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79章 神秘的邋遢掌柜

    流云郡主不敢置信的指着楚南,半天说不出话来。

    上次左心兰扇了她一巴掌她咽了下来,因为她不能跟左心兰比,辉煌大帝虽然疼爱她,但她只是侄女,左心兰却是女儿,更重要的是在左心兰的实力与地位面前,她只有被碾压的份。

    但是这个楚天歌,凭!

    “上次这么指着我的人断了手,念在你是一个女人,这次就算了,你可以继续指着。”楚南冷哼一声。

    流云郡主想要逞强,但一接触到楚南的目光,心中便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将手缩了回来。

    “大胆,敢对郡主无礼。”流云郡主身后的一个侍卫大喝一声,不过表情却是有点僵硬,这楚大少连巩家的巩阳森巩阳炎两兄弟都打爆了,他连不怕吗?只是若不吼上一句,这流云郡主秋后算帐的话却足以让人生不如死。

    楚南懒得与这样的小人物计较,对白竹筠道:“自己小心,若有困难尽管传信给我。”

    “嗯。”白竹筠灿烂的笑着,轻应着,楚南的关心让她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愉悦的在跳舞。

    楚南搂着白竹筠的腰,在她唇角轻吻了一下,道:“去吧。”

    白竹筠目光晶莹,俏脸微红,一脸的迷醉。

    白竹筠走了,楚南直接转身要进屋。

    流云郡主见两人旁若无人的亲热心中早已气极,但不知为,她有些不敢发作。

    只是,见楚南要进屋,她一急,大声道:“你站住。”

    楚南转过身,道:“给你一分钟说出来意,否则我不介意把你扔到大街上去。”

    流云郡主抿了抿嘴,道:“玉妃娘娘要把我许配给你,我都还没有拒绝,你竟然先拒绝了,你……”

    “就这个?怎么?不允许我拒绝?就你这样不知世事,刁蛮任性,心胸狭窄的小姑娘,在我眼里比仆妇都不如。”楚南有些厌恶道。

    楚南眼里的厌恶刺痛了流云郡主的心,她愤怒的想要冲上去把楚南撕成碎片,但楚南眼中的冰冷就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她意识到她这流云郡主的身份并不能带给楚南任何的压力,如果这么冲上去,估计要被他直接踹到大街上去了。

    “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流云郡主放下狠话,带着两个侍卫灰溜溜的走了,这与她设定的场景完全不一样。

    楚南根本没把流云郡主放在心上,很快就将之抛诸脑后。

    ……

    ……

    兰心苑,左心兰盘腿坐着,体内玲珑大阵激发出来,在周围结成一层隔离罩。

    左心兰脸色好多了,但眉宇间却有着一股难解的忧愁。

    莫名地,左心兰的眼角突然有一滴泪水滑落。

    她突然睁开了眼,那玲珑大阵攸地收入了体内,她伸出手挑起那滴泪珠,这么怔怔的盯着,这是悲伤凝聚的泪水,但她始终不明白,她是为悲伤。

    “心儿……”左心兰自言的叫着这个称谓,心湖突然荡起一圈又一圈涟漪。

    眼睛一闭,左心兰再度想起那一幕,她头痛欲裂的软倒,楚天歌冲过来时那紧张的呼喊,他喊她心儿,她仍然记得他那慌乱紧张的表情,目光中的怜爱与痛惜,似乎他与她有着极深的感情一样。

    但是事实上,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在她的生命中出现过。

    为这个声音与她那千篇一律残破的梦中的声音是那么的契合?难道说自己消失的那一段记忆,他曾参与到了她的生命中来?

