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10章 悲催的都俊龙,重逢

    一片巨大的冰云之上,一张用玄冰临时做成的酒桌,都俊龙与公孙绿珠分坐两旁。

    都俊龙笑得很勉强,而公孙绿珠那一对大眼盯在他的身上,似乎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俊龙,多喝点,我这酒可是有不少珍稀灵药配成,你们这种小地方可喝不到的。”公孙绿珠在一个大海碗里倒满,铛的一声放在都俊龙的面前。

    “公孙大姐,你还没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都俊龙僵笑道。

    “叫公孙大姐,不是说了吗?叫我绿珠。”公孙绿珠不满的一字眉一挑,自有一股煞气冲出。

    都俊龙呼吸一滞,乖乖的道:“绿……绿珠……”

    都俊龙此时的感觉就如同吞了一只苍蝇一样,看着公孙绿珠那张横肉遍布的粗犷大脸,还得叫着她与长相不搭的温婉名字,他只觉胃在剧烈翻涌。

    “这才乖,把酒喝了。”公孙绿珠“嫣然”一笑,但实际上看起来更像是在恐吓威胁。

    都俊龙一口干尽大海碗里的酒,心里苦涩得紧,这美男计也太失败了,话也没有套到,让自己恶心得反胃。

    “咕咚”

    却是公孙绿珠要咽口水,她盯着都俊龙这块小鲜肉,目光里闪烁着禽兽的光芒。

    都俊龙吓了一跳,感觉不好,急忙道:“公孙……绿珠,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再一起喝酒。”

    公孙绿珠却是一把推开中间的玄冰酒桌,大手提小鸡一样将都俊龙提了起来,用力摔在冰云之上,舌头舔了舔嘴唇,一个恶虎扑羊将都俊龙压在身下,“滋啦”,衣裳化为布条散落。

    冰寒的夜空中,隐隐传来都俊龙凄厉的叫声。

    ……

    这个因为战争被撤离的小镇没有名字,在寒冥大陆,大部份的小镇都没有名字,只有被称之为城啊堡啊的才会有正式的名字。

    已是深夜,暴雪不停。

    许多佣兵冒险者都在简陋的酒吧里买醉,一群一群聚集在一起吹牛打屁。

    酒吧最里面是几间隔开的小房间,外面有不少人在排队。

    里面是几个从辉煌大陆弄来的娼妓,姿容庸俗,但在这里却是十分受欢迎。

    在这寒冥大陆,当然是有女人的,军中的女兵,雪族女人,还有冒险者中的女人和帝国天才中的女人,这些女人能随便碰吗?不能,就算能碰,那人家也不是你花钱就能上的,就算是花钱能上,也不是碰巧就遇得到的。

    所以,在寒冥大陆,女人几乎都是从辉煌大陆偷运过来的,想要解决一下生理需要价格还挺贵,而且因为想要解决的人过多,还要限定时间。

    除了简陋的酒吧,镇里完好的屋子里都要睡上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人。

    这样的情况下,经常有打斗的情况发生。

    当楚南与韩凝儿和白竹筠两女踏入这个小镇时,就看到了小镇有几处正在打得热闹。

    “楚大哥,你自己进去吧,我们就不打扰你和晓月妹妹相见了。”白竹筠停了下来,对着楚南道。

    “去吧。”韩凝儿也微笑着道,心中依然有一丝苦涩,但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接受了,高傲如她,没想到也有这么一天成为一个男人众多女人中的一个,这种心情有些复杂。

    楚南抱了抱两女,身形一闪往院子里射去。

    院子被一个玄阵笼罩着,但这玄阵却被楚南举手抬足间破去了,没有产生一丝动静。

    屋里,有着一股浓浓的药香,小哑巴和衣躺在床上,正沉睡着。

    楚南如一团空气一般站在床边,心中长时间积累的戾气与煞气在看着她安静的睡容时化得干干净净。

    她就如同这俗世中一朵洁白的莲花,身在浊世,心却纯净无瑕。

    周晓月的小嘴突然轻嘟了一下,呓语着:“夫君……”

