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98章 我不负责,碧血噬魂

    雪族圣地洗礼,古本上有记载,洗礼时如果条件达到,是有可能触发传承的。

    雪族一直以所谓雪神后裔自居,所以传承也是属于雪神的传承。

    安妮盘坐在千幻冰池之中,体外出现了一片又一片的绚丽冰晶,在水里绕着她旋转,以她中心形成了一个冰晶漩涡。

    “九十六波。”

    “九十七波。”

    “九十八波。”

    整个雪族圣地突然刮起了一阵冰晶大风,冰晶扑天盖地,经过千幻冰池时赫然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卷入。

    便见得千幻冰池上,冰晶凝成的旋风直冲天霄。

    十八位圣地长老胡子抖动,已经拼尽全力,甚至是牺牲性命来迎接传说中的九十九波洗礼了。

    但就在这时,从末冰封过的千幻冰池突然在瞬间被冻住,冰池上方的冰晶旋风也同时被凝固住。

    十八位圣地长老同时一怔,但在瞬间,他们就察觉到不妙,这个神圣的古阵竟然无声无息的碎裂了。

    “天意啊,九十九波洗礼,本是我们不该奢求的。”一个圣地长老长长叹息道。

    “九十八波洗礼已经是我们想都不敢想的了,从此之后,我们雪族将会出一个名动天下的圣女,我们雪族的辉煌要来临了。”另一个圣地长老道。

    “安妮圣女看样子要过上一段时间才能从洗礼中清醒过来,我们勿必要守护好圣地,不能让任何事情惊扰到圣女。”

    雪族圣地上下沸腾,一个个即兴奋又紧张,如临大敌。

    ……

    一座直插入天际的冰峰之上,一个单薄的身影站在峰顶上,裂裂寒风吹动着她一头湛蓝的头发。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传说中的骄阳公主应该不是藏头露尾之辈。”左心兰望着下方的冰雾飘渺,突然红唇轻启,淡淡的声音如波纹一般散发了出去。

    刹那间,三道身影直射而来,呈品字形将左心兰包围。

    为首的正是骄阳公主,另外两人是风随云与祝由天。

    “九公主左心兰,早就听闻你的名声,今天终于见面了,我的九泉血煞鞭下,正缺一个如你这样的天才人物的鲜血。”骄阳公主手中的血色长鞭如灵蛇一般飞舞,一股股血气在空中聚拢又消散。

    左心兰湛蓝如大海的眸子风平浪静,她望着那涌动的冰雾,淡淡道:“我等你们有段时间了,你们比我不预料的来得迟一些。”

    骄阳公主三人一听,下意识的查探四周,想看看有没有埋伏。

    “对付你们,我一人足矣。”左心兰说着,陡然一晃手中如流水一般的长剑,剑鸣嘹亮,剑气冲霄,剑尖如电一般直直刺向了骄阳公主眉心。

    骄阳公主身上的血气也陡然炸开,如同爆裂的火焰,她手中的血色长鞭如同活了过来一般,朝着左心兰点去,竟然是以同归于尽的打法。

    狭路相逢勇者胜,如果骄阳公主闪避了,就失了先机,失了先机就失了气势。

    两个从末见面的绝世天才,第一次交手,当然应该气势如虹,气势一滞,就有可能再也起不来了。

    但是,左心兰这一下根本就是虚的,下一秒,她身影幻出一道淡淡的影子,在避过骄阳公主攻击的同时长剑一横,直射欲包夹而来的祝由天。

    祝由天狂吼一声,手中银色战枪笔直刺来。

    “铛铛铛。”

    金属交鸣之音密集的响起,祝由天挥动着战枪,但身体却直直往后倒飞。

    “狡诈。”骄阳公主哼了一声,与风随云自后方包夹而去。

    “轰隆隆”

    狂暴的能量将天空中的冻云都震得粉碎,一座座冰峰被四射的能量肆虐的连连爆破,一些居住在冰峰上的玄兽凄厉的吼叫,不少开始朝着外围逃散而去。

    那如同天地裂开的震动声传数千里,甚至造成了一些原住雪族的村庄被震翻的现象。

    这一场大战持续了三天三夜这消停了下来,有人大着胆子去那边看了看,一眼之下当即灵魂都震得要飞了出来,那一座座冰峰千疮百孔,有的甚至被拦腰炸得断裂,空气中还残留着狂暴的气息,走得近一些都会被残留的气势所伤。

    至于结果,没有人知道。

    左心兰以一敌三,是生是死,是输是赢?

