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74章 芙蓉帐暖

    左心语死死的盯着楚南,怕一眨眼,会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就立刻变了模样或者消失不见。

    “楚南……为会是你……”左心语做梦一般呢喃道。

    “哪有那么多为,但是在这里,我叫楚天歌,这是个秘密,你可别给我暴露了。”楚南头一低,在左心语的耳边轻声道。

    楚南温热的气息吹在左心语的耳边,那酥麻的感觉让她的身体一软,像是直接倒入了楚南的怀中。

    “我在做梦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左心语靠在楚南的怀里喃喃道。

    “你说呢?”楚南低低的笑着,在她腰上轻捏了一下。

    痒痒的感觉让左心语触电一般,她从楚南的怀里跳了起来,脸上眼里再也没有了恍惚。

    “为要救我?你不是讨厌我吗?干脆让我死了算了。”左心语冷哼哼的问,但目中却又有了几丝之前在七星大陆时的灵动感觉。

    “话不能这么说,你不刁蛮时还是挺可爱的,再说,你也曾帮过我。”楚南笑着道。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安排我?金屋藏娇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左心语问,眼里似乎还有淡淡的期望。

    “金屋没有,茅屋倒有一间。”楚南笑着弹了弹左心语光洁的额头。

    左心语白了楚南一眼,道:“你该不会是想我做你的侍女吧。”

    “你做侍女?不是本少爷打击你,你目前还真没有能力做好一个侍女的事。”楚南挑了挑眉道。

    左心语脸一红,或许,可能还真的如此。

    “你有打算?”楚南问左心语。

    “我想变强。”左心语抬头,望着楚南认真的道。

    来到辉煌大陆后,左心语深切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下去,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特别是在经历了这一次的生死危机后,她的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楚南想了想,突然扭头叫道:“暗夜,你出来。”

    身影一闪,暗夜鬼魅般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楚少有何吩咐?”暗夜问。

    “这是左心语,以后就到夜魔会,你好好带带她。”楚南道。

    暗夜打量着左心语,左心语也在打量暗夜。

    “楚少,夜魔会不是一个享受的所在,在里面要吃无法想像的苦。”暗夜道。

    “你别小看人,我苦都能吃。”左心语有一种被人小瞧了的恼怒,立刻大声道。

    暗夜望着楚南,楚南点了点头,道:“让她修养几天,然后你带她走。”

    “好。”暗夜说完后就又鬼魅的消失了。

    左心语感觉她有很多话想要对楚南说,但是突然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如果说以前她还觉得楚南与她处于同一个世界里,现在她却感觉她踮起脚也够不着他,即使他近在咫尺。

    “好好休息,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楚南对左心语说完就离开了府上。

    左心语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她不需要想太多,她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变强,起码就算够不着楚南,也能看见他。

    就在这时,左心语突然发现,在不远处有一只雪白的猫咪正在打量着她。

    “好漂亮的小猫啊。”左心语眼睛里冒出了星星,想过去抱小白。

    小白却是化为一道白影窜向了一颗大树,回头冲左心语看了一眼,然后窝在树上打起了嗜睡。

    “它的眼神好像人啊,怎么感觉它在鄙视我一样。”左心语自言道。

    ……

    ……

    帝都荣耀日后,狂欢却仍然在继续,要七日之后才算真正结束。

    来自帝国各地的世家子弟,宗派子弟以一个个圈子聚集到了一起,参加各种聚会,扩展人脉,结成或松或紧的联盟,一切都是为了帝国荣耀榜,恐怕只有普通百姓的庆祝才是真正的因为最为真诚的爱国情怀,因为他们的根在辉煌帝国,仅此而已。

    帝都酒楼,亦是人满为患。

    有不少人便选择了租下帝都郊区的民宅,不仅幽静,而且宽敞,就是离帝都中心远了一些。

    此时,一幢位于帝都边缘的一座幽静宅院里,一个清丽的女子坐在院中大树下的木椅上,斑驳的阳光透过树枝的缝隙,隐隐绰绰的洒在她的身上,就如同披上了一层光点披肩。

    女子有些心神不宁,时而蹙眉,时而微笑,有时候发呆,有时候又抬头张望。

    就在这时,院里突然凭地多出了一个身影。

    “夫君。”女子猛地抬头,随即惊喜的起身飞奔过去,如同乳燕投林般扑入了来者的怀中。

    “小哑巴……”楚南搂着小哑巴,声音嘶哑的呼唤着,而后捧着她的脸狠狠的吻了上去。

    小哑巴热烈的回应着,似乎此前的热情都积攒着,就为了在这一刻彻底点燃。

    阳光,小院,两个拥吻的年青人,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一吻地老,再吻天荒,他们忘乎所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从唇舌相缠中分开,只是相拥在一起坐在那大树下。

