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94章 九阳冲脉,矿脉

    寒冥大陆,靠近边界的地域,这里高高的冰峰林立,一座座,如同一把把插入天际的冰刀。

    冰峰之上,不时的有一道道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证明这里盘踞着强大的生物。

    在一处冰谷之中,依山壁建有几座冰塔,塔顶上,有人正在上面警戒着。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这片地域向来人影难觅,不想却会出现人踪,从修筑的冰塔来看,这里更像是长期驻扎的基地,而非短期的停留。

    此时,在距离这冰谷不远的一座冰峰之后,同样出现了十余道人影,这是一个个年青的男女,目光炯炯有神,有精气电光一般在目中窜动。

    峰顶无声无息的飘下一个曼妙的身影,是一个姿容秀丽的年青女子。

    “丘兄,没有错,就是这座冰谷,星月帝国与亚美亚拉联合王国的那些天才的驻地,不过此时大部份人都散出去了,正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慕容锦绣轻声道。

    “我们攻进去,毁了他们的驻地,为我们辉煌帝国惨死的同胞们报仇雪恨。”丘泽天冰冷道。

    “对,报仇雪恨。”身后的十多名青年男女恨恨道。

    “慕容小姐,你解决左边冰塔的人,我负责右边冰塔的人,你们负责中央冰塔的人,一击必杀,不要留手。”丘泽天道。

    冰谷谷口寒风呼啸,无数冰屑被卷了起来,但却被谷口无形的能量阻挡住,无法吹进谷里。

    就在这时,一声轻微的“啵”声响起,那冰屑在刹那间往冰谷里涌去。

    而比寒风更快的是攻击,一道光寒如银河倒挂,右边冰塔里的两个人在惊骇欲绝的目中,看到自己飞了起来,离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遥远。

    左边冰塔的攻击同时到达,那是一匹彩色的绸缎,在瞬间击碎了两个人的喉咙。

    中央冰塔的攻击却是慢了半拍,不过十几个的攻击让对方发出了半个音节,然后被五马分尸了。

    一行人电一般冲进了冰谷,狂暴绚目的玄技闪现,驻守在谷中的敌方青年俊杰们措不及手下死伤惨重。

    谷中留守了三十来人,但几乎没有人是丘泽天与慕容锦绣一个回合的敌手,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对手,没几下,就全被杀光了。

    “慕容小姐,你不觉得驻守谷中的人都太弱了一些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丘泽天皱了皱眉。

    “是很弱,可能强大的都散出去追杀我们辉煌帝国的天才了,这冰谷很隐秘,估计他们也想不到我们会找到这里来。”慕容锦绣道,杀了这些人后,荣耀点是实打实的增加的,这证明他们没有杀错人。

    就在这时,正四处搜查的一个年青女子发出一声惊叫。

    丘泽天与慕容锦绣电一般闪进了一间冰屋里,就见得这冰屋里用锁链锁着一个伤痕累累的小女孩,这小女孩早已昏迷。

    “这不是雪族被劫持的即将进行洗礼的下一任圣女吗?竟然在这里。”慕容锦绣惊喜叫道。

    “没错,是她,叫安妮,雪族差点因此暴动了。”丘泽天仔细看了一下,点头道。

    “想来是对方劫持后把她关在了这驻地里,看来我们运气不差,把她救回去,估计能奖励不少的荣耀点。”慕容锦绣笑着道,她在荣耀榜上排第二,比都俊龙差了不到三万的荣耀点,她对荣耀点十分看重,当然是想冲到榜上第一去。

    “走吧,迟则生变。”丘泽天道。

    慕容锦绣击断锁链,抱起安妮,一行人退出了冰谷,只留冰寒的血腥味。

    只是,他们离开后,在冰谷旁边的冰峰顶上,出现了三道身影,中央的少女一头金黄色的长发正随风飘舞。

    “楚天歌,救我……救我……”安妮一头汗,呓语着,身体不住的扭来扭去。

    “楚天歌?是那个在帝国荣耀日让都俊龙颜面无光的楚天歌?”慕容锦绣讶然问。

    “应该是吧,楚兄天纵之姿,据说也已到了寒冥大陆,却是没有想到他与这雪族女孩认识,雪族中的女子一向对我们男子颇为仇视。”丘泽天道。

    “我看不仅是认识吧,她没有叫她的爹娘救她,却叫的楚天歌的名字,这说明她依赖楚天歌多过于她的亲人。”慕容锦绣道。

    丘泽天笑了笑,没有再接话,心里却是想着等从这女孩嘴里问出楚天歌的下落,去和他叙叙旧。

    这时,安妮睁开了眼睛,猛地坐了起来。

    “别怕,小妹妹,我们是辉煌帝国的,是我们把你救出来的,你还记得发生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慕容锦绣温柔的开口。