    不可能!那时她是在七星大陆出的事,那时楚天歌应该正好困在九阳神山中。

    除非,他并没有困在九阳神山,而是可以随意进出。

    左心兰站了起来,理智告诉她,她不应该再去追寻这一段失去的记忆,那很可能给她现在的生活带来灾难般的影响。

    可是,有时候,情感是在于理智的,如果人类能无时无刻都这么理性,而不会受到情感的冲击,那人就不再是人了。

    左心兰决定,她要去找楚天歌问清楚,这个魔障不突破,对她踏入帝境恐怕也会有影响。

    ……

    ……

    七天狂欢之后,帝都恢复了平静,各大家族子弟与各大宗派子弟早就激情四射的要准备刷荣耀点了。

    此时,荣耀牌上开始有了各种任务的发布,有普通任务与荣耀任务。

    普通任务也能获得荣耀点,主要针对帝国内部通缉的罪犯,或者是一些觅宝任务。

    而荣耀任务的荣耀点则要翻上数倍甚至数十数百倍,这些荣耀任务则是针对敌国士兵与将领的,其主战场在寒冥大陆。

    楚南也要回到皇家飞船基地了,他准备在基地沉淀一段时间,将玄力飞船的核心机密弄到手。

    狂欢之后,连月色都仿佛清冷了许多。

    楚南走在帝都的大街上,不知不觉,他就站在了“第一酒馆”的面前。

    第一酒馆的大门紧闭,楚南伸手一推,竟然推了开来,里面有昏暗的灯光传来。

    楚南走了下去,发现第一酒馆中空无一人,而那邋遢掌柜手里拿着一个酒瓶,正昏昏欲睡的在打着瞌睡,隔得老远他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为的酸臭气息。

    只是,第一酒馆中没有人在,这不太对劲。

    楚南觉得第一酒馆十分神秘,而且他能轻松突破到四级玄王,与喝了这里的酒有着绝对的关系。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想了解一下这是情况,得了人家的好处,总不能装不知道啊。

    “掌柜。”楚南轻敲了敲柜台。

    邋遢掌柜睁开惺松的醉眼,看向了楚南。

    “你总算是来了。”邋遢掌柜坐了起来,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听他的话似是一直在等着楚南。

    “小子多谢掌柜的成全,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为是我?”楚南行了一礼,表示感激之外也问出自己的疑惑。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缘份吧,你饮下了彼岸花之酒,将会得到彼岸花带来的巨大好处,而无论你愿与不愿,你就是彼岸之族的人了,承担着拯救彼岸之族的重任。”邋遢掌柜喷出一口酒气,说道。

    楚南怔了怔,他就知道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只是,是彼岸花,又是彼岸之族?他闻所末闻。

    “如果我不愿意承担呢?”楚南说道。

    “我说了,无论你愿与不愿,你已经无法逃脱,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事实而已。”邋遢掌柜道。

    楚南苦笑一声,道:“你好歹告诉我是彼岸花,又是彼岸之族?”

    “你以后自会知道,你现在的实力知道了对你没好处。”邋遢掌柜道。

    “你都不说,我感觉心里不安啊。”楚南道。

    “嘿嘿,这才对啊,你太舒服,你怎么会奋发向上呢?忘了告诉你,十年之内你没有进入帝境,彼岸花就会以你为养份,从你身体里破体而出。”邋遢掌柜幸灾乐祸道。

    楚南听得心惊胆颤,但他查遍全身,也没有发现异常,看来回去后要让小白给他看看。

    再说,十年之内入帝境,这会不会太强人所难了,帝境不是那么好达到的。

    看着楚南的表情,邋遢掌柜笑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你饮了彼岸花之酒,将会有种种好处显现出来,十年之内达到帝境虽然有些紧张,但机会还是比较大的。”

    楚南没有再说话,他还能说。

    就在楚南准备离开时,突然他察觉到些许不对,他仔细的看着邋遢掌柜,能隐隐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死气。

    “看出来了?感觉很敏锐嘛,看来这也是喝了彼岸花之酒的好处。”邋遢掌柜笑着道,对于死亡,他仿佛完全没有一点感觉。

    楚南深深看了邋遢掌柜一眼,踏出了第一酒馆大门。

    第二天一大早,楚南要去皇家飞船基地报道了。

    不过在去的路上,楚南不知为何,又拐到了第一酒馆所在的地方。

    远远地,楚南看到第一酒馆外围了不少的人,还有帝都巡卫在,他的心里一突,快步走上前。

    却见得第一酒馆所在整幢楼都变成了一堆废墟,这个对帝都许多嗜酒的大贵族来说很是神圣的地方,就这么化为了乌有。

    楚南看到萧玄奇的三叔,之前在酒窖第二层看到过的,他正指挥人在废墟里挖着。

    “快点挖,看看掌柜的在不在,最起码里面的酒给我弄了来几坛啊。”萧锐心痛的都快要吐血了。

    楚南沉默的看了一会儿,转身走了,他相信,那邋遢掌柜铁定是走了,他身上虽然有死气,但鬼知道他会不会真的死掉。

    楚南来到皇家飞船基地,一路过来,几乎所有人都对他流露出恭谨的神色。

    实力,永远是获得别人尊重最快的途径。

    楚南与都俊龙的十招赌约,虽说他不过是撑过了都俊龙的十招,但是这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了。

