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06章 上古天阵派传承,银甲傀儡

    七级玄阵师已经能直接用天地之力融入玄阵之中,可以结成命阵,与六级玄阵师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存在了。

    七级玄阵师的命阵可以汲取天地之力,就如同七级玄药师的命丹一样,融天地之力于玄药中,所以七级玄药与七级玄阵才会如此稀少而受人敬重。

    别看楚南离七级玄阵师只差那么一线,但那也是天堑般的距离。

    所以,楚南在四级玄阵师或有可能布置出五级玄阵,在五级玄阵师或许可以布置出六级玄阵,但在六级玄阵师绝对布不出七级玄阵,这其中要求的对玄力线条的控制太严格了。

    “试试吧,失败了估计就出去了。”楚南心道,他在这里真的学到了不少的东西,给他一段时间,他一定能将之演化成属于自己的东西,冲击七级玄阵师也不成问题了。

    楚南一抬手,一根玄力线条从一个点划到另一个点。

    立刻,一根玄力线条就亮了起来。

    楚南却是愣了愣,怎么会这么容易?似乎只是意念一到,这玄力线条就形成了,其中的轻重缓急分毫不差。

    这时,楚南才突然想起来,来到这里应该不是他的肉身,有时候灵魂反应并不等于肉身反应。

    这么想着,楚南信心大增,一根一根的玄力线条在透明的隔绝层上成形,行云流水,没有半点迟滞,这种感觉真他。妈的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根玄力线条画完,楚南呆呆的看着亮起来的玄阵。

    生平第一个七级玄阵,是用灵魂完成的,感觉也不错啊。

    就在这时,玄阵光芒大盛,透明的隔绝层消失了。

    楚南迈步踏入了其中,前方是一条窄道,上面书写着:一入天阵,执掌乾坤。

    “好气势!”楚南心中赞了一句,踏入了这窄道,陡然,楚南看到了无数的光点朝着他飞来,没入了他的体内。

    如果楚南能看到自己的模样,就会看到他此时完全被无数光点包围,如同一个移动的光茧。

    楚南有些恍惚,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一步踏出,才发现他已从那窄道中走了出来,前方是百阶玉石般洁白的阶梯,阶梯上方是一座精美的宫殿。

    楚南踏上了阶梯,进入了宫殿。

    殿中有一个身材巨大的老者坐在一把巨大的华丽椅子上,他一身华丽的衣袍,雪白的头发与胡子,看着有些熟悉的感觉。

    就在这时,这老者睁开了眼睛,眸中如同宇宙星河在运转。

    “老夫等了十万年,终于等来了一个合格的传人。”老者开口道。

    “额,前辈,你……你还活着?”楚南问。

    “生与死,界限并没有那么分明,你来了,我死了,我依然活着,你没来,我活着,我仍然是死了。”老者开口道。

    楚南云里雾里的,跟啊。

    “从今往后,你就是天阵派掌教,将我天阵一脉延续下去,发扬光大。”老者开口道,说着,不由得楚南说话,就将一道光芒打入了楚南的体内。

    楚南一阵眩晕,我还没同意呢,你倒是让我先了解一下啊,还有没有人权啊。

    “咦,时间掌控者血脉,哈哈,好,好啊,天阵之威,时间之力,这真是天底下最完美的组合。”这老者突然惊咦一声,随即狂喜大笑。

    楚南只觉心口一阵疼痛,拉开衣襟一看,便见得胸口多出了一个浮雕一般的六角形标志,六个角上各有一颗星辰,中间还有一个更大更亮的星辰。

    “这是七星天阵,是我天阵派的标志,以后你就是我天阵派的掌教了。”老者说道。

    楚南摸了摸胸口的七星天阵标志,突然有些怪异,这七星天阵标志与七星大陆有关系吗?楚南心道。

    不过,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道:“我不是灵魂意识在这里面吗?怎么感觉好像是真的一样?

    这老者哈哈一笑,道:“你在这里的是你的肉身,你经历的一切也都是真实的。”

    “这不可能,这空间……是一块头盖骨。”楚南惊道。

    “是啊,这是我的头盖骨,我将命阵刻在上面。”老者道。

    “那你……”楚南悚然一惊。

    “老夫是传承灵魂,只为等待着你的到来,现在你到来了,我的使命也算是结束了,但是你传承了天阵派的使命,所以你就是老夫的延续。”老者道,算是对之前生与死的解释。

    楚南沉默了一会儿,摸了摸胸口的七星天阵烙印,突然跪了下来,行了拜师礼。

    “好,我天阵派后继有人。”老者欣慰的笑道。

    这时,楚南将破杀刀拿了出来,问道:“师傅,这把刀是不是你老人家的?”

