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70章 命丹成

    古药鼎看起来极为古拙,外观还并不是很完整,不过里面那玄奥的阵法线条也只有楚南能看到了。

    紧接着,楚南开始动手了,首先,就是一团炽热的金焰在古药鼎下方燃起,金心焰以环形焰均匀的开始进行温鼎。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无论是小哑巴还是那个叫容绮儿的女子,目中都爆发出一种异彩,这种控火手法,简直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温鼎之后,楚南开始往鼎里扔材料和药剂水。

    “咦,他竟然不先加药剂水,反而加药材。”

    “看他的下药手法,好奇怪,好多微小的垫手,这七品玄药剂是否需要如此多的微操作?”

    “别只看下药手法,他的控火手法也一直在变,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精妙的控火术,真是不虚此行啊。”

    围观者中有不少的行内人士,他们有的对楚南极为推崇,有的却满心质疑,因为楚南炼药的方式颠覆了他们的理解与认知。

    楚南心无旁鹜,按照他预先琢磨好的方式开始炼制,炼药之前的忐忑与期待全都无影无踪,整个世界仿佛只有他一人和眼前的药鼎。

    围观的人群也是看得目不转睛,内行的沉迷在楚南那眩目的操控手法上,不懂行的也是在期待着最终的结果。

    此时,另一场热闹却在皇宫大门之外,主角是十皇子左北川与流云郡主左心芊。

    流云郡主不是公主,但却比大多数公主都受宠,在这诺大的皇宫里,许多公主一年到头可能都见不到大帝一次,说不上一句话,她们一辈子都难以在大帝的心里留下一点印象。

    但是流云郡主却是极受大帝宠爱,地位比起某些皇子都高。

    流云郡主是十二王爷之女,十二王爷左向空是三个能留在帝都的王爷之一,他与当今的辉煌大帝一母同胞,年青时候更因帮助大帝争权被废了玄脉,因此在大帝心中地位十分特殊。

    流云郡主年方二十,长相比不过名满天下的左心兰,但也逊色不了多少,不过她脾气却是非常火爆,与左心兰,左北川这姐弟俩的恩怨,怕是要从小时候和尿玩泥巴的时候就开始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自己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左北川,你今天不给出一个交代,就别想走。”流云郡主站在一头四级银角兽上,手中一把流云剑指着左北川厉声道,剑尖玄光吞吐,如同毒蛇一般。

    “道歉,我为要道歉?宫门直道,只过车马,她突然之间窜出来,谁知道她是不是刺客。”左北川原本是有点歉意的,他从皇宫出来,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女子,近段时间神经紧绷的他直接便凌空一掌拍了出去,当下让这女子吐血倒飞了出去,但流云郡主的出现却让他心中的歉意也不翼而飞了。

    左北川是玄王之境,虽然基础不是很扎实,但玄王就是玄王,其一掌的威力又岂是区区玄将能抵挡的。

    这据说是他堂妹的左心语心脉严重受损,气若游丝,如果不是她身着一件品质很好的软内甲,她早挂了。

    一个下放到七星大陆的王爷之女,左北川即使杀了她也算不了,皇室之中的事情,比起人们所知的要残忍无情得多。

    “刺客?你眼睛瞎了吗?你若不把她治好试试看。”流云郡主左心芊气急败坏道,她虽然用一颗难得的玄丹稳住了左心语的伤势,但也只能吊着她的命,这种程度的伤害,一般的玄药根本不起作用了。

