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88章 雪族萝莉,乱斗

    “看来萧将军是门清了,倒是我多言了。”楚南笑道。

    “本将军的确知道,但却没有楚队长这种瞬间做出判断的能力,本将军是自愧不如。”萧剑说道,他也是琢磨了一番之后才得出的结论,心里对楚南是真服气。

    楚南微笑着,都说这位萧将军脾气火爆,但就他此时的表现来说,这其实是一个粗中带细,心思剔透的角色,他的脾气是分对象的,话说能做到这一营数万人的长官,又是战斗在一线的战斗部队主官,又岂是简单的人物。

    “楚队长,琳莎堡空着的营地倒是有一处,只不过……如果楚队长不介意的话,可以安排在我营中将士军营中同住。”萧剑对于营地的安排似是有些为难。

    “空着的营地可有问题?”楚南问。

    “空着的营地靠近雪族族军,雪族的人一向桀骜,对我帝**队多有轻视,为了不引起矛盾,那一处军营才一直空着。”萧剑道,神情有些尴尬,毕竟,这样说起来像是他们怕了雪族族军一样。

    “那倒也是,如今大敌当前,万事自是以和为贵了,我看萧将军不必为难,我们就入住那一处空着的军营好了。”楚南道,他觉得与萧将军手下的将士同住,估计手下这群二世祖更会惹事。

    军中,特别是经常浴血厮杀的军队基本都是刺头,身上戾气重,如果是降不住他们的主官,估计主官都要憋屈受气,弄个不好炸营都可能。

    楚南手下那一百巡卫身份都不低,又心高气傲,论实力境界肯定完胜这里的军士,但论起杀人拼命,他们还缺敌人的鲜血来筑就军魂。

    真要产生冲突,自己这队长当然可以出手,但都是帝**队,难免会让军心受到一些影响,但如果与雪族军队有摩擦,倒也没有那么多顾忌,萧将军作为主官要考虑方方面面,但自己只是一个小队的队长,又不隶属萧将军的营地,雪族军队也找不到萧将军头上,退一万步讲,他们栽在自己这一百人手里,也要有脸到处嚷嚷啊。

    就这样,楚南带着一百二世祖入驻了那一处空营,空营的另一头就是雪族族军营地,中间只隔着一道破破烂烂的栅栏。

    不过营房却都还不错,各种设施都齐全。

    “哈哈,我们一百人住这么大一个营地,宽敞。”叶老三大笑道。

    “先去打扫干净,然后进行休整。”楚南道。

    一百巡卫队员迅速进入了营房,开始打扫。

    楚南站在外头,看以栅栏那边,有几名身材极其高大,只穿着毛皮短打,****着粗壮胳膊的男子出现在栅栏那一边,朝着这边望了过来。

    “这雪族长得还真高大。”楚南瞥了一眼,心中道,这块头,跟北极熊一般,一巴掌能将普通的军士给扇得五痨七伤了,而且明显在这等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极度寒冷的环境中,他们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

    那几名雪族往这里看了几眼,就转身走了。

    栅栏的另一头隔得不远,就可以看到一排排造型精美特异的房屋,那里应该就是雪族族军军营了。

    楚南将这一百巡卫安顿好了,韩雪儿便找过来了。

    “好大的营地,就你们一百人住,也太浪费了吧。”韩雪儿一看这么大的营地,便惊讶道。

    “呵呵,要不你也住过来?”楚南笑道。

    韩雪儿俏脸微红,道:“才不,你们一群大老爷们,我一个女人住下算。”

    楚南笑了起来,道:“万绿之中一点红,你比那太阳都光彩夺目了。”

    “我才不要当万绿中的一点红,一点绿就够了。”韩雪儿低着头轻声道。

    楚南心中一跳,呵呵笑着,却也不知道他在笑个。

    韩雪儿有些失落,深吸一口气呼出,道:“我要出去转一转,你去不去?”

