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83章 摧花,到手

    两人拥吻得忘我,似是干柴烈水,一触即燃。

    陡然,一道银光,电一般袭向了楚南的后脑勺。

    楚南抱着许宛儿就地一滚,身体如同弹簧一般掠起,柴刀于手,就是一道刀芒斩去,正好斩向一道诡异出现的身影。

    只闻一声娇喝,来者身影幻出一片虚影,一只小手如同穿过空间陡然出现在楚南的面前,那尖利的指甲直插他的心脏。

    她的手穿过了楚南的身体,但穿过的却是他的虚影。

    楚南带着许宛儿闪到了另一边,他盯着不远处的身影,目光闪烁。

    这女子转过身,瞳孔里闪烁着诡异的银芒,赫然就是星月帝国的皓月公主。

    “是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帝都附近动手。”楚南沉声道。

    “把七级续命玄药剂还有你体内的四级金心焰交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皓月公主冷冷道,一张俏脸上带着说不出来的怪异神情。

    楚南心中一跳,没有想到他那玄药师的身份被发现了。

    被楚南护在身后的许宛儿本以为是冲着她来的,现在听起来不像是这么一回事,不过没有想到楚南竟然还是一位玄药师,他到底有多少秘密?

    “呵呵,皓月公主,你在说我听不懂。”楚南冷笑,是打定主意死不承认了。

    “哼,你尽管嘴硬,我杀了你之后自然有办法找到我想要的。”皓月公主冷哼,抬起手,一片片银芒亮起,就如同天空中灿烂的星河。

    楚南脸色沉凝,眼前这皓月公主已经不是之前的皓月公主了,她不知用了办法,实力变得十分恐怖,而且,她布下的这个空间封锁,十分强悍,这女人没有把握杀他的话,不会就这么前来,因为她只有一次机会,杀不死他,估计她再也回不去了。

    而楚南现在处于绝对的劣势,如果是他一个人还好说,现在身后还多出一个许宛儿,若还要分心保护她的话,他就更加艰难了。

    不过,楚南对自己的性命倒也没有太过担心。

    就在这时,皓月公主发动了攻击,她全身被一点一点灿烂的光芒笼罩,挥手间,那一片片光芒就冲向了楚南。

    “我靠……”楚南咒骂一句,心尖都颤了颤。

    这些光芒看着美丽,但冲来时就如同一颗颗轻量化的流星砸了过来,其能量的波动让楚南感觉到其中的恐怖。

    楚南身形一闪,幻出一溜串的身影,每一个身影瞬间吸引了一部份的银芒进行追击。

    “星河破碎。”皓月公主瞳孔中银芒大盛,连一头秀发还在刹那间化为了银丝。

    无数光点炸裂,整片被封锁的空间成了末日景像,山头生生被炸平了。

    楚南几个闪躲,突然全身一震,拉着许宛儿的手被迫收回进行自卫。

    高速移动的他这么一个动作,便将许宛儿落下了数十米。

    皓月公主冷冷一笑,突然凌空一爪,一道巨大的爪印就笼罩了许宛儿。

    以许宛儿这末微实力,根本就不可能闪躲得开来,她的瞳孔绝望的发散开来,感觉死神的镰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住手。”楚南一声大喝,身形蓦然出现在许宛儿的面前。

    “不。”许宛儿突然大声尖叫起来。

    然后,楚南后背硬受了皓月公主一爪。

    许宛儿只感觉她的灵魂都在颤抖,她眼前楚南的表情就如同慢动作一样放过。

    他首先是脸色一白,随即变得青紫,然后嘴里鼻间猛地喷出一股股血流,这温温的血就这么喷在了她的脸上。

    然后,许宛儿陷入了黑暗之中,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秒前,她心里的最后一层坚硬的壳终于碎了。

    楚南的身影罩着许宛儿,手中的柴刀光芒一闪,许宛儿的身影竟然直接消失了。

    向前冲的楚南腰身一挺,一个翻身,手中柴刀光芒大盛。

    “破杀刀法。”