    日子又过了十天,楚南在黄金要塞过得波澜不惊,他现在很确定,星月帝国与亚美亚拉联合王国没有继续扩张的打算,他们似乎在等待着机会,难道是等他们的天才与辉煌帝国的天才分出胜负?

    这是一天夜晚,楚南正盘腿在修炼,最近玄力又在迅猛地飙升。

    突然间,楚南感觉到布置的玄阵被强行破去。

    他一睁眼,就见得面前多出了一个人影。

    “骄阳公主?”楚南赫然站起,警觉的退了一步。

    骄阳公主一身的血迹,她的眸子望了楚南一眼,突然软软往前倒来。

    楚南吓了一跳,急忙避开。

    “砰”

    骄阳公主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楚南蹲在骄阳公主的面前,她的身体有不少的伤口,伤口上有着一股与她的体质格格不入的能量,令得伤口无法愈合,而且,她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不如程度的损伤。

    “这能量,这气息……似乎是左心兰的……”楚南心中一颤,难道说左心兰来到了寒冥大陆?那么伤她的就是左心兰了?

    想到这里,楚南的心中顿时泛起冰冷的杀机,他盯着昏迷的骄阳公主,手中一闪,破杀刀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杀了她,这正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杀了她就有八十万的荣耀点。

    “竟然在我面前昏过去,看不出你还挺信任我的,但是我注定在愧对你的信任了。”楚南目光一冷,手中的破杀刀已经泛起了层次分明的冷光。

    突然间,楚南脊背一寒,一扭头,就见得自骄阳公主那血色长鞭上,一个血影飘浮着,那对诡异的眼睛都盯着他。

    楚南心中一惊,手中的破杀刀消失。

    而就在这时,骄阳公主突然睁开了眼睛,而那血影也消散了,仿若刚刚只是楚南的一个错觉。

    “骄阳公主,你没事吧。”楚南淡淡问。

    骄阳公主看着楚南,虚弱道:“抱我到床上去。”

    楚南上前,抱起骄阳公主有些粗鲁的将她放到了床上。

    “九号,不知道为,我没有去找别人,本能却将我带到你这里,或许这是天意,我应该信任你。”骄阳公主轻声道。

    “或许你是错的,我不管你是不是公主,不管你是不是天才,你在我这里,得不到你想要的卑微与屈从。”楚南冷冷道。

    “好吧,我不需要你的屈从,我们合作。”骄阳公主道。

    “合作?”楚南挑起了眉头。

    “你知道我是怎么受的伤吗?我与风随云,祝由天三人联手猎杀辉煌帝国九公主左心兰,三对一,竟然两败俱伤,没有想到左心兰竟然强到这种地步,她已经无限接近帝境了,攻击中已经带上帝境强者才有的威力。”骄阳公主道。

    楚南的心中杀机刹那间膨胀,但却被他压制着,没有泄露半分。

    虽然他与左心兰也说不上是怎样的孽缘,但是骄阳公主三人竟然伤了她,实在不可饶恕。

    “两败俱伤?这么说辉煌帝国的九公主也伤得很重了?”楚南有平淡的语气问道。

    “不错,她伤得比我只重不轻,我动用了碧血嗜魂**,任何伤到我的人将会受到反噬,如果她杀了我,她也活不了,这就是我变得无比虚弱的原因。”骄阳公主道。

    楚南目光微闪,碧血嗜魂**?是真的有这种奇术,还是骄阳公主在诈他,为的是震慑他,以防伤害她?

    “你的伤口要不要处理一下?”楚南突然问道。

    骄阳公主盯着楚南,那带着血色的眸子微微有些不自然。

    “要。”骄阳公主那煞气突然消散了不少,她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种药膏,道:“帮我涂到伤口上,要耗费相当的玄力来融解药力,镇压伤口的能量。”

    楚南挑了挑眉头,目光扫过骄阳公主的身体,那上面的伤口可是有好几处在胸口大腿。

    “你确定?”楚南问。

    骄阳公主被楚南的目光扫过,只感觉被他目光扫过之处,有热流灼烧而过,心中突然泛起一丝从末有过的惊慌。

    但是,这感觉很快被她甩去,剩下的只有沸腾的血煞,这样的感觉才像是她自己。

    “不要废话。”骄阳公主冷声道。

    “我必须得说清楚,我这么替你处理伤口后,你别想着杀人灭口,也别想我负责任。”楚南一本正经的说道。

    骄阳公主那胸口沸腾的血煞差点化为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你说杀人灭口还能接受。

    ?要你负责?你这是赤果果的侮辱,我堂堂骄阳公主,万众瞩目的天才人物会说出这种世俗小女人才说的话?