    “你们救了我?我要回去,你们把我送回去好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安妮双臂抱着自己,眼里依然有着警戒之色,她信不过他们,只有真正的回去她才能放下心。

    “我们会的,不过你可以告许我们当时发生了事情,你被抓后又发生了事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慕容锦绣耐心的问道。

    安妮点了点头,将她的遭遇用颤抖的声音说了一遍。

    “看来不仅有风随云和祝由天,亚美亚拉的骄阳公主也出现了。”丘泽天沉声道。

    “有机会真想看看这骄阳公主到底有多厉害,竟让星月帝国的风随云和祝由天成了她的跟屁虫。”慕容锦绣心中有些不服气,天才都是这样,心中自有傲气,没有亲眼见到对方的实力是不会承认对方比自己强的。

    丘泽天却是看着安妮,问:“你认识楚天歌?”

    安妮的目光亮了一下,却没有回答,而是戒备的望着他。

    “我是他的朋友,共过患难的朋友。”丘泽天望着安妮的眼睛道。

    安妮犹豫了一下,道:“认识。”

    “那他现在在哪里?”丘泽天问。

    “琳莎堡,你把我送到那里,就能见到他了。”安妮道。

    这时,慕容锦绣突然笑道:“荣耀牌反馈来了信息,我们只要成功把她护送到琳莎堡,就有五万荣耀点,平方的话一人有二万五,只差一点我就能追到都俊龙了。”

    丘泽天倒没惊喜的表情,不过解救安妮能有这么多的荣耀点倒是出乎意料。

    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安妮被劫持,让雪族变得很暴躁,一旦失控,对于辉煌帝国来说就是灾难。

    第二天,丘泽天与慕容锦绣成功的将安妮带到了琳莎堡。

    米娅疯了一般冲过来,将安妮抱在怀里,似乎要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里。

    “娘……”安妮感受到米娅的激动,泣声道:“不要把我送到圣地去好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米娅娇躯一僵,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她,就让再多抱一会儿吧。

    只是没有过多久,接到消息的圣地派出了更强悍的护卫,连圣地长老都出动了,将流着泪悲泣的安妮接走了。

    丘泽天去军营问了,却被告知楚南带着他的手下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因为他并不属于这个军营管辖。

    丘泽天有些失望时,慕容锦绣却是拿着荣耀牌神情难看。

    “怎么了?荣耀点没有加?”丘泽天问。

    “加了,但是那该死的都俊龙突然多了七万的荣耀点,他现在已经二十五万多了,我和他的差距没有拉近,反而越来越大了。”慕容锦绣忿然道。

    “我看他肯定是杀了一营主将,虽然我不想承认,但都俊龙不仅实力强,而且有手段,他的身边聚集了有百人吧,都是一等一的强者。”丘泽天道。

    “这两天寒冰宫与药王宗和几个大家族的子弟也加入了战场,我们去联合这些天才,就不信拼不过都俊龙。”慕容锦绣道。

    “随你吧,只是,九公主左心兰迟迟没有来到寒冥大陆倒是有些奇怪,难道她不准备来了?”丘泽天道。

    ……

    ……

    楚南在黄金峡谷要塞几天了,营地里的将士虽然出动频繁,但大都小打小闹,沃伦似乎并没有继续扩张地盘,占据军事据点的想法。

    楚南带着这支“特卫队”,与军营里的其他队伍干了几架,杀了十几个人,便没有人敢来找麻烦了,一支新的队伍初到一个地方,本就是靠拳头打站稳脚跟的,不过楚南直接用鲜血来立威,倒也符合特卫队的作风。

