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404章 连续突破,神秘头盖骨

    都天俊的胸口裂开一道大口子,里面骨头断裂,可以看得出来他身穿了一件宝甲,但是连那宝甲都斩了开来,同时还有一道诡异的力量窜入他的体内,看样子要花费大力气来驱遂。

    而十九王爷更惨,他捂住下腹,一张脸骇人的惨白,体内玄脉被冲击得扭曲破碎,他竟然被楚南废了。

    “不……”十九王爷一声悲喝,几口鲜血吐出,软软倒地。

    百余架玄力飞船起飞去搜寻楚南,但一无所获。

    无论是宗门大族的天才还是那些军士,都如同在做梦一样,一个四王之一的十九王爷,一个帝国第一天才,竟然在楚南手里落得如此地步。

    当十九王爷与都俊龙都各自去修养治疗时,所有人开始议论纷纷。

    “其实我觉得楚天歌没有说谎。”一个青年弱弱道。

    “你意思,难道是说都大哥说谎了?”另一个青年立刻反驳道。

    “大家看荣耀牌的榜单。”一个人突然惊叫道。

    所有人一个个将荣耀牌拿出来,赫然看见上面荣耀榜上,楚南以四十五万荣耀点排在了第一位。

    “这是怎么回事?一开始榜单上没有他的名字的。”

    “难道说,荣耀榜单认为楚天歌挑动敌国自相残杀,死伤的十余万人都转变成荣耀点了?”

    “但是,那件事发生有十来天了,为现在才算?”

    “这个就不清楚了,但最起码这些荣耀点代表他杀了敌国不少强者,就这么认定他是叛国者,是不是太草率了一些。”

    丘泽天站在要塞之巅,看着那茫茫的冰雪,表情愤怒。

    “丘兄,不要担心楚天歌了,他已经成功逃走了。”慕容锦绣在丘泽天身边轻声道。

    “只是觉得很悲哀,将大功者污蔑成叛国者,纵观楚天歌所做之事,他这人是看着云淡风清,骨子里比谁都傲,从此之后,恐怕他与帝国之间的裂痕是修复不了的了,除非斩了十九王爷和都俊龙。”丘泽天道。

    “这是不可能的,我看他最后用一具达到帝境的傀儡伤了十九王爷和都俊龙,恐怕皇室与天都世家都不会善罢甘休。”慕容锦绣道。

    “哼,正是这是非不分,才是帝国没落的根源,这里发生的事敌国很快会知晓,到时我想他们会花大力气去招揽楚天歌的,只怕帝国要喝下自己酿制的苦酒,而且,你别忘了楚天歌的背后是谁,很多人以为天魔女是当今大帝释放出来的,但我师傅说过,很有可能是因为镇压大阵压制不了天魔女了,当今大帝才与之和谈的。”丘泽天冷哼道。

    “啊……”慕容锦绣也惊到了,若真是如此,那可真是麻烦了。

    ……

    一座冰穴之下,楚南连吐几口鲜血,神情苍白如纸。

    浑身都是如同撕裂般的疼痛,全身的骨头与肌肉筋脉都受到了十九王爷那恐怖一击的伤害。

    “嘿嘿,十九王爷,你以后估计活着也是一个废物了,咳咳,不算亏,至于都俊龙,老子迟早要剐了你。”楚南脸颊抽搐着,一边说话一边又咳出几口,这一次,伤得可真不轻。

    楚南服了几颗玄丹,小寒钻了出来,一片叶子在如玉一般根茎上一刺,几滴乳白色的液体滚落出来。

    楚南张嘴接住,浑身的剧痛瞬间减轻了不少,全身都感觉暖洋洋的,如同浸在温泉里,他眼睛一才,沉沉昏睡了过去。

    小寒的几片叶子瞬间萎缩了一些,它根茎上那只眼睛也有些萎靡不振,显然,它给出的都是它的生命精华。

    这时,楚南的手腕上,小青游了出来,看着昏迷的主人,它的三角眼里闪过一丝忧虑。

    这个冰穴并不安全,加之楚南布置得匆忙,很容易被有心人察觉到。

    此时,小银也从楚南的丹田里钻了出来,它落在楚南的脑袋旁,伸出小手摸了摸他的血迹斑斑的脸庞。

    然后,小银与小青用意念交流了一番,小青瞬间没入了冰雪中消失不见了。

    过了二个时辰之后,冰穴中的空间能量突然紊乱起来,楚南的身底下,空间裂了开来,瞬间将他吞入其中消失不见。

    ……

    “大帅,具体情况已经了解了,是那辉煌帝国楚家楚天歌冲过了我们的防线,在进入天棱要塞时被当成叛国者要被杀死,结果他竟然用一具达到帝境的金甲傀儡重伤了十九王爷左玉堂和第一天才都俊龙,成功逃了出来,现在下落不明。”一个军官跑进来对一身银紫重铠的魔蝎王道。

