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07章 帝国通缉,虚空碑阵牌

    “比起金甲傀儡差了一个档次,没有达到帝境,攻击约莫是一般的九级玄王的水准,比如今的我还差了一些,唉,那金甲傀儡怎么就碎了呢?如果只是九阳神晶碎了多好,一个帝境保镖在身边,我也可以任性一些嘛。”楚南有些不满足,他也不想想,十八具九级玄王级别的银甲傀儡,这是多大的战力啊。

    楚南躺在这巨大的坑底,睁着眼睛默默的想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坐了起来,拿出了那块荣耀牌,现在应该叫虚空碑阵牌,开始清楚其中的限定阵法,消除了之后,他无论灭杀任何生灵都将获得杀戮点,从而得到进入虚空世界的机会。

    ……

    楚南叛国的消息传回了帝都,在帝国上下都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楚南的府邸变得冷冷清清,府中主人叛国的消息传来后,所有的仆从侍婢都人心惶惶,俏俏干脆将他们都解散了,现在诺大的府上只有她一个人。

    俏俏独自站在后院,正在专注的修剪着一株小树。

    突然,俏俏若有所觉,转过了头,就看到了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站在她的身后。

    “你是谁?为何闯入楚府?”俏俏冷冷问道,表情镇定。

    “我没有恶意,我与楚少爷是一条船上的人,只是来告诉你一声,关于楚少爷的传言已经有些失控了,而且上面的态度开始有些微妙了。”来者是暗夜,她觉得她最好还是跟楚南身边这贴身侍婢说一声。

    “是吗?可是我得到消息,帝国九公主殿下已经上书说明这一切都是天都世家都俊龙生出来的事端。”俏俏道。

    “这个我也听说了,但帝国九公主殿下上书已经十天了,不过上面竟然没有澄清,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态度。”暗夜道。

    俏俏凤目一眯,听暗夜这么一说,她的确涌现出一丝不好的感觉。

    “我知道你以前是天魔大人身边的人,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去提醒一下天魔大人,我觉得上面是想坐实楚少爷这叛国的名头,但谁都知道楚少爷是天魔大人的人,我怕是上面准备要对付天魔大人。”暗夜紧接着道。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落在后院里,一男一女,戴着黑色的面具。

    “她说得没错,我们奉天魔大人之命,来接你离开,这里很快就会被帝国大内禁卫军包围。”其中的女子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

    俏俏的脸色白了白,点了点头,道:“你们等我一下。”

    俏俏进了屋,很快又闪身出来,速度竟然快若闪电。

    四人消失在楚府中,整座府邸完全空了。

    不久之后,大批的全幅武装的禁卫出现包围了楚府,竟然还动用了小型的玄力飞船进行空中封锁。

    府门被轰开,一队队禁卫训练有素的冲了进去。

    而就在这时,整座府邸突然光芒一闪。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让整个帝都都地动山摇,整座府邸还有周围的府邸都在瞬间夷为了平地,那爆炸的气浪让天空中几艘玄力飞船也冲击得爆炸碎裂,对楚府采取行动的一个联队千人的禁卫队就这样全军覆没了,场面惨不忍睹。

    皇宫里,辉煌大帝左弘图脸色阴沉如水,玉妃在一旁也噤若寒蝉。

    得到楚府发生强烈爆炸而让千人禁卫军全军覆灭时,辉煌大帝却是面无表情。

    “陛下,天魔女已在玉涯山上被包围,她现在正是最虚弱的时候,一定能够灭杀这魔女。”一个一脸黄须,身着锃亮重铠的将军大声道。

    “没错,二帝四王中的二帝与天都世家老祖出手,再加上灭神鼎这神宝,就不信天魔女不死。”另一个身着文士袍的老者道。

    辉煌大帝左弘图道:“为了这一天,本皇在十年前镇压大镇开始松动时就在开始准备了,我乃帝国之主,岂能受制于人。”