    “我不会杀你灭口,也不让你负那该死的责任。”骄阳公主愤怒的都快感觉不到身体的虚弱了。

    “那就好。”楚南松了一口气,直接走到骄阳公主的面前。

    “你……”骄阳公主刚要开口说话,却瞬间石化。

    几声“滋啦”之声,楚南三下五除二,直接扒了骄阳公主身上的衣物。

    “你……”骄阳公主瞳孔缩了又散,散了又缩。

    但很快,骄阳公主就说不出话来了,楚南倒出药膏,直接涂抹在骄阳公主那白腻挺立的玉峰上,然后将手覆盖在上面,运用玄力去将药力化开,以镇压伤口中暴动的能量。

    楚南的动作野蛮而粗鲁,丝豪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

    原本,骄阳公主这等绝世美人的玉体,那是看上一眼就会让男人疯狂的。

    但是,如今骄阳公主一身的血迹,身上大大小小的裂口存在,哪有半点美感,如果口味够重的话,这或许能称得上血腥的艺术。

    就这样,楚南将骄阳公主身体看了遍也摸了个遍,整整一个晚上才将伤口处理好。

    “等我缓两天,我要你陪我出去寻找左心兰,她现在比我伤得更重,找到她,杀了她。”骄阳公主一提及左心兰,杀意更甚,她一直以为左心兰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她,但是却绝没有想到,以三对一,竟然没占到便宜,还弄得两败俱伤,风随云与祝由天也伤得很重,找地方养伤去了。

    楚南心中抽了一下,他当然想知道左心兰的消息,比任何时候都想,一想到她有可能浑身伤痕,奄奄一息的被冰雪覆盖在某处,心就一阵阵的绞痛。

    但是,楚南表面却是冰冷的拒绝:“我没这空闲时间。”

    “我说过我们合作,我绝不会让你吃亏的。”骄阳公主道。

    “但是,到目前为止,你从没有具体告诉过我我会得到好处。”楚南道。

    “你想要好处?营长,军团长?通通没有问题。”骄阳公主道。

    “你竟然会以为我在乎军中的职位?”楚南冷笑道。

    “那你想要?”骄阳公主问。

    “天地至宝,比如四品以上灵火,九品及以上灵药……”楚南道。

    “你倒是说得出来,四级以上灵火,九品以上灵药,你怎么不说你要日月星辰呢?”骄阳公主从末觉得如此憋闷过。

    “我还真想要。”楚南淡淡道。

    “四级灵火,我可以给你弄到一种,九品以上灵药,你就别想了。”骄阳公主横眉竖目道。

    楚南正待要开口,骄阳公主突然爆发了,她厉声喝道:“你有完没完,你若不去,我必让你手下一百队员尸骨无存。”

    “我只是想跟你说,成交。”楚南轻描淡写的道。

    骄阳公主如同一拳打在空处,有一种要吐血的感觉,这个家伙是她的克星吗?她的威严,她的名声,为在他面前就一文不值了呢?

    两天后,楚南与骄阳公主坐在一架小型玄力飞船上离开了军营。

    亚美亚拉联合王国的玄力飞船与辉煌帝国的玄力飞船在理念上是截然不同的,本质倒是一样的,两者各有长处。

    楚南在玄力飞船基地混了这么久,又得到了韩雪儿的心得,可以说算得上玄力飞船方面的专家了。

    “我想要几艘玄力飞船。”楚南坐在驾驶位上,突然开口道。

    “小型军用玄力飞船可以,中大型是不可能的。”骄阳公主道。

    “小型就可以。”楚南道,小型的玄力飞船只是在空间与玄力列阵的配备上,他要研究的是飞船的核心理念,如果能与辉煌帝国的融合起来,那绝对是史上最完美的玄力飞船。

    玄力飞船一路往荒无人烟的冰原上而去,途中停下休息了几次,小型玄力飞船的续航力不尽如人意,这一点辉煌帝国的小型玄力飞船的续航力要比之强上许多,但灵活操控度却逊色一些。

