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狂神

第367章 合作,皓月公主

    此时,韩府,韩凝儿拿着一支笔,笔锋时浓时淡,不多时,一个英俊的男子的脸庞跃然纸上,他剑眉紧皱,目光犀利,整副画像就似一柄出鞘的利剑。

    韩凝儿魔障似的盯着画像,淡漠的俏脸却忽然变得咬牙切齿,似乎与楚南有深仇大恨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韩凝儿将画像一丢,丢到了那一叠足有半尺厚的画纸上,那上面,全是楚南各种表情的画像。

    “心魔,是心魔,我没能驱除它,反而让它生根发芽。”韩凝儿固执的如是认为,为与楚南在一起后非但没有将他从灵魂中剥离出来,反而更加的深刻?他与自己主动将心魔引入时的形象是有差别的,可为还是无法将之剥离!

    只是韩凝儿始终没有去想,为这就一定是所谓的心魔,也或者是她自欺欺人的不愿意去想其它的原因吧。

    距离帝国荣耀日还有三天,楚南离开了飞船基地,玄药师境界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再疯狂炼下去也不过徒劳而已。

    楚南回到私宅,与惊喜的俏俏滚了一天的床单,这才将这些天的火气给泄得一干二净,不得不说阴阳交泰始终是天地至理。

    夜里,俏俏穿着单薄的纱衣,小手轻抚着枕在她**上的楚南的脑袋,目光温柔。

    “最近都有哪些大人物来帝都了?”楚南问。

    “五大域主都来了,九公主左心兰听说也回来了……”俏俏说着,只是她在说起左心兰时,感觉到楚南的身体紧绷了一下。

    “还有呢?”楚南恢复了正常,听到左心兰就在帝都的消息,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像的那样镇定,那一段日子,在初来乍到的他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即使他知道那只能算一个梦。

    “还有诺曼王国的使节,星空帝国的使节,少爷,你知道吗?星空帝国与我们辉煌帝国是死敌,他们这次竟然派来了一个公主做使节,我那天去看了,这公主长得很漂亮,我们帝国的公主中,也唯有九公主可以与之媲美吧。”俏俏道。

    楚南来到辉煌大陆后,眼界自是开阔了不少,知道了许多在七星大陆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的一些事。

    辉煌帝国统治着三块大陆,唯有辉煌大陆是真正的和平稳定,七星大陆要面对兽人,血族与邪灵等天敌种族,而寒冥大陆却是一块与其余国家战火纷飞的大陆,其中星空帝国的军队时不时的会打到寒冥大陆来。

    “这可有点意思,派个公主来,难不成想来联姻不成?”楚南笑道,他当然知道帝国与帝国间的博弈决不可能简单,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现在只想尽快的变得强大起来。

    楚南与俏俏左聊西聊的聊了一会儿,然后俏俏进入了修炼状态,楚南却是无心睡眠,自然也无心修炼,他现在不管从哪个方面都处于一个瓶颈中,玄药,玄阵,乃至炼体,玄修境界,血脉力量,就像是身体一层层被牢不可破的网束缚住了一样。

    楚南出了门,坐在后院的小亭子里。

    就在这时,小白瞬间出现在楚南面前的石桌上,两只宝石般的眼睛盯着它。

    “小白,你们七色兽族就剩你一个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问。

    “是的吧。”小白口出人言。

    “那你觉得孤独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楚南再问。

    “孤独?那是感觉?”小白显然不理解孤独是滋味,或许说它在那秘地里从来就没有感觉到孤独。

    “那问一个重要的问题,你是雌的,没有个雄的,你怎么繁衍后代?”楚南问。

    “我们七色兽族只有雌的啊。”小白道。

    “啊?那你是怎么出生的?”楚南讶然问道。

    “我的母亲觉得活腻了,就用生命之力来孕育我,她消亡后,我就出生了,如果哪一天我也活腻了,那我也会如此来繁衍下一代。”小白道。

    “那要是你中途……额,挂了呢?”楚南问。

    “那就绝种了呗。”小白淡淡道。

    “你不怕七色兽族绝种?”楚南问。

    “我为要怕,如果我们七色兽族绝种了,那一定有其原因的,说明我们七色兽族已经不适合生存在这个世界了。”小白道,依然没有感情起伏,对它来说,生与死,存在与灭亡,一切不过是世界规律下的产物吧。

    楚南听得一愣一愣的,这话听着不对劲,但却无法反驳啊,作为有情感的智慧生命,怎么会把族群消亡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呢?