    层层叠叠的浮雕刀印将这空间搅得粉碎,但封锁罩却只是起了一丝涟漪。

    皓月公主不闪不躲,雪白晶莹的拳头轰了出来。

    那浮雕刀印瞬间被轰碎,一道拳芒直接击在了楚南的身上。

    楚南一脸惊骇,这一击已经是帝境水准了。

    “轰”

    楚南的身上亮起了一道黑芒,就皓月公主的拳芒挡了下来。

    “天魔之光。”皓月公主表情一变,惊声道,她必须速战速决,等天魔女到来,她将功亏于溃,就连许宛儿诡异消失不见她都不愿去多想了。

    如果皓月公主发挥出来的实力在九级玄王巅峰,楚南都有闪避之力。

    但是,她的攻击却已经达到了帝境水准。

    在这空间里挪腾闪避帝境强者攻击,这是天方夜谭的事。

    但是楚南却硬生生闪过了两下致命的攻击,但被余力扫中的他浑身开裂,成了一个血人,虽然命保住了,但他却显然到了强弩之末。

    “去死吧。”皓月公主冰冷娇喝,一道星芒直射楚南心脏。

    楚南惨叫一声,心口处血肉模糊,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身上没有了半点生命气息。

    皓月公主闪身来到了楚南的身边,她必须尽快的抽取出四级金心焰。

    皓月公主手上泛着一层银芒,按向了楚南的小腹,就要去摄取他的命丹。

    很快,楚南的小腹上便有一颗命丹被摄出,命丹九窍内都有金焰喷吐。

    皓月公主的目光扫过,突然震惊道:“九窍命丹!”

    而就在这时,没有了生命气息的楚南却蓦然睁眼,突然一股诡异的力量出现,皓月公主瞬间被定格。

    就在这一瞬间,命丹内一道银焰直接冲入了皓月公主的眉心之中。

    皓月公主立刻回过神,她厉吼一声,手上汇聚了千万点光芒就要朝楚南按下。

    “轰”

    就在此刻,自皓月公主的七窍之中,同时有银色的火舌喷出。

    “不……”

    皓月公主浑身的力量流逝,一个尖厉的声音自虚空中传来。

    楚南一跃而起,手中柴刀挥手出,一颗冒着银焰的大好头颅飞了起来,因为高温灼烧的关系,竟然没有喷出一丝血迹。

    那头颅落地的瞬间,就化为了一堆灰烬。

    小银攸地窜回了楚南的命丹之中,而命丹也重新沉入了他的混沌丹田之中。

    此时,自楚南的心口冒出一道光芒,一个壮汉的虚影出现,他的身上还残留着一片片鳞甲。

    “小子,帮了你一次,还欠你一次了。”壮汉开口道。

    “我知道,这一次多谢你了。”楚南有些虚弱道。

    这壮汉虚影一闪,消失了。

    这是在天火林里遇到的七级鳞火兽,他答应帮助楚南两次,这是楚南第一次呼唤他帮忙,如果不是他护住心脏,楚南那一下子就死定了。

    楚南坐了起来,看了一眼那皓月公主的无头尸体,将她身上有价值的东西都剥了下来。

    而后,楚南拿起柴刀,意念一动,将送入柴刀空间的许宛儿再送了出来。

    许宛儿仍然昏迷着,她的昏迷自然是楚南动的手,是他喷出的鲜血将她给弄晕的。

    楚南盘腿坐下,一口气服了一把玄丹,开始化开药力疗伤。

    说来,楚南的伤都不是致命伤,致命伤被七级鳞火兽挡下了,以他现在超越炼髓境的体质,几天就能完好如初了。

    没过多久,封锁的空间突然震动了两下,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黑发黑眸的天魔女出现在楚南的面前,她看了一眼皓月公主的无头尸体,一道黑芒打入她的尸体上,蓦然,从她的身上浮现了诡异的血光。