    都俊龙成名多年,又是七级玄王,号称同级之内无敌手,楚南这个四级玄王能撑过都俊龙全力以赴的十招,足以让他的声名再提升几个档次了,现在楚天歌这名字,都已经传遍了整个辉煌大陆。

    当楚南来到第九巡卫队的营地时,第九巡卫队一百人正高昂着头,挺着胸站得整整齐齐,一见到他,立刻流露出狂热之色。

    “恭迎大人回营。”一百人齐声道。

    “别来虚的,以为你们拍拍马屁就能减轻训练强度吗?都给老子训练去。”楚南笑骂道。

    “是,大人。”第九巡卫队整队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他们可是跟着楚天歌的兵,太弱了岂不是丢大人的面子。

    在第九巡卫队训练时,楚南去了玄阵研究部。

    “楚大哥。”韩雪儿见到楚南,兴奋地跑了过来。

    “也才几天没见嘛,见到我有这么高兴?”楚南笑问。

    “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呢,现在帝国荣耀榜不是重启了吗?我以为你一定是去做荣耀点的任务了。”韩雪儿道。

    “暂时不想去。”楚南耸耸肩。

    两人聊了一会儿,韩雪儿轻声对楚南道:“楚大哥,我姐走之前来找你了吧。”

    “嗯,不过我不在,所以也没和她告别。”楚南道,这时,他突然想起韩凝儿好像让俏俏给了他一个小箱子,他还没打开看里面有。

    “我姐她对楚大哥你用情很深呢。”韩雪儿轻声道。

    楚南轻咳两声,没有答话,只装作没有听到。

    好在韩雪儿也立刻转移了话题,聊起了玄阵融合之事。

    不多时,有人过来告诉两人,说许大人要见他们。

    许大人就是飞船基地的主官许世堂,玉妃娘娘的堂兄,能够掌管飞船基地,那也是一个能人啊。

    楚南与韩雪儿对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眼中的兴奋。

    许世堂这个级别的人,要见两人自不会是一般的事,很有可能是关于两人进入核心部门的事。

    两人踏入了许世堂办公之所,等了盏茶功夫,许世堂一身绯色官服走了进来。

    “许大人。”楚南与韩雪儿站起来行礼。

    许世堂微笑着,显得十分和蔼,道:“不用多礼,你们研究的玄阵融合项目取得非凡的成就,这个融合项目已经开始用于玄力飞船之上,所以,特批你们进入核心制造部门,用于指导制造部门。”

    “多谢许大人。”两人道。

    “韩雪儿,你先回去吧,本官与楚天歌还有一些话要说。”许世堂对韩雪儿道。

    韩雪儿离开了,许世堂笑得更和蔼了,对于楚天歌,他不敢有半分轻视,不说他的背后站着天魔女,就说他能让都俊龙吃瘪的实力,又是六级玄阵师的身份,也能让他受到足够多的重视。

    “现在没有外人,老夫就托大,叫你一声贤侄可好?”许世堂笑着对楚天歌道。

    “这是楚天歌的荣幸。”楚南道,是的,这是楚天歌的荣幸,可不是他楚南的荣幸。

    “贤侄年纪轻轻,已然是名动天下,楚家在贤侄手中定能重振声势,说不定还能超过以往。”许世堂夸赞道。

    “大人谬赞了。”楚南道。

    “今天就在这里用餐吧,贤侄不会驳老夫这面子吧。”许世堂笑着道。

    楚南心中腹诽,尼玛都这样说了,老子能说不吗?我可还要在你这里弄到核心资料呢。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楚南应了下来。

