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91章 禽兽啊,遇伏

    雪族一百族军裸身跪了一天一夜,没有人知道为,而雪族圣女米娅当街与辉煌帝国一个军官拥吻的消息更是愈传愈烈。

    楚南没有去管这些事非,也严格要求手下一百巡卫不得去理会,并且对他们以更加严苛的标准进行训练。

    时不时地,楚南拉着这一百巡卫出去溜达一圈,遇上小股的敌军就歼灭,遇上稍大的一些就进行袭扰,埋伏,他自己几乎是不出手的,只是冷眼看着他们在生死边缘挣扎。

    经过几次鲜血的洗礼后,这一百巡卫明显的快速成长起来,他们懂得了相互守护,懂得了共同进退,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实力,才能保住自己及战友的性命。

    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包括实力最强的叶老三,都受过重创,每一个都感觉到死神勒住脖子时的感觉。

    正因为这样,他们无比珍惜生命,但却更加悍不畏死。

    听起来似乎挺矛盾,那是因为他们知道,你若不想死,就要比敌人更不怕死。

    时间转眼间过去了近一个月,这段时间,楚南没有再见到雪族的米娅将军,也没有再见到她的女儿安妮。

    经过那一次赌斗之后,雪族族军与帝**的关系没有更融洽,但却没有像平常一样时不时的起冲突,雪族族军可以说是忍气吞声了。

    楚南坐在萧剑的办公桌上,恐怕这里也只有他敢在萧剑面前这么随意。

    “最近我们与敌军的冲突越来越激烈了,次数也越来越多,我还遇到了几波不属于军中的高手,我猜测星月帝国与亚美亚拉联合王国中的天才也加入了战场,和我们辉煌帝国的天才们争锋呢。”楚南对萧剑道。

    “是啊,我们帝**有几位将军被对方的高手潜入刺杀,这局势是越发的混乱了,我看全面战争也不远了。”萧剑皱着眉头道。

    “全面战争还需要一个引子,现在双方都有所顾忌。”楚南道。

    “都早撕破脸皮了,只是都没有把握吧。”萧剑道。

    楚南挑了挑眉,道:“萧将军,你说敌方会不会有会阴谋?”

    “阴谋?在这种大战中,阴谋是起不了决定性作用的。”萧剑道。

    “那对方在占据了黄金峡谷与千刃峰两个战略要塞外,他们的蚕食动作在这几个军事据点后几乎停滞了,然后就是不断的小范围作战,最近对方千人次的军事打击都越来越少,靠的几乎就是非军中的年青天才在搅风搅雨了,萧将军,你觉得正常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道。

    “这个……确实不太正常,但正因为不正常,我们才需要死守驻地,我认为这是大战前的征兆,所以我才说全面战争不会远了。”萧剑道。

    楚南耸耸肩,这样说也没错,但是他的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太妥当。

    ……

    雪族军营,米娅正敲着女儿房间的门。

    “安妮,快点开门,不久后圣地就要来人了。”米娅一边敲一边说道。

    “娘,我不想去。”安妮带着些情绪的声音响起。

    “你是一个雪族,是我的女儿,你必须得去。”米娅的声音高了两分,这妮子,每次都有本事将她气个半死。

    安妮把门打开,米娅走了进去,母女俩坐了下来。

    “娘,我去圣地洗礼后,是不是也要成为圣女?不是娘这种名义上的圣女,是真正的那种圣女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安妮问道,神情落寞。

    “是。”米娅的心揪了一下,这是她与圣地的约定,要不然,她与安妮早就被处死了。

    “听说圣女要将灵魂抽出,筑成圣魂,从此以后,我就会忘记现在的一切。”安妮颤声道。

    米娅心一痛,伸手揽住安妮,紧紧的抱着她。

    这是母女俩从末有过的亲密,或许是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米娅一直都不敢与女儿太亲密,只怕洗礼之后的失去。