    “你们人类的繁衍就是通过你和那女人的活动,以低等的母胎方式来繁衍下一代吧。”小白道。

    低等!真是岂有此理,兽就是兽,即使能化形变成人形,骨子里还是兽。

    楚南正想与小白说道说道,告诉她人伦之道是多么美妙的事物时,小白却突然消失不见,丢下了一句:有人来了。

    下一秒,楚南感知到了有人闯入了他布置的警戒玄阵里。

    “咦,是暗夜……”楚南知道闯入的是暗夜后,便将她放了进来。

    暗夜一身黑色夜行衣,将身体衬托愈发玲珑。

    “暗夜,你来帝都执行任务?”楚南问道。

    “嗯。”暗夜点头。

    “任务完成了?所以来看看老朋友?”楚南笑问。

    “任务正在进行中……”暗夜轻声道。

    楚南挑了挑眉,笑道:“你的任务目标是我?”

    “没错。”暗夜点头。

    “不是我看轻你,再来一百个你,你也完不成任务。”楚南嘿嘿笑道。

    “我只是来找你喝两杯,然后就回去。”暗夜坐到楚南对面,在石桌上一拂,上面便多出了几样精致的菜肴与美酒。

    看到楚南目光定格在这些酒菜上,暗夜问:“怕我下毒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当然怕,你可是要来取我性命的人。”楚南笑道。

    “我说过我是来取你性命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暗夜抬起头,似笑非笑的望着楚南。

    “额,这倒没有,难道不是?”楚南问。

    “我的任务目标是你,但并不是为了取你性命,这一点,连刺神会,血衣阁,地狱海三大黑暗势力联合布局都没能拿你怎么样,我可是有自知之明的。”暗夜道。

    楚南想起了之前的危局,恐怕不仅仅是三大黑暗势力,帝国那些家族也搅到了其中吧。不过,刺神会这个势力,在七星大陆时刺杀他的也有这个势力,没想到还是一个跨大陆级别的黑暗势力。

    “那你的任务是?”楚南问道。

    “合作,我们夜魔会如果有你的加入,一定能将刺神会,血衣阁,地狱海这三个最大的黑暗势力挤下来,甚至将他们灭亡吞并。”暗夜道。

    “夜魔会?合作?嘿嘿,我没有理由要与你们合作吧,虽然我们有那么一点交情,但你明白的……”楚南笑着道。

    “我告诉你理由,第一,你需要暗中足够庞大的情报网络,第二,你需要黑暗世界的代言人,你以为刺神会,血衣阁,地狱海没有明面上的势力支持能发展得这么庞大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暗夜信心十足的道。

    楚南目光一闪,的确,暗夜说的两点他全都需要,他来到辉煌大陆时日尚短,虽然背靠夜魔女,但是他一直明白,只有自己手中掌控的实力那才真正叫自己的实力。

    “好,你说服我了,但是你们为找我?我这明面上的势力可是微不足道的很啊。”楚南盯着暗夜道。

    “楚少爷你太谦虚了,楚家虽然只剩你一个嫡系子弟,但你有着让帝国所有势力都畏惧的天魔女,你与十皇子交好,而十皇子的姐姐是将来执掌玲珑谷的九公主,你与韩家两位小姐关系匪浅,还有,听说你还与后宫一手遮天的玉妃娘娘认识,这让哪个势力都不敢小瞧你半分。”暗夜道。

    楚南笑了起来,道:“我都不知道原来我这么牛了。”

    “我们夜魔会有庞大的黑暗网络,但不瞒楚少爷,我们夜魔会刚刚经历内乱,损失了不少的强者,但只要网络在,一切都能很快的建设起来的不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暗夜道。

    楚南半眯着眼睛,道:“我需要核查夜魔会的一些情况,想必你们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介意,我们带着诚意来谈,不了解的话也谈不下去。”暗夜松了一口气,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一夜过去,暗夜已经离去,楚南却依然坐在亭子里一动不动。