    “星月血祭!没想到星月帝国竟然还有人懂得这古老的血祭之法。”天魔女皱了皱眉头道。

    “我说呢,这女人变得这么恐怖,天魔大人,你是不是来得有些迟了。”楚南道。

    “是我的失误,不过,你不是没死吗?空气里有时间之力的波动,看来你掌握得不错,嗯?还有另一股波动……”天魔女道,她感觉到了另一股波动是七级鳞火兽的,不过她却并没有追问。

    ……

    许宛儿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就是自己闺房里的天花板。

    “我没死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许宛儿喃喃道,突然间她想到了,目光一凝,立刻坐了起来,小手往脸上抹去,但此时她的脸上干净得都没有。

    此时,许宛儿满脑子都是楚南挡在她的前面,血喷得她一头一脸的心碎画面。

    “楚天歌,楚天歌……”许宛儿叫着跳下床,就要往外冲去。

    这时,两个侍婢打开门冲了进来,拉住了许宛儿。

    “放开我,我要去找楚天歌。”许宛儿大叫着,一挥手,将两个侍婢推倒在地。

    “宛儿,你冷静一点。”就在这时,许世堂走了过来,大声道。

    “楚天歌呢?爹,楚天歌呢?”许宛儿泣声问,眼眶内水雾弥漫。

    “你别担心,他没事,正在府上休养呢。”许世堂一看女儿模样,心中不由有些酸溜溜的,之前他想要让女儿与楚南结亲,现在看到女儿的模样,却又有些妒忌了,他知道这一次楚南以命相救,让女儿彻底的动心了。

    “我要去看他。”许宛儿松了一口气,道。

    “不行,你现在这个样子还去看他,过两天吧。”许世堂反对道。

    “我一定要去。”许宛儿坚定道。

    许世堂没辙了,道:“宛儿啊,你要去也得梳洗一下吧,你找算这样去见他?”

    许宛儿一愣,然后转身进了屋,“砰”的一声将门关紧了。

    “唉,女大不中留啊。”许世堂叹着气。

    此时,楚南的府上。

    楚南正悠闲的跟俏俏一边逗笑着一边上下其手,直将俏俏逗得面红耳赤,又是喜又是羞。

    暗夜走了进来,对两人亲热的情景早已见怪不怪了。

    “现在外头个情况?”楚南问。

    “风平浪静。”暗夜回答。

    “寒冥大陆那边呢?”楚南问。

    “我们有人安插在寒冥大陆与辉煌大陆几大往返基地,好像那边也是小打小闹,没有大动静。”暗夜道。

    “这倒是奇怪了,按理来说,这局势也应该差不多要突变了。”楚南道,想了想,他问:“左心语那丫头表现怎么样?”

    暗夜难得的笑了笑,道:“不错,在情报分析这一方面她很有天赋,她学东西很快,也很努力的学,将来定能成为你的左臂右膀。”

    “是吗?那就好。”楚南点头,心中欣慰。

    这时,楚南心中一动,往墙壁上一看,上面有一块晶璧,显示着府外的景像,此时,外面一辆玄力车上出现了许宛儿的身影。

    楚南一挥手,墙壁翻转了过去,将那晶璧隐藏了起来。

    而后,楚南躺到了床上,红润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没有血色,而后,他拿出一个药瓶,拔开塞子,房间里就充斥着一股浓重的药味儿。

    “俏俏,去把她带进来,告诉她我虽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伤得不轻。”楚南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就像是正在昏睡。

    俏俏与暗夜对视一眼,偷偷的笑了笑,然后出去接人了。

    不多时,俏俏把许宛儿带了进来。

    许宛儿闻着浓重的药味儿,快步走到床边,当她看着脸色苍白,正昏睡的楚南,泪珠儿断线一般滴落下来。

    俏俏心中轻叹一声,又一个被少爷俘虏的女子,她走了出去,将门轻轻关上。

    感觉到脸上许宛儿的泪珠,楚南的心也不好受,没有征服一个女人的得意感,有的只是一丝丝愧意。

    许宛儿抓住楚南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喃喃道:“楚天歌,你千万不要有事,快点好起来吧,我……我还有话没对你说呢。”