    “老夫去处理一点事,贤侄就在这里转一转,老夫过一会儿就回来了。”许世堂说着走了。

    有点古怪啊。楚南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太对,但应该不是杀局。

    楚南在厅里踱着步,这时,他看到了墙壁上挂着的一幅星辰图,初看没,多多看了几眼,楚南就笑了起来,自言道:“有点意思。”

    “老爹,我回来了,急着叫我回来事啊。”就在这时,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响起,随即,倩影一闪,一个身着淡蓝色工作袍的年青女子如风一般跑了进来。

    “咦,你是谁?我爹呢?”女子好奇的看着楚南,问道。

    楚南心中一动,突然猜到了许世堂打主意,他该不会想让他这女儿与自己凑成堆吧,这年头是怎么了,令破天送女儿,玉妃娘娘送公主郡主,许世堂也送女儿……看来自己的价值已经体现出来,这么多路人马想用联姻的方式栓住自己。

    “我叫楚天歌,许大人说有点事要处理。”楚南道。

    听到楚天歌这个名字,这女子却并没有露出异样,只是哦了一声,见楚南看着墙上的画,便笑问:“你是巡卫队长吧,看得懂这画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看不懂。”楚南笑着道。

    “嘻嘻,你当然看不懂了,我估计也没有人能看懂了。”女子道。

    “估计也不敢看懂了。”楚南嘀咕了一句。

    “你说?”女子问。

    “我想问你叫名字?”楚南道。

    “你不认识我?”女子奇怪的问。

    “你不也不认识我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撇撇嘴。

    “你很有名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女子问。

    “应该比你有名。”楚南笑道。

    “那我为没听过?”

    “因为你孤陋寡闻,井底之蛙……”楚南道。

    “你还不是一样。”女子也不生气,只是哼哼道。

    过了一会儿,女子看了楚南一眼,道:“我叫许宛儿,飞船基地玄力飞船设计师。”

    楚南一怔,设计师,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这需要对玄力飞船有面面俱到的了解,设计师是一定知道玄力飞船所有的核心机密的。

    楚南心中颇为心动,要不要牺牲一下,就从了她,从她这里得到核心机密应该比盗取更轻松。

    “失敬失敬,你竟然是玄力飞船设计师,真是令我太吃惊了。”楚南一脸惊叹道。

    “那当然,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所以你才是孤陋寡闻,井底之蛙。”许宛儿道。

    楚南耸耸肩,也懒得再争了,他的目光望了那副画一眼,打算转移地方了。

    “喂,你不问问这画里有玄机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许宛儿叫住楚南。

    “我不想知道,我可不想成为禽兽……额,我是说……那……”楚南话一出口,随即感觉有些不对,一抬眼,就看见许宛儿怒视着他。

    “你不是说你看不懂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许宛儿质问道。然看不懂了,我估计也没有人能看懂了。”女子道。

    “估计也不敢看懂了。”楚南嘀咕了一句。

    “你说?”女子问。

    “我想问你叫名字?”楚南道。

    “你不认识我?”女子奇怪的问。

    “你不也不认识我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撇撇嘴。

    “你很有名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女子问。

    “应该比你有名。”楚南笑道。

    “那我为没听过?”

    “因为你孤陋寡闻,井底之蛙……”楚南道。

    “你还不是一样。”女子也不生气,只是哼哼道。

    过了一会儿,女子看了楚南一眼,道:“我叫许宛儿,飞船基地玄力飞船设计师。”

    楚南一怔,设计师,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这需要对玄力飞船有面面俱到的了解,设计师是一定知道玄力飞船所有的核心机密的。

    楚南心中颇为心动,要不要牺牲一下,就从了她,从她这里得到核心机密应该比盗取更轻松。

    “失敬失敬,你竟然是玄力飞船设计师,真是令我太吃惊了。”楚南一脸惊叹道。

    “那当然,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所以你才是孤陋寡闻,井底之蛙。”许宛儿道。

    楚南耸耸肩,也懒得再争了,他的目光望了那副画一眼,打算转移地方了。

    “喂,你不问问这画里有玄机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许宛儿叫住楚南。

    “我不想知道,我可不想成为禽兽……额,我是说……那……”楚南话一出口,随即感觉有些不对,一抬眼,就看见许宛儿怒视着他。

    “你不是说你看不懂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许宛儿质问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