是天香,蓝尾狐族,天媚之身。

    几年的成长,天香的一举一动都带着天然的媚惑,所以她带上了面纱,让妮可封印了她的天媚之体,否则,恐怕早就引来了腥风血雨了。

    “主人,你到底在哪里呢?”天香轻声自言,目光看着琉璃窗上那被磨得光滑发亮的黑木窗棂。

    那是一只只手长时间的抚摸才产生的效果,天香那纤细嫩白的手指轻轻的划过黑木窗楼,轻声道:“主人,你可知道,有这么多人在日夜挂念你。”

    楚门城堡里,楚南的这一间房,空气清新,有各种暗香在浮动,说明这里经常有女子出入。

    她们在房间里做的最多的,就是如她一样,站在琉璃前思念这里的主人。

    天香轻轻叹息着,楚南身边的女人,妮可执掌刑堂,笃亦寒执掌暗堂,谢芷若的若南大寨势力越来越大,谢灵烟这位真正被公认的门主夫人实力坐火箭一般达到了七级玄王之境。

    而她呢?她一开始就是因为天媚之体被楚南留在身边的,自然是因为天媚之体是晋级帝境的催化剂,除此之外,她只是一个花瓶而已。

    “其实花瓶也不错的,起码赏心悦目……”天香似乎在说给自己听,从楚南把她救出来后,她就没法再逃离他身边了,因为他绑住了她的心。

    就在这时,整座无界之城突然躁动了起来,许多人都从屋里跑了出来。

    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天香也惊醒过来,一抬头,就看到有三架玄力飞船正朝着楚门城堡的方向开始降落。

    “玄力飞船,传说中的玄力飞船……”天香惊声道。

    而就在这时,三架玄力飞船的绚丽船身已经清晰可见,看样子是要停在楚门城堡。香轻声自言,目光看着琉璃窗上那被磨得光滑发亮的黑木窗棂。

    那是一只只手长时间的抚摸才产生的效果,天香那纤细嫩白的手指轻轻的划过黑木窗楼,轻声道:“主人,你可知道,有这么多人在日夜挂念你。”

    楚门城堡里,楚南的这一间房,空气清新,有各种暗香在浮动,说明这里经常有女子出入。

    她们在房间里做的最多的,就是如她一样,站在琉璃前思念这里的主人。

    天香轻轻叹息着,楚南身边的女人,妮可执掌刑堂,笃亦寒执掌暗堂,谢芷若的若南大寨势力越来越大,谢灵烟这位真正被公认的门主夫人实力坐火箭一般达到了七级玄王之境。

    而她呢?她一开始就是因为天媚之体被楚南留在身边的,自然是因为天媚之体是晋级帝境的催化剂,除此之外,她只是一个花瓶而已。

    “其实花瓶也不错的,起码赏心悦目……”天香似乎在说给自己听,从楚南把她救出来后,她就没法再逃离他身边了,因为他绑住了她的心。

    就在这时,整座无界之城突然躁动了起来,许多人都从屋里跑了出来。

    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天香也惊醒过来,一抬头,就看到有三架玄力飞船正朝着楚门城堡的方向开始降落。

    “玄力飞船,传说中的玄力飞船……”天香惊声道。

    而就在这时,三架玄力飞船的绚丽船身已经清晰可见,看样子是要停在楚门城堡。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