    “降落吧,左心兰应该就在这一片某个地方隐匿着养伤。”骄阳公主道。

    楚南操控着玄力飞船降落,两人从上面下到了冰原上。

    “往哪边?”楚南问。

    骄阳公主四顾,她握着血色长鞭,突然一抖,一圈一圈的血煞之气蔓延开来,有一个血色的人影若隐若现。

    楚南瞳孔一缩,不动声色。

    这血色人影朝着左侧方一指,然后飞速消散。

    “往那边。”骄阳公主往左侧方指道。

    “那是?”楚南问。

    “煞灵。”骄阳公主回答,却是没有多说。

    两人往前飞掠着,骄阳公主有些虚,需要楚南带着她一些。

    飞掠了一段路,两人停了下来。

    楚南观望了一阵,突然走到一堆雪前,手一指,碎雪散去,下面是亘古不化的坚冰,而坚冰上,有着一滴血迹。

    骄阳公主一探手,这滴印入冰中的血迹突然化为一丝丝血气升腾而起,在空中竟然化为了一个虚影,虽然模糊不清,但一看,就知道就就是左心兰无疑。

    “她就在附近,我们分开来搜。”骄阳公主道。

    楚南意念散开,他当然希望是自己发现左心兰,如果是骄阳公主发现了也不要紧,到时大不了暴露身份,她自称她施展了碧血噬魂术,那么就当她是真的,到时自她面前救走左心兰,楚南自认还是一如反掌的,她现在的实力估计连二成都发挥不出来。

    “左心兰,你又何必来淌这浑水呢?淌就淌吧,但你为孤身一人,引得三人围攻你?是为了在极限中突破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心道。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骄阳公主一声厉喝声,远处她搜寻的方向有狂暴的血煞之气冲起,除了她以外,还有五道陌生的玄王气息。

    楚南电射而去,就见得骄阳公主肩头出现了一道血痕,她退了开来,与五个明显是辉煌帝国宗派子弟的青年男女对峙。

    楚南落在骄阳公主的身边,令得那五名青年男女更加戒备。

    “你受伤了?”楚南问。

    “我是受伤了,便对方却有人要死了。”骄阳公主冷声道。

    她的话声刚落,陡然间,那五人中的一个青年突然捧着脑袋惨叫起来,身上的皮肉不断鼓起。

    突然,那鼓起的皮肉裂开,一股股鲜血从里溅射而出。

    “阿力,你怎么了?”

    “妖女,你对阿力做了?”

    “他伤到了我,所以他得死。”骄阳公主看着痛苦的青年,眸中闪烁着一阵阵快意。

    “砰”

    陡然,这青年全身血肉炸开,完全成了一个血人,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没有了一丝生机。面是亘古不化的坚冰,而坚冰上,有着一滴血迹。

    骄阳公主一探手,这滴印入冰中的血迹突然化为一丝丝血气升腾而起,在空中竟然化为了一个虚影,虽然模糊不清,但一看,就知道就就是左心兰无疑。

    “她就在附近,我们分开来搜。”骄阳公主道。

    楚南意念散开,他当然希望是自己发现左心兰,如果是骄阳公主发现了也不要紧,到时大不了暴露身份,她自称她施展了碧血噬魂术,那么就当她是真的,到时自她面前救走左心兰,楚南自认还是一如反掌的,她现在的实力估计连二成都发挥不出来。

    “左心兰,你又何必来淌这浑水呢?淌就淌吧,但你为孤身一人,引得三人围攻你?是为了在极限中突破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心道。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骄阳公主一声厉喝声,远处她搜寻的方向有狂暴的血煞之气冲起,除了她以外,还有五道陌生的玄王气息。

    楚南电射而去,就见得骄阳公主肩头出现了一道血痕,她退了开来,与五个明显是辉煌帝国宗派子弟的青年男女对峙。

    楚南落在骄阳公主的身边,令得那五名青年男女更加戒备。

    “你受伤了?”楚南问。

    “我是受伤了,便对方却有人要死了。”骄阳公主冷声道。

    她的话声刚落,陡然间,那五人中的一个青年突然捧着脑袋惨叫起来,身上的皮肉不断鼓起。

    突然,那鼓起的皮肉裂开,一股股鲜血从里溅射而出。

    “阿力,你怎么了?”

    “妖女,你对阿力做了?”

    “他伤到了我,所以他得死。”骄阳公主看着痛苦的青年,眸中闪烁着一阵阵快意。

    “砰”

    陡然,这青年全身血肉炸开,完全成了一个血人,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没有了一丝生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