    在底下大臣一片附和声中,左弘图轻叹一声道:“按照心兰所言,那楚天歌确实是一个功臣,但本皇也不得不如此做。”

    这时,玉妃轻轻开口道:“陛下,九公主殿下带来的消息不少人都知道了,这传出去是不是对陛下的声誉有些影响啊,我看天魔女是天魔女,只要天魔女一死,楚天歌除了依靠陛下还能依靠谁呢?他的确天赋绝顶,是一个人才,不如留下来为国效忠。”

    左弘图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玉妃,道:“他若资质愚钝,本皇也就给爱妃一个面子也无不可,但他表现出来的天资太妖孽,连十九皇弟都被废了,本皇不能冒这个险养虎为患。”

    玉妃心中一叹,没有再开口,她已经尽力了,她知道陛下做的决定没有人能更改。

    皇室无亲情,何况并非是亲人,就算是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威胁到了皇权,左弘图都会立刻对自己动手,伴君如伴虎大抵如是,越是有能力的君主越是心狠手辣,喜怒无常。

    皇家飞船基地,主官许府之中,从设计室里回来的许宛儿面无表情的望着她的父亲许世堂。

    “我刚刚听到,陛下已经下令将楚天歌划为谋逆叛国者,并且下了帝国通缉令。”许宛儿咬着一口银牙,心中一股怒火在翻腾,长到这么大,她从来没有如此愤怒过。

    许世堂干咳两声,道:“宛儿,世事无常,陛下之令谁也不能改变,你生气也没用啊。”

    “前几天我还听到九公主殿下亲自解释了楚天歌是被污蔑的,一切都是都俊龙因为嫉妒,因为害怕楚天歌超越他所以想置楚天歌于死地,难道说九公主殿下的话不可信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许宛儿大声质问。

    “宛儿,你不明白的,陛下说他有罪,那他就一定有罪,没罪也有罪。”许世堂无奈道。

    “我要去寒冥大陆。”许宛儿。

    “不行,寒冥大陆局势恶化到了极致,天棱要塞在前几天也被攻破了,很快就会打到寒冥要塞去了。”许世堂想也不想立即反对道。

    “我不管,我要去找楚天歌。”许宛儿道。

    “楚天歌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谁知道他是死是活,你去也见不到他,不如等战争打完,到时楚天歌就算是真的投靠了敌国,总会有消息传来的。”许世堂道。

    许宛儿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许世堂叹了一声,大声道:“来人,给我盯着小姐,一刻都不许放松。”

    ……

    寒冥大陆,天棱要塞已经被攻破,那宏伟的要塞城墙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豁口。

    而要塞之城几乎被夷为了平地,如今到处都是星月帝国与亚美亚拉联合王国的军队,这里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营地。

    迄今为止,寒冥大陆已经一半以上的地方被联军或者雪族占领,再过不久,就要逼近辉煌帝国最后一道防线寒冥要塞了。

    如今,战争到这时已经白热化了。

    辉煌帝国的军队抵御的十分顽固,双方的天才在这片大陆中进行着更加激烈的杀戮竞争。

    一个荒凉的小镇上,这是最近辉煌帝国天才们与佣兵们的补给交易地点。

    “为不卖给我玄丹,我又不是出不起价钱。”在一座临时的商铺里,一个青年不忿的大叫道。

    “因为你是金山宗的弟子,我家大师姐说了,金山宗是我们药王宗的黑名单。”这临时商铺是药王宗开的玄药铺子,此时,里面的药王宗弟子冷着脸道。

    “我们金山宗是药王宗的黑名单?你有没有搞错,知道我们跟着谁吗?我们跟的是天都世家的都俊龙少爷。”这金山宗弟子傲然道。

    “你没听错,凡是与天都世家走得很近的宗门世族弟子都是我们的黑名单。”这药王宗弟子道。

    “你……你们宗里长老可知道你们这样?”这金山宗弟子涨红着脸大声道。

    “宗里我们不知道,但我们知道在寒冥大陆我们大师姐说了算,别挡着别人的路,快让开。”这药王宗弟子挥手赶苍蝇一样道。

    “就是啊,人家不卖你,好狗不挡道,快让开点。”后面有人起哄道。

    “哈哈,就是,你家主子有的是玄丹,问你家主了要去吧。”

    这金山宗弟子气得快要吐血,转身走了出去。

    外头,一个少年好奇的问旁边的人:“大哥,药王宗弟子为不卖药给与都俊龙走得近的宗门世族弟子?”