    没有任务,楚南也不会闲着,每天天刚蒙蒙亮就拉着队伍出军营,晚上一身血煞之气的回来。

    沃伦接到部下的汇报,却是赞赏的点头,这才是真正的特卫队,只有不断的杀戮才能让他们不断的变强。

    但其实,楚南拉着队伍到冰之森林里,用玄阵圈出一块地,让一百队员去围杀玄兽,自然圈的地里不会有高等级的玄兽。

    而楚南自己却是自顾自的沉浸在研究灵玄火爆还有九阳剑罡的修炼之中。

    此时,楚南独自在布下玄阵中,这是一个灌满了九阳灵液的池子,他赤身坐在其中,不断的汲取九阳灵液中的九阳能量冲击玄脉。

    九阳能量冲脉是很痛苦和危险的,每一次,楚南都像是经历了一次炼狱之行。

    九阳能量冲进玄脉之中就如同沸腾的油倒灌进去一般,加上玄力被九阳能量冲击后的反噬与混乱,好几次楚南直接想翻眼昏过去算了。

    楚南的九阳冲脉是最野蛮也是最有效的,也只有他这样变态的体质敢这么做了,要是换了都俊龙,他十有**玄脉都要废掉。

    冰天雪地之中,一池金色的九阳灵液,灵液整个都沸腾了起来,金色的雾气将楚南整个笼罩,隐隐可以看到他的身体在雾气中不住的抖动。

    一天又这么过去了,金色的九阳灵液变得越来越淡,最后竟然变成了水一样透明的颜色。

    楚南眼开眼睛,一层金光闪烁了一下,他从池子里纵身而出,披上了衣服。

    他一握拳头,骨头发出金属一般的摩擦声。

    蓦然,楚南一挥拳,一个金色的拳印闪现出来。

    拳印之中的金色如同有生命一般游离着,蓦然,这拳印爆裂开来,一道道金光将空间割裂粉碎。

    “九阳剑罡,果真不同凡响,只是加诸在拳技中却是发挥不出它最大的威力,这罡气至阳至刚,锋芒带着斩破天地之势,估计只有灵犀剑派的灵犀剑技才能发挥其最大的威力。”楚南欣喜的道。

    九阳冲脉,楚南完成了初步阶段,已经能发出九阳剑罡了,后面还有中级阶段与高级阶段,与玄力的契合度会越来越高,到最后与玄力融为一体,才算是达到了圆满状态。

    就这样,日子又过去了十天,黄金大峡谷要塞的三营敌军依然没有大动静,不仅是这里,整个寒冥大陆除了三国年青天才杀得难分难解外,军营里却是诡异的平静。

    楚南这十天的日子巩固着九阳剑罡的技巧,同时重心却偏向了灵玄火爆的上面。

    “极品玄晶不行,绿玉晶不行,铜火矿也不行,灵玄火爆太霸道了,如果不是在我的混沌丹田之内,我的身体最炸碎无数次了。”楚南有些苦恼,他英武雄壮的进林,此时却披头散发,面前摆着一堆一堆价值惊人的矿石材料。

    “不行不行,我再梳理一遍。”楚南将他所试验的矿石材料全都过了一遍,找出是哪方面的弱点令之承受不住的。

    思来想去,楚南的手里拿着一块如晶莹剔透的黄色矿石。

    这是极其稀有的玉黄金晶矿,是在七星大陆他发现的矿脉中带上的。

    玉黄金晶的稀有,在于它对于铸造玄力器械上独特的通透性,以它为阵法基地刻录玄阵,发挥出来的威力要大上一倍至数倍。

    这种矿石,就算在辉煌大陆,也是凤毛鳞角,从没有以矿脉的形式出现过,零星的被发现过,第一次发现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但之后却沉寂了下去,因为太稀少了。

    楚南发现这玉黄金晶矿脉后欣喜若狂,这个秘密一直守护得很好,只等他从辉煌大陆返回,用之造飞船,玄力枪,玄力炮等,其威力一定势不可挡。

    不过,楚南一开始就想到用玉黄金晶来做灵玄火爆的载体,因为其独特的通透性会让灵玄火爆的威力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

    但是,楚南却很快发现,通透性这是玉黄金晶的优点,但是作灵玄火爆的载体却成为了它的缺陷,因为根本包裹不住灵玄火爆泄出的能量,比起其它材料,它更容易爆裂。

    “如果能有办法暂时封住它的通透性,它倒是最佳的材料。”楚南如是想道。

    这时,叶老三跑了过来,道:“大人,天色晚了,我们杀光了玄兽,是不是该回去了。”

    楚南瞥了一眼叶老三,似笑非笑道:“看你药性散得差不多了,要不要再来一点。”

    “大人,不要啊,我表现一直很好的,绝不会让人看出一点异常。”叶老三立刻拍着胸脯道。

    “那你这么急想赶回去?想赶紧跑到那个娇小的医务兵床上去吧。”楚南冷冷道。

    叶老三脸色一垮,腆着脸道:“大人,这个……人都有需求的嘛,那个女人这么风骚,正好一拍即合,我保证不会弄出事端来。”

    “你保证个屁。”楚南站起来,一巴掌扇在叶老三的头上,厉声道:“我们现在是在敌营,你扮演的是没有情感只会杀戮的特卫队队员,你背地里去找女人,找死吗?你想害死所有弟兄?”