    与夜魔会的合作,楚南是很满意的,有了这张网络,他的触手才能伸出去,才算真正在辉煌大陆有了自己的基础。

    ……

    随着帝都荣耀日的临近,帝都变得更加热闹。

    从全世界各地涌入的人潮为帝都带来了无限的商机,各种平素难得一见的宝贝都纷纷出现,各大拍卖行的活动是一次比一次规模庞大。

    而今日,令得由上至下所有人讨论得最多的却是自星空帝国来的那位公主殿下,她的名字很长,大部份人都只记得她名字的前缀,也就是她的称号,皓月公主。

    为呢?

    原由却是这位皓月公主要举办一场鉴宝大会,免费为宝物提供者鉴定,并且给出市场价格。

    不仅仅如此,她还在这大会的基础上举办玄药大会,她提供材料,指定玄药剂,如果有人炼出,那她不收取一分一毫的费用。

    楚南得知这个消息时,心中也起了极大的兴趣。

    这皓月公主如此,必有所图,去看看热闹也好。

    楚南当下带着俏俏,就去了皓月公主那鉴宝大会与玄药大会的举办地,帝都明月楼。

    来到明月楼前,才发现这里人山人海,并且有一些玄修自发的形成了一个自由市场,买卖各种物品。

    楚南带着俏俏欲进入,但却被护卫拦了下来,这护卫冷冰冰道:“必须有邀请函才能进去。”

    “邀请函?刚刚那两个人可没有出示邀请函。”楚南也不动怒,淡淡问道。

    “他们带了贵族徽章。”这护卫道。

    楚南记得以前在七星大陆参加那玄药师大会时也是一样要贵族身份。

    “谁规定的?”楚南问。

    “当然是皓月公主。”这护卫道。

    楚南笑着,突然伸手,一巴掌将这护卫扇飞,骂骂咧咧道:“狗娘养的,这里是辉煌帝国,她一个敌国公主还能在我们辉煌帝都作主了?”

    楚南的声音很大,传到周围的人耳朵里后,立即引来了一阵阵激怒的骂声,他们原本以为是这明月楼主人的规定,现在听说是那皓月公主的规定,自然是群情汹涌了。

    一队护卫紧张的出现,便听得一个声音大喊道:“谁敢在我们明月楼闹事。”

    看到出现的这个青年,楚南嘿嘿笑了,老朋友嘛,巩家巩阳森,帝都战兽卫队大队长,听说被革职了。

    一见到楚南,巩阳森的一张脸便阴沉一片,心中更是不可抑止的泛起一丝丝恐惧,看来上次楚南给他造成的阴影可不小。

    “巩阳森,你们巩家时候变成那皓月公主的狗了,巩家产业的规矩都由她来定。”楚南哈哈一笑,一开口就是一顶让巩阳森胆颤心惊的大帽子。

    “我不明白你在说,你若要进来就赶快。”巩阳森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面对楚南的时候语气有多么的软弱。

    “进来?我可不敢进啊,你们巩家都由皓月公主说了算了,我若进来,陛下砍了我的脑袋怎么办?”楚南却不打算放过巩阳森,大声道。

    明月楼里已经来了不少帝都权贵以及五大域的贵族,宗派弟子了。

    闻得楚南的话语,有不少人变了脸色,纷纷找借口出了明月楼。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三,人都是随大流的,没过多久,明月楼里的人近乎走了干净,一下子由热闹变得冷清。

    反而明月楼外,却是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

    楚天歌这个名字在帝都如今是无人不知了,这是一个带着传奇色彩的名字。

    从声名狼藉的纨绔子弟到落魄少爷,参加历练时听说死在了七星大陆,几年后强势回归,一跃而成王级顶尖高手,现在有天魔女的庇护,楚家毫无疑问是要再度崛起的。

    听说有许多楚姓旁支想来投靠,还有一些高手也想加入到楚氏麾下,想在楚家人才稀缺时成为开族元老。

    但是楚南显然没有重振楚家的打算,或者说他认为时候末到,竟然除了身边侍婢招了一些仆役丫鬟后就没了动静,这让许多人失望不已。

    楚南却是自家人知自家事,他或许可以凭借着楚天歌的身份撑起一个诺大的一等贵族世家,但是他并不打算这么做,至于为,只是他自己心里最明白了。

    “楚少。”就在这时,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

    楚南望了过去,笑了起来,道:“原来是金少,好久不见了,等会一定要喝几杯。”