    “斩神刀!它竟然也被你得到了……看来这是天意吧,它并不是为师的武器,而是为师爱女之刀。”老者盯着这破杀刀,接着道:“刀中之阵是我亲手布置,不过看来已经损毁严重,刀是汲取了我尸体中的神魂之力,品质倒是恢复到了基础状态,但是刀中之阵却是要你去修补了。”

    楚南一愣,原来这叫斩神刀,好威风的名字,而且竟然会是一个上古女性强者之刀。现在他知道为会觉得他这师傅有些熟悉了,是因为曾看到了他的尸体。

    “你取出斩神刀时,我还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你打开你的空间戒指。”这时,身形隐隐变得透明了一些老者道。

    楚南将空间戒指打开,这时,那块荣耀牌飞了出来。

    “虚空碑阵,嗯?竟然被人设定了限定阵法,这创造力了不起,只可惜终究没有没有超出品级,悟性有余,天赋不足。”老者惊讶道。

    “这是?”楚南讶然道。

    “虚空碑阵牌,是在达到一定的杀戮点后,凭此到虚空碑进入虚空世界的凭证,不过你的这块虚空碑阵牌设定了限定阵法,只能杀特定的人种人群才能得到杀戮点。”老者说道。

    “杀戮点?师傅,你的意思是它原本是杀任何人都能得到杀戮点的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震惊的问道。

    “不错,倒是没有想到虚空世界到现今仍然流传了下来,那是一个杀戮的世界,有无数至宝,传承功法,但同样也有着无数致命的危险。”老者道。

    “师傅,你知道怎样破解这里面的限定阵法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有些激动道。

    “为师现在只有灵魂残影在,已不足以破解这九级阵法,但我能替你松动关键阵法节点,你只要按照正确的方法,花上一点时间就能将之破除了。”老者道。

    “多谢师傅。”楚南感激道,他现在明白了二帝四王是怎么来的了,他们是进入到虚空世界的幸存者,在虚空世界里得到的好处让他们有这样的成就。

    老者一道光影打在那荣誉牌上,现在应该称之为虚空碑阵牌了,他的身形又透明了几分,仿佛随时会完全消失去。

    “师傅,用办法才能让你不消失呢?”楚南问。

    “没有任何方法,再说,为了等你,我已经忍受了十万年的煎熬,现在终于是解脱的时候了。”老者云淡风烟,看不到任何的不舍。

    “徒儿,你听着,为师乙冲霄,天阵派第八代掌教,十万年前,天阵派是大荒星域排名前十的宗派,当年何其荣光,你即得天阵派传承,当以振兴天阵派为己任,记住,遇上自称九龙宗的弟子,杀无赦。”乙冲霄这一刻威严无比,正色道。

    “弟子听令。”楚南也是神情肃穆道。

    “你出去后,刻有为师命阵的头盖骨会化为一颗阵珠,阵珠中蕴含阵意,可时时感念,对你参悟更高深的阵法有很大帮助。”乙冲霄道。

    “是,师傅。”楚南的心中发酸。

    就在这时,乙冲霄的身影突然散开,其中一道光芒直接打入了楚南的识海里。

    顿时,楚南感觉到无数关于玄阵的知识涌入了他的脑海,镌刻在他的记忆中。

    而后,整个空间片片崩塌,楚南再度出现在了那洞穴之中,小银,小青与小寒顿时围了过来,担忧的望着他。

    “我没事,不用担心。”楚南道。

    这时,楚南看到他手中握着的金色头盖骨上的阵法符文突然间消失了,被凭空抹去,而这金色的头盖骨也在开始融化变形,最终变成了一颗淡金色的珠子躺在他的手心里。

    楚南摩挲着这颗珠子,果然感觉到了奇妙的阵意,引动得他的眉心识海处跳动着。

    天地之间,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涌来,在楚南的意识海中似乎另有一片天地,这股力量在那里形成了一条条充满了奥秘的线条,隐隐组成了一个玄奥无比的阵法。

    良久,楚南才长长的舒出一口气,自言道:“这就是即将凝结的命阵吧,命阵分几种,叶大妈当初的命阵也不过是仅仅是意识海里演化的阵法,绝大部份达到七级的玄阵师都是如此,还有一小部份打破僵化的固有阵法,参照山河大川演化为自己的命阵,但我这是?仿佛是演化了这宇宙苍穹,也不知道要演化多久才能真正形成。”