    楚南微笑着,这丫头梦到了他吗?他坐在了床边,伸出手,指尖在她滑腻的俏脸抚过,心中有一种怜惜的情绪在翻涌。

    这时,周晓月突然娇躯一颤,双眸睁开,身形陡然弹起,手上一挥,就是一篷毒烟。

    “小哑巴,你要谋杀亲夫啊。”楚南轻笑着一抬手,所有的毒烟被他聚拢成了一个烟球。

    周晓月不敢置信的望着楚南,一脸的惊喜,如乳燕投林一般扑到了楚南的怀里。

    “夫君,你吓到我了,怎么一点声音都不发出啊。”周晓月死死的搂着楚南的腰,亦嗔亦喜。

    “想看看我家小哑巴睡觉有没有流口水啊。”楚南笑道。

    “我才没有。”周晓月抗议道。

    “刚刚看你好像胖了一些啊。”楚南突然道。

    “啊……”周晓月退出楚南的怀抱,往自己身上看了看,紧张道:“哪里胖了?夫君是不是不喜欢我胖?”

    楚南哈哈笑着搂着周晓月,魔爪覆盖在她那明显大了不少的胸前软肉上,道:“唔,就是这里,手感越来越好了。”

    周晓月俏脸红艳如苹果,心中松了一口气,小手按在楚南放在她胸脯上的大手上,娇声问:“那夫君喜欢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当然喜欢,不过为夫还要仔细检查一下,研究一下还能不能继续长胖。”楚南目光如同两团火苗,他在周晓月的耳边轻声说着,灼热的呼吸直接通过皮肤烧到了周晓月的心里。

    周晓月半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颤着,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剧烈。

    楚南低头,噙住了周晓月粉嫩的唇。

    热情瞬间炽烈,漆黑的房间里,两道人影紧拥着唇舌交缠,缓缓倒在了床上。

    便只能听到粗重的喘息声与挠人的低低浅浅的呻吟,随即,这床也开始咯吱的摇晃起来。

    天空蒙蒙发亮,屋里却是刚刚才平静下来。

    周晓月额带香汗窝在楚南的怀中,一节藕一般洁白的玉臂搭在楚南健壮的胸膛上。

    “夫君,你打算怎么办?”周晓月问楚南,辉煌大帝真是好不要脸,她相信自家夫君迟早有一天会让辉煌大帝后悔的。

    楚南对周晓月说了可能有更强大神秘的势力在这里选弟子,周晓月听完后有些沉默,楚南已经确定被选中了,那她与之岂不是两个世界的人了,这让她心中很不舒服。

    “月月,为夫会先摸清来选人的是势力,值不值得去,如果为夫去的话,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带上的,不过我家月月可是药王宗的下一任宗主呢。”楚南轻抚着周晓月的美背道。