    “去啊,我也想看一看这琳莎堡的风情,再说,这护花使者的任务我责无旁贷。”楚南道。

    “算你识相。”韩雪儿又莫名的开心起来,她本来就是一个简单的人。

    楚南叫过叶老三嘱咐了几句,就与韩雪儿出了重重防卫的营地。

    这是一座冰城,冰建筑的城市,冰砌的街道,加上那巴掌大小的雪花飘落,如同置身童话世界。

    琳莎堡本是雪族为主的城市,街道上行走的有一大半是雪族。

    这时,楚南才发现,雪族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军营里的雪族军人那般高大,雪族本身就有几个分支,长相身高各异。

    有一些雪族身上甚至还长着长长的白毛,活脱脱一副末进化完全的样子,如果在七星大陆,多半会以为他们是兽族了。

    雪族女子倒大部份都长得很美丽,腿长腰细,肌肤如白一般白,但那凌然的气势与看男人时居高临下的目光却也不是所有人类男子都能接受的,楚南亲眼看到一个雪族女子对一个男人一边骂一边踢,这个比她高出两个头的男人却是瑟缩着不敢出声任由打骂,而周围却没有人觉得不正常。

    琳莎堡有不少人类开的店铺,但雪族的店铺却极少,一般除了一些罕见的冰块雕成的艺术品之外就是那光滑柔软的高档皮毛了。

    韩雪儿对冰雕很是感兴趣,在一家堆满冰雕的店里看得兴致勃勃。

    这家冰雕店很大,老板是个雪族老者,正赤着上身用一块冰料在雕琢着,对于楚南和韩雪儿的到来,只是扫了一眼便没有再理会。

    楚南也乐得如此,他仔细的扫过一排排的冰雕,这雕工已算是大师水准了,每一个都具有神韵。

    让楚南有些讶异的是,这里有些冰雕还带着能量波动,显然不是普通的冰。

    就在这时,楚南的目光停在一座一尺高的冰雕之上,这冰雕是沁色冰雕,不知道用工艺让冰具有了颜色,看起来更加栩栩如生。

    吸引楚南的不是这个原因,而是这冰雕雕塑的人相与他在帝都从那对民间夫妻手上购得的雕像一模一样。

    那雕像有一层淡淡的宝光,他曾花了不少时间去研究,但都没有发现。

    此时,见得这个一模一样的冰雕,他的心思也就活络了起来。

    这时,楚南见得韩雪儿看着一个可爱的兽型冰雕眼睛都不眨一下,喜爱之色溢于言表。

    “掌柜,这个冰雕怎么卖?”楚南开口叫道。

    “十个冰晶币。”老者头也不回,用带着些腔调的通用语道。

    冰晶币?楚南有些傻眼了,道:“金币可以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不可以,只收冰晶币。”老者淡淡道。

    “那玄力晶石呢?”楚南再问。

    “玄力晶石对你们有用,对我们雪族一文不值。”老者依然用淡淡的语气回答。

    楚南挑了挑眉,看来辉煌帝国对寒冥大陆的掌控并不算强,连货币都没能统一。

    “算了,我们走吧。”韩雪儿不舍的看了那冰雕一眼,道。

    正当两人要走之时,那老者突然又开口了:“没有冰晶币,美酒也成。”

    “我的酒怕将你屋里的冰雕都卖了你也买不起。”楚南淡淡道。

    那雪族老者突然抬起头,丢下手中的工具,两条花白的眉毛都垂下几寸了,但眼睛却在放光。

    “那也得品品才知道,若真的是绝世美酒,我自有办法付你酒钱。”雪族老者道。

    楚南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瓶,朝雪族老者丢去。

    雪族老者稳稳接住这酒瓶,看着这一看就非凡的酒瓶,咽了两口口水,这装酒的瓶子已算是一件宝贝了,那酒岂不是绝品。

    一拔开酒塞,整个屋里顿时充斥着一股难以言谕的醇香酒味儿。

    雪族老者用力深吸了两口,然后迫不及待往嘴里灌了一口,顿时,他脸颊的肌肉一阵抖动,随即整个人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

    半晌,雪族老者才回过神,突然想到了,急忙将酒瓶盖住,一挥手,一道实质般的冰寒之气掠出,化为狂风将店铺大门关拢。

    但就在这时,一只纤细的小手插入了门缝,顿时一股浩瀚的力量将大门震开。

    “好香的酒。”进来的却是一个看起来约莫只有**岁的小女孩,白腻到极致的肌肤,水灵灵的大眼睛,瞳孔泛着淡淡的水晶般的通透颜色,这是雪族的特征之一。

    雪族老者手上的酒瓶已是变魔术一般变没了。

    “呼格爷爷,我要那酒,给我。”这小女孩声音带着稚嫩的童音,语气也与小女孩一般无二。

    但是,楚南可没有忘记她刚刚那发力冲开门时的力量,那绝不弱于一个九级玄将了,但这小女孩才多大?