    “对不起,安妮。”米娅用脸庞磨挲着安妮的秀发,美眸内泪光闪烁。

    “娘,我会去圣地接受洗礼的,在这之前,我可以去见一个人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安妮轻声道。

    “你要见谁?”米娅问。

    “见帝**的一个小军官。”安妮道,她说的是楚南,因为这一个月来她都被米娅软禁于此,对于米娅与楚南当街拥吻一事根本不知情。

    “楚天歌?”米娅问。

    “嗯。”安妮点头。

    “为?”米娅问。

    “当然是问他讨酒喝了,洗礼之后我会忘了一切的,怎么着那绝世美酒也要喝上一口才甘心。”安妮嘻嘻笑道。

    “我去帮你要。”米娅道。

    “不要,我怕娘要到了,自己去喝光了。”安妮急忙摇头道。

    米娅有些冉然,母女俩对酒是一个德性,见不得美酒,但被女儿这么说,她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你仅仅是去要酒的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米娅问。

    “娘,我马上就要走了,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当贼一样?”安妮有些泄气的道。

    米娅沉默了一会儿,轻叹了一声,道:“去吧。”

    “娘,你真好。”安妮顿时兴奋的跳起来,就往外冲去。

    “等等。”米娅叫道。

    安妮回过头,有些紧张的望着她,生怕她反悔了一样。

    “别忘了多要点美酒,给我带回来一些。”米娅道。

    “知道了。”安妮如风一般冲了出去。

    米娅的神情瞬间变得黯淡,她坐了下来,一动不动,如同雕塑。

    ……

    “大人,有人找。”叶老三跑到楚南的面前道。

    “哦,谁啊?”楚南问。

    叶老三神情诡异,笑道:“大人,是一个雪族小姑娘,漂亮得不像话。”

    雪族小姑娘?不会是米娅的女儿安妮吧。

    “叶老三,你这是表情?滚到一边面璧思过去,龌龊!”楚南对着叶老三的屁股上蹦了一脚,然后朝营地大门走去。

    远远地,看着在冰雪中站立的小小身影,楚南就知道是安妮无疑。

    话说,他与她娘的绯闻也传遍天下了,而且也狠狠的抽过她的小屁股,算不算她的便宜父亲了。

    “哟,安妮小妹妹,好久不见,又长漂亮了许多啊。”楚南走上前,呵呵笑道。

    安妮一扬脑袋,毫不心虚的接受了楚南的赞美。

    “楚天歌,你就这么招待客人的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安妮道。

    “你们雪族应该更喜欢冰天雪地吧。”楚南嘿嘿的笑。

    “你直接说你不想让我进去好了。”安妮道,声音低落,那双美丽的眼睛竟然涌起些水雾。

    “行行行,我服了你,请进吧。”楚南有些无奈,别的雪族女子或许不太可能作这样的戏,但这个丫头可不一定。

    安妮那精致的脸蛋立刻阴转晴,笑容灿烂的挽住楚南的胳膊。

    “小丫头,你说你到底有阴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楚南低声问,这妮子此前可是说要让他生不如死的,不防着点不行啊。

    “你怕了?你上次那么用力打我的屁股,现在还疼呢?”安妮轻声说了前半句,后半句突然提高了嗓门。

    正在旁边训练的一众巡卫顿时神情怪异的望着楚南,原来大人还有这癖好,再说,这小姑娘是不是太小了一些。

    “我是替你娘管教你。”楚南瞪了安妮一眼。

    “我娘是雪族圣女,用得着你来管我。”安妮哼道。

    雪族圣女!她的娘是雪族圣女?