    这个人竟然是金正堂,就是楚南从那村庄出来时遇到的青年,出身于一个低等贵族之家,勉强算是贵族少爷吧。

    金正堂一脸的兴奋,他身边有几个同伴,此时正一脸羡慕的望着他。

    金正堂倒是没想到楚南还记得他,并且如此客气,他之前在同伴面前讲与楚南共患难的经历,但却没有人信他,现在这些家伙总该信了,这让他觉得极有面子。

    “楚少。”这时,又有一个声音响起,却是丘****。

    “哈哈,丘二少,又见面了,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楚南笑道。

    “这个人是谁?”有人问同伴。

    “叫丘****,听说他哥哥是南域万古山的核心弟子丘泽天。”这人倒是消息灵通,一语道破丘****的身份。

    “丘泽天!那可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啊,不知道与楚大少比起来怎么样?”

    “这个不好说。”

    明月楼里的人都说出来,而后面赶来的人也没有进去,就在明月楼前那不小的广场上聚集着,这些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说笑,谈交易,倒是热闹非凡。

    楚南无疑是众人注目的焦点,他在帝都名声虽大,但一直以来几乎不是在私宅就是在飞船基地,没有公开露面让人认识的机会,所以许多人对他无比好奇。

    “楚少,可算是看到你了,你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找。”就在这时,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一个青年大踏步来到楚南的面前,用力拍着他的肩膀。

    “萧大少,等会小弟自罚三杯,最近有些忙。”楚南笑着回应。

    “萧家的萧玄奇,一位玄阵天才,据说他的天赋能与东域易家的易昊云相提并论。”

    “但是他却公开表示比起楚大少差得远,他是天才,楚大少就是妖孽了。”

    此际,在明月楼里的一座独立楼宇上,一个身穿点缀了无数星辰钻裙装的少女站在露台上,红唇紧抿,带着恼怒。

    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子,最难得的是气质亦是十分不凡,很多人输并不是输在外表上,而是输在骨子里散发的气质上,气质能让一个平凡的人光芒万丈,这是由内而外的东西。

    外面传说她的美貌不下于左心兰,那倒不错,气质是春兰竹菊各有味道。

    “公主,我们怎么办?”皓月公主身后的清秀侍婢问。

    “我们也出去,去见识一下这位非凡的楚大少。”皓月公主道,转过身时,她俏脸上的不忿就变成了一汪平静的湖水。来怎么样?”

    “这个不好说。”

    明月楼里的人都说出来,而后面赶来的人也没有进去,就在明月楼前那不小的广场上聚集着,这些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说笑,谈交易,倒是热闹非凡。

    楚南无疑是众人注目的焦点,他在帝都名声虽大,但一直以来几乎不是在私宅就是在飞船基地,没有公开露面让人认识的机会,所以许多人对他无比好奇。

    “楚少,可算是看到你了,你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找。”就在这时,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一个青年大踏步来到楚南的面前,用力拍着他的肩膀。

    “萧大少,等会小弟自罚三杯,最近有些忙。”楚南笑着回应。

    “萧家的萧玄奇,一位玄阵天才,据说他的天赋能与东域易家的易昊云相提并论。”

    “但是他却公开表示比起楚大少差得远,他是天才,楚大少就是妖孽了。”

    此际,在明月楼里的一座独立楼宇上,一个身穿点缀了无数星辰钻裙装的少女站在露台上,红唇紧抿,带着恼怒。

    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子,最难得的是气质亦是十分不凡,很多人输并不是输在外表上,而是输在骨子里散发的气质上,气质能让一个平凡的人光芒万丈,这是由内而外的东西。

    外面传说她的美貌不下于左心兰,那倒不错,气质是春兰竹菊各有味道。

    “公主,我们怎么办?”皓月公主身后的清秀侍婢问。

    “我们也出去,去见识一下这位非凡的楚大少。”皓月公主道,转过身时,她俏脸上的不忿就变成了一汪平静的湖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