    “你想怎样?我左北川接着。”左北川脸色阴沉,冷冷道。

    流云郡主一怔,在她的印象中,左北川应该没有这样的气势才对,现在他这动真怒的表情,竟是让她心中有些畏惧。

    但随即,流云郡主便恼羞成怒,她厉喝一声,手中的流云剑就朝左北川刺去。

    左北川一挥拳,玄力如暴风一般卷了过去,直接将流云郡主手中的流云剑都震得脱手飞了出去。

    “给我上,教训他。”流云郡主气得直在银角兽上跺脚。

    流云郡主话声刚落,便见到一道影子鬼魅一般扑向了左北川。

    “岂有此理。”左北川心中极度愤怒,一个小小的郡主,竟然敢在皇宫大门处袭击堂堂一个皇子,而皇宫一群守卫竟然装作都没看见。

    这道攻击而来的身影是一个三级玄王,速度快若闪电,左北川都看不清楚他的面目。

    左北川不退反进,竟然用胸口直接迎上了这三级玄王的攻击。

    这三级玄王大吃一惊,他可以听郡主之命教训一下这十皇子,但在皇宫大门外杀死或者说重伤了他,那可是滔天大祸,流云郡主再受大帝宠爱也是死路一条。

    因此,这三级玄王硬生生的收回了攻击,甚至被左北川一脚踢在了腰眼上。

    而左北川身形不停,杀意凌然的冲向了流云郡主,这一瞬间,他是真的动了杀念。

    流云郡主一脸惊惧,俏脸苍白,感觉到了左北川是真的要杀死她。

    “不要……”流云郡主大叫着,从银角兽身上跳下,直接让银角兽挡在了她的面前。

    “轰……”

    四级银角兽直接被左北川轰得粉碎,血肉纷飞之中,一道寒芒直袭流云郡主的眉心。

    我要死了!流云郡主闪过这一个念头,心中升起了悔意,这个她从末放在心上,只会吃喝玩乐,蠢得被人利用都不知道的十皇子竟然会变得如此心狠手辣。

    蓦然间,那道寒芒在离流云郡主眉心一寸的地方定住,上面绕着一圈淡淡的青光。

    左北川一呆,抬眼一看,就看到了那一头如天空般湛蓝的秀发。

    “姐。”左北川愣愣道。

    突然出现救了流云郡主一命的是左心兰,她美眸中光芒一闪,左北川便连退几步,手中那一道袭杀刃片被震成了金属粉末。

    “长本事了啊。”左心兰看着左北川,淡淡道。

    左北川低头,没有说话。

    “啪”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却是流云郡主惨叫一声飞了出去,俏脸上出现了一个青紫的手印,瞬间肿胀。

    “左心芊,这一巴掌算是代十二皇叔教训你,再有下一次,我父皇也保不住你。”左心兰清冷的声音响起。

    流云郡主左心芊全身都在发抖,左心兰刚才散发出来的气势,竟比左北川要杀她时还要令她感到恐惧,就如同心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捏着一般。

    左心兰来到奄奄一息的左心语跟前,秀眉微微一皱,这情况,很麻烦了,她拿出一瓶七级护心药剂给她灌了下去,奄奄一息的左心语生命气息浓郁了一些。

    “她的情况很不好,一般的七级治愈玄药很难救得了她,你先带她回去,她十日之内无生命危险,十日之后,尽人事听天命吧。”左心兰说完,对左北川道:“你跟我过来。”

    皇宫兰心苑,这是左心兰在皇宫大内的寝宫。

    平素桀骜的左北川在左心兰的面前却是乖得很,他腆着脸对着左心兰谄媚的笑着。

    “姐,你难得回来,给点保命的好东西呗,你知道你弟我上一次差点就回不来了吧。”左北川对左心兰道。

    左心兰那平静的目光中闪现出一丝戾气,随即化为了愧疚,她轻叹一声,道:“小果儿,我知道你心中怨我,是姐的错,但是姐既然走了这一条路,这皇室身份只会越来越淡。”

    小果儿是左北川的乳名,当时就是有人叫他的乳名,他本能的反应让他的伪装被看破,才有了紫眉山人的追杀,不是楚南的话,他就不可能活着回帝都。

    “我知道,你必将继承玲珑谷谷主之位,算是超脱世俗了,我反正也一个人惯了。”左北川扯着嘴角,他倒是想洒脱,但说出来的话却是不尽人意的仍然带着怨气。

    左心兰只是看着左北川,好一会儿才道:“小果儿,你变了,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野心,看到了对权力的**,你是打算是介入到皇权之争了?”