    “为要当他是叛国者?”魔蝎王问。

    “好像是他与他的手下成功混进入亚美亚拉联合王国沃伦的军营里,取得了沃伦将军还有骄阳公主的信作,曾有人看到楚天歌陪在骄阳公主的身边,而且具可靠情报,沃伦的军队与我们星月帝国的军队自相残杀至近乎全军覆没,就是他在操作。”这军官道。

    “?混入我方,杀了我方几员大将,挑拔得十余万军队覆灭……”魔蝎王目中闪烁着精光。

    “大帅,他应该逃入了我们的战区之中,听说他也受了重创,不如发布命令,全军搜寻他,将他击杀以雪前耻。”这军官道。

    “蠢货,不是击杀他,这样的天才人物百年难得一见,辉煌帝国不要,我们星月帝国可是求之不得。”魔蝎王喝道。

    “可是他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这军官道。

    “他如果没杀这么多人,本帅还不稀罕,他现在恨辉煌帝国入骨,正是拉拢的好时候,到时候,死的就是辉煌帝国的人了。”魔蝎王道。

    “大帅英明。”这军官立刻大拍马屁。

    此时,在亚美亚拉联合王国狄曜的帅营里,这位狄帅也在发布同样的命令:“传令下去,一定要找到这位楚天歌,别让星月帝国捷足先登了,这等天才,可不能让给星月帝国,哈哈,辉煌帝国这群只知道争权夺利的蠢货。”

    这个时候,无论是星月帝国和亚美亚拉联合王国对于寻找到楚南都抱以极大的热情,一队一队的侦察兵派出去寻找楚南的踪迹了。

    这期间,甚至有人找到了楚南之前藏身的那个冰穴,看到了里面楚南吐出的血迹,要不是小青把他转移了,此刻他已经被发现了。

    而此际,楚南正躺在他之前发现的那万米寒冰之下的洞穴中。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楚南由躺着变成了盘坐着,身上闪烁着紫色,金色的光芒。