    叶老三打了一个寒颤,猛地跪了下来。

    “那个医务兵我已经解决了,你再有下一次,老子阉了你。”楚南淡淡道。

    叶老三一脸的冷汗,不敢再说半个字,这段日子的风平浪静,让他有些懈怠了。

    楚南没再理会叶老三,他倒没有想到叶老三体质有些特殊,药性早早的就散了,见他这两天表现得不错,便没有让他再服药进行催眠,没想到这厮昨天就勾搭上了一个风骚的女医务兵风流快活去了。

    楚南下令收队,准备回营。

    走了没多远,突然看到有五个身着星月帝**服的军士没命的朝这边奔逃而来。

    “救救我们。”这五个军士发现了楚南这一队人后大喜,一边跑一边叫道,在他们身后,一条巨大的雪白鳞片的蟒蛇正迅速的追击着。

    就在这时,那蟒蛇一张嘴,巨大的吸力直接将最后的一人吸了大嘴里,随即那蛇尾猛然如鞭一般弹出,又将一名军士砸成了碎肉块。

    这是一条在向五级玄兽无限靠拢的蟒蛇,但是楚南并没有理会他们。

    “救救我们,我们发现了一处矿脉,你救我们,我们告诉你位置,把功劳让给你们。”这三人鬼哭狼嚎道。

    楚南眼睛一亮,当下挑起地上一截手臂粗的树枝,手掌一拍,这树枝如流星一般射了过去,瞬间从这蟒蛇的大嘴里插入,从它的脑袋斜上方透射出来。

    只见这蟒蛇挣扎了几下,然后气绝身亡,它的脑袋里面被搅得稀烂了。

    三个幸存的星月帝**士停下了逃跑的脚步,目瞪口呆,这个特卫队队长的实力竟然恐怖至厮。

    “走吧,带我们去找矿脉。”楚南淡淡道。

    “可……可是现在天快暗了,是不是等明日……”其中一个星月帝国的军士说着,被楚南那冰冷的目光一扫,顿时说不下去了。

    “我们可以保证明日一定带你们去,而且绝不会说出去。”另一个星月帝**士接着道。

    “我只要你们现在,立刻,马上,带我们去矿脉的位置,我不介意将你们塞进蛇肚里。”楚南冷冷道。风流快活去了。

    楚南下令收队,准备回营。

    走了没多远,突然看到有五个身着星月帝**服的军士没命的朝这边奔逃而来。

    “救救我们。”这五个军士发现了楚南这一队人后大喜,一边跑一边叫道,在他们身后,一条巨大的雪白鳞片的蟒蛇正迅速的追击着。

    就在这时,那蟒蛇一张嘴,巨大的吸力直接将最后的一人吸了大嘴里,随即那蛇尾猛然如鞭一般弹出,又将一名军士砸成了碎肉块。

    这是一条在向五级玄兽无限靠拢的蟒蛇,但是楚南并没有理会他们。

    “救救我们,我们发现了一处矿脉,你救我们,我们告诉你位置,把功劳让给你们。”这三人鬼哭狼嚎道。

    楚南眼睛一亮,当下挑起地上一截手臂粗的树枝,手掌一拍,这树枝如流星一般射了过去,瞬间从这蟒蛇的大嘴里插入,从它的脑袋斜上方透射出来。

    只见这蟒蛇挣扎了几下,然后气绝身亡,它的脑袋里面被搅得稀烂了。

    三个幸存的星月帝**士停下了逃跑的脚步,目瞪口呆,这个特卫队队长的实力竟然恐怖至厮。

    “走吧,带我们去找矿脉。”楚南淡淡道。

    “可……可是现在天快暗了,是不是等明日……”其中一个星月帝国的军士说着,被楚南那冰冷的目光一扫,顿时说不下去了。

    “我们可以保证明日一定带你们去,而且绝不会说出去。”另一个星月帝**士接着道。

    “我只要你们现在,立刻,马上,带我们去矿脉的位置,我不介意将你们塞进蛇肚里。”楚南冷冷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