    这个人看了这少年一眼,得意的笑道:“你是新来不久的吧,问我就算是问对了,说起这件事,就得从都俊龙与楚天歌的事情说起了,那个时候天棱要塞还没被攻破,楚天歌混入了敌营之中,立下滔天大功,结果被都天俊诬陷叛国,要知道楚天歌那时荣耀榜上第一,可见他杀了多少敌人,这都俊龙纯粹是害怕和嫉妒,唉,现在也不知道楚天歌怎么样了?真想一睹他的风采啊。”

    “咳咳,大哥,你还没说重点呢。”这少年打断他问道。

    “有点耐心嘛,药王宗在寒冥大陆的大师姐周晓月,天纵其才,已经被内定为药王宗下一任宗主,她可是楚天歌的红颜知己,所以她大怒之下就下令不卖药与都俊龙走得近的宗门世族弟子了。”这个人道。

    少年若有所思的点头,就转身远去了。

    “人嘛,费了这么多口水也不知道道个谢。”这个人嘀咕道。

    这时,两道一身血腥味的人影进入了那临时药铺的后院,后院里有一股浓郁的药香味。

    “两位姐姐回来啦,今天收获怎么样?”周晓月从屋里走出来,看到白竹筠与韩凝儿后问道。

    “还好,我已经挤入前十了。”韩凝儿淡淡道。

    “有……他的消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周晓月问,她没有在韩凝儿她们面前称呼楚南为夫君,事实上,他现在楚天歌的身份倒是白竹筠正牌末婚夫。

    一提到这个,韩凝儿与白竹筠都面色沉重的摇了摇头。

    前些天,辉煌大帝亲自签发的通缉令到了寒冥大陆,许多知道内情的人都悲愤不已,但明显,上面是要颠倒黑白,让楚南将这黑锅背到底了。

    在寒冥大陆,九公主左心兰一剑扇了都俊龙的脸,并且说的那番说辞早就传遍了军中,那段时间都俊龙都夹着尾巴在做人,但谁曾想辉煌大帝竟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这些天都俊龙又开始以第一天才自居了,身边围绕的狗腿子也越来越多,很多时候,错与对的判断仅仅是谁的拳头大而已,特别是在这血腥的杀戮战场上,错与对早不是那么重要了,跟着谁能得到最大利益才是排在第一的。

    此时,在一片树林里的冰雪层里,突然一个脑袋探出来看了看,然后又缩了回去。

    随即,一个又一个的人从里面跳了出来,一个一个都身着雪白的战甲,这是星月帝国的样式,卧于雪中很难察觉到这是一个人。

    这些是楚南手下的巡卫,在天棱要塞时楚南将之收入了破杀刀中,直到楚南开始破解虚空碑阵牌的限定玄阵时才将他们放了出来。

    那个地洞因为灵火天阵与上古强者尸体的消失,温度已经恢复了正常。

    在楚南废寝忘食的破解限定阵法时,他们却开始出去猎杀一些小股的联军军士,一段时间后,他们的人数由九十二人降到了六十五人,而后随着他们配合的越来越默契以及杀戮手段的越来越多变,加上楚南时不时点拨以及用玄药提升他们的身体与实力,这些日子他们已经没有再损失一人了,一个个都实力大涨,其中的叶老三和林老六已位于九级玄将的关卡。