    “只要能和夫君在一起,也留不下我。”周晓月用虽轻但却极其肯定的语气道。

    “相信为夫,这个世界很大,但我一定不会抛下你的,等弄清楚那些神秘的势力后,我打算回七星大陆。”楚南说道。

    “嗯。”周晓月抱紧了楚南。

    晌午,临街的药铺早就开门了,来买药的人络绎不绝。

    这个时候,楚南才和周晓月从房间里出来,一出来,就看到院里的韩凝儿和白竹筠。

    周晓月有些羞涩,但却是寸步不离的搂着楚南的胳膊。

    “温香暖玉的,呆被窝里不愿起来了吧。”韩凝儿道,看着周晓月那经过滋润后明显生动艳丽得多的俏脸和神态,心里有些酸酸的。

    “韩姐姐也可来大被同眠啊。”周晓月轻笑道。

    “才不会这么便宜了某人。”韩凝儿道。

    “反正迟早的事。”这时,白竹筠却是道。

    韩凝儿与周晓月一下子都盯了过去,白竹筠脸色通红的闪躲着目光,这话是不是听着太饥渴了?其实她只是羡慕而已。

    楚南有三大绝色伴于身边,打趣斗嘴,时而占占便宜,当真是神仙般的日子。

    仿佛突然间,寒冥大陆的局势就与他无关了。

    的确,楚南对寒冥大陆的局势现在漠不关心,下意识地,他还希望寒冥要塞被攻破。

    之后,楚南与三女直接改头换面,走到了小镇街道上。

    小镇还是很热闹的,临街开满了临时商铺,在巷子两边还摆满了地摊,可以说,在小镇里能有一个地摊位置的都需要点实力的。

    在小镇上逛了一圈,四人坐在一人专卖寒冥大陆特有的寒冰系玄兽烤肉的铺子,点了几份烤肉。

    寒冥大陆的寒属性玄兽大都肉质细腻,烧烤之后能中和其中的寒气,吃起来倒是满口留香。

    “你们听说了没有,天都公子和一个夜叉女在冰云之上做那事,被人瞧见了。”

    “做那事?”一个男人猥琐的做出令人秒懂的动作。

    “没错,就是这事儿,天都公子被那女人骑在上面,叫得可惨呢。”

    “真的假的?那女人长得很那个啥?”

    “不是一般的那啥,那熊腰虚背大象腿,一身横肉。”

    “不会吧,就算做那事,人家能不设一个隔绝罩?”

    “这谁知道啊,当时那几个哥们没认出来,还飞近看热闹,结果一看到是天都公子魂都吓没了,但那女人根本不在意被人看。”

    “这位兄弟说得没错,我一师兄亲眼所见的,真是没有想到,这天都公子放着那么娇嫩的花儿不去摘,口味竟然如此之重,人不可貌相啊。”

    楚南与三女也是听得一愣一愣的,心中对都俊龙的佩服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这个还真不是一般男人能忍受的。

    就在这时,几个气势凌厉的青年冲了过来,其中一个应该达到了七级玄王之境。

    顿时,那几个议论都俊龙的人都闭嘴了,这个神情不善的七级玄王正是天都世家的子弟,都俊龙的堂弟都俊山。

    “啪”

    其中一个人被都俊山扇飞了,但没有人敢说,天都世家威名深入人心,再说七级玄王不是一座大山,这里大部份人都还在玄将境界。

    “谁再敢传播天都公子的谣言,就死。”都俊山厉喝道,声浪滚滚,传遍整个小镇。

    一瞬间,整个小镇都一片寂静,都俊山很满意这种效果。

    “啪啪啪……”

    就在这时,一个其貌不扬的青年突然鼓起了掌,声音在寂静的气氛中显得十分突兀。

    都俊山恶狠狠的望了过来,就见这青年站了起来,开口道:“天都世家好大的威风,所谓的天都公子也不过是衣冠禽兽,为了达到目的,连色相都出卖了,还不允许别人说了。”

    “找死。”都俊山怒火熊熊,竟然还有人敢这么顶撞天都世家,不杀人见血,别人会以为天都世家就此没落了,他大吼一声,一拳轰来。

    气压陡然一低,如同在瞬间被凝固一般。

    突然间,一声惨叫声传来。

    所有人都以为惨叫声会是这个青年发出来的,但是很快,他们就呆了,只见得那青年不知时候出现在了都俊山的身边,一只大手铁钳一般抓在他的手腕上,而都俊山的整个手臂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弯曲角度。

    都俊山叫得凄惨,他从来没有这么疼过,就算以前试炼时只剩半条命都没有这种疼痛感,而重要的是,他全身玄力都被封死,竟然毫无反抗之力,他可是七级玄王,七级玄王啊。

    “告诉都俊龙这个卑鄙无耻之徒,我楚天歌迟早会砍掉他的脑袋。”楚南说着,将都俊山甩飞了出去,露出了本来面目,目光朝三女扫了一眼,用意念告诉她们他该离开了。

    楚天歌!