    一时间,巡卫们看禽兽一样看着楚南,这是母女通吃的节奏,太禽兽了。

    楚南直接提着安妮闪身来到他的营房,一下把她扔在床上。

    “你……你想干?”安妮抱着双臂惊声道。

    “别闹,就你这小屁孩,前面和后面一样平,我能对你干?就算我是禽兽,那也是有品位的禽兽好不好?”楚南恶声恶气道。

    安妮怒了,如一条小豹子一样扑到楚南的身上又抓又挠。

    “小丫头,你欠揍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喝道。

    但是,安妮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连牙齿都用上了。

    楚南怒从心头起,直接把安妮翻过身按在床上,扬起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打在她的小屁股上。

    “啪”的一声,又重又响。

    安妮轻哼了一声,却是安静了下来。

    楚南再打了二巴掌,安妮只是轻哼着,却是乖的如同一只猫一般,小屁股还主动的厥着,生怕他打不到一样。

    楚南下不去手了,将小丫头翻过身,却见得她目光迷蒙,小脸红红。

    “这小丫头看来还真是欠揍,打一顿就听话了。”楚南心里想道。

    “为不打了?你不是很牛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安妮抚着自己的小屁股道。

    “你喜欢被我打屁股?”楚南笑咪咪的望着安妮,这小丫头心理有些不太正常啊。

    安妮低着头不语,不经意地,楚南看到两滴眼泪滴落了下来。

    “那个……我只是开个玩笑。”楚南苦笑道。

    安妮突然抬起头,满脸的泪水。

    楚南愣了愣,他能看出来,这小丫头是真的伤心了。

    “我不知道我的爹是谁,我娘也对我很冷淡,我不知道我做错了,所有的族人都不愿和我说话,看到我就绕道,没有人关心我,也没有人愿意理我,我仿佛就是多余的,”安妮一边抽泣一边说道。

    楚南有些明白了,这丫头就是个缺爱的孩子。

    “你已经很好了,起码有娘,有族人,他们对你再冷漠,也不会折磨你,你无风无雨的成长,再蛮横无理也没有人敢对你做,还不够好吗?起码比起我来,你已经幸福的像生活在天堂了,我自小被丢弃在一个黑暗残酷的地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不也挣扎着活了下来,你知足吧。”楚南淡淡道。

    安妮的抽泣声戛然而止,看着楚南那淡然的目光,仿佛从中看到了那在黑暗中挣扎的小小身影。

    “不要怨恨生话加诸在你身上的磨难,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些磨难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楚南道。

    安妮怔怔望着楚南,突然道:“如果我不记得这些磨难了呢?它岂不是都不是?”

    “你会记住的,灵魂记不住,身体也会记住的。”楚南道。

    “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安妮喃喃自言。

    过了好一会儿,安妮突然笑了起来,道:“楚天歌,上次的酒……你能给我一些吗?看在我即将离开琳莎堡的份上。”

    要离开了?谢天谢地!

    既然这样,那算了,咱也不能小气啊。

    楚南拿了两小坛酒出来,这种美酒喝一坛少一坛,要省着喝啊。

    安妮打开闻了闻,两只眼睛都在放光,那陶醉的表情比那些老酒虫还要形象几分。

    这么小年纪的酒鬼,倒是第一次见,这丫头倒也不那么讨厌。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清亮的兽吼之声。

    安妮浑身一颤,从陶醉的表情中清醒了过来。

    “我要走了,谢谢你,楚天歌。”安妮咬了咬牙,对楚南道,说完,便拉开门冲了出去。

    楚南目光闪了闪,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这小丫头的眼中流露出的是不舍与伤感,无法明白这么一个小丫头怎么会有这种感觉,看来真的是错觉了。