    楚南第三脉的玄力不知何时冲破了第六颗玄栉,此时竟然在冲击第七颗玄栉。

    而此时,楚南发现再次立于宇宙星空之中,那一颗颗星辰在他的眼睛里旋转闪烁着。

    “你来了。”楚南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突然间,眼前便多出了一个人影。

    “天魔大人,你怎么在这里?”楚南又惊又喜,他在这星空下感觉已经有很久了,但是他出不去。

    天魔女一头黑色的秀发微微飘舞着,一双黑眸没有作何感情的盯着楚南。

    突然间,楚南感觉到了让他窒息的气息,瞳孔中就看到了天魔女挥出一道黑光刺向了他的眉心。

    他大吃一惊,瞳孔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只觉那黑芒一滞,他一闪身堪堪避了开来。

    就这样,天魔女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着他,他一次一次用时间之力来闪避着。

    但是,渐渐的,天魔女的攻击一次比一次强,一次比一次快。

    突然,楚南一声闷哼,时间之力的多次运用让他感觉到精神力有些不济,这一次他没有躲开,左肩被刺穿了一个大洞。

    天魔女却依然没有放过他,反而变本加厉,一道更加凌厉快速的光芒穿刺而来。

    楚南的灵魂都在紧缩,他感觉到,如果他闪避不开来,他真的会永远的消失。

    在死亡的压迫下,楚南脑袋中一阵轰然,血脉中一股庞大的时间之力爆发出来。

    这道黑光在他的眉心只有几寸的地方停止不动,楚南死死盯着这道黑光,突然间,这道黑光崩碎离析消失不见了。

    楚南如同被一道灵光击中,他感觉他对时间之力又有了新的理解,仿佛那禁锢破碎,让他踏入了一个新的天地。

    他一跃而起,嘴角露出自信的微笑。

    “天魔大人,这种程度的你不是我的对手。”楚南大喝道。

    这时,天魔女又是一道黑光击来,这黑光如黑洞一般,能吸收一切,将人的**与灵魂都化为虚无。

    楚南双目闪烁着一道白光,这黑光突然定格,然后粉碎。

    突然间,天魔女一头黑发化为无数道黑光朝着楚南击来。

    楚南一步踏前,这星空中的光芒竟然同时一闪,万道黑光都在瞬间崩碎。

    “该轮到我了。”楚南一掌拍出,金色的掌印还没有出现,但是天魔女已经倒飞了出去,身形化为点点黑芒消失。

    楚南心情舒畅的大吼一声,他明白了,时间之力不是只能用来闪避,它还能用来粉碎对方的攻击以及利用时间之力来进行攻击。

    当运用时间之力时,能加速自己的攻击,放缓对手的攻击,这种加快和变慢只有自己能看到感觉到,外人看来就是自己仅仅是个起手势,对方已经被灭杀了。

    时间之力,这真是一种逆天的力量!

    蓦然,星空破碎,楚南浑身一震,一睁眼,就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气息涌来,但身体上却有着令他惊喜的玄力在涌动。

    “这里是……”楚南立刻记起了这是地方,但是他是怎么到这里的。

    此时,三道光芒射了过来,一个火焰精灵,一条青蛇,一株通灵草。

    楚南明白了,他笑了笑,道:“谢谢你们,我的小可爱们。”

    “主人,你又强大了。”小银嘻嘻笑道。

    楚南一内视,也是吃了一惊,这次受重伤反而让境界直跨了两个阶段,到达了七级玄王之境。

    六级到七级是一个坎,没想到就这么跨过去了。

    “十九王爷,都俊龙,老子不剐了你们就不姓楚。”楚南咬牙切齿道,他冒这么大的风险混到敌国去,竟然换来一个叛国者的称呼,心中怨愤难平。

    “辉煌帝国没落也是活该,我还是想办法回到七星大陆去。”楚南在心里道。

    “我重创了十九王爷和都俊龙,难保不会牵连到我在帝都的府上去,不过俏俏是天魔大人的人,有天魔大人在,估计辉煌大帝也不会做的太绝吧。”楚南此时对辉煌帝国的最后一丝归宿感也消失怠尽了。

    辉煌帝国估计都保不住这寒冥大陆了,这一道屏障消失,辉煌大陆就暴露在敌国的炮管枪口之下。

    几年后,指不定辉煌帝国内部都会大乱,到时若能踏入帝境,就率领楚门杀到辉煌大陆去。

    “主人,你实力大进,是不是该破解下方那上古强者身上的阵法,吸收那灵火,我还能变得更强。”小银渴望的对楚南道。

    小寒也蹦跳着,望着楚南,它对那上古强者的尸体是觊觎已久。

    楚南望着坑底那燃烧着天阵火焰的上古强者尸体,自是也是有着强烈的想法的。

    当即,楚南开始研究起这天阵灵火的规律,这一研究,没过几个时辰,他就开始有些头昏脑胀,其中的变化也太复杂了,而且太频繁了。

    就这样,楚南废寝忘食的研究着,但却始终在感觉到摸到一点门路时,却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他的推演都废掉了数百块阵牌。

    “不对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南低喃着,急得想要拔光自己的头发。

    这种阵法,是他迄今为止遇到过的最复杂的阵法,最难的是它无时无刻不在变化,那么就必须要摸到它变化的规律。

    楚南手中的空阵牌再度碎裂,他仰头叫了一声,拿出一坛酒开始享用。

    而这时,小青,小银,小寒都在瞬间围了过来,盯着他手中的酒坛。

    “你们这些小家伙,忙帮不到,反倒是染上酒瘾了。”楚南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拿出三坛酒丢了过去。

    只见得三个小家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开酒封钻入其中,一小坛酒在瞬间被汲取得一干二净。

    看到会喝酒的蛇吗?,看过。

    那么看来会喝酒的火焰精灵吗?没看过吧。

    看过会喝酒的灵草吗?没看过到。

    楚南突然想到了小灰,那只大老鼠不知道长成样了?会不会长到跟大象一般高了?记得小灰也是一个老酒鬼,不过它好歹会去偷一些绝世美酒过来,这三个,就知道喝。

    想到了小灰,他便不由得想起了七星大陆,想起了七星大陆的人,不知道他们现在都还好吗?