    许宛儿低语轻喃,句句都带着浓烈的感情。

    她的心包着一层壳,但敲开这层壳,却发现里面全是火。

    这时,楚南的呼吸频率变了,眉头动了动,随即缓缓睁开了眼睛。

    “楚天歌。”许宛儿惊喜道。

    “许头儿,你怎么哭了?”楚南有些虚弱的问道。

    “不准叫我许头儿,叫我宛儿。”许宛儿道。

    “宛儿,我没事。”楚南撑着要坐起,许宛儿急忙将他扶起,拿枕头让他靠住。

    “你怎么没事?都伤成这样了,都怪我拖累了你。”许宛儿咬了咬下唇,眼角又流下泪来。

    “不怪你,你别哭啊。”楚南伸出手去擦许宛儿脸上的泪。

    良久,许宛儿平静了下来,只是还抓着楚南的手不放。

    “宛儿,我在睡梦中好像听到你说有话对我说啊,你要对我说呢?”楚南问。

    许宛儿脸一红,目光闪烁着,左顾而言他道:“没啊,你肯定听错了,对了,你饿不饿?”

    “是吗?看来我真的听错了,在做梦呢,梦里有个女孩对我说……”

    “不许说。”许宛儿心中一急,拿手捂住了楚南的嘴,但又怕伤到他似的,一下又放了开来。

    楚南笑着,也没再逗她。

    “楚天歌,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许宛儿似是为了补偿他,便说道。

    “秘密?”楚南问。

    “你记得你在我的设计室时,我进入了一个暗室,但出去时暗室门却没有关拢,还好你没有进去呢。”许宛儿道。

    楚南心中一动,看来真的如他所想了。

    “为?”楚南问。

    “因为地堂的人就在隔壁看你的表现呢,一旦你进去了,你可就惨了。”许宛儿现在完全信任了楚南。

    “这不是下套吗?宛儿,你竟然这么对我,我真是太伤心了,若是我好奇之下进去看了看怎么办?”楚南忿然道。

    “这可不是我的主意,你可别生我的气。”许宛儿说着,娇嫩的小嘴在楚南脸上轻吻了一下,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看在你这个香吻的份上,算了。”楚南道。

    接下来,楚南旁敲侧击着核心资料的事情,许宛儿现在是彻底坠入情网,也没有生疑,有些东西不知不觉就被套了出来。

    楚南现在知道,真正的核心资料并不在那个暗室里,而是由几个人共同保管。

    而另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那些核心资料,其实许宛儿都不需要去看,因为基本上都在她的脑海里。

    “楚天歌,我看你在飞船设计这一块也很有天赋,要不你跟着我学得了,我会好好教你的。”许宛儿笑道。

    “好啊,我的确挺有兴趣。”楚南回答,心中欣喜不已。

    就这样,许宛儿每天都会来楚南的府上,几乎像是在这里办公一样了,早早的来,晚晚的走。

    每一天,楚南除了与许宛儿聊聊天说说情话,顺便动手动脚,就是跟她请教飞船设计的问题了。

    慢慢的,许宛儿讲的东西已经涉及到了核心的机密,她心知肚明,但却根本不会往怀疑的方向想。

    都说陷入爱情中的女人智商再高也会趋于零,在平常很容易警觉的东西却完全变得没有敏感性可言,真是卖了还傻傻帮对方数钱。

    而在有一天后,许宛儿更是将她的心得和研究的方向的记录一古恼给了楚南,这些可都是机密中的机密,已经相当于那些核心资料了。

    楚南在得到这些东西之后,除了兴奋,就是愧疚了。

    有了这些东西,楚南完全可以造出玄力飞船来,不过,前提是有各个技术岗位的骨干精英。

    没有这些骨干精英,楚南想要凭这些资料培养出合格的工种来,需要的时间是他无法接受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