    不过,刚才那声音,那威势,估计是六级玄兽才具有的。

    楚南闪身出去,就见得所有巡卫都抬头望天。

    天空中,一头雪白的翼龙在五只雪雕的围绕下降落在雪族军营,五只雪雕之中,都坐着冰衣笼罩的雪族圣地的冰卫。

    “原来那妮子真要离开了,是去雪族圣地吧。”楚南嘀咕道。

    “那真是寒冰翼龙?雪族还真是**啊。”林老六羡慕道。

    “**,不过是六级的旁支杂血翼龙。”叶老三道。

    “你小子口气倒是大,普通的六级玄兽一口唾沫就能把你击打得粉身碎骨了,六级翼龙带有稀薄的龙之血脉,比一般的六级玄兽都强。”楚南在叶老三头上敲了一下,没好气道。

    “哎哟,大人,我这不是想着不能长他人志气嘛。”叶老三痛叫一声讪讪道。

    “雪族算是我们的盟友,要想把联军赶出寒冥大陆,没有他们的支持可不行。”楚南道。

    没过多久,那寒冰翼龙与五只雪雕再度冲天而起,楚南能清楚的看到,寒冰翼龙的身上坐着一个人,看着应该就是安妮。

    雪族军营里,米娅手里拿着两坛酒,仰头望天,泪珠迎风吹落成冰珠。

    她知道,从今以后,安妮就不再是她的女儿,而是整个雪族真正的圣女。

    ……

    安妮坐寒冰翼龙身上,猛烈的寒风吹过来时会被翼龙身上的能量削减,变成了和煦的微风,只能轻轻吹她一头带着天然卷曲的秀发。

    寒冰翼龙的周围,五只雪雕正呈一个人字型护送着,整齐划一的朝着雪族圣地飞去。

    对于末来,安妮感觉到很惶恐,特别是明知道她如今经历的一切都将被抹去时,更是有无可名状的不安。

    抹去了她如今的一切记忆,那么,她还是她吗?那个她一定不再是她了吧。

    想到这些,安妮抱着双臂,娇躯开始轻颤起来。

    这时,最前方雪雕上的冰卫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冰龙卷风,它将天空上的冻云卷得粉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寒冰漩涡,任何被吸入里的东西都会被撕扯得粉碎。

    这冰卫立刻做出了决定,冲到冻云层的上方经过。

    寒冰翼龙与五只雪雕开始拔高,冲上了冻云上方。

    在这个高度,寒冰翼龙倒是无所谓,但是五只雪雕却是飞得十分勉强了,不过距离并不长,应该没有问题。

    突然之间,刺目的能量光芒闪过。

    “不好,有埋伏,撤……啊……”打头雪雕上的冰卫惊声大叫,但话还末说完,便惨叫一声,他连带着那雪雕都被斩成了二截鲜血化为红色的冰雨洒落。

    无数攻击从四面八方而来,每一道攻击,都极其强悍,至少有着王级强者中期的水准。

    “保护圣女。”其余四名冰卫齐齐大吼,跃上了寒冰翼龙的身上,而他们的坐骑在同时被击杀。

    雪雕在这高度本就勉强,连平时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面对强悍的攻击,它们只能引颈待戮。

    寒冰翼龙连连狂吼,两个天赋技能接连运出,一个震散了攻击,另一个撕破了封锁能量的一道口子。

    只是,在寒冰翼龙从这缺口窜出之时。

    突然间,一根闪烁着紫金光芒的绳索卷了过来,将它的脑袋与双翼捆了起来。

    寒冰翼龙一声悲鸣,连连挣扎,但那绳索却是越缚越紧。

    “哈哈哈,缚龙索果然名不虚传,不过,我要这寒冰翼龙的兽核有大用,就承风兄一次情了。”一个狂笑声响起,紧接着,一根手臂般粗的银白色长矛从这寒冰翼龙的逆鳞处刺入,从它的后颈处穿出。

    一头带着龙之血脉的六级寒冰翼龙,竟然连像样的反应都没有做出来,就这么挂了。

    随即,这寒冰翼龙的脑袋被捅碎,一颗冰晶般的兽核被一只大手摄了过去。

    四名冰卫齐声大吼,护住安妮从寒冰翼龙上窜起,踩在一片冻云上,背对背将安妮圈在中央,神情高度紧张的望着四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