    “不错,我本打算糊涂的过完这一生,可是这样老六都不放过我,不是楚天歌相救,你看到的就是我的尸体了。”左北川大声道。

    左心兰的眸子里有一丝的挣扎,但是师傅说过,她绝对不能介入到皇权的争斗中去,她也发过誓言。

    “楚天歌?”左心兰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她在回帝都的途中,这个名字听了好多遍了,可以说,这个楚天歌如今是帝都年青一辈的风云人物。

    “他是楚家最后的嫡系血脉,他是一个天才,他是……唯一一个我从里到外都佩服的人。”左北川道。

    左心兰没有再说,只是摘下脖子上的项链,将之挂在了左北川的身上,然后飘然而去。

    ……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将晚,楚南手中的金心焰更加的灿烂夺目,他脸上的汗珠折射着这金光,让他全身都如同泛着金晕。

    有些人仍然看得如痴如醉,有些人却觉得无聊而离开了,留下来的人,有许多都是各大炼药宗派的弟子。

    “这么久了,他的四级金心焰竟然没有枯竭的迹象,他的灵火被他温养到多深厚了?看来他定有特殊的温养方法。”

    “他还剩下了不少价值连城的药材,难道他知道他无法成功不成?”

    “看他这一头汗,精神怕是撑不住了,唉,失败在所难免。

    “其实大家都能想像,一个六级玄药师想炼出七级玄药剂,特别还是完全不知道炼制方法的特殊玄药剂,根本就不可能有成功的可能嘛。”

    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人对楚南能成功还抱有希望了,或许除了猜到他身份的小哑巴吧。

    在这后院里,外围有不少后面挤过来看热闹的。

    “酒叔,是不是那小子?”一个身材显得有些矮小的少年问身边一个邋遢的中年男子。

    “是他。”这邋遢中年男子点头,拿着一个酒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口酒,那无时无刻都处于熏然状态的浑浊眸子却是闪烁着一道精光。

    “哼,我等了他这么久想捉弄一下他,谁知他竟然不来了,现在换了一张脸来炼七级玄药,他以为这七级续命玄药剂真这么好炼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少年哼哼道,声音却分明是清脆的少女之声。

    “七级续命玄药剂,炼制方法失传了,没想到方子却被星空帝国的人得到了,他们搞出这些事来,看来星空帝国有重要的人物需要用七级续命玄药剂来救命。”邋遢中年男子道。

    这两人说着话,就见得楚南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而他面前的药鼎一阵阵光晕在闪烁着,药鼎盖扑扑被鼎内能量冲击得不断开合,开合之时,就有浓郁的灵药药雾之气涌了出来。

    “他撑不住了。”

    “看来不行了啊。”

    “太可惜了,坚持了这么久。”

    围观的内行人纷纷叹息,说是叹息,但所有人都认为失败才是理所当然的。

    而事实上,却也的确如此,楚南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但其中一种爆烈的药性却无法融入进去,其实只要融入进去,这七级玄药剂就成功了,但无法融合的话,就会爆鼎失败。

    “不行,药性在瞬间产生的排斥作用让我总是差上那么一线,我只有最后一次的机会了。”楚南心道,只差最后一步,可以说他已经触摸到了七级玄药师的大门,只要推门而入,他就将踏入一个暂新的天地。

    楚南手中的金心焰不停,控制的依然精妙,但是他的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

    玄力充入古药鼎的玄阵中,瞬间捕捉到那一团火红的灵药之雾,四级金心焰在刹那间带上了一丝不可察觉的银色,火焰分成了数百个热力不一的火力点,这种控制,如果能具像化传入围观者的眼内,怕是能吓呆所有人。

    “咦,有些不对了。”观察着的人当中,有几个人的心里齐齐一突,包括那邋遢中年人。

    但是,他们感觉到有些不对,却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

    楚南的古药鼎中,那玄力药剂水猛烈沸腾起来,沸腾的点与点若连起来,就是一个玄阵。

    “融合。”楚南心中大喝,目光精芒爆射,古药鼎中那火红的灵药之雾直接被按了下去。

    只是,火红的灵药之雾刚刚接触到药剂水,就蓦然膨胀。

    “不好!”楚南心中大惊。

    “没有疑问了,要失败了。”