    “酒?酒?”这雪族老者开始装傻。

    “你不给我酒,我就把你的眉毛都拔了。”小女孩威胁道。

    放声刚落,突然间小女孩化为一道光影扑向了雪族老者,然后是一阵凄惨的叫声。

    很快,小女孩退开,而这雪族老者的一对雪眉已经不见了。

    楚南看得是目瞪口呆,这也太……太不尊敬老人家了吧,好歹给人留点时间拿出酒来啊。

    雪族老者苦着脸,刚刚还在楚南面前表现得有些牛掰的他此时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他抖着手把酒拿出来。

    “等等,掌柜的,你还没付酒钱呢?”楚南道。

    小女孩却是电一般伸手就要拿酒,但当她的手抓住时,却是抓了一个空,那酒瓶已经到了楚南的手里。

    “付钱,才有,小妹妹,虽然你很可爱,但也不能白吃白喝啊。”楚南笑咪咪的对小女孩道。

    钱?小女孩想了想,一挥手,就是一颗晶石射出,晶石上包裹着一层寒雾,里面有恐怖的寒属性能量。

    楚南接过,突然身体上瞬间覆盖一层冰晶。

    小女孩咯咯一笑,闪身来到楚南的面前,去抓他手中唯一没有冻住的酒瓶。

    但就在这时,楚南身上的冰晶碎裂,如同无数暗器一般轰向了这小女孩。

    楚南甩了甩一头短发,打了一个哆嗦,这晶石好冰寒的能量。

    此时楚南心中的邪火也蹭蹭上窜,如果不是他体内有小银,他可没这么容易脱身,说不定不死也得冻残废。

    “小丫头片子,小小年纪这么狠,我来替你家大人教训教训你。”楚南身体幻出九道身影,包围住了这小女孩,手中灵焰化为万道丝焰缠了过去。

    果真,灵火对这种寒属性体质的雪族有先天克制作用。

    将小女孩束缚起来后,楚南提小鸡一般将她提了起来,另一手朝着她的屁股就狠狠扇了过去,小女孩尖叫着哭了起来。

    那老者看到这一幕,全身打摆子一样颤了起来,突然间他厉吼一声,要与楚南拼命。

    楚南一眼看过去,混沌丹田的束缚玄阵蓦然激发,将这老者困在其中。

    连续不停的扇了十几巴掌,小女孩的尖叫哭泣声变成了哽咽,这时韩雪儿看不下去了,过来帮她求情。

    “这次看在这位姐姐的份上,就算了,再有下一次,打烂你的屁股。”楚南恶狠狠道,说着将小女孩放了下来。

    小女孩抽泣着,看了楚南一眼,然后就跑了出去。

    楚南这时才发现,那块晶石还在他手中啊。

    “楚大哥,是不是太莽撞了,我看这小姑娘在雪族的身份不低。”韩雪儿轻声道。

    “我知道,看这老头子被拔了眉毛一声不敢吭,看我打她屁股要过来拼命就知道了。”楚南道。

    “那怎么办?”韩雪儿担忧道。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小丫头无礼在先,谁找过来也是一样。”楚南淡淡道。

    这时,楚南一挥手收起那束缚玄阵,直接将那晶石丢到那雪族老者面前,吓得这雪族老者急忙五体投体的趴在了地上。

    “走。”楚南对韩雪儿道,目光扫过那一个雕像,就和韩雪儿走了出去。

    在楚南与韩雪儿刚刚走,小女孩又闪身回来了,一招手,那晶石落入她的手里。

    “呼格爷爷,今天的事不许说出去,特别是不许说给我娘听。”小女孩娇声娇气的命令道。

    “好。”雪族老者苦笑着点头。

    ……

    楚南与韩雪儿回到军营,韩雪儿就回了她自己的营地。

    当楚南朝那一百二世祖入住的营房走去时,发现一队队军士神色匆匆的往哪边赶,他心中一个咯噔,坏了,那群家伙肯定给他惹事了。

    楚南身形一晃,人已出现在营地里。

    就见得营地那本就破烂的栅栏全都倒塌了,手下那一百巡卫与一群雪族族军打成了一团。

    一百对一百?