    这些人已经完完全全的蜕变了,他们经历的不仅仅是杀戮上的成长,还是精神心灵上蜕变。

    因为他们和楚南一样,经历了自己人的背叛,诬陷,从功臣变成了叛国者,他们的心中都有一股火,这股火让他们悍不畏死,也让他们对曾经敬畏的帝国彻底失去了敬畏与归属感。

    在叶老三他们去猎杀猎物时,楚南对虚空碑阵牌的限定阵法的破解也到了最后一步。

    过了二个时辰,这虚空碑阵牌突然传来一声碎裂的声音,整块牌子发出了灰色的幽光,它已完全变成了灰色,上面有着一只诡异的眼睛图案。

    “这才是真正的虚空碑阵牌吧。”楚南拿起这虚空碑阵牌,意识进入了其中。

    一进入其中,楚南便是一惊,里面同样是有杀戮榜单,当他看到榜单第一位的事情,觉得整个人都是晕呼呼的,没眼花吧,这是几位数啊。

    “一亿五千八百七十六万杀戮点,你妹啊,不过为看不到名字。”楚南咽了一口口水,他的杀戮点好像连对方一个零头都比不上。

    这时,楚南看到了自己的杀戮点,有些诧异:“咦,九十万杀戮点?记得是四十五万来着。”

    想了想,楚南有些恍然,冷笑道:“这个限定阵法不仅将杀戮对象变为指点人群,还盗走了一半的杀戮点吧。”

    楚南将虚空碑阵牌收了起来,心中压抑了许久的戾气激荡了出来。

    “辉煌帝国,天都世家,哼,老子来找你们算帐了。”楚南低沉道。

    楚南任由叶老三他们在这边狞猎,而他则出了地洞,冲上天际,消失白茫茫的世界当中。

    ……

    “走,快走,我来拖住他们。”一个一身血迹的青年大声对同伴吼道,身上的玄力刹那间暴动起来。

    “谁也走不了。”风菁菁冷笑着,一剑过去,顿时将这暴走的青年击得倒飞出去。

    “萧五哥……”后方五个男女接住了倒飞出去的青年,叫道。

    被称为萧五哥的青年吐出一口血,站直了身子,他是萧家嫡子萧玄业,排行第五,萧玄奇是他的哥哥。

    “没有退路了,拼吧,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萧玄业咳出一口血沫子,厉声道。

    风菁菁打了一个手势,周围的八个人缩紧了包围圈。

    “咯咯,能死在我风菁菁手里,是你们的荣幸。”风菁菁得意的娇笑,一对饱满的胸脯乱颤,她十分的傲骄,因为她出身风家,一直认为如果没有哥哥风随云,她将会是风家年青一辈第一人。

    “杀!”萧玄业咬着牙,表情狰狞,开始拼命的激发出残留的玄力,尽管身体已经吃不消了,但这个时候处于绝境,谁还顾得了这个。

    风菁菁目中散发杀机,手中长剑舞出一片遮天剑芒。

    “砰砰砰”

    萧玄业抵挡了三剑,再度吐血倒飞。

    “死!”风菁菁身形一闪,手中盈盈长剑刺向了萧玄业的眉心,她喜欢这种剑入眉心的感觉,比她自。慰时还要舒爽。

    就在这时,即将刺入萧玄业眉心的剑突然被一股巨力击中。

    “铛”

    风菁菁手臂一麻,手中长剑脱手飞出,竟然在瞬间断成了几截。

    随即,几声惨叫声传来,八颗头颅飞了起来,还能清晰的看到他们仍然凝结在脸上的表情。

    风菁菁心头一颤,顿时浑身冰寒,转身就欲逃跑。

    但是刚刚窜起,就惨叫一声飞了回来,在雪地里滚了几圈,身体弓成了虾米,她只觉五脏六腑都要碎了,那破碎的内脏要从口里吐出来。

    等死的萧玄业六个人死里逃生,一时不敢相信。

    这时,一个身影降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