    楚南对小哑巴解释了他现在的处境,对她说了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

    虽然楚南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小哑巴却是听得惊心动魄,她能猜到掩藏在他云淡风清话语中的致命危险,可以说他是一路拿命去拼才走到了现在。

    小哑巴轻抚着楚南的俊脸,心疼又自豪,这是她的男人,他硬生生从下层大陆一个底层的军士走到如今令天下都侧目的实力,二十几岁的四级玄王,凝成了命丹的七级玄药师,六级玄阵师,任何一个都能散发出刺瞎人眼睛的耀眼光芒。

    “小哑巴,你打算去争这帝国荣耀榜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按住小哑巴的手问道。

    “我想试一试,现在荣耀牌上还没有任务出来,估计要再等几天。”小哑巴道,眼睛却期望的望着楚南,她希望能与楚南在一起。

    楚南沉吟了一会儿,道:“我暂时会留在帝都,我需要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小哑巴心里尽管有些失望,但还是点头,道:“夫君,那有没有我可以帮忙的?”

    “有。”楚南道。

    小哑巴眼睛放光,却听楚南接着道:“你只要好好的,那就是帮忙了,因为如果你有事,我会发疯的。”

    小哑巴紧紧的搂住楚南,用力的在他怀中点头。

    两人拥着,小哑巴突然感觉到臀间有火热的异物顶了上来,她俏脸一片嫣红,银牙轻咬着下唇,小手有些胡乱的在楚南背上摸着,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楚南也觉****熊熊,不知不觉间,小哑巴从一枚青涩的果子变成了鲜嫩可口的蜜桃,身体长开了的她就算是这身宽松的玄药师袍也遮不住她窈窕的曲线了。

    楚南直接抱起小哑巴,冲向了房间里。

    房间很干净雅致,桌上插着新摘的鲜花,大床上的床幔与锦被全都是新换的,看来小哑巴是早有准备。

    楚南将小哑巴放在床上,而小哑巴羞涩的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直颤,俏脸上那雪一样洁白肌肤泛上了一层诱人的嫣红。

    两人除了最后一步,该看的看,该摸的摸了,现在果实成熟了,也该是采摘的时候了。

    楚南的大手抚在小哑巴的脸上,轻轻摩挲着,与激情相比,更多的是怜惜与宠溺。

    小哑巴睁开了眼睛,看着楚南的眼神,立时就沉醉在了其中,她伸手抓住楚地的手,轻轻将之拉起放在她高耸的胸脯上。

    楚南一拉小哑巴衣襟的带子,她的外裳就滑向了两边,一件薄薄的浅绿色的亵衣露了出来,胸前双峰简直要将之撑得裂开。

    楚南呼吸一滞,目光变得灼热无比,他伸手将她的亵衣除去,顿时就有两团粉嫩跳了出来,白的似雪,粉的却似那雪中的寒梅。

    阳光从窗棂透射进来,洒在床上的玉人儿身上,美得就像一幅令人震憾的艺术品。

    激情顷刻间点燃,两具****的人体纠缠在一起,一阵阵如泣如诉的呻吟断断续续,高高低低,落在耳朵里就像是世间最美妙的音乐。

    突然间,小哑巴一声闷哼,撕裂的感觉带来的却是一种饱胀的幸福感,或许只有女子在初夜时才会是这种奇怪的感觉吧,她死死的抱着楚南,嘴里无意识的呢喃:“我是夫君的女人了,夫君……”

    从太阳高照到夕阳西下,激情才慢慢归为平静。

    两人浸在大大的木桶里,相拥着,时而低低浅浅的笑声传出。

    就在这时,楚南的心中动了一下,扭头往宅院大门的方向望去。

    “是谁?”小哑巴问。

    “灵犀剑派的韩凝儿。”楚南道。

    “嘻嘻,韩凝儿可是灵犀剑派核心弟子中的重要人物,她的师傅是白发剑魔厉斩天,半步玄帝,在灵犀剑派地位超然,夫君若收了她,那可是一个很大的助力。”小哑巴笑着道。

    “你这丫头还将夫君我和别的女人凑堆,你不吃醋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把玩着小哑巴那挺拔的胸前玉峰,笑着问。