    “楚天歌在此,谁想要拿我楚天歌去邀功的大可放马过来,来多少我楚天歌都接着。”楚南说着,用走的方式朝镇外走去。

    所过之处,所有人都分立开来,用一种仰望的目光望着楚南。

    一招,七级玄王的都俊山在他手里走不过一招。

    这个时候,没有人质疑他要天都公子的脑袋是在说大话,他有这个底气说这话。

    一路过去,前面的人分开,后面的人隔着一段距离跟着,真正想打楚南主意的人有,但也只敢想一想,能一招败七级玄王的人,去招惹纯粹就是找死。

    楚南走到了镇外,看着背后黑压压的一群人,他倒是希望这些人过来动手,那他就可以大开杀戒的刷杀戮点了,一想到榜上第一那变态的五亿多杀戮点,楚南就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可惜没有人敢过来,楚南没有再逗留,闪身消失。

    ……

    都俊龙用血腥的手段将几个敌国的天才分了尸,心中郁气稍减。

    他与公孙绿珠的那点事现在都传到了敌国的天才们耳中,刚才这几个人还用这件事来嘲笑他。

    一想到公孙绿珠那身体,都俊龙感觉胃又在翻涌。

    更让都俊龙愤怒的是,他色相都出卖了,竟然没从公孙绿珠嘴里挖出一点实用的信息来。

    那个健壮如犀牛一般的女人简直把他当成了免费的男妓,几乎隔一天就会来找他,对他一顿蹂躏,而且每次都是骑在他身上。

    都俊龙想死的心都有了,不过公孙绿珠倒是给了他一些甜头,比如给了他一件保命的宝贝,还有让他的玄力进一步精进了一些,他能感应到的帝境力量越来越多了,而且,公孙绿珠承诺如果他最终入了门墙,会有他想像不到的好处。

    ……

    无论交战国双方的青年天才们斗得如何激烈,终究影响不了大的战局走向。

    辉煌帝国的军队正在不断的撤退,而星月帝国与亚美亚拉的联军已经即将兵临寒冥要塞之下了,最后的决战也即将来临。

    楚南对这些没有兴趣,他不断的猎杀一个个年青天才,弄得星月帝国与亚美亚拉两国的年青天都是成群结队的行动。

    不过后来,楚南发现杀戮点并不仅仅是针对人类,就算是猎杀玄兽也能带来令人惊喜的杀戮点。

    寒冥大陆地广人稀,有许多人类末曾踏足的冰山与冰之森林,那里面有着数量庞大的玄兽,有不少五级,六级,甚至是七级的玄兽。

    玄兽的数量可是比那些天才要多,也更好猎杀。

    于是,楚南转尔进入到那些没有人烟的苦寒之地疯狂的猎杀玄兽,五级六级玄兽带来的杀戮点是十分可观的。

    一段时间后,当辉煌帝国与星月帝国,亚美亚拉两国联军在寒冥要塞发生惨烈的大战时,楚南的虚空碑阵牌上的杀戮点已经达到了八百多万点,不仅如此,他手里五六级玄兽的材料也收集了一堆。

    至于辉煌帝国的年青天才们,只能靠猎杀敌国的人得到荣耀点,估计最高的都天俊都还在五六十万左右徘徊。

    在一座直耸入天际的冰峰之上,楚南捧起一把雪搓了搓脸,一屁股坐在峰上一颗大树下,拿出一坛酒往嘴时灌了一通,望向了前面的景色,在这高峰之上,底下景色一览无疑,有连绵无际的冰之森林,有经年不结冰的大河,有直入地渊的冰之峡谷。

    这时,楚南突然想起了七星大陆,他有点想念那里的景和人了。

    “你们可都安好?”楚南轻轻一叹,喝了一口酒。

    突然间,一只庞大的雪雕俯冲了下来,楚南手中的破杀刀一现又收,这只雪雕并没有攻击他,而是停在了不远处,上面站着一个身着晶莹白袍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手中的酒坛。

    “安妮!”楚南心一震,站了起来,讶然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