    对于这命阵雏形,楚南即高兴又有些忐忑,从师傅乙冲霄打入他记忆中的阵法知识,倒是有玄阵师的命阵演化日月星辰,比如乙冲霄就是,称得上纵横大荒星域的绝代天才。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楚南就没有再去想了,他看了看满是期待与渴望的小银与小寒,往坑里的灵火天阵看了看,突然拍了拍额头,怎么不记得问问师傅这坑底的上古强者又是谁呢?都是埋葬在这寒冥大陆,看起来也是极为不简单的上古强者,师傅应该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机会再问了。

    这时,楚南看着那上古强者上的灵火天阵,眼睛里闪过一道道奥秘的光芒,突然惊异的发现这灵火天阵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让他抓狂了,他轻易的看透了它的本质,推理出了它的基本构成形态。

    楚南跳了下去,在下方的灵火天阵即将发生作用将他弹出去的时候,他低喝一声,手中的破杀刀如幻影般挥出一道道摧残的金色光芒。

    蓦然间,灵火天阵的一条无形的连接线条被斩得移位,刹那间,楚南进入了灵火天阵之中,而那移位的连接线条自行修复。

    楚南被困在灵火天阵之中,但是他手中的破杀刀带起一道道九阳剑罡,每一道剑罡都斩在那无形的天阵线条连接点上,他竟然是在改变这灵火天阵的基本阵法线条。

    从上往下看,就看到一到人影如同在灵火中跳舞一般,灵火之焰时而直冲上来,在上面的岩壁上灼出一道道印记。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楚南这一破阵,竟然已花了十天十夜。

    终于,坑底发出一阵霹雳雷爆之音,那熊熊的灵火天阵陡然收敛,化为一个拳头大小的灵火球。

    小银那透明的银焰之翅一扇,划出一条银河般的轨迹往下窜来,抓住那灵火球,一张嘴,径直将之吞了下去。

    随即,小银如同喝了老酒一般摇摇晃晃,迷糊的咯咯笑道:“主人,我……我要睡觉了……”

    然后,小银径直钻入了楚南的丹田内。

    楚南望着坑底的这具高大的上古强者躯体,知道那灵火天阵是怎么来的了,只见得这具上古强者躯体浑身散发着极其浓郁的至阳之气,与九阳神晶散发出来的气息十分相像。

    这时,小寒窜了过来,根须罩在这具上古强者躯体的额头上,竟是想要汲取这躯体的神魂之力。

    但只是瞬间,小寒便火烧屁股一样窜了起来,这是与它属性截然相反的至阳属性,它尽管垂涎万分,但它的寒气不足以压制这至阳之气,只能围着这躯体打转干瞪眼。

    就在这时,楚南手指上的一枚戒指突然闪烁了一下。

    楚南目现异彩,这是那枚在皇家庄园秘地获得的,金甲傀儡就是出自于其中,只是在天棱要塞已经碎了,难道说,这具上古强者的尸体与这枚戒指有着关系?

    也是,金甲傀儡需要用九阳神晶才能催动,而这具上古强者的尸体明显是至阳体质。

    楚南的玄力尝试着输入这枚戒指中,突然间,这枚戒指释放出璀璨的光华,与此同时,自这具上古强者的躯体上突然有一缕缕金色的雾气飘起,朝着这枚戒指上涌来。

    楚南也盘腿坐了下来,这些雾气竟然比之九阳神晶的至阳能量还要浓郁,他也开始从外围汲取一部份,让玄力融入更多的九阳之气,这样他的九阳剑罡威力一定会大增。

    此时,这枚戒指之中也在发生着巨大的改变。

    原本只有大厅般大小的空间开始扩展,一具又一具的傀儡显现了出来,只不过,这些傀儡都是小一号的银甲傀儡。

    当戒指里的空间扩展到是之前的十倍之时,已经显露出四壁,而涌入的金雾则落入了空间里的一个圆形池子里,化为了一颗又一颗的九阳神晶。

    当初在九阳神山,楚南差点挂掉才在韩凝儿的坐莲上取得两颗九阳神晶,而如今,仅仅是这具躯体的能量所化的九阳神晶已经超过一千颗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戒指汲取到的金雾迅速变少,最后完全没有了。

    楚南睁开眼,就见得这具上古强者的躯体已经干枯,由于里面的至阳之气被戒指汲取了干净,小寒终于不用害怕了,扎根在这躯体的眉心,拼命的汲取着它残留的神魂之力。

    而这时,这具干枯的躯体竟然和一开始楚南的师傅乙冲霄的躯体一样开始消散,看来是能量与神魂之力完全消失后,躯体也会随之完全消失。

    当这具巨大的躯体消失后,原地留下了一根暗金色的骨刺,上面遍布纹路。

    “难道上古强者在身体化为飞灰之后,都会留下某段骨头来进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