    “我才没这么小气,我的夫君顶天立地,当然有许多女人觊觎了,我若是吃醋,还不淹死在醋坛子里啊。”小哑巴道。

    楚南皱了皱眉道:“我与韩凝儿其实在感情上并没有到这一步,只不过练习灵犀剑技,跟她之间有了奇妙的感应,还有之前因我而起的心魔的。”

    “夫君,我觉得你的理解太刻意了,心有灵犀还不是感情的一种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小哑巴道,说着,她突然一怔,道:“那夫君刚刚与我……她会不会也感应到了?所以才找来的。”

    楚南一听,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可不希望他与别的女人行鱼水之欢被人感应到,即使这是一个女人。

    宅院外,韩凝儿抱剑而立,目光怅然。

    就在韩凝儿转身离开时,门打了开来,小哑巴的声音传来:“韩姐姐既然来了,何不进来一叙。”

    韩凝儿一怔,随即走了进去。

    院子里,楚南的脸有些臭,而小哑巴却是带着淡淡的笑容上前。

    “你……”韩凝儿没有想到会是药王宗的天才弟子周晓月,一脸的震惊。

    “我叫周晓月,楚……楚天歌的女人。”小哑巴道。

    韩凝儿明白了过来,为在帝国荣耀日时周晓月不理会都俊雄的邀请,却独独来到楚南的圈子,还与他用手语聊得开心,原来他们早就是一对。现在周晓月这么说,是在宣示主权吗?

    “我……我只是路过,不打扰你们了。”韩凝儿有些失措,就想离开。

    但是,小哑巴却是上前抓住了韩凝儿的手,道:“我早听说过韩姐姐的美貌与天赋,景仰已久,不知道姐姐愿意认我这个妹妹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韩凝儿怔怔的望着小哑巴,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而她的意思分明是透露着一种信息,是信息稍一想就明白。

    “我……”韩凝儿心头一团乱麻,不由的望向了楚南。

    但见楚南那有些阴沉的表情,她的心突然冰寒一片,眼睛酸涩,她没再说一个字,转身就电射而去。

    楚南一抬手,一滴水珠便沾在了他的手指上,晶莹剔透,伸出舌头一舔,是咸的,似是韩凝儿在转身之际飞出的泪珠。

    “夫君,她伤心了。”小哑巴道。

    “唉,这弄的……”楚南轻叹一声,心中那不爽也被韩凝儿的泪水给软化了大半。

    ……

    ……

    皓月公主阴沉着脸,“砰”的一声将桌上的东西都扫了出去。

    “废物,一群废物,那个玄药师的身份还没查清楚,你们干吃的。”皓月公主冲面前低着头隐在黑袍中的几个人怒声吼道。

    “公主息怒,我们动用了帝国埋在辉煌帝国几乎所有的暗线,搜集的情报表示辉煌帝国从来没有这个人的任何资料,这个人要不就进行了伪装,要不就是此前都是隐居在某个小地方。”其中一人道。

    “我要听的不是你们的辩解,我只要结果。”皓月公主厉声道。

    “是,公主,属下再动员人员去搜寻。”这人道。

    这几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皓月公主却是怒火难平。

    这时,一个满头银丝的老者凭空出现,而皓月公主也没有惊讶的表情,显然两人很熟。

    “公主,再生气也解决不了问题。”老者道。

    “我知道,只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更重要的是我就这样回帝国,处境将会更加艰难。”皓月公主平静了许多,皱着秀眉道。

    “是啊,辉煌帝国重启帝国荣耀榜,看来左弘图是察觉到了,大战已不可避免了。”老者道。

    皓月公主沉默了一会儿,道:“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我会用星月血祭来推算那玄药师的下落。”

    “公主万万不可,星月血祭太危险了,而且对身体损伤巨大。”老者大惊失色。

    “我已没有退路了。”皓月公主摆了摆手,站到了窗前,看着天边血一样的夕阳,让她的瞳孔也印成了血一样的颜色。

    ……

    ……

    楚南回到府上,俏俏拿出厚厚一叠请柬对他道:“少爷,这些都是邀请少爷你的。”

    楚南接过翻了一翻,在一堆奢华的请柬中,却有一张十分简洁素雅的,上面却有一个标心十分打眼。

    “天都世家……”楚南打开,竟是都俊龙发的。

    “群英会?呵呵,邀请本少爷去,该不会是为了打我的脸吧。”楚南在盘锦山时就知道与都俊龙结上了梁子,应该是他打断了都俊雄的手臂就让他对自己产生了敌意,而小哑巴与那云雾峰的容绮儿,还有左心兰的主动找他说话,都让这一直是世人眼中天之骄子的家伙视他为眼中钉。

    “都俊龙被誉为第一天才,七级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