    “唉,看来泼天的功劳是争不到了,不过有这四级金心焰也不错。”

    楚南的现状被很多人敏锐的察觉到了,绝对是要爆鼎了。

    “时间,定!”楚南睁大着瞳孔,心中呐喊,自血脉中陡然涌现出一股力量。

    时间刹那间定格了一下,但楚南控制的爆烈的灵药之雾却没有停,被生生打入了玄药剂中。

    只是这么一瞬间,结局已经完全改写,灵药之雾融入了进去,药鼎内传来一阵阵轰鸣之音,甚至乎天地之力也由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奇异的药香味四溢,鼎盖边缘闪烁着一股股灵光。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要爆鼎了吗?这灵光,难不成他竟然成功了?”

    “没错,他成功了,他炼成了七级玄药剂,天地之力入体,命丹即将成形了。”

    “我的天呐,我亲眼见证了一位七级玄药师的诞生,他到底叫名字?”

    直到一位围观者这么喊出来,许多人才反应过来,他们竟然对这一位玄药师一无所知。

    帝都,有无数强者冲出来,望向了明月楼上空的异象。

    “玄药光芒冲顶,天地之力幻丹鼎之像,这是有玄药师晋升七级结成命丹了。”

    “如此恐怖的天地之力,不知是哪家弟子,其根基之扎实,真是前所末见。”

    一时间,不少强者都纷纷朝明月楼而来。

    楚南只觉得浩瀚的纯净之力涌入了他的体内,在他的身体里轰出一道道的天然线条,然后汇聚在丹田处。

    混沌丹田收缩,天地之力在瞬间凝聚成了一个婴儿拳头般大小的能量团。

    随着那一道道天然线条散发出微光,这能量团猛然爆开,一颗金色的命丹终于成形了。

    这命丹有九窍,在混沌丹田中缓缓旋转,楚南感觉它与自己的生命融合在了一起,仿佛每一次心跳,这命丹内部也在跟着节奏一起跳动。

    丹成之后,楚南来不及研究,只感觉那一道道朝此聚集而来的恐怖气息,他就有些急了,没有想到命丹凝结会有这么大的动静,他必须要闪人了。

    “小子,三息之后,你立刻滚蛋,否则你麻烦大了。”就在这时,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楚南的耳朵里。

    三息一瞬而过,突然间,整个明月楼之上有恐怖的能量炸烈,建筑倒塌,如同天灾降世,直接绞碎了空间的封锁能量与一些锁定在他身上的精神力。

    几乎与此同时,楚南的身影卷入了空间裂缝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烟尘被人瞬间卷走,但一片狼藉的后院中除了那些狼狈的围观者,哪里还有楚南影子。哪家弟子,其根基之扎实,真是前所末见。”

    一时间,不少强者都纷纷朝明月楼而来。

    楚南只觉得浩瀚的纯净之力涌入了他的体内,在他的身体里轰出一道道的天然线条,然后汇聚在丹田处。

    混沌丹田收缩,天地之力在瞬间凝聚成了一个婴儿拳头般大小的能量团。

    随着那一道道天然线条散发出微光,这能量团猛然爆开,一颗金色的命丹终于成形了。

    这命丹有九窍,在混沌丹田中缓缓旋转,楚南感觉它与自己的生命融合在了一起,仿佛每一次心跳,这命丹内部也在跟着节奏一起跳动。

    丹成之后,楚南来不及研究,只感觉那一道道朝此聚集而来的恐怖气息,他就有些急了,没有想到命丹凝结会有这么大的动静,他必须要闪人了。

    “小子,三息之后,你立刻滚蛋,否则你麻烦大了。”就在这时,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楚南的耳朵里。

    三息一瞬而过,突然间,整个明月楼之上有恐怖的能量炸烈,建筑倒塌,如同天灾降世,直接绞碎了空间的封锁能量与一些锁定在他身上的精神力。

    几乎与此同时,楚南的身影卷入了空间裂缝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烟尘被人瞬间卷走,但一片狼藉的后院中除了那些狼狈的围观者,哪里还有楚南影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