    楚南站在不远处,没有出手,这边围了不少帝**士,那边也围了不少的雪族族军。

    一百对一百,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不少人,现在只有十几个人在厮杀。

    终于,最后只剩下了五个人,巡卫队只有叶老三和林老六这对难兄难弟坚持到了最后,都是鼻青脸肿,而对方还剩下三个人,二男一女,也都有些伤痕,但看起来比叶老三两人好多了。

    二对三,情况不太妙。

    这时,对面的雪族族军中突然一阵骚动,一个穿着雪白皮甲,身材火辣的雪族女子在一群雪族女军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那剩下的三个雪族族军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

    叶老三和林老六也回头看了过来,他们很快看到了笔直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楚南。

    楚南没有说话,只是用目光淡淡的看着他们,带着一股傲然。

    叶老三和林老六明白了,那一丝颓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坚毅。

    雪族族军中被簇拥的雪族女子看了一眼楚南,露出一丝异色,这一刻,她发现这两个辉煌帝**人散发出来的气质与这军官出其的一致,这是一种傲然的骨气,发自于内心的骄傲,看来就是他手下的兵了。

    “杀!”叶老三和林老六同时一声大吼,先发制人的扑了过去。

    那三个雪族族军却是以那女子为首,配合默契的发动反制。

    三两下,叶老三和林老六完全陷入了下风,被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要败了。”

    “能打成这样,我也服了,这一个小队不简单。”

    “听说是皇宫内卫,实力很强,如果在战场上厮杀几次,这结果可能就不同了。”

    旁边的帝**士纷纷表示遗憾,他们之中也很少有人在同样人数的情况下与雪族族军战成这样。

    就在这时,那个雪族女军人一拳轰击在林老六的肚子上。

    “噗”

    林老六一口鲜血喷向了女军人的眼睛,在女军人反射性闭眼的刹那,他扑了上去一个掌刀斩在雪族女军人的脖子上,然后去势不停,直接抱住另一个雪族军人。

    以他瘦弱的身躯,应该很快会被甩飞,但奇怪的是,他和这雪族军人同时倒下,没有再起来了。

    另一边,叶老三被另一个雪族军士那岩石一般的手臂箍住了腰身,内脏仿佛要被挤爆了一般,他根本就无法呼吸了。

    青筋暴露的叶老三喉咙里突然一声低吼,脑袋用力的撞向了这雪族军士的下巴。

    “砰,砰,砰”

    一次又一次,那如同撞击在岩石上的响声直让人本能的要抱住脑袋,这听着也疼啊,此时的叶老三满头鲜血。

    “砰”

    叶老三再一次的撞击,让这雪族军士眼睛一翻白,松开了快要窒息的叶老三晕了过去。

    “大人说得没错,下巴的巨力冲击突然造成晕迷,蠢蛋,还真以为自己是铁做的啊。”叶老三呸出一口血沫,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顶着一头鲜血转身向观战的一众帝**士举起了手,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震憾感。与这军官出其的一致,这是一种傲然的骨气,发自于内心的骄傲,看来就是他手下的兵了。

    “杀!”叶老三和林老六同时一声大吼,先发制人的扑了过去。

    那三个雪族族军却是以那女子为首,配合默契的发动反制。

    三两下,叶老三和林老六完全陷入了下风,被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要败了。”

    “能打成这样,我也服了,这一个小队不简单。”

    “听说是皇宫内卫,实力很强,如果在战场上厮杀几次,这结果可能就不同了。”

    旁边的帝**士纷纷表示遗憾,他们之中也很少有人在同样人数的情况下与雪族族军战成这样。

    就在这时,那个雪族女军人一拳轰击在林老六的肚子上。

    “噗”

    林老六一口鲜血喷向了女军人的眼睛,在女军人反射性闭眼的刹那,他扑了上去一个掌刀斩在雪族女军人的脖子上,然后去势不停,直接抱住另一个雪族军人。

    以他瘦弱的身躯,应该很快会被甩飞,但奇怪的是,他和这雪族军人同时倒下,没有再起来了。

    另一边,叶老三被另一个雪族军士那岩石一般的手臂箍住了腰身,内脏仿佛要被挤爆了一般,他根本就无法呼吸了。

    青筋暴露的叶老三喉咙里突然一声低吼,脑袋用力的撞向了这雪族军士的下巴。

    “砰,砰,砰”

    一次又一次,那如同撞击在岩石上的响声直让人本能的要抱住脑袋,这听着也疼啊,此时的叶老三满头鲜血。

    “砰”

    叶老三再一次的撞击,让这雪族军士眼睛一翻白,松开了快要窒息的叶老三晕了过去。

    “大人说得没错,下巴的巨力冲击突然造成晕迷,蠢蛋,还真以为自己是铁做的啊。”叶老三呸出一口血沫,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顶着一头鲜血转身向观战的一众帝**士举起了手,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震憾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