    失神了一会儿,楚南准备打起精神再接着研究。

    不过在看到坑底的上古强者尸体时,楚南突然一拍脑袋,手中一晃,出现了一块金色的头盖骨,上面有着一个很复杂的阵法,这是在冰之森林里发现的那上古强者身上留下的。

    楚南觉得这头盖骨是当初在七星大陆留下遗迹的上古强者的,这强者是个玄药师,同时也是一个玄阵师。

    如果这头盖骨的玄阵是不是代表了?

    楚南没有再去管底下的灵火天阵,而是转尔研究起这金色头盖骨了。

    “嗯,这个看起来复杂,但其实很简单,这看着怎么像一个隐藏阵法啊。”楚南研究了一会儿,喃喃道,他随手虚空划了几道线条破去了这头盖骨上的隐藏阵法。

    陡然,这头盖骨上射出一道金光,楚南感觉到他的灵魂被摄了进去。

    一进去,楚南发现他处于一座高山的山底下,远远可以看到山顶上有一座宏伟的建筑。

    突然间,楚南发现身边的阵法波动。

    一级阵法,一个即将毁灭的一级阵法。

    楚南随手间,就将之破了。

    顿时,前面出现了一个台阶。

    “有点意思。”楚南自言道,抬腿跨了上去。

    立刻,楚南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阵法,还是一级阵法,不过是一个要复杂一些的一级阵法。

    楚南又是随手将之破了,结果如他所料,又出现了第二阶台阶。

    每上一个台阶,都会出现一个更困难的玄阵,要在一定时间内将之破除,否则这阵法就会自行毁灭,自行毁灭估计就会判定失败,所以楚南没有去试验,这十有**是一个机遇,要把握住机会才是。

    楚南开始全神贯注的破阵,一阶一阶往上爬去,每每抬头,都会看到山顶离他稍稍近了一些,这给了他很大的动力。

    ……

    天棱要塞,无数军士在奔跑忙碌着,要塞上,已经遍布炮击的痕迹。

    这段时间,星月帝国与亚美亚拉联合王国发动了几次猛攻,双方伤亡都很大。

    要塞外,冰雪层都快消失怠尽了,露出地表,上面全是被鲜血浸得发黑的土地,可以看到一排一排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若不是辉煌帝国动用了新型的玄力飞船,估计天棱要塞要玄了。

    韩雪儿默默的坐在一架报废的新型玄力飞船前,望向了又飘起了雪花的天空。

    楚南成为叛国者一事早传得沸沸扬扬了,不过军中一向持支持楚南与反对楚南的两派。

    韩雪儿自然是支持楚南的,他不信楚南会叛国,她只知道楚南在浴血拼杀后进入天棱要塞时,却面对着同胞的冰冷的玄力枪炮,面对着四王之一的十九王爷与第一天才都俊龙的攻击,他的心会是多么的冰寒,他对帝国又该是怎样的绝望。一级阵法,一个即将毁灭的一级阵法。

    楚南随手间,就将之破了。

    顿时,前面出现了一个台阶。

    “有点意思。”楚南自言道,抬腿跨了上去。

    立刻,楚南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阵法,还是一级阵法,不过是一个要复杂一些的一级阵法。

    楚南又是随手将之破了,结果如他所料,又出现了第二阶台阶。

    每上一个台阶,都会出现一个更困难的玄阵,要在一定时间内将之破除,否则这阵法就会自行毁灭,自行毁灭估计就会判定失败,所以楚南没有去试验,这十有**是一个机遇,要把握住机会才是。

    楚南开始全神贯注的破阵,一阶一阶往上爬去,每每抬头,都会看到山顶离他稍稍近了一些,这给了他很大的动力。

    ……

    天棱要塞,无数军士在奔跑忙碌着,要塞上,已经遍布炮击的痕迹。

    这段时间,星月帝国与亚美亚拉联合王国发动了几次猛攻,双方伤亡都很大。

    要塞外,冰雪层都快消失怠尽了,露出地表,上面全是被鲜血浸得发黑的土地,可以看到一排一排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若不是辉煌帝国动用了新型的玄力飞船,估计天棱要塞要玄了。

    韩雪儿默默的坐在一架报废的新型玄力飞船前,望向了又飘起了雪花的天空。

    楚南成为叛国者一事早传得沸沸扬扬了,不过军中一向持支持楚南与反对楚南的两派。

    韩雪儿自然是支持楚南的,他不信楚南会叛国,她只知道楚南在浴血拼杀后进入天棱要塞时,却面对着同胞的冰冷的玄力枪炮,面对着四王之一的十九王爷与第一天才都俊龙的攻击,他的心会是多么的冰寒,他对帝国又该是怎样的绝望。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